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你找死
    刘亚辉自然各种不爽,不过他有他的想法,我有我的做法,我和陈柔坐一块挺好的,至少我感觉比让刘亚辉和陈柔坐一块强多了。

    考试过后,班主任也宣布了一个消息,关于文理科,不过是下个学期的事情了,选择好后会从新分班。

    我有点头疼,在想着一个问题,现在好不容易培育起来的势力,从新分班的话,不是好全部都打乱了?

    到时候有一个班分几个派别,不知道以前分班的时候上面的人是怎么处理的。

    “你选文科还是理科?”陈柔扭头问我。

    “理科吧。”我想了想说道,其实感觉文科理科都差不多了。陈柔若有所思,其实我也在想,几千个学生,分到一个班的几率实在不大,或许,这就是缘分。

    不过是有缘没份。开始的时候,我那么喜欢陈柔,现在不是也这个吊样了?

    我和陈柔就像第一学期刚开学的时候一样,普普通通的同桌,不过那时候天热,衣服穿的清爽,我很快就没能忍住了。

    现在这个季节倒是挺好,我也有苗苗,**还没到不能控制的地步。不过要说一样,也不一样,那时候和陈柔几乎不说话,陈柔不找我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点啥,现在两个人空闲的时候会聊天,然后下下象棋什么的。

    我偶尔问问陈柔和刘亚辉的情况,也把刘亚辉做的事情给她说了一下,陈柔不接话。

    信不信不要紧,怎么想我也无所谓了,能提高点警惕性就好。我坚信,陈柔的路还很长,以后他身边也不会缺少优秀的男生,但是刘亚辉真不是个好东西。

    接下来的几天里面,王岩没找过我,也没派人来找过我,我表示很疑惑,这就忍了?

    不是王岩的作风啊。直到一天晚上,楼下噪杂一片,王超和彭浩打起来了,我才明白,原来王岩现在是没工夫了。

    打吧,打吧,两败俱伤才好。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刘亚辉是靠王岩和彭浩,现在王岩彭浩两个人斗的火热,岂不是没工夫管刘亚辉?

    也就是说我现在好对付刘亚辉了?想到就做,第二天的时候我就悄悄通知手下的人,晚自习放学的时候让拉住刘亚辉,我是不能把刘亚辉怎么样,我要是给他弄个残疾什么的,凭他家的关系,我不知道要进去多少年了。

    但是,让刘亚辉在这学校呆不下去,应该还是可以办到的。…晚自习放学铃打响,老师拿着课本走出了班级,学生也都打着呵欠,或者是伸着懒腰从座位上面站了起来,一时间有些噪杂。

    不过只要几分钟时间,教学楼就会变的很安静。刘亚辉丝毫没有一点意识,上课的时候还老往我和陈柔这边看,生怕我和陈柔有什么一样。

    “哎,我说你拽我干什么?”陈亮拽住了刘亚辉,刘亚辉有些不耐的说道。

    没有几个学生会注意这点,纷纷涌出了班级,很快班里面除了我们寝室的人,就没有几个学生了。

    “我草,神经病是吧你?”刘亚辉使劲甩陈亮的手。

    “不相干的学生该回寝室回寝室了。”猴子在后面伸着懒腰叫了一句。还剩下的几个学生立时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事情了,纷纷站了起来。

    “怎么还不回寝室?”我转了一圈,发现陈柔还在座位上面咬着笔头,也没注意班里的情况,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皱眉,其他学生还好,陈柔在这里,我不好动手啊。

    “没事,等会回去。”陈柔抬头,终于注意到了班里面的情况,皱起了眉头。

    “他们…?”

    “滚!”刘亚辉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终于明白了那么一点。

    “好了,老师走完了。”这个时候老五推开班里的门出去说道,让他出去放风了,有老师在的话也不好办事。

    “卧槽,你tm敢打我?”老师走了,自然不是拉拉扯扯的了,刘亚辉被当头一拳,一边嘴角很快肿了起来。

    想还手,不过被几个人架死了。猴子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鄙视,似乎在说,这个时候还在那谈情说爱呢?

    我很无奈,陈柔在这里我怎么动手啊?前几天还说刘亚辉坏话,现在又动手打人家,这不成心让陈柔误会吗?

