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程思林的诉说
    说到寄人篱下,程思林喝了口啤酒,抬头看了看繁星点点的夜空。沉默了一小会,又缓缓开口说道:“邵文峰是我小学的同学,到了初中还是同班。小时候的家长会,都是我妈来,没有人见过我爸。慢慢地,有一部分变态的人就说,我妈是二奶,我是没有老爸的野种,所以给我取了个小号,叫做‘狼狗仔’,而最先叫我这个外号的人就是邵文峰。

    到了初中,有一个女生喜欢我,我也喜欢她,但邵文峰却跟我抢,甚至在我背后搞阴的,写了信给她,说我没有老爸,我妈做二奶去破坏别人家庭。当然,邵文峰没有抢到那女的,而她也后来有意无意地跟我疏远了,我因此也没有跟她再有任何交集。我不恨她,我就恨邵文峰,恨我那个所谓的‘爸’。

    然后,我打了邵文峰,他明着来,暗着来,我都不怕,见一次打一次,打到他父母上门来找我妈。看到我家里的情况后,邵文峰更他妈的到处造谣,说我妈就是小三、二奶,给别人包,跟很多人上床,我不知道是哪个爹生的?”

    “妈的,那人就是人渣,我现在很火大,说真的。”一火,我就把啤酒罐往楼下扔了下去。等反应过来时,我匆忙爬到阳台的栏杆前,往楼下望了下去。“啪”貌似掉地上了,我和程思林怔了怔,幸好没有砸到人。

    回到原地,程思林继续说:“从那次来我家后,他父母给他办理了转校。他走也就算了,却他妈的贱种到,在我们学校论坛上还发了一个帖子,说某某班,程某某是狗娘生的,没有老爸,老妈是当二奶的。我们班当时3个人姓程,搞得另外两个很尴尬,而我更难堪。

    后来,通过我同学认识了周凡,在一次喝酒时,意外听到了邵文峰这个名字。跟周凡聊了几句,确定了就是他,我就申请了转校,想继续去抽他。我拍他板砖,是因为,那次你们在水库打架,他早就认出我来了。以为人多就叫身边的人来打我,这样让我火更大,新仇旧恨一起算,他想拍我,被我抢过砖头,给拍了。

    当时,我不是什么校园四霸的任何一方,所以不怕什么框框条条说不能使用武器。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邵文峰,仅此而已。”

    “不过,我很惊讶的是,为什么你拍了人,却没有事呢?”

    “呵呵,还能怎样?给点钱,私了喽!你知道闫帅为什么留级两年?不就是为了钱么,他是四霸中最年长的一个也是最贪婪的一个,而且他还懂得去巴结波哥。后来,波哥找了他,给点钱,他跑去医院告诉邵文峰,让他算了。而水库那次,拍到邵文峰进医院,学校最后也知道是我了,却没有对我怎样,这个都是有原因的。”

    “呵呵,波哥对你真好,他跟你是亲戚吗?”其实,心里却很好奇,学校为什么不开除程思林?

    “波哥从16岁跟着我老爸,他管我妈叫姐。渐渐地,在我的印象中,他就像我的舅舅一样,一直对我很关爱和照顾。所以,我跟他也就是这样,没事互相掰一下,都已经习惯了的。他也知道我的性格和脾气,偶尔说话重了,他也不会当真的。

    你还记得主任的事吗?那个u盘,还是波哥拿到的。”

    “波哥?不是吧?他认识主任吗?”这下我可好奇了。

    “不是认识。波哥一兄弟开了一家宾馆,他没事会去那里喝喝茶。有一次,就在那里碰上了那个老傻逼,还带着一个女人去开房。主任没有去过台球室,不认识波哥,但波哥却认得学校很多老师的脸孔。一眼,就看出那个女人还是新来学校,教物理的老师。我想这就是潜规则吧!波哥吩咐他兄弟,把主任来往的视频留着,说不定日后有用。没想到,还真是这样子。

    所以,那次拍了邵文峰,我没有事,就是主任把事情给‘和谐’了。

    但没有想到,你这小子为了班主任还打了那货。也没有想到,他还拿着学校监控的视频去威胁你,还想逼班主任就范,继续他的‘潜规则’。所以,救了你和我的,是波哥,也是他手里的视频。”

    说完,我打从心里很感激波哥,也很感谢程思林。要不是他们,我连大学的门槛都没办法迈进来。当时一辍学,估计就去了哪个不知名的工地或是单位打工了。心里暗暗庆幸的同时,举起啤酒就跟程思林干了。

    “我们得想一下,怎么解决朱山炮的事?否则,我怕你日后还是有麻烦。”程思林还念念不忘这个事,我心里的感激更油然而生了。

    “可能还是要波哥帮忙一下。不过,他帮忙后,你不是要答应他什么吗?如果是不合理的要求,我也不想你为难,毕竟你帮我很多了,兄弟。”说实在话,我觉得程思林帮我的,远远比我借了几十万给他,要来的深层和有意义很多。

    “没什么事。你叫我兄弟,我也不希望你读个书,还搞得那么多麻烦事。”

    “你不说,那我不会让波哥帮忙的。”说完,我又开了一罐啤酒给程思林,自己也开了一罐,今晚是不醉不睡啊!

