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程思林的家
    “咦….去你家?”我们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之所以很诧异,是因为这是程思林第一次提出去他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好歹也认识三年多了,第一次听他主动提出来。

    以前,陈亮和猴子有调侃去他家喝茶时,他眼神一变,半天不说话了。我们一看表情不对,大家也就没有继续闹下去了。这一次,大白天算是被鬼拍了后脑勺,破天荒,竟然提出去他家。你说,我们能不诧异和不约而同地叫出来吗?

    猴子,老三,我和陈亮,你看我,我看你,然后一起望向程思林。程思林那个表情感觉额头冒出很多黑线,白了我们一眼,说:“不就是去我家吗?有那么奇怪么?”说完,按了一下车载音响按钮,放起了歌。

    酒一再沉溺何时麻醉我郁抑过去了的一切会平息冲不破墙壁前路没法看得清再有哪些挣扎与被迫踏着灰色的轨迹尽是深渊的水影

    “行了啦!就你那含着橄榄还唱歌的嘴,有辱斯文啊!”猴子实在忍不住用手按了一下陈亮还在唱歌的嘴巴。

    “啊….轻点,再按我跟你急哦!”陈亮那肿胀的下巴,下嘴唇都向外翻出来,可以看到牙齿了。

    也不知开了多久?后排,老三已经横躺在椅子上睡着了。我和猴子在中间一排,他也倚靠着车窗在打呼噜了。而陈亮,椅子略微放倒,也在微微打鼾。现在车里就剩下我和程思林,他估计也很累了,但我知道他是在硬撑着开车。我从猴子兜里找出烟,帮他点着了,凑到他嘴边给他,他也不客气,嘴巴张开就要咬。

    “诶~你要咬烟头啊!哈哈哈…”

    “靠,拿烟给我抽,哪里有把烟头还对着我的道理。”

    我把烟头调转过来,把烟嘴递了过去。车里现在除了发动机的声音,就是睡觉的打鼾声。

    “你会开车不?给你开一下。”接着,程思林一只手把烟灰抖到窗外。

    “会啊,我会开摩托车,嘻嘻。”

    “我靠,那还是算了,我不想横尸荒野。”

    “你很累吧?刚才有没有伤到?”说完,我也点了根烟抽起来。

    “没事,谁没有打过架?不是我伤他,就是他伤我,很正常。”

    如果我没有看走眼,程思林被赵星撞倒在地上,接着被朱胜的叔穿着皮鞋踢了一脚,后来才被跟上来的人围攻。按照程思林的力气和身手,单挑或是两个打一个,都不用跟他打。刚才,他要不是猛顾着我们,绝对不会被打到那种程度。而且,在混乱中,他想到开车冲向人群,这份胆量和沉着是我所敬佩的。

    所以,我一直很好奇他的过往。甚至很好奇,为什么他都不提自己的家?还有家里人?或许,到他家后,我会知道很多我想要的东西吧?

    车继续开着,不一会上了高速公路。看着路边的指示牌,我慢慢知道他要开去哪里了?他开的方向就是陈柔家住的城区里。莫非,他家也住在城里?莫非,他家还跟陈柔住在同一个小区里,只是我没有发觉而已?不会吧?怎么可能……我发现我yy的本事越来越强大了。

    车子在公路上跑了大概20多分钟就出高速了,一出高速就越印证了我的想法。程思林应该是住在城里的,只是他以前没有提及自己的家和家人,所以我们都不得而知而已。

    哇塞,能住城里的一般有两种人:第一种,就是10几20年前早已在城里工作,跟着城区建设一路走过来,已经在城里生根扎脚的。第二种,就是有钱了,在城里买了房子或是一些本地的原住民,但后者都是占少数的了。现在哪里还有所谓的“原住民”?毕竟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太多了,不是么?

    这几年,城区的建设投入和变化都很大,特别是兴起的花园小区,房价已经很高了。老妈当时有建议过老爸,在城里买房好了,这样把我带到城里,毕竟读书环境都好,家里也就我这么一个独苗。可惜,老爸是土生土长的“乡里人”,很传统很保守。说穿了,就是舍不得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回家没事了,还可以串串门,而且大部分亲戚都在村子里。老爸是很念旧的人,当时几经挣扎还是没有同意下来。现在,物价那么高,房价又涨,每提一次房子的事,老妈就抱怨老爸一次,“真是死脑筋。”如果在几年前买了房子,现在想回乡下,把房子卖了至少也可以赚很多钱,总比开长途车赚的容易。

    老爸和老妈的话,我听信各半。其实,我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否则我也不会跟音音在一起。我始终相信,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强求也没用。何况,住哪里都无所谓,只要有心爱的人在身边就好。但不排除,日子好过,可以往更高的层次发展,这是社会常态也是事实。但实现不了,就要量力而行。

    后半段,几乎都是在想事中渡过,特别是看到车的行驶方向,让我联想到程思林是不是家住城区?结果,一下子想了很多,甚至想到了以前的事。不知不觉,也就到了城区里。车子开到一些商业楼区,又一次促使了我心里的猜测,而且越来越强烈。在不久某一处,绝对有程思林的家,我更加肯定了。

    “快到了,让他们起来吧!”

