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倾谈
    后面,赵星他们还在追赶,我没有马上钻进车里。刚才我们都打热了,忘记了旁边还有掉落的小刀。这时,我没有跑向的士,而是跑过去捡起掉落在不远处的小刀。

    赵星三个人也追着我,我一弯身拾起小刀,这时候朱胜也已经挨到我身边了,我一个转身,手里持着小刀就划过去。估计,朱胜没有意料到我敢真动刀,来不及也没有办法退,而是用手一挡,手臂被刀尖直接划出了一个口子,鲜血当场就流出来了。

    “刀不见血不回鞘。”这是我来时就感觉得到的。现在可好,见血了,马强和赵星也不敢冲上来了。我趁机就直接跑向的士,打开门钻了进去。

    司机看了看身上还带着血的我,一下子楞了。我赶紧告诉司机,“没事,不是黑社会打斗,出门遇见几个喝酒的酒疯子。”说完,司机才缓缓把车开走。我不这么说,估计拉我去派出所或是直接报案都有可能。

    “青青哥,对不起,要不是我,你也不会搞成这样子。”即使现在是醉着的样子,音音都一直记挂着我。

    “放心吧!宝贝,我没有事。你有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宁的。”说完,还亲了音音一下。

    乔林这时候是坐在副驾驶位置了,转过头来看着我全身,又扭过头去。

    看着身上的衣服,估计都报废了,胸前都滴了很多血,而且,衣服都被扯烂了。不远处,看到有一个7天连锁酒店,我让司机停车,直接给了钱就带着音音和乔林下车。

    “青哥,你为什么在这里停车啊?不回学校吗?”

    “傻啊,现在我衣服都破了,还有血,我这样子回学校,肯定不好的。”

    “但你不怕,赵星那犊子追过来吗?”

    “放心吧!我上车时就回头看了下,他们在顾着朱胜那货,没有追上来。那一刀划过去,顺便给他们醒下酒。”

    “那你来这里干嘛?”

    “今晚先住这里,你帮我去里面买几瓶矿泉水,还有湿巾。我鼻子流血了,要先止一下。”说完,乔林就跑了。

    音音扶着我坐在了路边花坛上。貌似,搞反了,音音醉的比我伤的重。

    “青...青哥,对不起,那个...那个”乔林又折返回来了。

    汗啊~钱都没有,这家伙不知道怎么混的。扔了张红大头给他,顺便叮嘱他买几罐牛奶。听说,醉酒后喝点牛奶,可使蛋白凝固,保护胃粘膜,减少酒精的吸收。

    音音估计喝了很多酒,整个小脸红红的。挽着我的胳膊,直接就枕在我胳膊上,眼睛都紧闭着,好像很难受。

    “来了,来了,青哥给。”

    “你过来扶着你姐。”

    跟乔林交换了位置,我直接拧开矿泉水盖子,倒出水来,用手盛着水浇到自己脸上,把鼻子上,嘴边的血渍都清洗干净。又喝了一口水,漱了漱口直接吐出来。妈的,一吐来还是血红的,估计牙齿也受伤了。泡了水,才知道有点辛辣的疼。刚才都打的很急,根本也不知道是谁打了谁?谁挨了谁几下?又挨到哪里了?

    清洗干净后,我给了乔林钱,又把我的身份证给他,让他跑去前台开两间房,今晚就只能暂时在这里过一夜了。房子开好后,我扶着音音走进电梯,衣服上有血渍,我都是让乔林走到我旁边,尽量掩盖掉。

    一到房间里,打发乔林回自己的房间,音音就自个跑去洗手间吐了起来。我要进去,她直接用脚把门给关起来了。唉~这个傻瓜,有什么事都不想我知道?我是完全属于后知后觉那种,每次只要涉及我的,她都不想让我担心。一出错了,就喜欢说“对不起”,感觉像日本小媳妇一样,呵呵~

    音音出来后,我把她扶到床上躺着,又去洗手间给她拿了毛巾,用热水烫了一下,然后帮她擦洗着小脸。热毛巾敷脸也可以醒点酒,起码不会很难受,我猜音音现在是头脑里已经在旋转着了。扶起她坐起来,插了吸管,给她喝牛奶。刚才吐了,一吐很伤胃,喝点牛奶可以顺滑下肠道和胃粘膜。

    此时,音音感觉就像一个小孩子,看着她依偎着我,低着头默默喝牛奶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原来,酒醉了也是一种朦胧的美,呵呵!

    忍不住调侃一下自己:是不是喜欢的人,在自己眼中都是360度无死角的美呢?

    看着音音喝完牛奶,扶着她躺下,给她盖上被子。我却没有一丝睡意,脑袋里全是今晚的事,正要起身往外走时。音音却小手抓住了我,嘟囔着说,“青青哥,抱抱,要抱抱。”

    “呵,好可爱啊你。”说完,我就坐在床边,直接弯下身保住了音音,她也环着我的脖子。

    “青青哥,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对不起,今晚我喝酒了,而且是你没有在的时候喝的。”

    “傻瓜,下次不要这样子了。如果我不及时赶来,今晚会发生什么事?我想想都觉得后怕,他们也都喝了酒。”

    “青青哥,对不起。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好差劲,我想到乔林把你撞到在地上时,我心里就很气愤,甚至忘了他还是我弟弟。但,听到他哀求我去帮他时,我又觉得他好可怜。”

    “这不是你的错,错的人不在于你。我没有兄弟姐妹,我没有办法体会那种骨肉相连的感觉。但跟你在一起,我就知道,你是我要去守护的人。所以,我就能理解你,为什么宁愿冒着醉酒也要独自去解决这个事?”

