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帮乔林找工作
    郁闷,发了信息给程思林要卡号,结果他倒不回复了。搂着音音,亲了亲她的额头,就这样带着满腹心思,又慢慢地睡着了。

    ......

    ..........

    不知道睡了多久,一个翻身摸见音音的位置是空的,一下子惊醒了过来,里外里面找了一下,也不见人。一看手机,现在是11点多了,跑过去乔林的房间敲了敲,也没有见到乔林来开门。赶忙打了一个电话给音音,结果电话却被按掉了。汗~不会又有什么事吧?

    心里想着,却慢慢有点焦虑起来,发现最近的自己神经特紧绷,有点敏感过头了。这时候电梯门打开了,一看是乔林和音音,手里还提着早餐和一个袋子。

    “青青哥,那么早起来,不多休息一下吗?”

    “音音,早起的是你,跑哪里去了?”

    “呵呵,一大早就被姐拉去买早餐了,你的衣服有血渍,顺便去买新衣服给你。”

    “唉,吓死我了。我以为又有什么事?没事就好,还真的有点饿了。”

    进了房门,一只手探在音音额头,假装熟练地问了一下,“音音,你头不晕吗?那么早起来,等下再去补个觉吧!”

    “我没事,早上是头还晕晕的,出去走走路,顺便呼吸下空气,头就没有那么晕了。”说完,拿出衣服给我比了比。

    “哈哈,音音你买给我的衣服,还需要比吗?”

    穿着干净的衣服,感觉人也舒服了很多。起码不会畏首畏尾的怕被人看见带血的衣服,不知情的人,以为我昨晚是被人捅了,或是捅人去了。看了看乔林,这时候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包子,貌似几辈子没有吃过一样。昨晚跟他聊了很多,现在放眼看着他,觉得不会像我第一次看见他那么讨厌了。相反,心里舒服了很多,毕竟她是音音的弟弟,我不希望在以后的相处中,到处“树敌”。

    退了房,跟乔林一起逛了逛,姐弟两的话题从以前的少之又少,慢慢地变到无话不谈,再到有说有笑。我想这不仅是音音想要的,也是乔林渴望。希望从这一次,乔林能彻底改变,也希望从他的改变去影响他的父母。

    期间,说到工作的事,音音还想去看看乔林的工作环境。结果,乔林才不好意思地说,工作辞去不久,这几天是在外面浪荡的,又不敢说,所以才搞得连昨晚去士多店买东西的钱都没有。反正假已经是请了的,难得的时间,我们三个人又这样漫无目的地逛着。我提议顺便带乔林去找工作,音音直接赞同,就这样两个人拖着乔林去找工作,一开始他不是不情愿,而是不好意思,因为文凭都没有,这么颓废的样子,怕见工就被秒杀了。

    “没事,弟,你可以先从杂工做起。起码,把自己先顾好。如果你连自己都顾不好,你以后怎么能顾家呢?”

    “我知道,可是,现在找工作很难的?特别是好的工作。”

    “哈哈哈,那我问你,你现在是想就这样回家呢?还是想先找个地方落脚,再温饱下肚子呢?二选一,你看看喽?”说完,我向音音眨了眨眼。

    乔林低着头,吸了吸鼻子,才缓缓地吞出一句,“姐,青哥我听你们的,你们帮我找一下。我一个人,怕...怕....不行。”

    “走吧!刚经过的路口,有一家冷饮店,现在在招工呢?你可以去试试。”说完,我就大步往回走了。

    “可是现在的天气,喝冷饮还太早吧?”

    “切~谁说冷饮店就只能卖冷饮,不能卖热的。奶茶不就有热的吗?而且,你可以尝试去做调配师,手里拿着那个叫什么来的?摇来摇去,又甩甩几下,你不觉得很过瘾吗?你看过花式调酒没有?那速度快的,动作干净又利落,花样又多,可以吸引很多女生的哦!”

    “嘻嘻,真的吗?那我可以考虑一下。”

    看来,这个说对乔林的胃口了。我估计这货到现在小弟还没有“开光”,不知道“桃谷”冷暖深浅。

    “行,就这样。弟,我们去看看吧!有包吃住,工资低点,但可以学点手艺也是好啊!”

    说完,一行人就往回走。走到店门口,店里只有两个女生,斯斯文文的,穿着工衣戴着帽子。我凑到乔林耳朵,小声对他说,“便宜你小子了,就剩下两个花姑娘。你今天必须上,必须面试过,就当这是锻炼。”

    乔林不好意思地跟我说,“我不好意思开口啊!先该怎么问才好?”

    “你们好,现在这里在招工吗?”乔林不好意思,音音倒先开口了。

    “是你吗?呵呵,以前有做过没有?”其中一个带眼镜的女生先开口。

    “不是我,是我弟,你们招男工不?”

