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公车尴尬
    陈柔脸上的绯红还没有退去,而是小声的对我说,“干嘛要说对不起,是我谢谢你。其实,这样很好啊!”说完,自己不好意思地迈步走开了。

    看着她走开的背影,我傻了傻眼,在原地僵了一小会,才快步跟上去。想起刚才扶着她的手臂,而她头还贴在我胸前的样子,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貌似这是我跟她最贴近的一次吧?

    刚才还是平行走着的,这次跟她走在一起,我不仅拉开了距离,走路都比她慢了一小半步。陈柔扭过头来看我,说“你怎么走的那么慢?”接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还用手微微挡住了小嘴。

    “你干嘛又笑?这次我可不会撞上电线杆了。”

    “嗯,我知道,不过你的裤子….”陈柔大眼睛看着我,手指却下意识地指了指我的裤子。

    我擦~这次轮到我尴尬和脸红了。刚才急着为陈柔挡起飞溅的水,而水大部分打在了我的裤腿和衣服上,结果裤裆那里也湿了。现在,低头一看,不得了了,感觉跟小解失禁了一样。

    尼玛啊~哪里不搞,偏偏在这里搞了一块“地图”。

    算了,我雄鸡,我骄傲……

    刚才没注意,没有feel,现在知道了,走路都感觉瓦凉瓦凉的,特不自在。特别是,裤子沾了水,加大了摩擦,走路时两腿拖拉着裤子,真的好难受。陈柔放慢了速度,又跟我平行了,一边走还时不时看看我。

    “是不是发现这两年我变帅了?看我侧面,有没有想到刘德华年轻时的样子。”说完,我还拇指,食指撑托着下巴做了一个“靓丽而又自信”的表情,特别是那自我都觉得很猥琐的眼神,还对着她情挑了一下。

    “呃…..”陈柔弯腰,做了一个呕吐的样子,然后笑了起来。

    “你让我想起了网上一句话。”陈柔一边说,一边还在笑。

    “什么话?”我迫切地想知道,大家都知道我好奇心很大的。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陈柔说完,就自个跑开了,一边跑还一边呵呵呵地笑。

    “气死淫啦~你不要跑,等等”我都发现我鼻孔喷出气来了,特别是她一边跑一边还在笑我。

    裤子湿了,跑起路来真不舒服,特别是摩擦…摩擦…摩擦….>_<小虫也会变巨鸟的啦!!!!我自觉地放慢了速度,现在是蓄能待发,都有点破界而出了,撑起来顶着裤子真不舒服啊!

    陈柔看我不追她了,一下子回过头来,问我怎么啦?

    汗啊~我怎么啦?尴尬的事难道还得告诉你?心里想着,呆在原地,嘴上却吹起了口哨。陈柔看着我不走了,皱了皱眉头,走到我身边,说“开个玩笑的,不会那么介意吧?”

    “你看,那是什么?”说着,我手也快速地指向对面马路去了。

    “怎么啦?”陈柔顺着我的手势望了过去。

    我手缩回后,快速地向裤裆湿了的地方抓去,往裤链位置一扯,身体一挺,“拨乱反正”,小鸟想出笼,可惜奈何不了我的兰花指功。刚才是脱轨,现在是回到轨道了。哈哈,这下走路就舒服多了。

    “那里有什么?神叨叨的….”

    “张雨绮,你没有看到吗?”

    “切,不就是个广告牌吗?又不是真人。”

    现在走路有力了,腰腿不酸了,心情大好,我和陈柔又像高中时开始斗嘴了。或许,这样会好很多,毕竟一路走起来两个人都不会很沉闷。

    “还记得,我家不远那个旱冰场吗?”

    “记得啊!怎么啦?你想要玩吗?”

    “想。你记得我们第一次在那里玩,后来你跟我讲了什么吗?”

    “说什么?都很久了。”我假装糊涂地反问了陈柔。

    汗~没想到,她还记得,而且还有意无意地问我。那都是高中的事了,第一次去滑旱冰,过后,我问她:能做我女朋友吗?那时候,如果她答应了,现在我还会跟音音和苗苗在一起吗?问题好纠结啊!无可否认,每次跟陈柔在一起的感觉都很好。虽然,她偶尔也会静静地不说话,像在思考东西一样;偶尔也会找我杀杀象棋,聊聊天。但,这些都是以前的事了,如果我不控制好一个度,那以后的伤害远远要比现在要大好多。

    “在想什么呢?算了,不知道那就不要说了。”陈柔眼神很是失望地看了看我,又扭过头去,不说话了。

    两个人走了一小会路,经过一个公交车站台,陈柔停足看了看站台上的公交车线路图。转过身对我说,“我们在这里坐车吧!如果有的士,我们就打的,如果没有,我们就坐公车。这里有一班公车,直接到游乐场停的。”

    “好吧!只要你想去,我就陪你去喽。今天你最大,呵呵”

    “今天真的我最大吗?那你是不是都要听我的?”陈柔貌似找到了一个兴奋点,现在凑近我,又眨巴着她的大眼睛看着我。

    “哇,只要不过份都好。你不要凑那么近,大眼睛会电死我的。”我最怕她凑近盯着我看了,那种砰砰砰不是心跳而是紧张的感觉特么不好。没想到,我也会有这么冏的一点,世风日下啊!

