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程思林借钱
    就这样,跟乔林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聊着很多过往。

    乔林问我,“青哥,老实说,你不嫌我们家穷吗?我们那边很多人这么说,娶一个穷老婆不怕,重要是她不要有太多兄弟姐妹。像我们家这种情况,你跟我姐在一起,你就不怕我和我哥以后混的不好,赖上你吗?”

    “我靠,你这是什么逻辑?我喜欢你姐,跟你家穷不穷没有关系吧?何况,你和你老大都有手有脚,就怕混的不好吗?混的好或是不好,不是你说了算,而是看你怎么做?”

    “但现在人人都说:没文化真可怕。像我跟孔夫子无缘,这辈子书认识我,我不认识它。我哥更不用说,初中没有毕业就出来,混到现在也没有混成个什么样子啊?还不是一样欠债,像他那样能去当个保安,我都觉得很不错了。”

    “那你呢?关键是你怎么想?你想怎么做?你知道家里的情况,难道你就不想改善,还是会去抱怨你爸和你妈无能啊?”

    “唉,有一段时间,我看见他们就很烦,觉得他们特不带劲,不知道年轻时候在搞什么,把家里都搞成这样?他们去学校看我,对我来说,是一种耻辱,更是一种丢脸。你说养不了那么多,就不要生太多,不是更好么?”

    口里含着酒,我差点就从鼻子里喷出来。

    “哇靠,养不了那么多,就不要生太多。那不要生太多,你觉得你还有在世上吗?”

    “哈哈,说的也是。不过,我慢慢能理解这些,还是从雷虎家开始,觉得刚去他家上班,那么多工人,而他整天没事,就东逛逛西走走,好清闲,那时候很羡慕,觉得特带劲。然后,觉得自己很累,累到不想做下去了,想去玩几天。等到工厂效益不好了,没什么事做了,工人少了,做一天休息一天,就觉得无聊。所以,我明白了,有时候抱怨也不是有用,也许这就是命么?”

    “你知道就好,抱怨有用吗?你想知道我是怎么跟你姐在一起的吗?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有那20万给你们的吗?”

    说到这20万的事,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必要去忌讳或是隐瞒这20万是怎么来的?我觉得对于现在的乔林,我是可以跟他说的,也许,或许,这可以改变他。感觉他现在就是懵懵懂懂,一下子可以学好,但又很容易迷失和消沉意志,甚至把自己变坏。

    索性,我就叽里呱啦跟他讲起了我是如何跟音音走到一块?音音没有办法,中途辍学,又回来,我又是怎么凑到20万给家里?然后,我们又怎样相互扶持读完高中,走到现在.......

    我不明白乔林是不是听得懂?我在讲,他在听,手里握着酒瓶,眼神迷离,有时候崇拜,有时候眼神发光,有时候半耷拉着脑袋,有时候插几句话,就这样云里雾里,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了。讲完后,我都发现这可能是我人生至今说的最多的一次关于我的过往。

    沉默了一小会,乔林继续喝着酒,才缓缓开口道,“唉,青哥,听你说了这么多,我才发现很多事是我不知道的。一直以来,我觉得我姐做什么事就是应该的,直到在,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不单纯是幼稚,还有自私。也许,就像你说的,人经历过一些事,就应该学会去长大。

    我以为我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应该得到的疼爱和关注会最多。但我得到的疼爱是有,却忽略了我姐。没想到我姐还有这么一段过往,她有事都不会告诉家里人的。现在我才知道,不是她不想告诉家里,而是家里根本给与不了她什么?甚至关爱。”

    劲酒真的很劲,喝了大半瓶,我都觉得脑子开始有点涨涨的,说话也开始多了起来。

    “呵呵,你小子今晚能这么想,我觉得很高兴。说实话,我以前很讨厌你,第一次看见你,一头黄色的叼毛,流里流气的。而且,最可恶的是,还让你姐给你洗衣服,这样,我就更看不顺眼。从现在跟你谈了这么多,我也发现,不是你有错,错也有我的份,因为我看事只看了表面,却没有去理解你。一直以为,你就是一个幼稚和无脑的人。现在看来,是我错了,错在一开始不想去了解你,而是先从外观去否决了你,对你产生了不好的印象。

    看来,要成长的不单是你,我也是,这叫他妈的叫什么来着?吃一堑,长一智?”

    “谢谢你,青哥,其实我也有想这些事。以前的我,一直觉得不管我怎么做?都是被人看不起,怎么做都是错一样。越想去表现,有时候别人越不认同我。所以,我才傻到跟赵星借钱去交女朋友。以为,有钱了,交女朋友就容易一点。其实,有时候有钱,不一定别人就看得上你,是不是这样的?”

