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忆春秋 双雄争霸时 上
    喇嘛帽一伙,貌似还没有意识到身后的“危机”,这就是典型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么?

    现在,陈亮,程思林,老三,猴子,一字散开来,一边抽着烟,眼神却漠然地盯着喇嘛帽一伙,在金色的夕阳下,徐徐向他们靠近….靠近……

    喇叭帽被我踹了一脚很是光火,现在正踏着大步向我走来。而身后的人,则是很打趣又很戏虐地看着将要发生的事。陈柔,此时没有站在我身后,而是小手牵着我,紧紧地依偎在我身边。

    而,,,,,汗啊!!貌似,我已经习惯这么被她牵着了,我竟然没有抽开手,而是任由她这么牵着我。难道?我的心里正在拒绝排斥,去选择习惯还是选择接受呢?

    喇叭帽已经走到我跟前不远,看着陈柔牵着我的手,很轻浮地说,“哟,真临危不乱啊!还有心情手拉手,要不要给你们时间去亲亲小嘴啊?”

    接着,侧着头看了身后的人一眼,然后一帮人开始哈哈大笑。

    “痞子,无赖,你就是一神经病。”陈柔忍不住骂了出口,小手气的直指喇叭帽。

    “美女,神经病不是病,病起来要人命。现在,我的命就是你的了,你来要吧!”喇叭帽又无耻地说着。

    俨然,这跟街边调戏妇女的无赖有什么区别?怪不得陈柔会这么生气。一行人听到喇嘛帽说的话后,又集体哈哈大笑起来。

    我看了看陈柔,她的眼神也在看着我。我对她扬起嘴角,笑了笑,接着,牵着陈柔走到喇叭帽的面前,轻轻地叫了声,“喇叭哥”。

    “你妈的,不要说叫哥。这次,你就是求爷爷,告奶奶,老子都要让你在地上啃泥。”喇嘛帽咄咄逼人地说着,那个**样可以经典到让你毕生难忘。

    “是…吗…?叫你哥,看来是抬举你了,原来你也受不了这一叫。”

    话落,我突然抬起右脚,连续两下,重重地踹在了他肚子和大腿上。他猛地向后倒,牙齿一咬,眼神很是难以置信地看着我,整个人一弓身,就已经快速的向后退步,直到被两个人用力挡着,并架了起来。

    “操,今天给我废了他,等下哥几个再出去吃一餐。”喇叭帽说完,带头就向我挥拳打了过来。

    可是,拳头举起来,还没有伸出去,就已经被一只大手给牢牢固定住了。

    “我他妈,谁敢抓我?”喇嘛帽的拳头依然被抓着,动弹不得,扭过头想去看清楚什么状况?却看到了早已经在怒视着他的猴子。

    “你打架带着你妈?操”还没有把话说完,猴子站在喇嘛帽身后,直接扭着喇叭帽的手,顶着他的腰,从前面掰到后面,把他整个人摔倒在地上。接着,就是一脚补上去,开始给喇嘛帽送上“猴式大餐”。

    而另外三个人,则已经被程思林,老三和陈亮搭着肩,固定着。

    程思林更是戏剧到把自己的烟拿下来,直接塞到对方嘴里。而对方,则一直傻乎乎地站着,嘴里咬着烟,全然不动。因为,从刚才被抓到肩膀开始,他深知:在体形和身高上,瘦弱的他早已经逊色程思林好多。而且,程思林的左手已经牢牢抓在他肩膀上。我不相信,他不能感受到,那个恐怖的抓力。

    陈亮和老三身边的两个,虽然被固定着,但一个弯身,从他们的手下绕开,就要开始反击。陈亮手疾眼快,一脚踢向了老三身边的人。老三一下子扑上去,照着对方的鼻子就是一拳。在身高上,对方比老三高一点,但比较瘦,老三对付他还是绰绰有余的。

    老三都上了,陈亮这边自然没有闲着。喇嘛帽一伙,从年龄来看,估计才18、9岁,说不定还是附近中学翘课出来玩的学生。遇到程思林,猴子,陈亮这帮会打的人,现在也只有是挨打不见血的份,被ko只是迟早的事。

    我拉着陈柔退到一边,静静地看着逐渐被打趴再到打软在地上的喇嘛帽一伙。而被程思林一直按着肩膀的人,半天不敢动,脸已经涨成猪肝红了。反手,还给程思林递烟,然后唯唯诺诺地说,“几位大哥,这不都是误会吗?对不起了,不要打了吧?”

    程思林视若无睹地看着他,手里拿着烟,却淡淡地说,“那边是我们老大,你看清楚了。”

    接着,陈亮也放倒了跟自己对打的人,一个俯身,捏着对方的耳朵,指着我说:“那边是我们老大,你看清楚了。”

    老三这边,对趴在地上,还流着鼻血的人,慢条斯理地说:“那边是我们老大,你看清楚了。”

    而猴子,现在已经坐在喇叭帽身上,接过程思林扔过来的烟,点了起来,手猛的一抓喇嘛帽的头发,扬起他的头,狠狠地说,“你刚才不是说,求爷爷,告奶奶,老子都要让你在地上啃泥吗?你看清楚了,那边是我们老大。”

    喇嘛帽喘着粗气,碎了个口带血的沫子,眼神很不服地说:“老大又怎样?你知道我老大是谁吗?”