    我给猴子打了个手势,同时用眼神,意思是让他们解决好了,也不知道他看懂没有,反正猴子没说什么,转过身就又是一拳砸在了刘亚辉的脸上的,带起一声痛叫的同时,一把扯住了刘亚辉的头发。

    陈柔有些着急,从座位上面站了起来,准备要上去拉的样子。我连忙扯住了陈柔。

    “别管了,这家伙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对陈柔说道。

    “你说什么啊,快上去拉啊。”陈柔有些着急的说道。我皱了皱眉头,什么时候陈柔这么关心刘亚辉了。

    我又扯了陈柔一会,见刘亚辉也被揍的差不多了,走过去和猴子他们悄悄说了一下,让先松开刘亚辉。

    “我草你妈的。”没想到刚松开他,刘亚辉便狠狠的给了我一脚,我站不稳,把旁边一个桌子都碰倒了。

    “你打他干嘛啊?”陈柔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看刘亚辉踹我都有些凌乱了。

    于是,刘亚辉又被重新摁住了。

    “这几个人根本就是李青安排的。”刘亚辉对陈柔说道,顿时脸上又被甩了一个耳光。

    陈柔看向了我。

    “没错,我俩有仇,学生打个架还不正常吗?”我无所谓的说道,我已经不在乎形象了。

    陈柔沉默。

    “让他走吧。”以后机会多的是,在陈柔面前实在有点不好。回到寝室里面之后,几个家伙直呼不过瘾。

    “不过瘾好说,明天咱继续,不过不在班里了,到学校门口堵。”我笑着说道,现在彭浩王岩都没工夫管刘亚辉,有他享受的。

    躺在床上,一直在想陈柔刚刚的表现,竟然为刘亚辉着急,不好,很不好。

    打开手机上qq,陈柔正好发来一条消息,问我刚才的事情。

    “你信不信我说的话。”我这样回她。

    “信。”陈柔回我。

    “那以后离刘亚辉远点。”我犹豫了一下,发过去一条。

    “好…”陈柔好一会才回我。我有些惆怅,不知道我是以什么身份去要求陈柔这么做的,陈柔还答应了…不管了,反正让陈柔离刘亚辉远点没坏处就对了。

    第二天,陈柔也没提这事,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刘亚辉的半边脸还有点肿。

    我对他说,爽吗,不爽就找人来打我啊,晚上继续。王岩和彭浩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完了,我看他还找谁?

    “喂,别睡了,外面有人找你。”中午吃过饭,我比较无聊,趴在桌子上面睡着了,陈柔推了我一下说道。

    我迷迷糊糊的抬头望向窗外,看清楚之后有些疑惑,高生?也是高三的一个高层,我和他接触很少,家里面很有钱的样子,好像对钱灵有意思,不过他来找我干嘛?

    “出来一下。”高生对我点了点头。我揉了揉眼睛,走出了班级。

    “什么事情。”我很恭敬的问道。

    “没啥大事。”高生用凌厉的眼神盯着我,

    “你和你们班的刘亚辉有过节?”我皱了皱眉头,刘亚辉勾结人都勾结到我们这边了?

    “嗯,过节大了。”我别有用意的说道。

    “这事就算了吧。”

    “不行,我想算,他还不想算呢。”我很直接的说道。高生

    “呵”了一声,

    “你知道他家里面是干什么的?”

    “我又不是要杀了他,学生斗殴而已。”我当然知道。

    “别太拿自己当根葱,我说这事算了!”高生盯着我。我这个时候回头看一眼,隔着窗户还能看到刘亚辉阴狠的眼神。

    算鸡毛。

    “这事有点特殊,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不行就是不行。”高生盯着我看了一会,

    “行啊,你牛逼,走着瞧吧。”高生转过了身。

    “还tm说不是不给我面子…”我听高生小声嘟囔。随后直接给钱灵打了个电话,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下,我现在怎么说也和钱灵算是朋友了。

    “不用管他,这家伙天天闲着没事情做。”有了钱灵的话,我就放心了。

    刘亚辉的脸色很难看,下午也来找过陈柔一次,我就在旁边,陈柔直接没理他。

    晚自习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我安排两个人请了假,到学校门口等着。没想到还没上课,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是堵住了,刘亚辉这家伙竟然也想提前一节课回去,看来他还是怕挨打的。

    我一咬牙直接拉着猴子陈亮两个人翘课出了学校,那两个家伙把刘亚辉对面网吧旁边的巷子里面。

    我们三个过去,一句话废话没有,先劈头盖脸一顿胖揍,直接给刘亚辉打软了。

    “挺聪明的啊,还想跑。”我扯着刘亚辉的头发说道。

    “看清楚形式没有,现在王岩彭浩没工夫管你,这边钱灵是我姐,你还想找谁啊?”我说着又是一个耳光甩在了刘亚辉已经肿起来的脸上。

    “你…你找死。”刘亚辉说话都有些费劲了,有些喘气,我想知道,挨打也很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