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折腾的晚上
    我望向陈柔,此刻,她紧闭着小嘴,左手放在胸前托着右手,右手抵着下巴,眼睛无辜地向天花板看着,但脸上却是似笑非笑地…….

    我靠,护垫啊~干嘛不早说??

    啊啊啊!我都快崩溃了,匆匆给了钱,不顾后面还有人在窃笑,提着东西就往超市门口大步走出去。陈柔紧紧跟在我后面,脸上淡淡的绯红,又似笑非笑的,整的我更尴尬了。

    可能是尴尬过了头,走路都有点情不自禁地快了很多。后面,陈柔跟着我,也有点小跑了起来。直到她实在跟不上了才喊了出来,“等等我,不要走那么快!好累的…..”

    听到陈柔的话,我才下意识到自己是有点神经过头了,慢慢缓下步子,回过头才颇为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刚才走太快了。”

    “没…没事,刚才的事,是我没有跟你说明白。”陈柔好不容易跟上我,都有点小小的上气接不上下气,一边说还一边微微喘息着。

    “不关你的事啦!是我自己没有跟你问清楚,拿了那…那个就去买单。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自己还傻到念出来。”我发现,我今天真是糗大了。如果给我一面镜子照一照,我的脸估计会跟猴屁股一样红都说不定。

    “呵,没有关系。我们走吧!他们都在等我们买菜回去呢!”

    说完,陈柔先轻轻地迈出了一步,但脸上却是洋溢着李青没有看到过的笑容。在她心里,男生买护垫本身就是一件尴尬的事,但即使是阴差阳错,李青却也是第一个错的可爱的人。在她认为,这应该是李青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否则,他不会这么的尴尬。所以,心里除了一点小小的得意和欢喜,更多却是一种莫名的暖暖。

    就这样,单纯而又简单的陈柔这一路走的很欢快,甚至很开心。她就是一个这么傻的女生,可以因为一件小事而忧郁,可以因为一件事而开心半天。对于李青,他的一个关注和一个主动,都可以是她开心一整天的缘由。更何况,这一次,是他陪在她身边。

    遇到喇嘛帽的无礼,是李青站在她面前保护着她,又为了她踹了喇嘛帽一脚。最后,两个人一起跑出旱冰场,虽然跑路很累,但心里却有了一种“患难与共”的感觉。如果,可以给她选择,她也想贪婪一下,希望时间永远停滞在这一天,定格在他们牵着手那一刻。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陈柔小嘴里也哼起了歌…

    呼...我喜欢就这样靠在你胸膛呼...我喜欢没有时间没有方向呼...我喜欢像这样爱的好自然

    不用管别人投什么眼光随你带着我四处的(去)游荡

    ……

    ………….

    而李青提着两大袋子,走在陈柔身后,看着她欢快的背影和听着她嘴里轻轻地哼唱,心里好开心,他希望陈柔能一直这么快乐下去。但心里的某一个位置,却依然在排斥着,告诫他:适可而止。

    快走到程思林的家,连陈柔都有点按捺不住周围的景观,啧啧称奇地说着这个小区真的很漂亮。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竟然有了一小点吃醋。是不是美女都喜欢像程思林这样的富二代?好吧!等我以后混的好,也买一套跟程思林一样豪华的房子,装修的比他家还高档。

    跟着我上了电梯,陈柔说,“我今天好开心,不想回学校了怎么办?”

    “哈哈,你不想要回学校也不行。美女翘课是一件多不雅的事,何况,我可不想给别人扣一顶‘诱拐’的帽子。”说完,我们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回学校可以,不过,我今晚不想要回家,怎么办?”

    “那等下吃了饭,我们再看看吧!这里是不是离你家很近?”

