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初夏
    “好的,那需要我帮忙就说,我有一个兄弟可以帮到你,他也很‘喜欢’李青的,哼。”这时候,刘亚辉的脸上露出丝丝狡诈,低头又吸了一口烟。

    “到时候说吧!对付他,有赵星和马强就够了,我不相信,他一直都是这么幸运和有人帮衬。”

    “赵星,你不觉得他比较软吗?”

    ......

    ...........

    校门口,陈柔和音音一见面就抱在了一起。陈柔更是担心地问起了音音,昨晚怎么啦?音音眨了眨眼,告诉陈柔不要担心,说是弟弟来看她了,所以跑了出去,一时高兴就忘记注意电话了。

    汗啊~有时候很佩服音音的说谎技能,估计骗骗小孩还可以。不过看着她和陈柔抱在一起时,心里真的很开心,两个人年龄相仿,有时候更是亲如姐妹一样。音音和陈柔是各有各的特色,音音习惯扎马尾,清爽干净而又不失气质;陈柔则是黑亮的头发柔顺地批散着,看起来落落大方,气质独特。两个人都是这么与众不同,特别是站在一起时,那种散发的个性和气质是无法比拟的。

    想着想着,都不知道苗苗已经在三人当中了。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突然间,我怎么感觉自己日后会很“危险”?我擦~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至少,陈柔我是万万碰不得的了......唉,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啊!

    陈柔和苗苗估计心里有一点芥蒂,两个人走在路上,一开始是走在一块的,后来走着走着就把音音给夹在中间了。我明白,苗苗对音音一开始也是心存介意的,后来才慢慢磨合再慢慢熟悉。现在的陈柔和苗苗,主要是纠结在师生的关系中,而且苗苗也清楚,有一次害怕我和陈柔之间有什么联系,把我和她的座位给调了。这一次看到陈柔,估计她心里也有那么点不好意思。说没有,我觉得不可能,说有,我觉得是有那么一点,你信不?

    幸好有音音在,起码她们彼此都不用那么尴尬。屁颠屁颠跟在她们后面,我才发现,貌似没有合适自己的位置,站在她们中间,哪个位置都不好站啊?

    到了餐厅,点菜的时候,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陈柔和苗苗一人拿着一本菜单,同时叫出了一个菜名,两个人尴尬地对视了一下,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吃饭的时候,又出现戏剧性的一幕,两个人都喜欢吃西兰花,一下子筷子头都碰在一起。陈柔唰的一下子脸就红了,本来就沉默寡言的她,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

    苗苗眼睛瞧我一望,噗嗤地笑了出来,最后夹着西兰花放在陈柔碗里,就这样把尴尬给化解了。

    好险,我还以为明天报纸头条会写,“一块西兰花引发的血案。”不得不承认,苗苗成熟我们几岁,在某些事上,处理的比我们都圆滑。

    也正是因为这一小块西兰花,彻底改变了她和陈柔的尴尬,哈哈哈。陈柔反手也夹了一块西兰花给苗苗,却不知道叫什么好,直接说,“谢谢你,老师。”接着,轮到苗苗脸红了,音音出来打圆场,说:“你跟我一样叫苗苗姐好了,在学校里有人,在外面,我们就不需要这么拘谨了。”

    “是啊,是啊,吃菜啊,不要光说话...”话还没有说完,就在桌子底下被苗苗捏了一下大腿,我顺手就把她的小手给抓住了,她半天抽不出来,又不好意思,气地踩了我一下脚趾头。

    不过还好,苗苗和陈柔也不会太尴尬了,餐桌上也彼此聊了一下,虽然简简单单,但不能不说是一个好的开端。

    汗啊~我发现我在意这么多干嘛?矛盾......

    吃完饭,音音借口去洗手间,结果抢着把单给买了。苗苗知道后,说,“太没有绅士风度了。”陈柔则扬起嘴角笑了笑,搞得我站在那边半天说不出话。结果倒好,三个人跑到步行街里,东逛逛西走走,她们在前面走,叽里呱啦不知道在说什么?我在后面跟着,注定最惨,手里已经提着大包小包,偶尔还被路过的男士、女士“瞟”一下,搞得我很尴尬,不知道这是羡慕还是嫉妒?

    不知道逛了多久,逛到再也走不动了,我们才打车一起回来。洗刷了一下,等头发干后,一下子躺在床上,才知道脚好酸好麻,手都感觉轻飘飘的。如果能去洗个脚,按摩一下该多爽啊?

