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乔林求助
    “乔林,他怎么会有我手机号码的?”好郁闷,想来想来,应该是他问了音音。

    这时候,手机响起来了,一看是音音的,就接了起来。

    “青青哥,我弟是不是打电话给你了?”

    “没有呢!不过信息倒是有两条。音音,是不是他有什么事?”心里却想,是不是这小家伙又要来阴我了?

    “我也不知道,他慌慌张张的,一直要我告诉他,你的手机号码。说想跟你道歉,所以我就...就...就给了他了。对不起,青青哥,没有经过你同意就把你的号码给了我弟。”

    “音音宝贝,你干嘛老是把涉及‘对不起三个字的事,都往你身上揽,不就是个号码吗?何况,他想跟我道歉,你给他电话也不为过,是不是?”

    “好吧!他刚又发了信息给我,说找你不到。”

    “音音,你不要担心。我现在跟他联系下,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放心吧!”忍不住跟音音又温存了几句甜心的话,就收线了。

    当然,我不会打电话给乔林的。一个电话一分钟还要两毛多呢!发个信息就好,随便打了几个字:刚才洗澡去了,有什么事?说吧!

    马上,乔林的电话就直接过来了,一接电话就紧张地说,“李青...不,青...青哥,有件事可否,帮...帮忙一下?”

    我猜,他现在估计是面红耳赤的,否则按照我对他的了解,不可能说话会这么结巴。

    “这两年,你怎么养成结巴的好习惯了?几个字都说了将近一分钟。”

    “呵...呵,见...见笑了。”

    “说吧!慢慢来,不要着急,我听着呢!”没有办法,他是音音的弟弟,难道你还能跟他急么?

    “是...是这样的,咳...咳...咳。”

    “哎哟,你到底是怎么啦?难不成现在有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我有点微微的不耐烦,这是真的。本身我就对他“无爱”。

    乔林电话上沉默了一会,貌似理了理情绪,接着弱弱地说,“我以前贪玩,跟...跟...跟星哥,不,赵星那犊子,借了一点钱。年前,我们干了一架,不对,不对,是他们跟你们干了一架。你们五个人把他们三个打的跟猪排一样趴在地上。不知道怎么着,这两天猛着催我还钱了。以前,他都不会的。”

    “哈哈,乔林,我说你怎么一涉及自己利益的,就撇的那么快。以前,叫星哥也是你,现在叫他犊子的人也是你。你未免转舵也太快了吧!”

    “哎,青哥,你就别...别取笑我了。你说,这人谁没有犯过错误,以前是我有眼无珠,跟着那犊子走。你看,他错,我也跟着错。”

    尼玛~这人未免也脸皮太厚了,都不小了,咋就这么幼稚呢!还是无知?

    “得了得了,说吧!现在你欠他钱,不是我欠他钱,你跟我说这些有屁用?我搞了半天,不知道你打电话给我干嘛?跟我想说什么?”

    “对...对不起,青哥,可能讲太快了。你也知道,以前我跟他借钱,他不催我,现在呢?他猛的催我。而且,我打电话给他,他不接,现在反而是马强他们来催我,你说郁...郁闷不?”

    “靠,你跟他借了什么钱?多少钱?这么催,我倒是想知道了。”我承认,我就是天生的好奇心种子,老实说,就是有点八卦吧!要不是八卦又带那么点仗义,我想当时主任骚扰苗苗,我就不会那么多管闲事了。再后来,也不会跟苗苗那么好。看来,适当八卦下也是好。

    “是这样的,其实也不多,就0多。一开始是几百几百的借,那时候有女朋友,所以你知道,遇上这档子事,开销自然就大...大点。”

    “大...大你个头,0多?我长这么大,都没有跟人借过上1000的钱,你就借了0多?你钱是贬值的,100才5毛是吧?靠”

    “也不是纯粹就0多,我跟他们在一起,朱胜就说,我加入他们,按会规,就要收保护费,当是给他们抽烟的。所以,就欠了这些了。不过,我以前在雷虎家上班时,每个月的工资都拿一些去还了,也就剩下这0多了。可惜,我离开雷虎家,在这里,你也知道,没有什么收入?才...才...才需要你帮忙一下。”

    “0多,你知道你姐多不容易吗?对她来说,交了一学期的学费,剩下的可以当几个月的生活费了。”

    “唉~青哥,我都知道。我就觉得我姐遇到你,真是上辈子做了好事。所以,我以后也想多做好事,跟着你混好了。你看成不?当看在我姐的份上,可否就帮我这一次,求你了。”

    “我不一定能帮你,你可能要好自为之。”

    “青...青哥,不,你得帮我。我一定会感激你的,我不想被人打,被人打,你知道就跟你的手摔下去一样,会很痛的。”