    “男工有,虽然有吃住,但这里的待遇都比较低,所以很少有男孩子愿意做哦!”抬头看了看,是一个比较瘦弱,但皮肤很白的女生。说完,还往我和乔林看了看。

    “可...可以,有吃住就好了。”憋了半天,乔林终于从牙缝里崩出几个字了。

    “好的,那你打上面的电话联系老板,他在另外一家店。试工都是三天,这三天都没有工资的哦!”

    就这样,打了电话,老板自己过来了。简单地交谈了几句,就向我们展示了他调饮料的技术,调好后,还一人一杯请我们喝。不知道,乔林是真想学,还是被两个小女生给吸引了,直接告诉人家,当天都可以来工作。

    看来心里的大石可以落下来了,手续都是很简单,只需要复印一下身份证就好了,根本也没有什么劳务合同。基本都定下来后,乔林就带我们去拿他的行李。到了他以前上班的宿舍,空空的一间房间,就只有几个床位,连热水器都没有,洗澡都是要用“热得快”去烧的。乔林的行李,说穿了就是一个书包,里面两、三件衣服,鞋子就脚上这一双,真是尼玛的落魄啊!!!

    没有办法,又带着他去买了一个行李箱,音音则给他买了几件衣服和一双鞋子换着穿,这样也比较体面一点,不能老是穿那几件衣服。主要是,我还真不知道那几件衣服有没有换洗的?

    基本都尘埃落定了,冷饮店一小妹,还抽空带我们去宿舍。唉~~乔林真福气啊!一个人跟两个小女生一起住,她们两个自己挤一间房,这家伙暂时一个人睡一间。看着,阳台上挂着的花花绿绿的内衣,我不知道乔林淡定不淡定?换做我,忍不住每天晚上都会意淫一下,嘻嘻~

    听说,斜对面的房子就是老板的,饭是他老妈自己做好,然后提过来给员工吃。还很幸运的就是,这个店因为离老板的家近,所以才有这个包吃包住的待遇,其它的店都是没有的,只是给了一点生活补贴。而老板住在斜对面,两个女孩跟乔林住在一起,也自然没有太多的顾忌和担忧。

    小妹说,老板做这个行业快十年了,手下有好几个店,在这里都买了房子。冬天卖热饮多,冷饮肯定也有人喝的,毕竟每个人喜欢的都不同,就像冬天还有人吃雪糕一样。我不禁拍了拍乔林的肩膀,说:“听到没有,饮品虽然有冷和热之分,但却没有季节的限制,毕竟天下之大,每个人的喜好都不同。你做一份工,如果觉得它好,像老板一样能做个3年,5年或是10年,我相信你也会有成功的一天。所以,很多事,不仅你要学会怎么去看?还要懂得怎么去做?”

    本来,还想跟乔林一起吃晚饭,但音音却说不要了,给他时间去适应和锻炼一下,我们也该回学校了。音音说的也对,趁现在也不是很晚,还可以去店里体验一下,反正东西都在宿舍了,今晚还不给他吃饭?

    乔林这货,看似比较叼,但真的跟小孩一样。看到我们要走了,就感觉被送到了幼儿园的小孩,看着妈妈送完学,转身要离开时,竟然还会哭出来。当然,乔林没有那么夸张要哭,只是眼睛干巴巴的看着我们,好像很不想我们走一样,还一路跟着我们走了很远,最后才被我们打发走。

    临走时,我拿了300块给他,算是对他的勉励吧!音音紧紧握着我的手,看着乔林的背影,哽咽地说,“谢谢你,青青哥。”

    回想读书时,第一次看到他流里流气的样子,再到年前撞倒我,那时候的他,给我感觉和印象超级不爽,连伸手掐死他的心都有了。但看看现在的他,从被朱胜踹了一脚,被马强逼着要钱,再到被赵星冷漠无视,还有从我们喝酒聊天,谈了很多过往和现在,我发现他的内心其实波动挺大的。也许,就像刚才我们要走的那一刻,其实他是那么的孤单和无助,又完全像小孩一样,会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忘记了,自己在那里其实是要去工作,而不是被送去监禁起来。

    我慢慢懂得:人性,其实就像对方给了你一把钥匙,你手里拿着钥匙,却在犹豫要不要去打开?只有打开了,你才能走进(近)去。相反,如果你一直站在门外,你永远不知道里面的人是谁?是好还是坏?

    一边走一边想,感觉路也走的很快。音音拽着我的手,说“青青哥,现在都快放学了,要不我们叫苗苗姐和陈柔一起出来吃饭吧?昨晚她们都有打电话和发信息给我,昨晚醉晕晕的没有回复她们。从中午,又忙着我弟的事,忘记联系她们了。”

    “好吧!那你打一个电话给她们,我们约一个地方见面喽!”

    让音音去打电话,我顺便发了一个信息给程思林:鸟人,卡号给我。

    另一边,刘亚辉和朱胜此时却站在后操场......

    “手没有事吧?要不要我帮你找几个兄弟?”

    “暂时不要了,我叔快回来了,到时候我会让李青知道死字怎么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