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尴尬的超市之旅
    解决完喇嘛帽的事,我们几个人慢慢地往程思林的家走着。

    快到游乐场大门口,我才想到问猴子,“你们怎么也在游乐场呢?”

    陈亮抢着说,“打电动打久了,感觉也没意思,里面又太闷。所以,就想到来这里玩玩。”

    “而且,猴子竟然没有玩过碰碰车,抓着我们一连坐了三次才甘心。”老三说完望了望我,貌似觉得猴子太土鳖了,呵呵。

    “靠,那要不是我抓着你们不放,我们也不会碰到老大被人追啊!”猴子不甘心地反驳着。

    程思林没有说话,只是嘴里发出“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猴子说的也是。幸好遇到你们,否则今天真的不敢想象啊!”我很感激地看着他们,心里有个暖暖的感觉:有兄弟,真特么好。

    “我还在说呢!怎么老大你匆匆就跑了?害得我们打电动也抓机无力了,原来是来接嫂子了。哈哈哈。”

    陈亮以前是胆小怕事,很静的人。想不到,现在越来越会调侃了。看来,这还要拜程思林所赐啊!在洗浴场里当个部长,嘴巴不甜不会说,那日子可能还真混不下去。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在想想高中时,刚见到他的样子,心里真的好欣慰。

    “呵呵,谢谢你们来救我们,陈亮。”听到陈亮那货叫她嫂子,陈柔也不佯装不好意思,而是直接谢谢陈亮他们。这下子,我也蛋疼了。再继续下去,我怕我和陈柔会越走越深。

    “没事,嫂子。我们就算没有及时赶到,老大也不会让别人动你一根头发的,是不是啊?”猴子看着我,还一脸神气的样子。

    而程思林和老三更是侧脸看着我,同时对我伸出大拇指。尼玛~这是在调侃我,还是在表扬我啊!

    我不好意思地看了看陈柔,发现她也在看我。小脸淡淡地绯红加上夕阳照射在脸上的金黄,高挺的瑶鼻,长长的头发,精致的五官,真的是可以让人无限遐想和沉醉。

    如果说陈柔是一个飘逸的仙女。那此刻的她,可以是赤着双脚,漂浮在云间,全身闪烁着光芒,舞动在夕阳下。这样的她,总是可以吸引很多路人停足观望,而又不能自已。

    陈柔默默地走着,没有说话,却微微向我更加靠近了。靠近到,手臂因为走路地摆动,而颇为暧昧地一次又一次触碰在一起,又分开,在一起,又分开…..

    我知道,这是在暗示着什么?但是,我只能是假装“不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也很怕,结局会变成怎样?唉~有些东西,有些人,你触碰不了,也触碰不得。有时候,觉得自己很犯贱,花心也许没有罪,但感情却有错,错在:你不应该与一个心思简单,单纯的人暧昧在一起,特别是陈柔。

    手碰到了兜里的手机,我一下子想到了音音和苗苗。虽然,才短短几个钟头,但感觉时间停滞了很久一样,我也好想她们了。看着天边的残阳,我想到了一首未知名的词:

    残阳西下,尘土飞飞;

    君身在外,不见伊人;

    思念未绝,情意绵绵;

    晨起而出,夜幕而回;

    遥想伊人,独倚窗前;

    思念如潮,盼望早归;

    解决完朱山炮的事,也是我回去的时候了。一路上,陈亮和猴子两个货,轮番拿我和陈柔来“轰炸”,我发现我已经在这场“战争”中被轰炸的“体无完肤”了,就差有一个洞能让我钻进去而已。

    走到一个百货门口,猴子说要去买菜,今晚人多好开锅。陈亮第一个赞成,却冷不防冒出一句话来,“你们这些粗人买什么菜?有嫂子在,让老大和她去就好,我们该干嘛,就干嘛去。”

    这下子,全体哗然。我表示无语地很想掐死陈亮,还有起哄的猴子。可是,陈柔却落落大方地说,“好啊!你们先回去吧!我们买完就回去。不知道路,在问你们了。”

    我发现我已经成了一个快虚脱的人,随时需要“脉动”让我变回来。感觉此刻的我,像一个被放在台桌上的白球,你跑哪里去,都有人要“捅”你一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躺着也能中枪”?

