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又是期中临近时
    一边走一边琢磨着朱胜的话,我感觉到有一阵阵的危机感。有的人,天生是玩阴的好手,这种人最可怕。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青,你在想什么呢?”看了看四下无其他人,苗苗习惯亲昵的叫我。

    “青青哥,苗苗姐跟你讲话呢?”音音看我没有反应过来。

    “你没有事吧?”陈柔又补充一句。

    “哇,那个女人的胸怎么那么大啊?”苗苗冲我大声说。

    “真的吗?在哪里?在哪里?”其实我早就回过神了,假装配合下苗苗。

    “你找死是吧?”苗苗一边说,一边伸手就要来捏我耳朵。

    “开玩笑的啦!逗你玩的,我没有那个胆量啊!”一边叫一边跑,我使劲躲着苗苗。

    音音和陈柔则在那里笑,特别是陈柔,想笑又看着苗苗,有点很不好意思。

    “好了好了,不要玩了,等下被人看到就不好了。”苗苗追不到我,估计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好吧!不过,现在食堂估计都没有什么饭菜了,我们去外面吃吧!”我有一习惯,吃饭晚了,就感觉吃饭都是特费劲的事。

    “算了,去我宿舍吧!我们吃泡面,如何?”我发现苗苗说话时,眼睛都在发光,我知道她在打算盘,因为她很喜欢吃老坛酸菜面。

    跟她一起吃泡面时,她会很难得而又幽默的冲我说,“有人模仿我的脸,但模仿不了我的面。”我特喜欢那个时候的她,在成熟的另一面,也会有如小女孩般的可爱。这样让我们彼此更加贴近,更加没有感觉到年龄或是身份的差异。

    “好啊!苗苗姐,说起来,这是你第一次叫我们去你宿舍呢!”音音很赞同这个提议。

    苗苗走在我旁边,脸上有点红红的,找了个借口忽悠了过去。哈哈哈,对于教师宿舍,一般很少会有学生去,当然我是除外的。而且,我也不是经常去,除非...除非....所以,苗苗想到这里才脸红红的,还看了看我。

    有老师带着,进教师宿舍确实是少了很多麻烦的“手续”。以前觉得保安特麻烦,老是问这问那的,还要登记校卡。这两天看了尼日利亚50多个睡梦中的大学生被枪杀,我才体会到,学校适当的安检措施是对的,自然也就对保安没有了那么多的排斥。当然,我还没有结婚生子,可不想那么早就开挂了。

    来到苗苗的宿舍,虽然椅子没有那么多。但地上的瓷砖因为苗苗很爱干净,被拖洗的干干净净,加上天气热了,我们就直接坐在地上。要不然,换做在冬天,估计这一坐有够受的了。

    苗苗去烧开水,我们几个人坐在那里挑泡面。等到冷水变沸水,这个需要一点时间。我坐在那里无聊,很熟练的找出扑克,就叫着一起来打牌。

    但后来的事,让我很碉堡。我恨不得一开始没有提议打牌,因为:一开始很期待,过程很曲折,结果很凄惨。苗苗提议输的人要听赢的人一个命令,结果可恶的很,音音和陈柔竟然有意无意的放水,而苗苗又联合她们两个来围攻我。

    经过讨价还价,我们最终确定了输的代价,就是:如果她们输了,直接做3个仰卧起坐;如果我输了,一次做20个俯卧撑。我还在想,我不可能输那么惨。30个俯卧撑,我还是有的。结果我一下子输了100多个。等到她们在吃泡面,又看着我的时候,我气的牙痒痒的。最可悲的是,超负荷做完了所有俯卧撑,我连手拿着泡面杯都是抖着的,直接把她们逗的大声发笑。苗苗美其名曰地告诉我,说,“平时缺乏锻炼,这个有益于身心,多锻炼没事。”

    手抖是一回事,但看着她们3个人围坐在一起时,那种开心和和谐,真的可以让你的烦恼都少了很多。至于陈柔,我想她也有这个感触吧!可是,我始终过不了心里那一关,我觉得我不能再去伤害她。有时候,长痛不如短痛,不是吗?

    而相反,..........

    陈柔看着李青,脸上虽然笑着,内心却很难过:为什么你可以跟苗苗姐和音音这么好,对她们这么关心,这么着急?而我,虽然可以跟你走在一起,却要保持一定的距离。我是该坚持还是该放弃?我可以放下一个女生该有的自尊,甚至矜持,就是想让你明白,即使我是柔弱的,即使我是安静的,但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喜欢的事,我也可以做到奋不顾身。即使结果是伤痛的,但我付出了就不会后悔,你敢吗?”

    ....

    ........

