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尴尬又一遭
    陈柔牵着我的手,就像一个小孩跟在大人身边一样,看到有拥挤的人群时,还会下意识用力握紧我的手,好似怕我跑了一样。

    当然,有这么一个美女在身边,仿佛全世界的聚光灯,都照射在了我周边。穿过人群,时不时还能看到,有人频频向我这边投射眼光过来,是嫉妒?是羡慕?还是欣赏?我也搞不懂,只希望这不是成了“美女与野兽”的排场就好。

    来到旱冰场,人不算很多。我知道陈柔最喜欢这种人不多的场合,人一多,太拥挤,她反而不习惯。现在,她像小孩子一样,反而拉着我快步向收银台走过去。

    “老板,我要两双鞋子,谢谢。”

    一听到这银铃般的细语,老板走了过来,扶了扶老花眼镜,抬头看了我和陈柔一眼,问“你们两个啊?”

    靠,我心里在叫骂着,这糟老头什么逻辑?看她牵着我的手。难道,不是我们还是你们和他们啊?而且,给他钱赚,还啰哩啰嗦的,郁闷。

    陈柔回头看了我一下,“嗯”的一声就要掏钱给老板,但手还是紧紧牵着我。

    “傻瓜,掏钱一个手行么?我来吧!哈哈哈”

    我趁机抽开手,从口袋里拿了100大洋给老头。谁知道,那老头看到我手上有散钱,让我给散钱就好。我跟老头说,“散钱等下要坐车的,你生意这么好,不怕100大洋花不出去啊?”说完,我还头一扬,表示很不以为然。

    老头又扶了扶眼镜,盯了我一下,拉开抽屉,慢慢数起钱来。最让我蛋疼的是,他竟然用手沾了下舌尖的口水,然后一张一张在那里数。数完后,把钱递给我,顺便撕了一张票,让我去对面领鞋。想到他沾口水数钱的一幕,我表示两个手指直接伸过去把钱给夹住,哈了个口气,净化一下才放到口袋里。

    陈柔在我身后看到这一幕,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双手交叉放在背后,低着头,抬起右脚尖在地上画来画去。

    就在我转身要走,老头突然飙出一句话,“小伙子,你修来的福气啊!要对这个姑娘好点哈。”

    哈尼玛~要不是看你老,我肯定用天马流行拳,把你打回老家去。让你连一句,“我一定会回来的”都说不出口。

    我不甘示弱地对老头说,“老拜拜,那你多赚钱,多消费,少喝白酒,多吃菜,爱生活,爱拉芳啊!”

    “这年头,还拉芳,拉倒吧!”老头竟然还嘴了?还赵本山,“拉倒吧!”

    切~我没有再搭讪,转身带着陈柔就走过去领旱冰鞋。

    “你干嘛跟那个老伯伯较真呢?”

    “我没有跟他较真,是他想跟我说话,我不搭理他而已。”无语,这只是我极力挽回的一点自尊。

    听到这话,陈柔发出“嘻嘻”两声,然后,上下嘴唇一咬,脸上的表情想笑又不让笑出来,眨巴着她的大眼睛,我好想用手机拍下来,这个绝对算一个特写,好cute啊!!

    领了鞋子,我们来到场内,找了一排椅子坐下来,开始换鞋子。其实,刚才答应陈柔答应的太快了,在场外还没有什么,但坐到场内,开始换鞋,我就有点后怕了。要论滑旱冰的技术,音音比陈柔和我都高超,貌似这跟她初中经常逃课有关系吧?

    虽然,我是一个大男生,但对于玩旱冰,我自知没有太多的平衡天赋。想起最早学旱冰时,一站起来就摔跤,摔到我都怕了。现在,隔了这么久又来滑,我心里的压力可想而知有多大?

    特别是看到场上的人,我还在头皮发麻,如果被撞到了会怎样呢?

    陈柔速度倒是很快,穿好鞋子站了起来,伸出白皙干净的手掌对我说,“我知道你摔跤过,我来扶你吧?”

    “哈,很久没有玩而已,生疏了,等下找到感觉就好了。”但手还是给了陈柔,借力站了起来。

    “嗯,慢慢来,你身体不要弓的那么紧,调整好上身,放自然点,眼睛记得看前面。”陈柔手把手的教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为了让她放心,我稍微调整好身形和平衡后,就双脚迈开滑了起来。其实,我就是在站起来,和起步那时候怕,轮子滑动后,我就不会很害怕了。现在,滑动了起来,我却把陈柔抛在了后面。不是我“忘恩负义”,关键是我不知道怎么减速了?

    陈柔很快跟上我,我们一起围着跑道滑了起来。每次要穿过人群时,陈柔就会伸出小手带着我,生怕我被撞倒一样。滑行时,我们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相反,眼神的接触却多了很多。陈柔今天穿了件韩版的白色t-shirt,外搭一条修身的牛仔裤,轻盈的身姿和飘逸的头发,随着快速的滑动,都犹如赛场上的“白天鹅”。

    很多“**”经过我们身边时,都会放慢下来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会刻意跟陈柔保持一定的“有效距离”,但每次看到有人盯着她,心里还是会泛起小小的不满。

    最可恶的是,有一个染着金色头发,顶着一头西藏喇嘛帽发型的人,直接从我和她中间穿了过去。然后,倒滑,冲她吹起口哨,手指摆出手枪的样子,嘴巴一扬,嘴里发出“砰”的一声,貌似丘比特放爱心之箭一样,射向了她。

    nnd,太不爽了。我加快了滑行的速度,贴着陈柔,手第一次伸过去,主动握着她的手。同时,挽起她的手直接挨在我胸口的位置,眼神不爽的向对方望过去。

    谁知道,对方不以为然,刚才是“单枪”,现在是双手举起“双枪”都朝我射了过来。接着,转身就向人间中快速的滑动,在里面串来串去。操~我对着他的背影竖起一个中指。

    “我好开心啊!其实,你是在意我的,对不对?”陈柔滑到了我前面一点,侧身望着我,眼神里充满了对答案的期待。

    可是,唉.....真的好纠结,我说“是”,那结果会怎样?我心里会很清楚。如果说“不是”,那我干嘛还主动伸手去握着她,这又说明了什么?骗自己可以,但骗不了自己的心。

    接着,我说出了一句,让我都觉得很违心和遭心的话,“虽然,我不是什么好鸟,但好白菜怎么可以给猪拱了?”

