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被袭击了
    音音和陈柔在食堂边,听到有人喊,“要打架了...”赶忙跑过来。在食堂门口,还遇到了赵星和朱胜。

    两个人走到我面前,问怎么回事?有没有伤到?我平了平气,告诉她们,不要担心,没有打架。随后,还是一起打了饭,找了个角落一边吃一边聊起来。饭在嘴里嚼着,但菜却吃不出味道来。头脑里老是想着刚才的场景,我不知道朱胜为什么变得如此肆无忌惮?为什么变得越来越专横?甚至,现在做的事,貌似都不是赵星有意设计的?

    正当我一边嚼着饭,一边想着,手机却响了起来,把还沉寂在思维中的我给吓了一跳。接起电话,陈亮就在电话上大声叫了起来,“青哥,下午还要考试吗?我们都快到了。”

    “那么大声干嘛?最近有够补,是吧?我们下午还有一场呢!”

    “还有一场,那干脆不要考了啦!”

    “p死你,不考试,那我来读书干嘛?”

    电话里头,程思林的声音传了过来,说:“不要闹,就你来智商,自己不想读书,不要把李青也拉下马。我们还有一段路,顺便过去接猴子他们再一起过来。”

    跟程思林他们在电话上斗嘴了几句,才把电话给挂了。剩下的饭都凉了,也就没有什么胃口再吃了。跟音音和陈柔一起走回宿舍,叮嘱她们中午的事不要想太多,去休息一下,再起来温下书。自己则回了宿舍,倒头就睡觉去了。下午的考试,不是我的菜,我想温习了也没有用。唯一的好处就是这个科目的考试,基本都是打abcd的多,不需要太多去写字和问答问题。

    眼睛一闭起来,却怎么也睡不着,头脑里依旧很清醒地想着中午的事。朱胜敢这么挑衅我,特别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他是在把握着什么?

    而此时,在某一男生宿舍,朱胜站在走廊边上打着电话,“叔,下午考试,我会提前交卷,他一出来,我朋友会发信息给我.....你大概几点可以到?”

    .......

    .............

    一个午休时间,别人要不就是在温书,要不就是在休息,我却翻来覆去想了很多很多。眼皮闭上去又睁开,睁开又闭上去,时间晃悠晃悠地到了考试临近的点。用冷水洗了把脸,感觉不够爽,又把整个脑袋对着水龙头,试图用清凉的自来水来冷却下思维有点“发热”的脑袋。

    一番打理后,才慢慢走出宿舍,跟音音和陈柔一起走向考场。

    考试还是跟往常一样规定,考前手机全部关机。当然,很多人不会关机,而是把手机调成静音。下午的考试,如我说的就是简单的abcd。遇到懂的就填一下。遇到不懂的,就直接闭上眼睛,手里拿着笔,在abcd之间跑来跑去,大脑不加思索,手一停下来,答案就在哪里了,嘻嘻。

    考试的气氛很安静,甚至比往常都安静,静到我只听到头顶风扇和写字答题的声音。这一场考试,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竟然20多分钟就想交卷了。无奈,考试有规定,交卷时间不早于30分钟。望了望黑板上方的时钟,心里跟秒钟一样嘀嗒嘀嗒的走着,头脑却下意识的有点昏沉沉地,爬在了桌子上开始打盹。等到监考老师走过来敲我桌面时,我才意识到30分钟早就过来,赶忙交了试卷,就跑出教室。

    一出教室,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手机上显示有两条信息和一个未接电话。一看电话是陈亮打来的,而猴子发过来的信息,说:我们已经在学校门口了,考试出来,直接来找我们。

    呵呵~又可以看到猴子他们了,心里真的很高兴。我三步并做两步就往学校门口跑,一路上,我还警惕地看了看有没有遇到朱胜或是赵星一伙。估计,他们考试交卷的速度都没有我快吧?

    来到学校门口,我找了半天也看不到程思林的车。拨了电话给猴子,他说,“本来车是停在学校门口的,谁知道保安不肯。说是什么考试期间,来往学校车辆多,不要造成校门口堵塞,所以就被赶了出来。我们就在出学校大路口向右拐弯的大榕树下,这里有一大榕树,好乘凉啊!”