    又是一阵调侃后,我和陈柔被推进了超市门口,猴子和陈亮还猛挥着手朝我们告别。不知道的人,以为我和陈柔是怎么回事?但,你永远敌不了身边会有不断要“黑”你的损友,所以,对猴子他们,我是又爱又恨,又怕又想念。

    进了超市,我自觉地走过去推购物车,顺手就给苗苗打了个电话。电话一接通,我就听到苗苗愤慨地声音,“想死是吧你,这么久才打电话给我。说,今天跑哪里玩去了?”

    我咽了咽口水,战战兢兢地说,“哪里去玩啊!还不是那些破事,你都知道的。不是不想打电话给你,我知道你要批改试卷的。”

    “还算你有点良心,知道我在批改试卷。说吧!什么时候回来?”

    “我想解决了一些该解决的事,就回学校去。否则,天天都是这些事,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憋死。”

    “呵,还被憋死。青,那你快点回来,我想你了。刚才还跟音音在一起聊天,我让她今晚跟我一起睡,否则一个人在宿舍里太无聊了。”

    “苗苗你太好了,你们相互照顾好。你是老师,他们看到你跟音音在一起,还是要顾及一下的。”

    “我知道的,这几天我会跟她在一起的。你们是在校外发生的事,要不是没有证据。否则,我会让学校给与他们警告,再不行,事不过三,就考虑开除了。”

    “嘻嘻,谢谢苗苗宝贝。不过,特殊事情特殊处理。我答应你们,我不会有事的。”

    “好吧!那我现在下楼买东西去,顺便跟音音一起过来。”

    跟苗苗挂了电话后,我又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音音,好想好想她。没有她在身边,感觉时间都过的很慢,音音不同于苗苗和陈柔,她一直给我的感觉就是温馨,温暖。

    我以前就这样定义过:音音是最佳的老婆人选,体贴,善解人意而又对你关怀备至;苗苗是情人,总是可以给你吵吵闹闹和不乏的激情;而陈柔,是最合适的女朋友,那种悸动,那种懵懂,那种紧张,一切因她开始,又因她而异。

    但有一天,说不定,情人会离开你,女朋友会跟你分手。而老婆,就是那一个,会跟你坐在门槛上,依偎着肩膀,跟你面对人生来来往往的人。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做,不离不弃。

    “喂,青青哥,干嘛不说话啊?”

    “嘻嘻,好想你,一下子想太多,想得入神了。”

    “好吧!这个理由我接受,我还在想,干嘛连信息也不回呢?”

    “不是吧?我都没有注意看信息。你吃过饭了吗?”

    “还没有,等下跟苗苗姐一起去吃饭,顺便今晚去她宿舍。”

    “嗯,我刚打了电话给苗苗,让她这两天跟你在一起。我就怕赵星他们一伙会找你,又惹些事出来。”

    “放心吧!青青哥,我会照顾好自己,不会让你担心的。倒是你,一定要注意。昨晚做了个梦,看见你浑身是血的,好吓人。”

    “呵呵,梦都是反的,不是吗?”

    ……

    …………

    “跟音音在打电话吗?”

    “哎呀!”突然冒出一句话,我浑身一抖,着实吓到我了。

    陈柔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冷不防就在我身边响了起来。而她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我都不知道。

    陈柔看到我捂着胸口被吓到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还对我可爱地吐了吐粉舌。

    “嗯,我在跟音音讲电话。”刚才一吓,感觉头发都站了起来,现在讲话都还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是陈柔吗?你让她听一下电话。”

    “咦,你怎么知道是她?你怎么就知道她在我身边?”我脑子一晃,突然一个机灵。感觉:音音一点也不惊讶陈柔在我身边,反而还要跟她说电话,貌似,她都知道陈柔过来找我一样。

    “那很正常,我们有联系嘛!嘻嘻”

    “哦…哦…哦…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却不告诉我。”

    “哪里啊?我是刚才听到她的声音才猜测是她的,你赶快把电话给她吧!”