    等了好久,都没有的士。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她说等到的士就打的,等不到就坐公车了?刚才在车站一大把的士,现在这条路,不是通向汽车站的,的士少的可怜。偶尔经过几辆的士,全部都是有人的,郁闷了。天气又热,再晒下去,都快变成卤蛋了。

    “走吧!就坐这个公交车了。”

    “啊,不是吧?这么快?”

    “快上车吧!哥哥”陈柔小手推了推我的肩膀。

    一上公车,舒服多了,冷气开的很大,即使是站在车里都比站在车下前。

    “你先过去找个位置吧!我来投票。”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5块钱,直接投了。公车一般都是两块,剩下的一块,我也不那么纠结了。反正无零钱,就当是捐献给国家**心了。

    投币后,我迈步就往车后排走去。陈柔没有找到座位,此时背靠在车门边的垂直扶手上,面对着我站着。我估摸着,司机以前是开坦克,要不就是开装甲车的,猛着一大脚踩油门,车子一抖起步,我整个人险些就向后倒了过去。就在我要走到陈柔身边时,司机又一大脚急刹车,爆粗,“操,怎么过马路的?”

    司机一个粗口操完,爽了。但车上的人就惨了,个个因惯性向前俯冲了一下。陈柔本来就那么柔弱,面对我站着,没有抓紧扶稳,整个人就向我冲了过来。刚一急刹车,我下意识就抓紧了头顶的吊环,可是陈柔现在向我冲了过来,随时都会撞伤。我想都没有想,左手抓着吊环,剩下的右手一下子就抱住了她,而她冲向我,出于本能也紧紧的抓住了我。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就足以震撼到全车了。陈柔因为惯性向我冲了过来,我抓住了她,她也抓住了我,但是她抬头,我低着头,我的嘴巴亲在了她的鼻子上,接着车子一急刹车停稳,因为惯性,嘴巴和鼻子分开了。在分开时,我们的嘴唇又轻轻地触碰了一下。

    呀~~火山爆发了。陈柔刷的一下,脸都憋红了。现在,全车看到的人都在朝我们笑。有的人,更夸张到直接拍了两下手掌,连司机也忍不住回过头来看了看我们。nnd,这次出糗出大了,车上的人笑了很久才停下来。

    我和陈柔两个人很不好意思,都很默契地别过头向窗外看了出去,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看着车窗玻璃,都可以映射到我们的窘样了。而她此时手里还抓着我,而我也单手从她后背挽着她。车子经过一些颠簸的地方时,她小手把我衣服抓的更紧了。可是,胸前的两颗柔软却时不时因为颠簸而顶着我,软软地跟棉花一样。尼玛呀!!孔子说“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现在不是我动她,是她在动我。身体就是一具敏感的导体,我还是忍不住“电流”的冲击,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陈柔见我抖了一下,小声地问我,“你冷了吗?”

    我晕,噗……我吐血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人不要太单纯了。

    我还是忍不住的调侃了她一下,“你不冷吗?怪不得挨着我那么近,嘻嘻。”我以为我一句话点醒了她,可以避免现在的尴尬。谁知道,她听我说,“你不冷吗?”结果,又向我微微靠近了一点。

    车后面,不知道哪个欧巴桑说了一句很雷人的人话,“哎呀,这个怎么跟电视播的那个啥一样啊?”马上,车前车后,就有人在捂住嘴笑了,有的人则似笑非笑向我和陈柔望过来。陈柔的脸还是红红的,头放的更低了,低到我都可以闻到她额头的发香了。

    不知道车到底开了多久,拐了几个弯,我和陈柔谁都没有说话,而是静静感受着,这一刻小小的默契和暧昧。而我也脑筋秀逗了,一路就这样挽着她的后背,她没有放手,我也没有松手。

    “游乐场,谁要下啊?没人下,过站了哦!”

    师傅说的第一遍,我们都没有听到。等到他喊第二声时,我才先反应过来,手松开陈柔,告诉她到了,自己走在前面先下了车。陈柔跟在我身后,左脚下了地,右脚还没有从车门踏板下来时,车子一下子就起步并“嚯”地一声关上门了。她一个跄踉没有站稳,手向我伸了过来,而我也潜意识地伸出手抓住了她,才让她站稳下来。

    “你没有事吧?脚有没有被夹到?”

    “我没有事,不过好吓人。”陈柔貌似真的被吓到了,眼神都有点闪忽。

    刚才一急,我手抓着她的手。确定她没事后,我想要把手抽回来,她却反手握的更紧了。看着她红彤彤的小脸,我也不好意思把手再抽回来了,就这样,右手牵左手,我们第一次这样握着。

    常言道,顺其自然,合乎情理,理所当然。可是,我们这算哪门跟哪出子戏啊?一般是男生牵女生的手,现在变成是我被她牵着手,而且摸着她柔若无骨的手,我还是有一丝丝悸动,又有一丝丝不安。眼睛望着天空,貌似左边天空是音音,右边天空是苗苗,现在她们都在看着我。

    这是刺激,还是邪恶?是浪漫还是偷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