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陈柔来了
    吃完饭后,波哥说要去打麻将,自己先撤了。

    我和猴子,程思林没事就在周边的超市瞎逛逛,顺便消磨点时间。城中心跟我们那里真的没法比,马路干干净净的,楼又高。走在大楼的阴影下,你都不用晒到太阳,特别是迎面吹来的微风,真的让人觉得好舒爽。

    陈亮提议去打电动,猴子举双手赞成,老三和程思林也同意,我只能是跟着大部队走了。来到游戏厅,我掏了50块钱,把买的游戏币分给了他们。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正要塞游戏币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电话还是乔林打的。

    “青哥,昨天没事吧?我后来打了你电话,你关机了。”

    “呵呵,没事。昨天下午手机估计压到了,电池跑了出来。你姐也是打了电话给我,我没有接到。”

    “那就好。我后来看到有一辆车冲出来,一下子下来好几个人,就找个空跑了。怕你们有事,所以报警了,不知道他们被抓了吗?”

    “哈哈,原来是你报的警,我们没有事。不知他们有没有被抓,我就不知道了。没事多给你姐打电话,免得让她担心你,知道吧?”

    “嗯,好的。那我先工作了,有时间我就打,你也保重。”

    等到我快挂电话时,乔林又匆匆补了几句,“青哥,以前的事,真对不住你了。没想到,赵星那犊子又叫人阴了你们。我昨晚失眠了,觉得以前自己特混球,真是看错人,跟错人了。你借我的钱,我会尽快还你的。”

    勉强安慰了他几句,就收线了。毕竟,在游戏厅里也听的不是很清楚。正要把手机往裤带里塞时,看见还有几条未读信息。苗苗昨天下午发了两条,幸好我后来有打电话去,否则又要被揪耳朵了。剩下的信息都是音音和陈柔的,我回了几条信息给音音,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身边有什么事时?一想到她,我心里就会很踏实,我知道不管怎样?她都是会守候在我身边的。

    可是,看到陈柔的信息时,我却傻眼了,不知道怎么回复她?陈柔估计为了昨天下午的事,还在纠结。毕竟,音音问我要不要跟陈柔说一下电话,她也很着急我。可是,我却说不用了。现在,陈柔的信息就这么问我:你是害怕我,还是觉得我烦呢?第二条信息:打你电话,你为什么不接呢?

    我赶忙查了一下通话记录。晕啊~昨晚真的有未接来电,估计是那个时候在吃饭,还有跟波哥聊天就忽略了。手机又放在客厅里,没有听到。现在1点多了,我想打个电话给陈柔说一下,我知道我在无形中伤害了她,但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我知道我一靠近陈柔,我可能还会继续陷下去。对于陈柔,我心知肚明,她是我高中的“初恋”。没有和音音在一起前,我就对她有了感觉,可惜,我爱音音也是真的。现在苗苗也在身边,如果再继续混蛋下去,我对陈柔的感情,就只能变成歉意了。而现在的我,心里的愧疚已经产生了。我想到陈凡以往对我说的话,也看到陈柔的家境,特别是现在的我。面对陈凡或是陈柔的父母,估计都是很不耻和难以接受的。所以,我如果是一个疯子,但能跑出去害人吗?

    经历了这几年的浮浮沉沉,再到现在,一步一个脚印,我觉得很多事都是自己先前埋的祸因,才有今天的果。陈柔是一个好女孩,是一个柔弱而又单纯的人。在感情中,我不希望她受到太多伤害。有时候,长痛不如短痛,不是这个道理吗?

    想了想,我还是拨通了陈柔的电话,嘟嘟了两声,陈柔很快就接起了电话,好像是一直在等我打给她一样。

    “你没有事吧?现在在哪里?”

    “我没有事,现在在城里,离你家不远,呵呵!”

    “哦,你怎么跑城里了?”说完,陈柔咳嗽了两下。

    “你没有事吧?最近换季,注意不要感冒了哦!”

    “我没有事。倒是你,没有伤到吧?”

    陈柔问到我有没有受伤,连语气都是那么的紧张和急促。说实话,不感动那是骗人的,但心里却有一点发慌。我发现直接面对她和电话上讲话都一样会有点紧张和不自在,有时候宁愿还是上课传传笔记本就好。在陈柔面前,我总是有那么一点点不淡定,特别是我很怕她盯着我看,然后长时间不眨一下眼睛,那种还能感觉到心跳加快,手脚有点紧张的悸动。

    “我…我没有受伤。你没有跟音音在一起吗?”汗~我都发现我有点不淡定到结巴了。

    “中午一起吃饭去了,回来时没事逛了一下,有点困,想要午休就看到你电话来了。”

    “不是吧?那你要不先休息下,等我回去之后再聊。”

    “我不想休息,困了,却睡不着。你想看见我吗?”到后面一句,陈柔变得嘟囔了起来。

    “哈,我想看见你,现在你又不在。”违心,相当的违心,我明知道她现在不可能出现在我面前的,但还是说了一句很矛盾的违心话。自我意识里,不想伤害她,又不想让她太难过,还是情不自禁就说了一句,没有经过我大脑审核的话。

    “哦,那这样吧!拜拜。”

    陈柔貌似生气了,哦了一句就把我电话挂了。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晾在原地了。好纠结,她不会真的那么介意和容易生气吧?

