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突围而出
    陈亮垂直的左手在微弱地发抖,右手紧紧握着水龙管,我知道他不是怕,而是已经达到了亢奋的状态。这让我想到了高一时,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他手抓扫把追打周凡的时候,那个爆发跟现在差不多一样。

    就在皮鞋男快挨近到陈亮时,他猛的挥起水龙管就往皮鞋男劈过去。水龙管对西瓜刀,咔咔两下碰撞在一起。刚才打的急,没有注意观察,现在看皮鞋男右手还带着一个金戒指,上面还镶着一粒大大的玉,脸上很瘦,但眼神却很凶,特别是嘴角有一颗痣还留有几根长毛在上面。对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陈亮,丝毫没有一丝手滑,拿着砍刀就对着陈亮直砍,而陈亮的优势就是水龙管的长度,拿起来就是左右摆动,左手却在寻找机会要去抓住对方的衣服。

    正当我在担心陈亮时,我被老三给用力推了一下,整个人向前跑出几步。我一惊,猛的回过头,此时老三已经抱着冲过来的平头男滚在地上,而对方手上还拿着一根皮鞋男刚才扔过来的水龙管。心里暗叫“好险”就冲上去帮老三。

    猴子那边已经不是很乐观了,马强被程思林的扳手砍了一下,直接瘫坐在地上。但赵星和另外一个男的,却一直在围攻他。我不得不顾及老三,可是脑海里却突然间后怕起来,朱胜哪里去了?

    “不好.....”我破口而出。现在老三和我跟平头男扭打在一起,而朱胜捡起掉在地上的另外一根水龙管就冲了过来,一下子挥棒就要打在老三头上。

    我左手大力向老三的衣服一抓,不管他衣服破了,用力就把他往我身后扯。朱胜那一棒子说时迟那时快,一下子打空了。我抓起平头男的水龙管,尽管刚才已经被抽了两下,但此时说难听点,为了避免集体进医院,疼痛什么都是假的了。我用力一扯,把平头男的水龙管给夺了过来,双手握着水龙管就朝朱胜给挥过去,“当”水龙管碰撞的声音很响,但后座力也很大,我能感觉到虎口有点疼。

    无心理会朱胜,反身就给了平头男一个水管,直接打在他的后背上。“噗”水龙管打在后背发出沉闷的一声,平头男还没有完全爬起来,就向前面翻滚出去了。我不这么做,老三就又要挨“枪子”了,可是朱胜哪里会放过我,我才一转身,他也一水管向我打来。我的大腿被敲了一下,一下子就单膝跪在地上,水龙管也滑出手了。

    现在的情势对我们真的很不好,老三现在打的很累,根本无力去还击了。而猴子,现在也在处处挨打,陈亮现在直接杀红了眼,有好几处水龙管砸在了本田雅阁上。幸好,他自己没有被砍到,而皮鞋男反而有点边打边后退。

    就在我们腹背都受敌时.......“砰”......这时候一声汽车撞击声响了起来。

    一辆小面包车直接冲进人群里,硬生生就朝围殴猴子的人撞过去。其中一个穿运动鞋的人,更是被顶在了地上,直接翻滚到刚才陈亮和老三坐着的露天椅子边上,鞋子也跑了一只出来,掉在不远处。

    我放眼望过去,都不知道程思林什么时候跑去开车了?车子就放在离士多店不到50米的巷子口,朱胜一伙子根本没有发现。现在,程思林一个倒车,车子轮胎与地面发出激烈的“吱”的一声,就硬生生朝与陈亮还在血斗的皮鞋男冲过去。

    皮鞋男,貌似刚才朱胜冲他叫“叔”来的,现在看到猛退过来的车,一个闪身就要去避开。陈亮抓着机会,水龙管一挥,直接打在他的手腕上。皮鞋男脸上痛苦的表情马上就扭曲了,嘴里发出“哇”的一声,刀一脱落,另外一只手马上捂住手腕,身体一下子就弯曲下来。估计那一下打的不轻,看着这一幕,刚才被抽了几下的心情都觉得舒服了很多。

    而陈亮则继续抓着水龙管冲我这边的平头男跑过来,平头男刚才被我敲了一下后背,向前翻滚出去。看到倒退过来的车,也想要去闪避,手脚像猴子一样,在地上跑了几步,刚要挺起腰身就被陈亮打了一下,又踹了一脚。

    而我这边,猴子跟赵星扭打在一起,朱胜跑过去扶他叔,又想要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刀。程思林一加油门,朱胜弯腰要去拾刀,结果整个右上半身被车下巴给顶了一下,侧着身就往前面飞了出去,裤子跟地面的摩擦声发出“噗噗”几声。

    看看我们这边的人,虽然放倒了他们一、两个,但也都被围攻过,衣服,脸上都全部挂彩了。现在,被打过的地方,开始发出**辣的痛楚,而且已经很疲累了。特别是老三和陈亮,在我们来时就几近被打软了,陈亮现在的爆发也估计维持不了多久。我拉着老三就冲到车门前,猛的拉开门,让老三先上去。自己跑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刀,坐在挨近车门口的椅座上,一只手压住车门保持门打开,让程思林掉头就走。

    程思林倒车,又抓着方向盘一直打圈,我冲着猴子和陈亮大喊,“走啊,上车。”

    程亮手里拿着水龙管一边退,一边眼睛看着身边的人,慢慢挨到车门边,打开副驾驶的门就坐上来。现在就差猴子,他还跟赵星缠斗在一起,高中时被打掉了一颗牙,现在两个人再一次碰面,猴子心里也有气。程思林一加油门,车就向猴子冲过去,又一个急刹车,我手对猴子一抓,就往车里塞。