    “哼哼哼,音音不老实。”最后,我还小声地对她说,“看我回去后再‘收拾’你”。然后,把电话给了陈柔。

    陈柔拿着电话,小步在我前面走着,电话上还跟音音聊的有说有笑。我跟在她背后走进超市,望着陈柔纤细的背影,心里很是得意地调侃自己:看来和美女的第一次“惊艳超市之旅”就要正式开始了。

    陈柔一边聊着电话,一边走着,却丝毫不会忘记自己要来超市干嘛?我跟在她身后慢慢地移动着,而她时不时走到蔬菜区转一转,又走到肉类区看一看,但手上的电话却一刻没有闲置着。我真佩服,女人到底有什么共同的语言?一煲起电话粥,可以是没完没了。相反,推着车的我,还一头雾水加一脸蒙查查的样子。看来,家庭的支撑是男人,生活的主导是女人。没有女人,这生活还是不好过滴啊!

    又过了一小会,陈柔才挂了电话,小手拍了拍刘海,不好意思地看着我,说“对不起,刚才好像有两个电话进来,我没有注意看。你查一下,回拨过去吧!”

    “嗯,没事,我看一下是谁打我电话。”

    我低头查着电话,陈柔过来推着车,自己走到蔬菜区去了。我跟在她后面,看着两个未接电话,一个是老爸,另外一个是老妈打来的,敢情是这个打我不通,那个就轮流上了,汗啊!

    我回拨电话过去,老爸就开始询问起我来了,除了学习还是学习。而老妈,则问我,生活费够不够?再给我打1000块过来,让我省着花。好久没有跟他们打电话了,虽然听起来还是一些老生常谈的话题,但这次却很想他们,就多跟他们聊了一会。我有一个习惯,每次在外面惹事了,心里就会对老爸老妈很愧疚,所以,打电话时,有事没事就会跟他们多聊一点。这样,心里反而会好受很多。

    不知道聊了多久,陈柔开始推着车往收银台走过去了。而电话这边,老妈还在没完没了抓着我扯:在学校要安份守己,现在大了,但还不是时候找女朋友。把书读好,以后赚了钱,要什么女朋友会找不到?

    噗…噗…噗,我发现我的血都快呕完了。一转眼,连陈柔都看不到了,我一边在电话上“嗯,嗯,嗯”地敷衍着老妈,眼睛却四处张望着在找陈柔。心不在焉地穿过几个货架,看到陈柔的购物车了,而陈柔手里还拿着两包类似湿巾的东西,我走过去,拿着她的湿巾,厚厚软软地,往车里一放,手里堵住mic口,小声地说,“走,我们买单去。”

    陈柔怔怔地看着我,“那个我自己买啦!你不要….”

    她话还没有说完,我就一边继续“嗯,嗯,嗯”声的敷衍老妈,一边快步向一处空着的收银台走过去,心里还在想:不就两包湿巾吗?干嘛还要自己买,太看不起我了。而身后已经有好几个人在跟我抢收银台了。

    我把车子一横,停在收银台旁边,开始把东西搬上来。老妈还在电话上对我苦口婆心地说教着,然后,老爸在电话里貌似唱双簧地,时不时就大声冒出一句:“你妈说的在理,好的就要听,不要不耐烦。”

    “先生,这个是你要的吗?”

    我听着老妈的话,都感觉有苍蝇在我头上绕来绕去了。现在,收银员又搞出一句,“先生,这是你要的吗?”我没有好气地说,“这不是我要的,我还买干嘛?”

    收银员看了看我身边的人,好像在找什么一样,我匆匆跟老妈挂了电话,不是很耐烦地说,“不是吧?都说了是我要的,你还需要验证什么吗?”

    而陈柔走过我身边,小声地说,“走了啦!”

    “先生,对不起。我不是要验证什么?只是经常有客户买了,最后退货,有些堆在收银台这里,我怕搞错了。”

    “我靠,难道女人可以用,男人就不能用吗?”说完,我从收银员手上把湿巾拿了过来,还傻逼地念了出来,“苏菲,柔棉感,立体护围,夜用超熟睡护垫。”

    当我念到“护垫”两个字时,周围的人哗的一声全部笑了出来。

    我擦~感觉我眼前的画面随着笑声,在慢慢地变成灰色,黑白,定格住,然后开始破碎,最后“啪”地一声全部破裂了。

    我不好意思地望向陈柔,此刻,她紧闭着小嘴,左手放在胸前托着右手,右手抵着下巴,眼睛无辜地向天花板看着,但脸上却是似笑非笑地…….

    我靠,护垫啊~干嘛不早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