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放倒刘亚辉
    我撇头一看,是刘亚辉写的。字写的还可以,人就是猥琐了点,不够君子,唉~

    刚好,陈柔的本本在这里。我指甲拧着刘亚辉的纸条,给了他一个黑人牙膏的笑容。然后,当着他的面就把纸条放在陈柔的本本里,一起传给了陈柔。

    小样,这下子脸上挂不住了吧!哈哈哈.....

    陈柔收到本本后,打开一看还有个纸条,一瞧内容和字迹。眉头皱了皱,嘴巴可爱的噘了一下,不满地发出“喈”的一声,但没有回过头去看刘亚辉。

    刘亚辉这个死样,现在是满肚子不爽,眼睛阴霾顿现,死死地盯着我,貌似要把我一口吃了一样。切~老子会怕你,老子就不会把纸条放在本本里给陈柔看。

    现在,苗苗回来了。他从第一眼看到苗苗,就眼睛低下,连看都不好意思看她。要不是这个叼人,苗苗会辞职离开学校?要不是他自己做的“好事”,他也不会被钱勇整到转校。再一次见到苗苗,他的眼神变得很不自然。苗苗以这种方式出现,不要说是他,连我都始料未及。如果可以的话,我估计刘亚辉现在想申请英语课,以后不上了,嘻嘻!

    扭头看了看音音,很恬静地坐在椅子上,手里的笔犹如芭蕾舞演员一样,奋力地弹跳着,好像永远写不完一样。音音说过,“我们一起上课,我为你做笔记,你不喜欢听课,我就替你听课,好不好?”

    从接她回来后,她就一直很努力很用功,在书本上下的功夫,是我赶超不上的。我知道,她想努力听课,学习,想以后帮到我更多。

    看着音音的柔软,因为快速写字而微微的抖动着,我好想伸着手走过去,肆意揉捏一下,特别是那两颗小巧的粉葡萄。算了,还是打住吧!我可不想课桌被我下面的“兄弟”给顶起来。

    快放学了,收到苗苗的信息,约我和音音一起去吃饭。好不容易捱到下课铃响,音音拉着陈柔一起去,但陈柔脸一下子红了,找了个借口推脱了我们。没有办法,我和音音、苗苗约了地方,三个人下馆子去了。

    一路上,苗苗和音音有说有笑的,苗苗更是主动牵起了音音的手。我发誓,做为一个男人,此时走在两个深爱的女人后面,除了成就感,你还会有着浓浓的幸福感。

    可能是苗苗和音音一路聊不够,连续经过了几家馆子都不瞧一下。走着走着,来到陈亮上次请我们吃饭的地方,我径直走了进去,再不进去,我估计她们两个都不用吃饭了。

    这个时候,一个爱家庭爱老婆的男人,当然要记得她们两个喜欢吃什么了?此时,苗苗和音音,就像失散了多年的姐妹,久别重逢一样,没完没了地说个不停。

    过了一会,菜都上齐了。苗苗才觉察到“速度”这两个字,不禁发出,“咦,你都点好了?”。接着,“嗯,不错不错,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

    “那是肯定的,对您老佛爷,小李子可不曾忘记您的口味啊!”

    “你要当太监吗?”

    “靠,有这样诅咒相公的吗?”我不满的努了努嘴。

    苗苗拉着音音笑了起来。看着她们高兴的样子,我心里很暖,以后的事以后再去发愁吧!现在的我全然不顾,也不去想以后的事。

    此刻的我,不是已经很幸福了吗?

    吃完饭,音音自己跑了。我知道她想让我和苗苗再多聊聊,毕竟两年多了,相处的时间在这一天,真的是远远觉得不够。找了个灯光不是很显眼的地方,苗苗头依靠着我,手挽着我的胳膊,我搂着她就这样静静地坐着。

    当然,我的手可不会那么老实的。手指伸进苗苗的衣服,轻轻捏着柔嫩的小葡萄,却问苗苗,“音音是怎么打动你的?一开始你不是没有回她信息吗?”

    两个小葡萄被我轻轻地摩挲着,苗苗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拍了我的手一下,就说,“起初,我完全不想看她的信息,甚至还没有看就直接删除了。但她几乎天天给我发,见我没有回复,就隔几天给我发一次。等到我离开你们的第一个七夕,我收到她的信息。本来就是七夕节,我当时很想你,又很气你。

    看到是音音的信息,又是在七夕发的,以为是跟我耀武扬威来,就打开看一下。信息上她只说:苗苗姐,请允许我这么叫你。今天是七夕节,你会想青青哥吗?如果想,那证明你爱他。如果你爱他,你会让他开心还是不快乐呢?”

    我当时不悦地回复音音:你凭什么怀疑我?

    音音隔了一下,回复我:

    如果你爱他,那你会在意他快乐吗?会喜欢看见他痛苦吗?我可能不是最好的,所以,我能给他的,就是让他没有压力,尽可能给他放心和开心。如果我只知道嘴上说爱他,但实际上却给他造成了压力或是痛苦,难道这样的爱,不会自私和盲目吗?

