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再见波哥
    “哇塞…”我和猴子,陈亮表示相当的震惊,这完全就是一个专业的私人健身房。

    从左到右望过来,靠窗位置是一台跑步机,挨近的墙面则放着一个专业举重运动员用的杠铃。再接着,一个立式的承物架上面放着大大小小的哑铃,再到我们身后的墙边放着一架仰卧板。

    其它小物件还有臂力棍和握力器,最吸引人的是屋子中间吊着一个沙包。进门位置有一个壁柜,上面摆放着很多照片,还有奖杯。

    陈亮和老三是完全不属于爱运动的人,现在看到这么多的健身器材,还是忍不住跟程思林在那里攀谈起来。

    而我和猴子则被壁柜上的照片给吸引了,倚靠着壁柜,忍不住拿着相册一张一张翻页起来。我们一边看一边在那里嘻嘻地笑,程思林小时候好有爱啊!特别是有一张照片很“帅”,整个人坐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的,穿的衣服还是跆拳道的,两个脸颊脸化妆化的红彤彤的,额头还一个红色的朱砂,呵呵。怪不得这么能打,以前就有想过,这家伙估计有学过散打或是什么的。

    越往后,还有一张照片吸引了我们。就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抱着一个孩子,半蹲在草地上的合影。我猜,那个女人是程思林的妈妈,小孩当然就是程思林啦!程思林跟我们一样大,但从相片显示的日期来看,那个时候的他只有3岁而已。而程思林的妈妈从照片来看,没有化妆什么的,却显示出一副富态,而且真的是很漂亮。我和猴子都看得有点微微入神,以至相册被程思林无情的抽走了,还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一下子反应过来,才想到去抢,但真的比力气,却没有一个人能拗得过程思林。

    算了,不给看就不给看,至少相片我们已经快翻完了的。不过心里却在嘀咕着:为什么只看到他妈妈,却看不到家里其它的人,特别是他老豆?

    无奈,我和猴子来到哑铃旁边,老三在看陈亮用力握着握力器,结果,陈亮不到五下就宣布再也握不了了。猴子试了几下,也只能比陈亮多出那么三下。而我,估计跟陈亮半斤八两,至于老三么,不用看了,一副文弱书生样,还能咋办?我们把握力器丢给程思林,这货竟然眼睛不眨一下,速度很快的在我们面前连续握了10多下才松开手。

    至于哑铃,我以前练过。走到哑铃边,随手就拿起一个来练一练,结果我算是错误低估了它们的实际重量。拿了一个,还好。拿第二个时,基本是手腕竖起来可以拗起来。但横着手腕拗起来,却拗不动。程思林告诉我,我刚开始拿的是20斤的,现在拿的是25斤。我靠,怪不得沉了这么多。结果,程思林又让我们见识了什么叫做“神力过人”,一下子拿了个35斤的哑铃在我们面前拗了几下,看着他手臂上的肱二头肌如老鼠般的伸缩着,我们真的很眼馋。当然,这其中的付出,不是我们眼馋就有的,可想而知,程思林付出了多少才有。

    等到猴子抓了抓我的衣服,我才意识到,历史至今最碉堡的一幕:老三拿着一个估计是小学生才练的哑铃,在那边拗了几下,还摸了摸肌肉,表示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和程思林,猴子,陈亮则集体对他竖起了中指…..

    我不知道什么是高档或是贵族式的地板,现在光着脚踩在客厅的地板上,让我觉得很舒坦。猴子和陈亮两个人在争着客厅的按摩椅,而我则坐在一个类似“凳子”的按摩机上,那是一个抖动的很厉害的“凳子”,坐在上面,盘起脚,100多斤的重量也照抖不误,特别是脚放在上面抖,小腿肉真的很松弛的感觉,太爽啦!

    我们在这边玩着,程思林却在阳台打着电话,大概聊了10多分钟,程思林才收线走进来。

    “嘿嘿,故作神秘的。是不是打电话让谁来做饭吃啊?”猴子说完口都是张口着的。

    “冰箱有速冻水饺,馒头什么的,要吃自己去整。”程思林打了个哈欠,坐在地板上,斜背靠着沙发,头往后仰着。

    “算了,还是我去吧!做饭你们都不懂,煮泡面我看还行。”猴子自告奋勇地下厨去了。

    说来也是,他老爸是厨师,猴子不可能一点真传都没有吧?想到下厨,我才想到,都快吃晚饭的时间了,还没有给音音打电话报平安呢!按平常这个情况,如果没有及时给音音和苗苗打电话,电话不给打爆才怪。赶忙拿出手机一看,尼玛呀~手机电池一头都掉出来了,一头却还卡在手机里,估计倒在地上被围攻时,不小心坐到了。

    我先打了个电话给苗苗,毕竟她为长,这样比较稳妥点。电话接通了,苗苗没有跟音音在一起,貌似身边还有很多老师才对,难道考试后在聚餐?苗苗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才大声对我说,“你想死是吧?你跑哪里去啦?一考完试,连个鬼影都不见了。打你电话都是关机中,关机中。”

    “哎呀,别说了。我跟你说,你不要着急哦!你要答应我,我才说。”

    “你想死是吧?还跟我谈条件了。说吧!不骂你就是。”

    “呵呵,谢谢女王。猴子和老三过来找我,他们两个你是认识的,对吧?结果,来学校时,被人打了。我下午考试后,赶过去看,结果也一起被人伏击了。最后,我们就全部跑出来了。不过,你不要担心,我没有事。要是有事的话,不可能还给你电话的。所以,放心吧!”