    “起来…猴子,老三,陈亮。”我一个接一个摇醒他们。

    当他们看到所处的位置时,跟我发出了同样的感慨,“妈的,城区就是不一样啊!”特别是车子到了一片楼区内,干净的马路,两边整齐的路灯,还有迎风摆动的花草丛,随着车在行进,貌似都在跟你打招呼一样。

    渐渐地车子开始减速,拐弯,原来的水泥路到了这里,变成了花园小区固有的彩色小方块砖。车子开过,还可以听到车轮滚过小方块砖而产生的“咯咯咯”声。随着,“哔…哔…”两声,车子终于缓缓在一个小区门口停了下来。除了老三,我和猴子,陈亮坐在车里,早已被两边的景色所吸引了。

    现在,车停下来,喇叭声后,我们都非常好奇接下来的一幕。不一会,我们全部彻底傻眼了。一个头戴红色贝雷帽,服装鲜亮有如港式电影片里的保安跑了出来,望了望车,又看了看程思林。最后,竖起戴着白色手套的手,对他敬了敬礼,手按佩戴在腰间的遥控器,拉闸门自动打开了。

    我说过,我这人好奇心很重。所以,忍不住又问了程思林,“他不是认识你吗?怎么还要出来看看车,才给放行”。

    程思林笑笑地对我们说,“这叫做-认车不认人,特别是新保安。”

    “哇塞,那要多少万的车才算是认人不认车呢?”陈亮嘴巴都这样了,还能问,奇葩。

    “怎么说呢?这里开奔驰,宝马,奥迪的一大把,路虎也不少,法拉利这个小区也有几辆,都是小弟弟的啦!”

    我擦~~一群乌鸦“啊…啊…啊”的从我们额头飞过,瞬间石化,碉堡了。

    陈亮侧身望了望我和猴子,我和猴子回过头看了看老三,最后,都咽了咽口水,集体对程思林竖起一根中指,“叼啊….”。

    这个小区貌似很大,车子在小区里绕了几圈,才开到一个地下停车场。一看刷着绿漆的地面和打着黄线的专用停车位,我相信这个小区的管理绝对很ok。程思林开车绕了一圈,找到一个印刷有号码xxoo的停车位,很自然地停了进去。

    “哇塞,老程,你家是干嘛的?”猴子跟我一样,忍不住也问了一句。

    说难听点,从一路向西到现在,不是惊喜就是意外。任何人,只要不是傻子或是智障,都知道程思林肯定是住这里的啦!按这样规模的小区和环境,你在这里大声喊,“我他妈的有几百万,快出来啊!”….别人绝对笑你脑残。

    一开始,猴子和陈亮以为从停车场入口进,就从停车场入口出,大步跨出,还走在我们前面。结果,程思林带着我们走向停车场的专用电梯时,他们两个才傻了眼,在那里很尴尬。

    一进电梯,陈亮貌似很熟一样,在那里回过头来对我们傻笑,说:“这个我懂,这个我会。”

    程思林也不说话,就看着他,我们也不说话,就看着他。感觉气氛不对了,陈亮有点弱弱地说,“哪里不对了,我说我会,不对吗?”

    “受不了啦!”猴子爆粗,然后一只大手就把陈亮抓过来,接着,很是愤慨地说,“尼玛的~你会个毛线,你知道要上几楼吗?你挡住楼层按钮了啦!”

    “啊~~啊~~sorrrrrry”

    ……

    ……….

    出了电梯,按楼层来看,我们这应该是在顶楼,但程思林又说不对。来到门口,程思林也不拿钥匙,而是往门把手一拉,露出一个有数字0到9的键盘,然后快速地在上面按了几下数字,听到门内“嘀…嘀”地两声,门自动弹开了。

    “哇….先进啊”我和我的小朋友都表示很惊讶,有木有?

    进到程思林家里,我们又被吓尿了,为此,陈亮和猴子还轮流去了一趟洗手间。

    nnd….有装修这么豪华的吗?怪不得,我觉得是在顶楼了,程思林又说不完全对。按楼层算,我们是在顶楼。但一进门,才知道,这里就是传说中描述的“复式”。进门还有楼梯可以上楼,楼下有两个大房间,外带一个小房间。程思林说,小房间是工人房。又告诉我们,楼上还有3间大房间。

    整个空间的感觉给我很奢华很亮眼,特别是抛离了传统装修的墙壁。不是单调的白色,而是有黄有绿的彩色墙漆。电视机墙上挂着一个超大的55寸液晶电视,下面摆着一套不知名的音响,功放两边竖立着两个细小而又直立的音箱。虽然英文我不认识它,但它认识我,一看就知道是“低调奢华有内涵,高端大气上档次。”

    “老大,你快过来看,来啊!”猴子在那里大叫。

    我走过去,不看还好,一看不得了。餐厅的设计让我看了很目眩,更别说猴子那个土帽。象牙色的长形餐桌边,顶部是可以变色的水晶吊灯,旁边则是一个打了x字形状的壁柜,在x上、下、左、右的位置有一个一个的小格子,一个小格子里塞了一只红酒,要数起来的话,绝对有将近百支。

    当程思林打开楼下一个房间时,我们看了后更是喷火和接近疯狂。因为,我们知道为什么程思林那么健壮,那么有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