    “唉,是也是,不是也是这样子。干杯吧~”

    就这样,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不知道谈了多久...直到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号码,是苗苗的,另外屏幕上角显示还有未读信息。苗苗来电话,肯定不好意思直接在乔林面前接的。所以,起身走了几步,才接了电话。苗苗的语气听起来挺着急的,第一句话就问,音音没有什么事吧?我把今晚的事简单跟她说了下,她听的一惊一乍的。最后,问我现在在哪里?要过来看下音音,我说不用了,让她帮忙请个假。我估计,明天音音一觉醒来,一定会头疼的,所以想让她多睡一会,明天就不想去上课了。

    苗苗也觉得好,就多叮嘱了我们几句,才挂了电话。

    电话收线,一看未读的信息都是陈柔发来的,她也是在问音音怎么啦?去她宿舍没有看到她人,所以想到发信息来问我。简单回复了陈柔,同样也告诉她,明天我们请一天假。结果,陈柔直接补了一个电话过来,问我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怎么两个人都明天请假了?打架的事,我知道陈柔一直都不喜欢,所以找了个借口,急忙就忽悠过去了。

    看了看时间也不找了,就领着乔林回房间了。今晚,注定无眠啊!

    殊不知,在另一边,朱胜此时正在医院里打着电话......

    “叔,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我被人划了一刀,刚在医院缝了几针。”

    ....

    ......

    回到房间里,音音睡的很沉。脱掉带着血渍的衣服,到浴室里冲洗了一下,光着膀子就躺在音音身边,搂着音音却完全睡不着,头脑里全部都是今晚的事。我在想以后的事会更麻烦,毕竟猴子和老三,程思林也好,都不在我身边,以一敌三确实是头疼的事。在学校里,他们不敢动我,但我不能不出校门口,不去外面转转啊!

    心里烦躁的很,想发信息跟猴子聊一下,想了想算了,按他的猴脾气,说不定又跑过来了。做为兄弟,当然希望他好,毕竟我们都还在读书,老是在上学时段跑过来也不行,而且我也不想他心里记挂着我。所以,发了个信息给程思林,把今晚的事跟他讲了一下。

    有时候,我经常在想,程思林跟波哥是什么个情况?程思林不会是富二代吧?如果是普通人家,不可能请个假,结果还成了洗浴中心的老板之一?要知道,小到酒吧,桌球室,大到d厅,夜总会,特别是洗浴中心,更是需要白和黑两方面势力的,因为保护伞是需要的,场子是要人罩住的。

    程思林回复我信息,告诉我不要担心,目前重要的是先沉着气,等他以后到了再说。又跟他发了几条信息,我实在是好奇,就直接问了他:你这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认识你都3年了,都没有听你说起家里一个字。程思林回复我:唉,以后再说。

    老实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程思林叹气,还发了个“唉”字。不一会,新信息又进来,程思林问我:手头方便不?借我个20万或是30万,我需要钱。

    看到这个信息,我头脑里嗡了一声,程思林,陈亮和老三,猴子,大家都知道我高中的事。现在,程思林跟我开口借钱,肯定是有什么事?否则,每次去他那里按摩泡澡,都是免费服务,有时还倒贴我一条中华。我随即弱弱问了一句:你这家伙,最近怎么啦?有什么事,要告诉我,跟我就不要客气了,你不是说,你朋友很少,就交我一个吗?

    程思林补来一条:呵呵,三个月后你就知道为什么了?敢不敢借我?

    拿着手机,我陷入了一小会沉思。在高一时,我是帮钱灵管理超市,到了高二,托她照顾,她手上两家超市的收益直接分给了我和许杰。到了高三,一个人分享四家超市的利润,除了打点给手下人的,我也积累了大部分钱。否则,我也没有能力,为音音交大学的费用。

    这个钱,好就好在,我父母都不知道。所以,我可以自由支配,倘然我父母知道我有这个钱,你觉得他们不会干涉我吗?这年头,人情薄如纸。在父母眼里,钱难赚,借钱容易还钱难,而且还非亲非故,又不是至亲。

    对于程思林,他前后帮了我很多很多。如果不是他,在高一时,我就被主任整的离校了。那后果,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冲击,至少父母那一关我就过不了。我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何况,程思林一直给我的感觉,这家伙不简单,既然能成为洗浴中心的老板之一,必然会有不凡的背景。

    于情于理,你说不行,你开的了口吗?说行,人都会有顾虑。铁了心,我直接回复程思林几个字:我相信你,给我卡号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