    “嗯,打个的士也就十几块。不过,突然回家,会吓坏家里人的。”陈柔楚楚可怜地说着,这样子,很让我蛋疼。

    幸好,有了音音和苗苗在身边,否则,看到她说话的俏模样,换做以前,我会忍不住亲上去。唉!发现我已是色神上身,猪哥思想洒下的病毒已经蔓延到我整个大脑了。

    到了门口,按了按门铃,一进门,我又一次被雷到了。

    陈亮和猴子分别站在门两边,看到我和陈柔就大喝一声:“大哥,大嫂好,辛苦了。”还学着日本**一边说话一边弯下腰,结果剧情狗血了,他们两个的身高都不矮,弯下腰时竟然“砰”的一声,头磕在一起了。

    程思林和老三反应最快,坐在地上直接拍着地板笑了起来。陈柔则笑到不行,一只手捂着肚子,小脸都笑到通红了。我是又生气又想笑,这两个货在一起,真是贼经典啊!

    笑完后,我把两大袋子接给他们,手一空出来,用力就往他们的大腿处给捏住,然后扭了起来。接着,就听到他们两个人犹如杀猪般地惨叫,“啊…啊…啊….”

    活该,谁叫他们老是拿我和陈柔来调侃。

    过了一会,猴子在厨房里开始忙碌起来,陈柔也过去帮忙洗菜了。陈亮说要泡茶,我们几个则围坐在一起一边看电视,一边学着品味茶道。喝着茶,我却忍不住偷偷去看陈柔,感觉这一天发生的事太“神奇”了。我没有想到陈柔会来找我,也没有想到,她可以近在咫尺围在我们身边。看她在厨房里洗菜,帮忙,心里的感觉却很异样。

    佛曰: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那我和陈柔前世回眸了多少次?这辈子,才成了高中时的同桌,现在又可以相近在咫尺。

    唉~我到底该怎么办?我已经尝试过失去的感觉了。两年间,不见了苗苗,那种思念,那种睹物思人,只能想,看不到,又摸不着,那种可以让人接近崩溃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老大,你不拿杯茶给大嫂喝吗?”汗啊~看陈柔太久,被陈亮给看到了。

    “嗯,嗯,好的。”当我拿起两杯茶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头脑短路了。陈亮说“大嫂”的时候,我竟然潜意识没有回驳他,而是“嗯,嗯”地回应了。这说明什么??我……

    来到厨房里,我把一杯茶给了猴子,我知道他特喜欢喝茶,特别是铁观音。当我拿给陈柔时,她两只手没有忙活过来,大眼睛看了看我,我才意识到她喝不了茶。猴子在旁边笑着说,“老大,你要表示一下啊!”

    “要你管,喝茶去。”可是,我的手却不听使唤地把茶杯送到了陈柔的小嘴边,她也轻启贝嘴,细薄的双唇贴着茶杯喝了起来,明亮的大眼睛还时不时地看着我,好像在说着什么。

    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真的很不自在,心率也貌似在狂跳着。

    “哈,这个动作怎么像在喝交杯酒?”猴子一只手遮着脸,还装着不好意思地偷看。

    “切,好好做饭,等下我来审查,哈哈。”

    陈柔却没有说话,对猴子笑了笑,又开始忙活手上要准备给猴子的菜。

    过了一会,就开始听到猴子在厨房里“噼里啪啦”的炒菜声。陈柔则给程思林带着,在参观他的家。我和陈亮,老三实在没事做,就斗起了地主,没事消磨下时间也好。

    席间,陈亮有意无意地跟我说,“青哥,其实,你跟陈柔的事,做为兄弟我们也知道多少一些。但,有时候你对陈柔这样,确实挺伤她的。虽然,很多事在传统上是受约束的,但现在不比古代,我觉得你要好好面对你和她的感情。我相信,很多事不是你心里想的,也不是你愿意看到的。我知道,其实你也很痛苦和纠结。但是,你的痛苦其实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而你没有发觉而已。”

    老三则直接拍着我的肩膀,说“陈亮很少谈及这些事,但一出口,也是很耐人寻味。做为兄弟的我们都看得出,我不相信你看不到。这个事,没有谁对谁错。只是,你们的事如果不适当处理好,结局才是大错特错,所以,你不要一错再错了。要打架,我们可以一起帮你。但感情的事,我们看得到,还真帮不来。”