    回到游戏厅,玩了一盘赛车,屏幕上车子左右碰壁,相当的不爽。算了,我本来就不喜欢打游戏,起身就往程思林身边走去。这小子在玩摩托赛车,玩的还很high,跟猴子一人坐着一辆摩托车在左右摇摆着。我走过去,冷不防就从他裤袋里抽出烟来,找了一根,原本想还给他。结果,那小子又对一根烟抠了起来,我干脆拿着整包烟走出去了,气的他坐在摩托上嗷嗷叫。

    趁音音不在,我可以先抽一下烟,等音音在,烟就不能抽了。看着天空,吐着烟,遥遥头,自我嘲笑了一下:没想到我也会有变成“气管炎”的一天啊?哈哈哈

    一个人抽着烟很无聊,苗苗今天没有给我打电话,也没有发信息,我知道她现在只有批改试卷的份了。想了想还是发了个信息给她:苗苗爱妃,有你在身边,我就是朕;没有你在身边,我就成了寡人。爱妃为朕,批阅奏折,实属不易,要担心凤体啊!

    虽然肉麻了点,但对女人,对苗苗这个长不大的可爱“小女人”,这些都是很受用的。你们不知道?有时候苗苗很小孩,甚至我都觉得音音比苗苗成熟多了。特别是想到她端着洗脚水,一边走一边说,“皇上,爱妃跟您洗脚来了。”每次,想到这句话,我都笑出来。

    那时候,还调侃了她一下,“哟,没想到平时一丝不苟的苗苗老师,也有这么幼稚的一面啊!”结果,还不是耳朵被揪,还差点脚洗不成。不过,苗苗给我洗脚,我没有认真去享受太多,不是不舒服,而是最大的享受莫过于,看着苗苗胸前的雪白柔软挤在一起,真的让我很鼻血。这年头,有沟必火啊!不是么?

    抽烟我喜欢蹲着,不过现在站了起来,再不起来,想到苗苗的沟沟,我下身连顶破裤子的潜力都爆发出来了。

    音音不在身边,虽然可以自由抽烟,但没有她来掐我烟,还真不习惯。掏出手机想给音音打电话,有可能她在午休,但不得不说,我还是想她了。

    “老婆,你在干嘛呢?”这是我和音音在旁边没有人时,才会说的露骨话,嘻嘻。

    “你说呢?我在宿舍呢?你等等。”敢情,在宿舍讲电话不方便,音音走了出来。

    “好了,刚才有室友在。青青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叫你老婆,你不叫我老公,我不回去了。”

    “老公,你快回来。”

    哈哈,我可以想象得到,音音小声说这句话时,脸红红的萌表情了。

    “乖啊!我可能星期一再回去。”

    “怎么要那么久,我听我弟说,陈亮和老三被打了,是不是?他们没有事吧?”

    “没事,不过也伤的比较重。本来想让猴子和老三明天下午回学校,但两个人都让同学帮忙请假去了,可能一时半会还不想回。特别是老三,脸上有伤,可能要等消肿后才回去。”

    “嗯,那你要小心点。还有,老公,为什么你不接陈柔的电话?你这样对她的打击会很大的,你都没有看见,她昨天下午走后的表情,估计都在哭了。”

    “唉,音音宝贝,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觉得我跟陈柔太过于亲密,最后会怎样?还有,你可不要想什么坏点点哦?”

    “切,你怎么就知道啦?不过,有时候觉得她真的很孤单,我有你陪伴就好了。但是,我跟她都是女生,对一些东西,我很能理解她。所以,你要对她好一点。

    至于,感情的事,有时候你想的未必就是对的。你觉得怕伤害她,而刻意去疏远她,那个才是伤害她,因为你只想着你不去接近她,靠近她,甚至对她冷淡点,就可以避免很多事。但你这样特不好,就跟小学生写作业一样,写好就可以出去玩了,成了应付式。你现在所想的,就是应付你自己,但没有解决事情,反而让彼此都很难受,不是吗?”

    “我知道,但是我有我的顾虑。音音宝贝,谢谢你的大度,如果没有你,我估计这两年我都浑浑噩噩的。”我的顾虑还不是陈柔的家庭还有陈凡,唉!

    “青青哥,我可能给不了你太多有用的帮助,但是你有心事,我也会不开心。我能做的,就是让你开心和舒心,没有太多要求。至于陈柔,我真的希望你好好想一下我说的,去正视她的感受。结果是好是坏,你都要把握好。你要相信,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的,毕竟你开心就是我快乐。”

    在电话跟音音“亲”了几下,又聊了一会,就收线了。

    现在,我的心里很矛盾,我承认我不是花心的人,但也是一个多情的种子。面对陈柔时,我总会有那一丝丝的悸动,不敢靠太近,有时候都不敢说太多话。难道,我真的在伤害她吗?

    在门口,不知道徘徊了多久?实在闷的慌,又进去跟猴子他们玩赛车,打街头霸王。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慢慢地,我也能找到那种打街机的感觉了。怪不得,很多人打电玩打到上瘾。当然,我不是小孩子,对这些东西最起码的抵制力还是有的。

    “叮当…”貌似有新信息进来了,虽然打的很火热,但还是拿出手机看了一下。不看还好,一看信息,我都怀疑我没有睡醒了。

    陈柔:我到了汽车总站,你来接我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