    “我操,我手痛还不是你给撞的,马啦吧子。”我一火,就把电话给挂了。

    后面,乔林又打了一次,我直接按拒绝接听。发了个信息给音音,说没有事了,小事一桩桩,早点休息,就闭上眼睛慢慢地睡着了。

    好难受,做了个梦,梦见了陈柔。她站在我面前,却慢慢地往后退,越退越远,然后进入了一片大雾。不管,我怎么叫?怎么喊?她就是笑了笑,不回答我,直到连轮廓也消失了。

    尼玛~一觉醒来,跟梦遗了似的,一摸裤裆,没湿;提起裤裆,发现没有。一摸后背,后面湿了。

    “陈柔”我忍不住碎碎念了一下,这个梦好真实,不会她又要转校吧?一看手机,才5点多。呆呆坐在床上,想了很多很多,其实我对陈柔是脸上表示不在意,甚至想回避,但内心却为她打开着。摸了摸心口,好纠结好难受。

    从床上爬起来,洗刷了一下,自己跑到后操场,绕着足球场外围的赛道,跑了很久很久,直到自己跑不动了,双手托着膝盖,站在那里喘息。

    这是开学的第二天,估计很多人还没有从放假中回过神来。上课的景象基本是东倒西歪,只有少数人在那里积极地抄笔记。偷偷地看了下陈柔,估计昨晚她也没有睡好,小小的打了个哈欠。

    嘻嘻,难道是昨晚我梦见她,她梦见了我。忍不住,还是自我调侃了一下,某些时候,我的自我调节还是挺好的。随即,我微微趴下了身子,长着嘴巴,用手势比了比一个方形的东西,想告诉她,“本本呢?把小本本给我。”

    聪明的女孩就是一点即通。陈柔看了看我,然后从随身的小包中,拿出了本本,让同学递给了我。我在上面大笔一挥:你毕业后想做什么?嫁人吗?还是先工作一、两年?

    陈柔看到后,抿嘴一笑,拿起笔写了写。收到本本后,轮到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她说:你工作,我就去工作。你在哪里工作,我就跟着你,好吗?你结婚了,新娘会是我吗?

    我咽了咽口水,回复她:我的第一个问题不算,这次重来......

    有时候,上课无聊了,跟陈柔传传小本本,也不能说就是坏事。起码,有些让全班无聊到极顶的课,可以好过点,也容易过点。当然,刘亚辉是最无聊的,在那里头向左一下,向右一下,向左又一下,向右再一下,看着我和陈柔传本本,扭来扭去脖子不累吗?如果给他一个机会选择,我估计他最想知道,到底我跟陈柔在本本上说什么?

    好奇心会害死鸟,看来是真的,哈哈哈......

    整节课,最后一次传本本,陈柔说:如果每天,你都能主动艾特我,那该多好!

    我回复五个字:呵呵,没问题。

    最后,还是想问一下:谁可以告诉我,什么是艾特?

    顺便说一下,中午吃饭,我和音音,苗苗和陈柔是一起吃的,四个人刚好坐了一个饭桌。当然,吸引来的火热眼光是不少的,我都觉得我快成了国宝。男人那是嫉妒,想掐死我;女人那是好奇,看到三大美女,觉得有那么点压力。

    嘴里嚼着饭,眼睛却忍不住看了看陈柔。她吃的很慢,小口小口的,脸上有时候还红红的。苗苗有时候也是话多,今天跟陈柔一起吃饭,两个人都貌似有点不自在了。倒是音音,在那里找话题,然后两个人就插一下话,又吃一下饭。本来,陈柔又不想来的,可是拗不过音音,还是被拖着一起来了食堂。我知道音音的小心思,但现在这样挺好的,有了音音和苗苗,我冷静告诉我自己:就只能这样了,不要再想什么。陈柔是一只漂亮的孔雀,但不属于自己的森林。

    吃完饭,各自回去休息。下午的课,让人昏昏欲睡,不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是那个老师讲课跟念咒语一样。她说,“同学们,在没有读大学前,你们学的都是小乘佛法,到了这里,你们就知道什么是‘大乘佛法’,因为在这里的每一天,对你以后的人生,对你以后的生活都是至关重要的。”

    听道上的人说,这个老师非常信佛。所以,课讲完了,就跟我们讲下“佛礼”,告诉我们两件事,就是: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

    我承认,我不是唐僧,我不明白“大乘佛法”,我也没有去过西天。

    晚上吃饭,音音却溜走了。打了电话给她,她说,“我不太舒服,先回宿舍去,你们不用担心我。”

    话虽如此,但怎么老是感觉怪怪的,又说不出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