    “哦,那我现在倒很想知道,你老大是谁?”我放开陈柔的手,缓缓走到喇叭帽的跟前,停住,半蹲下来,手一伸,直接两巴掌,啪…啪…

    “我说我老大出来,你有种不要跑。”

    “呵,你知道吗?我最讨厌人家威胁我,虽然我也怕事。”

    “你怕事还敢打我,我老大就是一中高二的王森,人称赖皮森。”

    “赖皮森?”猴子看着我,我们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哇,好**的名字啊!吓的,我都快尿出来了。”陈亮与老三相视一笑,打累了,也直接坐在被他捏着耳朵的人身上。

    程思林后来退学了,可能不知道赖皮森是谁?一统学校后,我无心却做了高三的老大,还是许杰点名的。那年我高二,赖皮森是高一。现在,我大一了,他读高三,时间也是对的。

    我拿出手机,放到喇嘛帽面前,冷冷地说:“按个电话给他,说,你被一个叫李青的人打了。让他放学后,来支援你,我等着他。”

    喇叭帽估计很咽不下这口气,手里快速地按着电话,随着电话嘟嘟的声音响起,我的回忆也被再一次拉到了高中时:

    ………

    ……………..

    ………………………..

    电话上,“兄弟,彭浩上次来挑衅,无缘由就砸了我的店。这次,又想要来挑,我不能再退了。放学后,我们会在后操场直接解决。高二那边,你是众望所归,也培养了很多的人气,但,凡事都要小心。”

    “杰哥,放心吧!高二的事,挑完了,我直接带人去支援你。彭浩算是我们的老前辈了,我们一起送他走吧!”

    “好,一起送他走。高一那边你想怎么解决?”

    “交给赖皮森吧!彭浩高一的势力很散,我也交代他了,直接在教室里挑开,速战速决,不要惊动到学校。”

    “好的,你解决了水库的,再带队过来吧!注意,小心有人报警。”

    “嗯,我不是猫,我不怕狗。”

    ……

    时间推移…………

    水库里,高二党,我带着猴子,老三和陈亮,还有过来帮我的程思林,我们向彭浩的人疯狂地追打着。彭浩的高二党跟他所在的高三党存在意见不合,因为现今高二的带头人,当时跟的老大就是当时想要起义造反,结果被彭浩联合许杰给镇压的人。

    所以,高二党的人,一直带着抵触情绪很不满意彭浩,特别是彭浩留级了一年。否则,老大的位置,应该是升上高三的人,而不再是彭浩自己。就是因为诸多不满,才演变了当时高三的反抗情绪。

    如果一个人不懂得给别人尊重,给别人佩服,那么,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跟坟墓一样:名存实亡。

    陈凡,没有倒台前,在四大霸主中是最受人尊敬和钦佩的。所以,他的势力很巩固,规模也达到了四霸之最,而他手下的超市也一直是盈利最旺的。为的不是什么?冲着的,就是他的仗义。

    闫帅,留级了两年,为的就是钱。一个只懂得苛扣兄弟福利,去养肥自己的人,是得不到任何人尊敬的。他敢留级两年,主要是厚着脸皮在以“元老为先”的游戏规则里,去维持当老大的优势。所以,他留级两年,做了老大两年,不是为了当霸主,而是为了钱。这也是彭浩为什么能联合他,一起去整陈凡的原因?

    结果,没有阴到,反而被条子抓了。后来,彭浩先出来,闫帅则继续在里面蹲着。王岩坐上老大后,不想为他报仇,主要是因为:闫帅,并没有任何值得,让人去为他报仇的意义。

    彭浩,背地里被人称为“最垃圾的小人”。家境是不错,但为人奸诈,本事一般般。自己势力的福利不多,只会拿家里给的钱来收买手下的人,但出了事,却可以随时踢开别人,拉拢新的人。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两出,收买闫帅,拉拢王岩来阴陈凡两次。

    他的人起义时,不是许杰愿意去帮他镇压,而是他提出让许杰来支援。他的理由是:四霸变成两派,没有理由再出现新的第三派。

    钱灵,霸主中的唯一女性,却依然有魅力跟另外三个男霸主平行。无可否认,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要不然,她如何让手下的爷们全部为她折腰呢?没有办法,谁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当然,这跟她的背景也有很大关系。据说,她第一天来学校时,是被人护送过来的。那气场和气势吸引了很多人,这也是许杰告诉我,而许杰也是听上面的人说的。

    所以,现在在水库上,面对着彭浩的高二党,我们打的很轻松,赢的也很快。因为,陈凡倒台后,他的势力有一部分人被灵姐给收纳了,有一部分则流落到彭浩和王岩手里。而他的势力中,有很多人认识我,因为他们敬重的老大,曾经在宿舍和桌球厅两次救助过我。所以,他们都记得我,也不想跟我开打,有的人是直接放弃,有的则是直接退出。

    搞定高二的事后,我并没有为难那些还继续追捧彭浩的人。因为,这部分人是赵星曾经带着的跟班。战线一旦统一,何必去为难“俘虏”?所以,当猴子认出赵星当时的跟班,还想要继续追打时,我出来阻止了。

    我告诉那些人,“如果你们跟我,我欢迎;如果想要走,我也不强留,但不要来生事。”

    结果,他们没有走,而是选择了放弃,选择了站到我这边。结局是我有预想到的,但没有想过会这么顺利。

    程思林拍着我的肩膀,对我的大度表示认可和佩服。而猴子,起初还表示愤慨不已,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最后,看到彭浩的人“弃甲而降”,才明白我的做法,不得不再一次折服。

    远望天空,我知道:我不该谢我自己,而是谢陈凡,他倒了,我只是坚持踩着他的影子走而已。

    这时候,口袋的电话响了起来。“青…青哥,不…不…不好了,教室这边失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