    “那你现在在哪里?”我感觉苗苗的声音都有点哽咽了,妈的,被人关心的感觉真的好爽。

    “我没有事,我们一起过来程思林家里了。原来这货的家,好漂亮啊!豪华小区来的,我现在就在城里。你不要担心我,知道吗?来,啵一个。”

    “哇,还啵一个,哈哈哈。”猴子和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了我身后?现在,直接叫了出来,苗苗估计在电话那头,小脸都已经红了,匆匆找了个借口就收线了。

    跟他们打闹了一下,又转身给音音打了电话。

    “青青哥,你在哪里?手机都关机了。我听我弟跟我说了,你没有事吧?。”

    “呵呵,乔林那小子。他没有什么事吧?音音,你不用担心我,如果我有事,现在就不会给你打电话了。具体的事,乔林应该已经告诉你了。这几天,你不要随便乱走动,你跟陈柔在一起吗?”刘亚辉喜欢陈柔,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音音现在跟陈柔在一起,我觉得比较安全点。

    “陈柔就在我身边,她也很担心你的。你要不要跟她通下电话。”汗~一时语塞,不知道好还是不好,纠结了一下,还是跟音音说不要了。尽量叮嘱她,这两天不要一个人外出,跟陈柔和苗苗都待一块,我就放心了。

    殊不知,陈柔此时的心里却在淌着血,“唉,尽管我很排斥打架,但听音音说你出了事,我的心里比任何人都着急,但为什么?你连跟我通话的勇气都没有了?真的是我太一厢情愿和自作多情了吗?”

    跟音音说了“拜拜”,独自返回宿舍的距离只有上、下楼而已,但感觉,这路却是走的很艰难,甚至很摇摆。轻轻拭了拭眼角的泪,陈柔努力不让它流淌下来,心里不断摇摆着问自己:是李青让他知道了思念的感觉,那种淡淡地很想看到他,又希望他能多在意自己的感觉。走到宿舍里,看着安静躺在枕头边的公仔,那是李青送他的生日礼物,她却一直很珍惜的带着。是时候,真的该放了吗?可是,真的又很不舍得。

    侧身躺在床上,使劲把自己的俏脸埋在枕头里,一颗晶莹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滑落了下来,却仍然想着去掩饰着抽搐的身体,不让任何人知道在哭泣的自己……

    孤单,无助,这就是陈柔在爱情中感性的一面,甚至是那么没有安全感。只要有心爱的人在身边,她可以不结交一个朋友,即使过生日除了他,没有家人,没有朋友都可以。有很多人围着她,她不一定开心;没有很多人围着她,但只要有他就够了。

    就如一颗旋转中的地球,静静地静静地围绕着太阳转动。他可以给她温暖,寒冷,阳光甚至是黑暗,如果给她选择,甚至不用选择,她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可是又那么事与愿违,在认识他前,她一直是那么安静,那么冷漠,与男生交流不出三句话,上班级的q群,只会打“…”,然后咕咚咕咚潜水。

    曾几何时,自己读书也是班级前三,认识他后,却开始了在课桌里下象棋,甚至还让他给她剪指甲。他那么笨,真的不知道女生愿意让对方碰自己的手,那是怎样的情结吗?

    因为爱情简单的生长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

    ……..因为爱情在那个地方依然还有人在那里游荡人来人往

    而这边,众人相聚首,却个个都是蓬头垢面,衣服破的破,脸上青的青,肿的肿,却拿着红酒围着餐桌开始了这“难得一见”的聚餐。本来猴子是去下饺子的,结果这货几乎把冰箱“洗劫一空”,给我们做了一顿大餐。吃着菜,喝着汤,不得不佩服猴子这货,煮饭还是有一手的。

    陈亮更是在调侃猴子,“唉,看来被打一顿也是对的,值了,否则都不知道猴子会做饭。”

    “是啊,这顿饭的代价太大了,不就吃个饭吗?还需要打人吗?”程思林含着红酒在嘴里,嚼了嚼,动作娴熟的在齿缝间吸了一口。

    哗….大门突然被打开了,把沉寂在彼此调侃中的我们给吓了一跳。

    “哟,这么热闹啊。吃饭,也不叫我。”

    “啊~波哥……”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