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礼堂冲突
    一边想着未知的答案,一边不知不觉地加快了脚步。

    苗苗在我后面跟着,我知道她这样会跟的很累。索性,扭头告诉苗苗,我先过去礼堂,让她慢点过去,不要太担心。说完,自己就快步向礼堂方向跑过去。

    礼堂这一边.....

    ..................

    “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弟欠的钱什么时候能还?”说话的人正是朱胜。

    “那晚,你不是说过给我时间去还的吗?欠你们的钱,我会还。但你们心里清楚,有些钱是不是该还的?”

    “哼,该不该还,你这是想耍赖,是吧?你怎么讲话我听不明白,也这么不想听。”

    “我觉得你就不是一个男人。钱,我不会耍赖,但你们对我弟说那是会费,强迫他去交这个所谓的会费,我可以理解为讹诈吗?”

    朱胜听完后,阴着脸说,“我他妈,是不是男人?今晚你要不要跟我去开个房,一起验证下。不要以为赵星喜欢你,你就觉得自己她妈是颗葱。赵星对你心软,我可不学他那一套。”

    “你觉得你这是一个男人该讲的话吗?一点风度都没有。陈柔,我们走,不要理会这个疯子。”说完,音音拉着陈柔就要走。

    对于初中,混过小太妹的音音来说,这个场面她毫无畏惧。但,对于陈柔,除了紧张和害怕,剩下的就是想开口都感觉无能为力。以前她就反对陈凡打架或是学坏,现在发生这种紧张的对峙,更是她预想不到的,想帮忙说话,都感觉嘴巴麻木了,久久张开不了。

    正当音音拉着陈柔想走,结果朱胜却伸出手来,挡在她们前面,继续没完没了地纠缠着。

    “你不是说,我不是男人吗?今晚跟我出去一下,验证验证,你敢不?而且,钱的事,我的部分可以不要了,你也省下一笔数去还。”说完,朱胜更是邪邪地笑着。

    “验你妈...”音音终于忍不住了,一只手还拉着陈柔,一只脚却抬起来,猛着就朝朱胜的肚子踹上去。

    “你她妈敢踢我”朱胜意想不到,音音会一脚就踹过来。没有防备的,就这样正面受击,一屁股坐在礼堂的地板上。音音被朱胜说那些侮辱的话,气愤不过,大力就踹过去了,结果因为力度的反弹也带着陈柔向后退了一步。

    朱胜反应很快的站起来,根本不管眼前是两个柔弱的女生,一下子冲过来就要煽音音一巴掌。而此时,陈柔更是害怕的怔在原地,双脚都不知道挪动到哪里才好。

    说时迟,那时快,朱胜伸手就要煽音音时,一只手猛的就紧紧抓住他要落下的手。

    “你动一动试试,有种冲我来,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我庆幸我及时赶到了。

    “妈的,死贱种,还嫌那晚被抽的不够,是吧?”朱胜一只手被我抓住了,另外一只手握成拳状就朝我猛的打过来。

    看着拳头打过来了,我没有马上躲开。而是抓着朱胜那只手,用力一扯,拿着他的手去挡开他的拳头。这样,我另外一只手就腾空了。想到刚才他要打音音,我就一肚子火腾起来,紧紧握着拳头,用力就朝着他肚子上猛的一击。这次,准疼的他妈求奶奶告爷爷捂着肚子蹲一小会了。

    我没有就此罢手。另外一只手猛着伸过去,就想把他的头发给揪起来。结果,事实告诉我,我又一次碉堡了。因为天气变热了,这鸟人去剃了一个寸头,我手一抓,扯了一点头发,想往上一提,头发就从手指缝里抽离了。连续抓了两把,嫩是没有抓到。这下可好,给了他一小会时间去喘息。冷不防,我就被他给撂倒在地上了。这家伙的力气比起我来,真的算很大了。他一只手抓着我的手,硬生生就按在我的胸膛上,另外一只手就准备要捶下来。

    就在他的手,要捶下来那一刻,一只脚飞快地朝他面门踢过去。我还没有看清楚,他的右脸就已经结结实实地吃了一脚。估计这一脚不轻,他一下子从我身上弹起来,双手马上捂住自己的眼睛,退到了墙角。

    我一看是音音踢了朱胜,心里多了一丝感激,又觉得音音今天太cool了。这一脚着实让我想到了,她初中当小太妹的样子。没有想太多,我一快步贴上朱胜,右脚蓄势待发就朝着他的身上扫过去,这一脚结结实实踢在他的大腿上。刚才眼睛受了一脚,现在大腿又被我踢了一下。这下子,他是捂住大腿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我上前,一个膝盖就要顶上去。结果,人没有顶到,他一下子就朝着我扑过来了。