    挂上电话,我赶忙就往猴子说的地方跑。看来事情也没有我担心的有多么严重,还是很安静的。一路小跑,很快就看到在大榕树下乘凉的程思林他们。

    “我靠,你们谁出的馊主意,竟然把车停到这里来?”天气太热,跑一下路,我基本都汗流浃背了,说话还略带着喘息。

    “不是吧?最近搞太多,肾虚了是吧?哈哈哈”猴子这家伙,一边喝着水一边调侃我。

    “给,来瓶红牛补一补。”程思林从车里拿了一罐红牛给我。

    “靠,还是程思林好,就猴子你这家伙会折腾我。”我不甘心地叫骂着。

    “没有办法啊!车内的温度比车外都要高很多。还不如找一个有树荫的地方停车,否则躲在车里跟烤乳猪一样。”

    ““陈亮和老三呢?”

    “跑去前面买烟和饮料了。你刚才跑出来没有看见他们吗?”

    “不是吧?他们跑去哪里买,怎么这么久?”

    据我所知,这附近就学校门口有2个小店,也经营小炒来的。还有一家杂货店在离学校路口不远处,主要卖我们日常需要的水桶,毛巾,被褥什么来的。远近的程度,也就是车停靠的大榕树再过去一个拐弯的距离。

    猴子此时,正在拨弄车上的音响,一边告诉我,“没事,都两个大人了,你还怕被人**了?”。

    “操,你不是不知道我这里的情况,我怕他们遇到赵星那一伙。”

    “放心吧!就去了一会,再等一下。”

    好吧!我知道有时候担心也没有用,我也知道我有时候也很神经过敏。

    就这样,我和程思林两个人蹲在树荫下聊了起来,我很好奇程思林有什么惊喜给我,忍不住又问了他。结果,这货的口风实在很紧,不管我怎么“威逼利诱”或是怎么激他,他就是不说。而且,说的话又很吊我胃口,说了一大堆,他只告诉我一句话:“还差个日子,过几天你就知道了啦!问那么多干嘛?”

    “好吧!我承认我败了,给跟烟抽吧!程总”

    “你不是不抽烟了吗?要抽自己买去....”

    我靠~~一句话,我连血都差点呕出几两来了,气的在那里跟他叫骂起来。结果这家伙雷打不动,就知道一边吸一边蹲在那里笑。结果,口袋里抖动了几下,一看有电话进来,还是乔林的。

    我一接起电话,乔林就带着哭腔结结巴巴地告诉我,“青...青....青哥,不好啦。你是不是有两个朋友过来找你,一个我不记得,但有一个戴眼镜的我知道,是你兄弟,好像你叫他老三来着。”

    “怎么啦?你慢慢说,不要着急。”程思林听我说话的语气不对,站了起来,凑到我跟前。

    “我看见他们被打了,被...被...被赵星他们。”

    “操他妈的,在什么地方?就他们三个吗?”

    “就他们。你知道我给客户送饮料的地方吗?就在这附近,有一个阳光便利店,就是这里了。”

    “你跟我说过那里,我知道。你自己小心点,我们现在赶过去。”

    “我没事,我就是送完饮料,下楼来撞见了。有一个好像吐血了,你...你快来就好。”

    猴子还搞不清楚状况,在车上大声放着beyond的歌。我和程思林一上车就搓醒猴子,猴子听我说了后,直接气的“一射半天”。我告诉程思林路线怎么开?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从倒车镜里,我看到猴子都坐直起来了,手里的拳头握的紧紧的。

    我抽出手机赶忙又给乔林打了个电话,说:“你还在那里吗?他们人呢?”我现在很担心老三和陈亮,特别是听到吐血了。

    “我还在这里,我一出去,他们准看见我的。”

    “我们来了,你找个机会就跑吧!”说完,挂了电话,因为我们都看见那个士多店也看见马强他们了。

    程思林一个急刹车,方向盘一打,车横在士多店不到50米的巷口。车门一打开,猴子第一个就冲上去,朝着还在仰头喝水的马强就横腰踢过去。我和程思林也紧随其后,不管谁对谁,就直接扭打起来。

    士多店门口,陈亮嘴角流了很多血,老三眼镜被打掉了,左脸颊也淤青了一块。两个人直接被按在露天椅子上。看到这里,我们三个人更气愤了。赵星跟我是面对面,但反而一错身却跑向程思林。而朱胜一看到我,马上就冲过来。中午的架没有被挑起来,但在这里,这一架是无可避免的了。新仇加旧恨,上次险些酒灌音音,再到礼堂滋事,现在又打了老三和陈亮。不管打不打得过,先打了再说。

    朱胜看到我跑过来,直接放话,“等的就是你,就怕你不来。”说完,一个拳头就向我胸前打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