    “唉,我那个老爸进派出所了,现在往里面“蹲”着呢!说难听点,‘蹲’就跟进里面住一样,对他来说没有什么,照样是好菜好肉吃着。”

    “咦,派出所有这么好的‘待遇’。”

    “操,蛇鼠一窝还不是都一样,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我擦~~把自己的老豆比喻成蛇鼠,我真佩服程思林这哪来的态度,估计他老豆对他的伤害很深或是还有其它我不知情的。

    “老程,实话说,你跟你老豆怎么搞得那么的僵?”

    “提起这个事,我就反感。为什么我只字不提他,因为提起来,本来就不光彩。”

    “那可以跟我说说嘛!”为此,我还给程思林递上了一根点着的烟。

    “人家都是经营正当生意的,你猜他是干嘛的?”

    “不懂?不要吊我胃口,说。”

    “他是走私的。在我很小的时候,甚至在他没有认识我妈以前,就一直在走私。那个年代,你不需要有太多钱,只要有胆,上面认识点人,你够胆,敢去闯,也就给你闯起来了。你以前的老大,钱灵的老爸和他哥都认识我爸。论年龄,钱灵的老爸比他大个几岁。但在道上混,论资历,他却比钱灵的老爸还老道得多。听波哥说,钱勇开始接收他老爸的势力了,但他们要的‘东西’从哪里来?还不是找他拿的货。

    钱勇他们涉黑,有组织的经营。而他不涉黑不搞帮派,但做的也不正当,所以是彼此彼此,谁看谁都不好看而已,不是么?”

    丫的,听到“走私”这两个字时,我都潜意识里开始震撼了。走私,当然是国家所不允许的,但确实也带起了一些地方的经济。就拿我们那个镇来说,有一个社区靠近海边,主要是以讨海(捕鱼)为主。后来改革,经探测海区环境,兴建起了码头设施,走私也就在那个时候开始了。还记得当时,上、下学,老师都说,“同学们,最近码头的货车开始多了,经过我们这里,大家走路要注意安全啊!”

    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问了程思林,“请问你老爸贵宝号?”

    “屁的宝号,有什么值得炫耀?程跛子,你听过没有?”

    ………..

    ……………..

    “我操…”我觉得今晚算是彻夜无眠的了。震撼,绝对够震撼;刺激,相当来说很意外很意外。意外到让我忍不住就“操”了出口。

    程跛子,我还真不知道他真名。但,“跛子”两个字加上他的姓-“程”,却可以是如雷贯耳。说实话,走私确实是促进了一些地方经济的发展,我老爸当年也有拉过走私的货。只是后来政策严格了起来,省政府开始重视和关注,慢慢打压了下来,我爸爸才开始“脱手”。否则,当时是天天出车,有时候三更半夜,码头来船就得去,不论刮风下雨都一个样。

    还记得,我家的老式录像机,厨房的铝合金洗碗盆和摆在我老爸老妈房间的沙发,这么多年了,都依然很好。所以,在当时的人眼里,走私不是走私,只是以低价去买“进口货”而已。

    至于,“程跛子”这个大名,不是在他走私之前成名起来的。而是在走私时,因为“抢生意”直接火拼了起来。在码头,被人用散弹枪给打了,膝盖的子弹取了出来,但有些碎片取不到,导致了跛脚。为此,他带人抄了对方全家。日后,大家也在背地里叫他“程跛脚”或是“程跛子”。

    这件事,在我们那里还一直流传至今,还搞了一句俗话,叫做:老虎摸不得,跛子不好惹。

    没有想到,程思林的老爸是这号人物。确实论起来,估计钱灵的老爹见了他,也要礼让三分。我摸了摸发硬的头皮,还是弱弱地问了一句,“那你怎么会那么恨他呢?”

    “恨?要不是现在政策难搞,我都想跟我妈姓徐,不姓程了。就他?一个不要我妈和我的人,有什么资格让我叫‘爸’?他管过我吗?他看过我吗?

    我妈一直存着他几张照片,前几年全部给我烧掉了。为此,我妈第一次打了我,就那晚,刘亚辉生日那天。他不是约了你和陈柔去参加他的生日聚会吗?还有王超也在,你记得不?

    很多人觉得奇怪,怎么在那里还能遇到我?那晚,我跟我妈大吵了一次,饭也没有吃,一个人跑去喝酒,没想到遇见你出事了,还砸了刘亚辉一酒瓶子。

    那天,我妈把我骂的狗血淋头,她又再一次点醒我:即使他不来看我,没有管过我,但血缘是骗不了人的。即使,他对我们不好,但他却给了我们所有的物质生活。”

    程思林说到这里,用手揉了揉眼睛,接着说,“就冲这句话:给了我们所有的物质生活。老子直接退学,连书都不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