    “嗯,谢谢你们了。”我没有说太多什么,因为老三和陈亮的话,已经一语搓破了我血淋淋的内心,很难受,但也很真实。

    “吃饭啦….啦…”猴子猛地拉开厨房的铝合金落地门,就开始大声吆喝着。

    “靠,不就是吃饭么,用得着这么大声吗?”陈亮被吓了一跳,对猴子就一阵臭骂。

    “那你等下不要吃啊!靠”

    “好了啦!你们不要叫了,赶快拿碗筷去。”程思林带着陈柔参观完房子,一下楼,就给了他们当头一棒。

    接着,洗手,拿碗筷,上菜,拉开椅子,开红酒,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先敬了猴子这个大厨一杯,毕竟他也忙活了大半个小时。陈柔则给每个人盛着汤,然后坐在我身边,还给我夹了一个可乐鸡翅。结果,现场又一次被high爆了。

    “猴子,你这个汤真好喝,是不是放了很多味精?”陈亮这家伙一边吃,一边还不忘记攻击猴子。

    “靠,让你读书,你不好好读,炒菜煲汤一定要放味精吗?这个是有技术含量的。”猴子很愤慨的说着。

    “哇,不得了啊!猴子你可以考虑去开一家大排档啊!然后再做餐厅,说不定2014年你能火。”

    “那是,必须的。到时候你投资啊,陈老板,嘻嘻。”

    “老板在这里,我们老程有money”

    “呵呵,老程看来名字定了,成名了。”老三一听到“老程”两个字就咧嘴一笑。

    “听到没有,不要老是叫我‘老程’,叫的好老啊!太土了。”程思林含了一口红酒,闭上眼睛小小地享受了嘴里那一丝红酒的味道。

    整桌饭,最活跃的莫过于猴子和陈亮。猴子还在严肃地说,“想当年,陈亮还是我带着的。现在,都爬到我头上来了,不得了,不得了。”

    “哈哈,我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但猴子头上我还是敢的。”

    猴子和陈亮在一起,总是有很多的吵吵闹闹,我们都习以为常了。可是,快收尾时,我们又一次被雷到前翻后仰了。猴子和陈亮都喜欢吃可乐鸡,而且又对鸡中翼情有独钟,为了一块鸡中翼,竟然在饭桌上直接推了起来。两个人是临近挨坐在一起的,现在双手互相抓着彼此的手臂,坐在椅子上用力地推扯着。可能用力过猛了一点,产生了反弹,两个人一个俯身,嘴唇竟然硬生生地亲在一起了。

    这下子,我们全部都碉堡了。他们两个人嘴巴亲在一起,眼睛还互相眨了两下,大概隔了两秒后,才“哇”地一声大叫出来。一个直接跑去洗手间,一个直接跑去厨房,不一会,就听到呕吐,还有水龙头哗哗的水声。

    猴子出来后,脸也湿了,还很颓废地说,“妈的,我的初吻啊!”

    陈亮嘴里不断发出“呸,呸,呸”地声音,一边用手擦着嘴巴,一边悻悻地说:“我以后怎么对我老婆交代啊?你这个死张逛”

    被陈亮和猴子这么一说,又看着他们两个灰头土脸的样子,我们更笑得厉害了。程思林和老三更是笑到眼泪飙了出来,而我和陈柔已经不行了,陈柔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笑的都快岔气了。

    折腾也折腾了,闹也闹够了,把桌上的残羹冷炙收拾完后,时间也不早了。这一餐饭吃的时间不久,但闹腾的时间还真不短。

    程思林跟我说,“我妈反正不在家,她的房间很干净,就给陈柔睡吧!”

    第一天来程思林家,因为衣服都破烂了,又脏兮兮的,所以我们都集体睡在地板上。这一次,我们都有了换洗的衣服,两个人一个房间就躺在了舒适的大床上,却反而睡不着了。

    老三和我睡一个房间,我知道他的睡眠质量一直很好,也保持有早睡的习惯。而我一下子适应不了舒适的大床,反而睡不着了。怕影响老三,我就直接走到客厅,坐在了沙发上。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是一条新信息,陈柔说:我睡不惯陌生的床,睡不着,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