    “青青哥,他们要我弟交0多出来。不交出来,就要打他。我如果不理乔林,我爸爸妈妈第一个来骂我,如果乔林真的被打了,是在我面前被打,我心里也难受。所以,即使是罚酒,那我也要喝。”

    看着音音半眯着眼睛,又喃喃地跟我诉说着,真的觉得她好不容易。

    “我知道的,所以你不用解释,我也明白,你是不会自己去做这种事的,特别是去喝酒。你答应我好不好?以后有什么事,都要告诉我。再大的风雨,我们都一起手牵手走过去,好不好?”

    “好...”

    “嗯,那拉勾勾。”

    音音会心一笑,不一小会就沉沉地睡着了。给她盖好了被子,我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拔出门卡,关上门。

    出了房间,其实我想找乔林谈谈,今晚他让我很吃惊又意外,同时我也想了解下在我去之前的情况。如果赵星他们敢轻浮音音一下,我不会就此放过他们。

    笃...笃...笃

    “出来吧!我有事找你。”

    不一会儿,就看到湿着个脑袋的乔林开门出来。

    “真佩服你,还有心情洗澡。”

    “唉,今晚,我真没有想到搞出这么多事,洗个澡当镇定一下啦!”

    “去楼下喝两杯吧~”说完,带着他就直接下楼去了。到了楼下,乔林搞了一瓶青岛,我直接他妈的来了一瓶劲酒,算是挨了几个拳头,喝着补补身子吧!

    两个人喝着酒,却静静的,这是我跟乔林第一次喝酒,第一次这么近身近距离的处着,难得啊!我知道他不好意思说话,所以先开口问到,“今晚是怎么回事?怎么搞到你姐喝酒起来了?”

    “唉,青哥,那晚你挂我电话后,我就发了信息给我姐,让她帮我想办法。我不好意思跟她说0的事,就说想见她一下,当面说。”

    “然后呢?”

    “唉,谁知道今晚就遇到了赵星那犊子,我们被拉了过去。一开始赵星倒没有说什么,也不提钱的事,是马强当着我姐的面,直接摊开说我欠他们的钱,什么时候还?然后朱胜就凶我,你知道上次他还踹了我一脚。”

    “现在,你看清楚了没有?曾经你觉得很man的人,在你有困难时,却可以沉默不语。靠近你,是为了什么?为了你姐,不是吗?”

    “青...青哥,老实说,我第一次看见你,过后不久,就知道你跟赵星杠上来了。后来,你让张狂来带我,我那心里很不服。我觉得我姐怎么会看上你这个人?本事平平,还不是一样被人打到趴在地上。所以,我结交了赵星,正好他也喜欢我姐,我想我以后就不用被人欺负了。”

    说到这里,我才明白,敢情这家伙以前是只有被人打的份,也被人打怕了。看来,以前的我是从表面去看了乔林,其实却忽略了他的过往和心里。

    “青哥,我们家是穷,但穷不应该被人讨厌吧?讨厌也不用被欺负吧?所以,我就染头发,扮古惑仔想告诉欺负我的人,我不是好惹的。但,还不是一样被打,哈哈~所以,我不痛恨我家,那时候我痛恨我哥,我觉得他一点用都没有,还是家里的长子,却连弟弟被打都没有办法,自己却还在外面欠债。”

    “那你为什么想到跟我借钱?向我求助?你不是很讨厌我吗?”

    “对不起,青哥。从年前,被朱胜踹了一脚,我想了很多很多。我以为我交了他娘的什么会费?他们就会把我当兄弟,结果我错了。有事时,还不是一脚把你踹了。相反,张狂把我摔在地上,却没有打我。我跟过他一段时间,我知道他的性格。他不打我,肯定是你告诉他的。所以,我真的很感激。”

    “你小子算是知道了。我不告诉猴子,你可能会被他捶的很惨。在医院那三天,我想了很多事,也慢慢懂得一些道理,我想这就是成长吧!”

    “你...你想通了什么?青哥”

    “你想想看,今天他打我,明天我打他,那我们要打到什么时候去?打到毕业,打到成家,打到做了爸爸也接着打,我们这辈的打,是不是以后孩子也要继续打?我突然想起,叶问ii里,甑子丹演的叶问跟黄梁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能打?黄梁说‘当然,你一个人能打那么多人。’叶问说,‘那20年后呢?20年后你随时都可以达到,但人总是会老的嘛!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最能打的人?’

    所以,我明白了很多。就像你被人欺负一样,你被人欺负过,不代表欺负你的人,没有被人欺负过。你觉得赵星可以给你依靠,甚至觉得他很有势力或是很强,但赵星打过人,不代表赵星没有被人打过,就如,上次你已经看到的。”

    “我明白,所以我才从那一次看到了很多现实。有时候,觉得是自己傻,幼稚和一厢情愿,还差点连累了我姐。今晚,我姐可以不喝酒的,是朱胜那王八先起哄的,今晚不给钱,就见我一次打一次。所以,我姐喝了酒,他们说可以给我时间还,不催我那么紧。”

    “想想,觉得你还算是有点小聪明,会打电话给我。否则,我不保证今晚你姐不会出事,而你又保护不了她什么。”

    “是赵星那犊子拿着酒走过来,低声告诉我,‘今晚他们都喝急了,如果不想你姐出事,就给我叫李青来。’所以,我才跑出去打电话给你。结果,害你被打了。对不起...”

    话说到这里,我却沉入了思考,隐隐约约觉得,赵星不是要找我那么简单,而是相反,他也觉得剩下的两个人喝急了,怕出事,他控制不了。所以,表面是想叫我出来,其实是想为音音解围,是这样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