    就这样,一边吃着泡面,一边嬉闹一下,又触膝长谈一会,感觉时间被设置了快进一样,一晃就快要上课了。苗苗告诉音音和陈柔,以后英语有问题,就直接来宿舍找她,她会辅导我们的。

    下午苗苗没有课,她可以不用去学校。唉~当老师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累。起码,五一假期,国庆长假,照样算工资,外加一红包,还有送米和油,有的学校还组织去游玩。可是,按我的性格,老师不适合我,我也不是当老师的料。

    想着想着,都走到班级门口了。我们来的不算是最早的,刘亚辉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班里?还跟几个女同学在聊天,貌似还聊得特带劲的。看到音音,陈柔和我一起进的教室,脸马上就暗下来,看了看陈柔,又向我看了看。我发现这个人可以去学川剧的变脸,要说翻脸和变脸的技术那可以是一流的。

    天气慢慢变热,期中考试的脚步也逐步走近。听苗苗说,以前这个学校不设期中考试的,是因为一个校友出去工作几年后,回到学校做了老师,根据自己的经历才提出这个建议。第一年做了试验,发现实行期中考试是有帮助的。毕竟一学期考试一次,在前期和中期学习的内容涉及太多,很多人到最后会忘记,而且到了期末,时间跨度一长,会有很多人出现应付式复习和考试,所以学校才有别于其它学校,仍然保留着期中考试的习惯。

    第一学期,感觉课程还没有什么,毕竟很多是入门和基础。到了第二学期,慢慢的课程内容变得越来越深入,涉及的专业知识也有别以往多了很多。每次看到音音的笔记内容,都感觉多了很多,也复杂了很多。

    想到老爸和老妈,有事没事就打电话给我,一再叮嘱我,好好学习,不要读了大学,还像以前一样不懂得自觉。一想起来,我才“勉为其难”翻下书偶尔看一看,背一背。期中考试其实我也赞成,因为出了成绩,你就知道这前半学期,你到底在干什么?后面这半学期,你才会有点压力,才知道如何去规划好后面的学习?特别是班里那些学习好的人,更是懂得如何“啃书”?

    音音的成绩进步的很快,第一学期,期中考试是班里第10名,期末进步到第8名。她告诉我,她要求不高,想再进一个名次就好。有可能的话,她想拿奖学金,这样就可以减少我的压力,也可以让自己自力更生。

    而陈柔,估计本身就对这个专业不感冒,一开始大家也知道她不是这个专业的,而至于来这个班的原因,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她的成绩,我想跟我们上课传本本有关系,在班里不算最拔尖,但也不可能是到中线以下。所以,她的成绩排名,我记得期中是13,期末是15。这一学期,我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有了苗苗,我们没事还可以找她辅导英语去。一来,苗苗、音音和陈柔有多的机会沟通;二来,对成绩也确实是有辅助作用。期中考试越临近,我就越想到朱胜放给我的狠话。去年,就被搞了一次,手都折了。这一次,我还不知道有什么事会发生?看来只能是悠着点,走一步看一步。

    上课铃响起,打断了我的思路。这节课还是会一如既往的无聊,因为老师的风格不会变。我总感觉,大学的老师除了古板就是死板,没有初中或是高中时的老师,偶尔上课还来点番外话,起码上课也会轻松一点。但大学的老师,站在讲台上,总是给我感觉讲话很枯燥,教学很严谨,没有一点轻松的感觉。带青蛙眼镜的老师,更是习惯性讲着讲着,喝口水然后扶一下眼镜。

    夏天一到,人容易犯困,“先生堂上讲,学生瞌睡想”。特别是爱讲佛法的老师,一上完课还有点时间就会讲“大乘佛法”,有时候很想睡觉,迷迷糊糊老是感觉有苍蝇“嗡嗡声”地在我面前飞啊飞啊!

    突然间,飞来了一个纸团,我眼角一瞥,应该是刘亚辉的。我跟陈柔现在不喜欢传纸条了,因为纸条多了,还要考虑撕掉,否则直接扔了,说不定会被人捡起来看都说不定,所以,传本本是最好的。

    纸条上一看,是刘男子的笔迹,上面说:最近是不是有问题了?需要我帮忙吗?你好像跟陈柔越走越近了?

    我望向刘亚辉,发现陈柔也在看我,嘴角却习惯性的咬了咬。汗~不会吃醋吧?还是以为我在跟别的女生传纸条?拿着纸条在那里傻傻看着陈柔,结果却不好意思地笑了。随即,比了几个手势,让她传本本过来。

    手里依旧拿着刘亚辉的纸条,却跟陈柔比着手势。刘亚辉估计心里气的快冒烟了,随后,让同学帮忙传了一个新纸条。上面写着:可否上课不要传纸条?我扭过头,对他张大了嘴巴,直接做状在那里笑。然后,在纸条上写:我和陈柔不传纸条,我们传笔记本,是你在传纸条吧?所以,可否上课不要传纸条?同学。

    刘亚辉看到纸条后,脸沉了下来,耷拉着的脸估计比苦瓜还长。回了我一个纸条,上面说:你敬酒不吃,想吃罚酒,是吧?

    这时候陈柔的本本来了,我一看,果然是我想的,上面简单几个字:在跟女同学传纸条?为了表示我的清白,我又把刘亚辉的纸条夹在本本里,回传给了陈柔。然后又对刘亚辉挑了挑眉头,以示无奈。这下子,这老小子算是没有脾气了,直接身体往后一靠,双手交叉在胸前,冷漠的看着我。

    哦~尼玛~装纯还是装无辜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