    “后来,我没有回复她,而是一直在想着她的话。一直以来,我觉得我很爱你,比任何人都爱你,但我爱你,却发现我原来都不理解你。特别,看到音音说:难道这样的爱,不会自私和盲目吗?想了很久,我才知道,我一开始接受不了,是因为对你没有了信心,才离开你。但其实,是我自己没有了信心,所以,选择了自私,想去占有你,以为几句话可以给你加一个枷锁,让你成为我的专属,你就会是我的。可惜,我错了,爱你,却不够理解你。

    突然间,我才明白,原来我口上说爱你,却爱的没有音音那么细致和细心。”

    “呵呵,音音这个傻瓜,一直都是这样。”想到音音,真的觉得浑身都有暖流在流淌。

    “后来,我主动发了信息给她,慢慢的,我们就聊的越来越多。再后来,她把她为什么辍学?为什么又回来?所有的事都跟我说了,我才知道,原来她的过往是这么让人心酸。有家,有兄弟,有父母,却得不到爱,我觉得我比她幸运的多,至少我父母不会重男轻女。

    不过,当时的高中确实够乱的。乱世出英雄,青,你为了音音而那么努力,我听了后很感动。本来以为我了解你,却发现我了解你,了解的很遥远。所以,也让我重新看到了你,一个虽然滥情,但却很善良和懂得疼惜女人的人。有时候,反而觉得自己很幸运。缘份,有时候真是玄乎,呵呵。”

    说完,苗苗抬起头来,亲了我一下嘴角。

    这时候,有几个身影慢慢向篮球场走过去。去了篮球场却不打球,而且还抽着烟,挺叼的,让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篮球场那里有射灯照着,我选择在这里,主要就是因为离开射灯范围稍远,如果不仔细看,是不会看到我和苗苗的。几个人到了射灯附近,我才看清楚是刘亚辉和赵星,以及他的两个跟班。

    呵,这下可好,今天一整天看不到他们。白天缩着,晚上却露出头来,看来是有什么活动吧?如果是单赵星三个人,我不觉得有什么。关键是,刘亚辉也在场。这叼丝,平时不是在陈柔面前装不抽烟的吗?现在怎么抽起来了?

    可惜,离的比较远,我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脸孔还是看的很清晰的,特别是赵星那个肥猪身材。刘亚辉还笑了几下,烟抽完了,又继续给他们丢过去。

    “青,你在看什么呢?干嘛不说话呢?”

    “嘘,苗苗你看,是刘亚辉?”

    “在哪里?今天上午我看到他,他一直都是头低低的。不会又想怎样吧?”

    “放心吧!没有事的,只要我们平时不被抓到什么?他自然也没有凭据去造谣。而且,以前的事,是在高中。现在这里是大学,他以前也被教训过了。我不相信,他还敢铤而走险,去做出,对你不利的事来。单对我,他敢。对你,我觉得他已经知道厉害了。”

    勉勉强强安慰了苗苗,看到他们离开了篮球场,我也带着苗苗回宿舍了。

    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赵星他们年前被我们打软了一次,不可能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特别是赵星。如果他是那么容易就放弃的人,他不会把高中的事,还放到大学来。而且,依马强和朱胜都是性格爆裂的人,他们不会接受被我们如软柿子摔在地上的。

    今晚,看到刘亚辉跟他们在一起,难道是在计划着什么?还是刘亚辉在安排着什么?

    “走那么快干嘛?”随后,左肩膀就被拍了一下。

    我望向左手边,没有人。望到右手边时,就看到了刘亚辉,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身旁了?

    我擦~当你想事很专注时,突然冒出一句话,又被拍了一下,你会被吓到不?

    “靠,有你这么吓人的吗?”我很不服气地说。

    “走,请你喝一杯,我们聊一下。”我还没有点头说好还是不好,刘亚辉就拉着我回操场走去。

    到了操场,我很不爽地说,“说吧!有什么事快说?喝酒,免了,我要睡觉。”

    “呵,你有那么早睡吗?你应该知道我想跟你说什么?”刘亚辉脸色很沉地说。

    “陈柔?我很久以前就说过,她喜欢谁?我管不着,你要追她,那也是你的事。”

    “我一直都喜欢她,也追她,你不是不知道。但,我不爽你没事跟她在传纸条。”

    “呵,你要明白,不是我在跟她传,是她传给我。你跟我说这个没有用,你够鸟,你就去告诉她,不要传给我。”

    “哼,看来是没得谈了,是吧?你相不相信,我一句话,可以让你再去医院。”

    我承认这时候我是被激到了,我也是一个软耳朵喜欢听好话的人。可是,现在刘亚辉的话,让我相当不爽,我不甘示弱地反问他,“我还真不相信,你是不是还想再转一次校?”

    “**......”

    这个估计是刘亚辉的伤疤,我不小心就真的揭开了。

    一句话的事,他连脚都踹过来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打过架?对于我,这一脚,我表示无压力。身形向左边一闪,躲过这一脚。跨步上前,右脚搁在他小腿后面,两只手抓着他,用力一拽,他一下子就被我放倒下来了。

    不过我没有放手,此时他也是两只手抓着我。既然,要激他,就一次性激个够。

    “你还真他妈是个软壳乌龟。”说完,我手一放,他整个上半身就躺在了地上。

    “诶,你们在干嘛?”这时候保安骑着自行车过来了,车前还有一蓝一红两个led在闪,明晃晃地真不爽眼。

    “呵呵,没事,没事。我们以前学过跆拳道,在这里试一下。”

    靠~这个借口也有,而且还是刘亚辉先说出口的。

    “那就好,回宿舍吧!”保安说完还看着我们,一副没有要走的意思。

    “兄弟,走吧!你有进步哈”说完,还拍了我的肩膀。

    我有进步,还不是被你逼的,我暗暗无语地想着。

    回到宿舍,冲了个澡,一看手机,两个新信息。

    第一条:青哥,帮个忙好吗?

    第二条:有收到信息吗?对不起,忘记跟你说了,我是乔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