    “洗脚按摩”,哦~对了,程思林那小子还没有给我卡号,晕死了。直接打了个电话给他,貌似那家伙在忙,跟他讲了几句,在电话里头又跟别人讲几句。无奈,吩咐了他几句,最后挂了电话。

    可能是真的很累了,一躺下来,伸了个懒腰,合上眼皮就慢慢地睡着了。

    再次醒来,是被音音的电话打醒了,一看手机才知道睡的有点过头了。匆匆洗刷一番,就往食堂里跑,陈柔和音音已经在那里等我。唉,看来下次睡觉得设置下闹钟,否则睡过头是很麻烦的,每次都搞得跟时间赛跑一样,整的内分泌快失调了。

    上课依旧是这么沉闷,为什么大学的课程感觉比高中更无聊?除了部分专业课,我还能认真听一下,到一些冷门的课程,我基本连逃课的心都有了,更别提还去做笔记。现在的我,就是期盼体育课。读高中时,有一段时间被猴子和老三拉去打篮球。到这里,实在没事做了,偶尔也去打打篮球,练练投篮,虽然不是投的多准,但有时候10投3中或是4中,还是会有的。

    放学后,收到程思林的信息,吃完饭便独自一个人去邮政给他汇了款。把钱打给程思林后,那小子跟我说,三个月后会给我一个惊喜。我实在是很想知道这个惊喜是什么?人跑了,手机关机?我不相信会是这个结果,不敢说我看人有多准,但对于程思林,我相信我的感觉。

    日复一日,时间就跟打篮球一样,一球投进篮筐里,比分就刷新一下。

    一天过一天,来一次体育课,打一下篮球,慢慢长袖换成短袖,慢慢你就知道炎热的到来。

    这个夏天来的有点慢,但热却丝毫不减。逐步增温的校园,体育课上,踢球的猛男还是不少,只是跑全场改成了半场,估计也是怕消耗太多体力吧!女生们更是直接躲在树荫下聊天、下跳棋。初夏,对于女生,牛仔裤是不太理想的,但短裙却是很多美眉的挚爱。当然,这也吸引了足够多的“**”没事找事做地走过去又走过来,眼睛不瞟一下,心底就过意不去。

    这让我想到了高中,第一次摸陈柔的光景。现在想想,怀疑当时我脑袋报名了“敢死队”,不知道死活而已。

    我不喜欢踢球,当同样找了个树荫,跟同学玩起了斗地主。时间在吵吵闹闹中,是最容易消磨过去的,特别是赌钱。我不敢说自己多会打牌,但有时候总是能小小地赢一点。这不,时间都下课了,但估计另外几个输钱了,心里不爽,还拉着我再来几盘。没有办法,我让音音和陈柔先走,不知道苗苗是不是今天先到食堂了,不想让她等太久,所以打发音音和陈柔先过去。

    为了摆脱这群小家伙,我不得不故意输一下,即使我现在手上的牌很好,但现在肚子有点饿了,又怕音音等太久,所以就想早点输手,然后溜之大吉。终于,连续三盘,我放水一盘,实输一盘,最后赢一盘。算了一下,输还是没有,赢也只赢了20多。刚好给音音她们买几瓶饮料,算是吃饭后的“营养补助”。心里想着,脚也快速向食堂方向划动着。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是自己没有想过的,也是让自己彻底发狂并进教导处的原因。

    走到食堂那边,没有看到音音和陈柔,连苗苗也不在。人群也就是这么几拨人,不可能完全看不到的,可是里里外外转了转,就是没有看到音音她们的身影。难道是打饭回宿舍去吃了?

    不可能的,音音即使是打饭回宿舍,也会发信息或是打电话给我的。拿出手机给音音打了电话,电话通了却没有人接。

    啪~肩膀被人轻拍了一下,我一下子反应过去,以为是音音。结果一看是苗苗,我还没有开口,她就先问我“咦,怎么就你一个?音音她们呢?”

    “苗苗...哦,对不起,苗老师,我也找音音她们呢!”

    “不是吧?刚才年级主任找我们商量期中考试的事,所以耽误了点时间,我也是刚走到这里的。”

    就在我又神经过敏的开始着急时,手机响了起来,以为是音音的,结果一看是陈柔。一接通电话,陈柔就很着急的说,“你在哪里?快来啊!我和音音本来想去食堂的,结果被一人给带到了礼堂这里。”

    “那音音呢?她没有事吧?你们不要着急,我马上就过来。”我一边讲着,一边向礼堂方向快步走过去,而苗苗也听出了不对劲的地方,跟着我快步的走着。

    “音音现在跟那个人在争执,我怕有什么事,所以先给你打电话。”

    “就一个人?你认识那个人吗?”

    “不认识,不过你快点来,他是针对音音来的。”

    就一个人?到底是谁呢?赵星一伙应该是3个人,难道是谁潜入学校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