    朱胜用力扑过来,肩膀却顶到了我腹部,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摔倒在地上了。

    “妈的...”我爆了一句粗口。

    摔下去这一下,我已经不知道疼了。但看着他借势又想要坐在我身上,我左手就朝他整个脸上抓过去,右手一记拳头就跟着砸向他的脸。估计两个人现在都是肾上激素分泌过度旺盛,已经兴奋到不知道“疼痛”了。抓了他一下,又打了他一下,他竟然没有反应。相反,他又一个拳头向我打过来,我头一偏,拳头大部分力躲过了,但颧骨处被擦了一下,马上就感觉到一丝酸楚。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膝盖一顶,顶到了他的后背,他的身体略微一顿,我看都没有看,就一个拳头打在他的鼻子上,然后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来。紧接着,又是一脚踢出去。这一次,这一脚直接被他给拦住了,他也不躲,就这么抓着我的脚,一个拳头就重重敲在了我的大腿上。

    “哇...”感觉大腿的肌肉一下子肿起了一大坨,我痛的用力抽开脚,双手一下子就紧紧地捂住了大腿。好疼,真的好疼,我能感觉我的脸上此时都白了。音音和陈柔跑过来扶着我,而朱胜却跑到墙角去,抓了一把扫帚就冲过来。

    就在他冲到我面前,扫把要落下来那一刹那。我手伸开,把音音和陈柔往我身后推,快速地说,“你们两个人走开,不要伤到了,我没有事。”话说完,我的肩膀就挨了一帚子。

    已经不理会疼痛了,我挥着拳头就朝他身上打过去。不管打的重,还是打的轻,打得到,还是打不到。现在,我已经不管他拿着是扫帚还是刀子了,拳头接连就往他身上砸,有一拳我觉得打的很爽,那一拳直接擂到了他的头顶又顺势刮下来,擦到他的嘴角。

    “你们干嘛?在这里打架,像什么?”发出这一声吼的,是赶过来的教导主任,还有随行的一个保安,而苗苗此时也跟在后面。

    朱胜原先拿着扫帚,本来想接着朝我扫过来,被主任突然一吼,骤然打住了。看着主任,半天在那里不说话。就这样,我们两个,还有音音和陈柔都被带到了教导处。

    结果可想而至,音音和陈柔肯定是帮我的。而且朱胜想趁机跟音音催还钱,钱又是不正当的“保护费”,他不敢在主任面前说这个事。所以,结局就变成,他拦截音音和陈柔,爆粗口还有讲不干净的话,被女生自我防卫的踢了一脚。恼羞成怒就要打人,被路过的我看到,阻止了下来,才造成打架的原因。加上苗苗跟我们是“一伙”的,她又是老师,一句话出来,当然主任相信她,胜过于朱胜的任何辩驳。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做“百口莫辩”了。

    冤,朱胜你他妈敢说自己冤枉吗?你催钱,师出无名,理由是乔林欠的所谓的“保护费”,你敢说出口吗?被主任劈头盖脸在那里教育着,半天冒不出一个字来。

    最后的处置方式是:朱胜记过一次,同时写保证书交教导处,还有损坏扫帚一把,赔偿一把新的并处罚-打扫礼堂一个星期。看反省情况后,再考虑要不要全校做通报。

    而我这里也被主任小小的说了一下,“男生懂得维护女生,保护弱小是好事。但,有时候要考虑一些事情能不能通过武力来解决。有什么事,不想着向学校报告反馈。那社会上一有什么事,岂不是争执双方都可以采取私下斗殴来解决。那如果是这样,还成立公安局干嘛?”

    说完后,主任让我们回去。一出门就碰见了赵星和马强,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个事的?还是被保安带出礼堂后被人围观了。现在,两个人就站在楼梯拐角处等着朱胜,看着朱胜从教导处走出来,还有身后的我们一行人。马强的眼睛瞪着我,貌似都快把眼珠子给吐出来了。

    朱胜回过头来,已经不理会后面还有谁跟谁,直接放狠话的告诉我,“李青,你他妈的,这事我记着,我不会让你太容易过的。再过几天,你就知道了。我欢迎你叫多点人,就怕你人叫不齐而已。”

    苗苗听到这话后,皱了皱眉,直接回复他说,“这位同学,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把我的学生怎样了?现在你冲他说了这个话,以后他出了什么事,我第一个找你。”

    毕竟苗苗是个老师,跟我们走在一块,他们三个人还不敢怎样?特别是办公楼这里,是保安巡视和停靠的主要地方,他们也不会傻到在这里马上动手报复我。

    看着他们三个人愤愤不平走开的背影,我在想:该怎么做?否则这样没完没了下去,也不是办法。

    特别是朱胜放出了一个危险的信号,“再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