    砰...车玻璃被砸了一下,背心男不知什么时候跑到车后了?我让程思林把车头调好,先开出去。自己则跑下车,拿刀就要向平头男砍过去。现在我要做的就是给程思林“清场”,我们这边五个人,他们有七个,打车轮站都难。何况,有几个都比我们壮大和魁梧,打耐力战只有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所以,现在能溜就不错了。

    程思林的车调好头后,刚要起步,朱胜的鸟叔不知道什么时候捡了一块砖头就要朝挡风玻璃砸过去。心里按叫“不好”,手里挥着刀,就冲他暴吼了一句,“操....”。接着,就向他猛冲过去。被我一暴吼,朱胜的鸟叔连看都不看,直接把砖头就冲我砸过来,我没有继续冲上去,被砸到可不是开玩笑的,挥刀往我脸前一挡。

    结果,我没有事,但玻璃的破碎声却响了起来,士多店一橱窗的玻璃直接被砸坏了,砖头扔偏了。程思林按了几下喇叭,我假意冲着皮鞋男就冲过去。死,谁不怕?就怕你不敢承认而已。我带着怒气向他冲过去,手里明晃晃的刀直接逼向他,皮鞋男眼看不妙,吓的急速翻过雅阁的车盖。而我,却突然变向,朝其他准备捡水龙管的人就劈过去。

    当....又是砍刀对管子,我刀一横,顺着管子就滑到对方手握管子的手腕去。对方把管子一撒手,我一刀横空,他就要来抓我的肩膀。我左手弯曲一拐,打在对方的下巴,可身后也被踹了一下。还没有看清是谁踹的我,因为被踹的脚力,整个人就往墙角跄踉着跑了过去。

    “叔,不要让他跑了,就是他上次弄到我缝了几针。”说话的人正是朱胜这杂碎。

    一到墙角稳住,有一个垃圾桶,不管里面是什么东西,我手一抓,直接把垃圾桶向他们抛过去。里面很多水果、纸屑、残余快餐盒、泡面碗等,此时,全部腾空抛洒着,飞溅了出来。

    程思林这时候又把车一倒,向我们这边冲过来。趁他们闪躲垃圾桶的时候,我一下子冲上车。猛踩油门,程思林向冲过来围堵我们的人又撞过去,再急转方向盘,一个向右就往大路方向急串出去。

    “砰...砰...砰....”车顶和车尾都有不同程度的金属碰撞声响起。

    因为走的太急,现在车子都不知道走到哪里了?颠簸颠簸的在土路上跑着,按程思林说的,现在不管了,有路就走,有口就出,有树别撞就好。

    “这样也好,绕下弯路,他们要追上来,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跟。”话说完,我捂住了大腿。刚才,被朱胜那犊子用管子敲了一下,现在才知道疼了。

    开了一小会,车慢慢离开了土路。而,不远处,一辆警车快速地向我们学校的方向开过去。

    “不会是抓我们吧?”陈亮嘴巴出血了,刚才没有注意看,现在下巴肿的很厉害,讲话都有点喇叭音了。

    “不会的,要抓的话,刚才就被警车给拦了。”说完,猴子摸了摸衣服,找出皱巴巴的烟,一人丢了一根。

    “不要担心,警车到了路口经过大榕树向右拐过去,就是我们刚才打架的地方。我猜是有人报警了,幸好我们的车子是停在巷子口,不是在士多店门口。否则,肯定被记牌举报了。”吸了一口烟,我悻悻地说道。

    “老三,你没事吧?”猴子回过头看了看老三。

    老三的脸色很不好看,脸颊一大块青肿。关键是,眼镜都不知道掉哪里去了?现在眼睛眯着看我们,嘴角一扬,牙齿与舌头一吸,发出“嘶”的一声,往窗外吐了一口带血的碎沫,回过头来,抽了两口烟,说:“没事,就是眼睛掉了,看你们,怎么感觉那么远?是车变长了吗?”

    “呵,还能开玩笑,死不了。”陈亮又发出一个喇叭音,感觉嘴巴里含着橄榄一样。

    我望了望程思林,又看向身边的猴子,老三和陈亮,很愧疚地对他们说,“我以为,高中一过,我就不混了。以前混,那是被逼的。到了大学,以为没事了。结果,还是把你们都拉下水,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你是不是‘激情’过后,脑袋秀逗了,不就是打架么,有必要道歉吗?”程思林手握方向盘,挪了挪腰身,回过头看了我一下。

    “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难道,今天你一个人被打,我们却躲在车里抽烟啊?而且,被打的人现在是我和老三,是你们冲过来救我们。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和老三吧?”陈亮把椅子靠后移了一下,扭过头来安慰我。

    “妈b,谁都不需要道歉,还说什么对不起。陈亮,你给我喝水去,看你那满口红牙,跟咬死了生鸡一样。”猴子帮陈亮拧开只剩下半瓶的矿泉水,塞了过去。

    老三这时候把手拍在我肩膀上,说:“不要担心,眼镜丢了,可以再买一副。兄弟丢了,这年头,可是很难找到的。”

    陈亮笑着配合到,“顶”

    猴子,说:“赞”

    程思林,“+1”

    “哈哈哈,那现在去哪,总不能在路上绕啊?”

    “走,去我家。”程思林头也不回,淡淡抛出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