    陈柔咬了咬嘴角,把我的手一甩,自己则快速的滑开了。这是她迄今为止,让我见过的最生气的一次吧!

    “诶,你等等…..”我话还没有说完整,她就快步滑行在人潮中了。

    前面不远处,刚才那喇嘛帽发型的叼货,本来是坐在椅子上休息的。看到陈柔孤身一人经过,也起身快步跟在她后面,想要去搭讪。

    靠,见过贱的,没有见过戴“喇嘛帽”这么贱的。虽然,我还是滑的很水,但,说我英雄主义也好,吃醋也行,反正我不会让那货碰陈柔一下的。

    双脚放开,我也尝试在人潮中穿越起来。一边时不时在盯着陈柔看,一边又很努力想追上去。可是,越着急就越出现错误。为了能快速滑动起来,我双脚竟然忘记节奏了,右脚不小心踢了一下左脚,结果整个人做势就要摔倒在地上了。

    我使劲挺起腰身,努力控制好平衡,双脚还是因为整个身形的惯性,不自觉地向前跑了几步出去。这样一来,速度因为“助跑”是快了起来,却出现了失控,而且,最大的问题是,我不会减速……..哇…哇…哇…..

    想到又要结结实实摔倒在地上时,我的心都快揪在一起了。踩滑轮摔下去和被人摔倒在地的差别太大了,踩滑轮摔倒了,整个人还要滑出去,那个力度要大得多。现在一紧张,我头脑里对于减速,制动的概念更模糊了。

    “完蛋了,完蛋了。”我头脑里现在只有这六个字了。

    我记得陈柔告诉我,上半身要放松,记得看前面。但不看还好,一看不得了。

    我发现了一个类似周星驰《长江7号》里的女胖子,就那身形巨大的“女童鞋”。估计这胖女人,也是新手上路,站在那里,半天看着我,不闪开也不动。更夸张的是,尼玛呀~竟然双手吓的交叉护在胸口,嘴巴里“呀”的一声就叫出来,想说什么“亚麻跌”吗?

    哇靠,现在吃亏的人貌似是我吧?

    我感觉一撞上去,势必有“火星撞地球”的3d震撼效果了。忍不住,喉咙底就飙出,“走开啊!不要...不要….救命啊!”,更丢脸的事,双手还无意识地在半空中比划着。完蛋了,完蛋了,这冲过去的速度咋就这么快捏?感觉是开着时速180迈的汽车,前面是看得清楚的,但两边的景物都已经在排山倒海向身后猛蹿过去了。

    “啊…”就在我眼睛快闭起来的时候,一只柔弱的手抓着了我。

    我身形向后一顿,停住了,但后面抓住我的人,因为我的惯性,却向前一个弯身,就要摔倒了。我扭头一看,发出一声惊呼,“陈柔”。

    眼看她为了让我停住,而搞到自己快要摔倒时,我“嗒”“嗒”两声蹬着滑轮迎上去,左手抱着陈柔的后背,右手则护着她的头,两个人相拥在一起,但陈柔倒下来的力度太大了,加上我很水,不知道如何踩着滑轮固定在原地?

    两个人抱在一起,已经呈一边倒的局势了……

    落地时,陈柔看着我,而我也看着她。虽然,才几秒不到,但感觉我们的眼神交汇了一个世纪之久,伴随着“啪”的一声,我们挨在一起,结实摔倒在地上了。

    此刻,脑海短暂地窒息了几秒,连视觉和听觉都产生幻象了。周围的一切,在我眼里成了白色的虚设,整个空间就只剩下我和陈柔,而现在,我们的嘴唇正紧紧贴在一起。

    好疼,又好软,背后疼,胸前无压力感……在我还没有搞清楚前,周围“哗”的一声沸腾了起来。接着,人群中又再度响起,“哇塞…..”的声音。

    我记得,摔倒时,貌似绊到了紧跟在陈柔背后的人。但没有来得及看,就已经抱着陈柔摔倒在地上了。现在,人群中“哇塞”的一声爆起,我也扭头迅速朝人群中望过去。原来,我绊倒的是那个**货,喇嘛帽发型的人。我那始料不及的一脚,绊倒了他,他躲了过去,却猛着冲向刚才我要撞上去的胖女人。

    哈哈哈,接下来的场面真的够亮爆所有人的眼球。

    那货飞快地朝惊吓在原地的胖女人撞上去,动作好流畅的,拦腰,含胸,就把对方压倒在地上,而且姿势够暧昧,嘴巴还亲在人家额头上。

    站在周围的人,有的人已经笑岔气了。技术过硬的人,还直接踩着滑轮笑到在地上跺了跺脚。

    我和陈柔趁此站了起来,现在也没完没了地笑着。

    那个“喇嘛帽”起身站了起来,脸红得跟放猪血一样,说了声“对不起”,也不拉胖女人起来,就快步滑向人群中开溜了。经过我们身边时,还碎碎念了一句:“妈的,真晦气。”

    而此时,我和陈柔相视一笑,手却很自然地握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