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陈柔的过往
    手里握着陈柔传过来的纸条,久久不知道怎么回复她?

    转过头,对她无比阳光灿烂地傻笑着,想了想还是随便回复了一下:是啊,好久没有看见她了。所以,一下子就很高兴,一时间没有注意到你在叫我,对不起了。

    匆匆的把纸条传给陈柔,刘亚辉的眼神是充满着无比的阴狠。在陈柔面前,他很大方得体,怎么表现都行。在我面前,他却毫不掩饰地去暴露出来。我知道,他想让我怕,让我知难而退。但是,他貌似错误地低估了我,我这人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在高中时,第一次看到他,还感觉挺阳光,挺温文尔雅的,以为他不会是纯粹的“官二代”。在现在看来,我不觉得陈柔以后跟他在一起,能好到哪里去?

    孤芳自赏,在感情,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忠诚的好男人。但起码,对自己的女人,我会有耐心,我会有怜惜之情。当然,家庭暴力,在我身上绝对不会有,我想这点我还是比较靠谱的。

    接着,又收到陈柔的纸条,说:你和班主任在游乐场的照片,是真的吗?对不起,这个是高中时候的事了,当时也是在学校的贴吧看到的,现在还拿起来说。

    我拿起笔,告诉她:不用说对不起,傻瓜。那些照片是真的,但是,你知道是谁拍的吗?你又知道是谁上传的吗?

    说完,递给了同学,传回给了陈柔。不一会,纸条改成一本精致的小本本了,是那种袖珍的记事本,上面写着:我只看到照片,但没有去关注其它的事,也没有去想是谁去上传这些东西的。是谁做的呢?

    我皱了皱眉,陈柔是很单纯的,这也是我形容她为“不食人间烟火”的原因,随后,补到:是刘亚辉,你要时刻小心这个人。

    说穿了,刘亚辉,你见不得我好,那我也不需要对你善待。你越想追陈柔,我越不会把陈柔拱手送到你的狼口。“好白菜不能让猪给拱了”好像,网上都是这么说的,是吧?

    唉~可怜的同学,这下子成了我和陈柔之间的邮差了。打开笔记本,陈柔说:对他,我没有感觉,我只对你有感觉。所以,我不在意他太多,但他父母也认识我父母,他到我家,很能跟我哥聊,我也不好意思,对他冷言冷语。唉~

    看到陈柔,在后面加了个“唉”字,感觉她似乎也很反感和揪心的。

    以前,两个人是同桌,偶尔会在课桌里摆开象棋,好好地杀一盘。现在,上课纸条不传了,直接改写本本了,呵呵~不得不说,社会与时俱进,创意无限好啊!

    我想到以前陈凡说,陈柔是在乡下长大的。好奇心促使我,去问啊去问啊,为什么不去问啊?

    尼玛~纠结啊!我不怕陈柔,但关键是问这些问题我却怕了。感觉,眼前突然出现两个李青的小人,左边的是邪恶的,还拿着叉子;右边的是阳光而又正义的天使。

    最后,剧情碉堡了,邪恶战胜了正义,我被恶魔给俘获了。传了本本给陈柔,上面写着:你哥说你是在乡下长大的,是吗?我很想知道所有关于你的,你会告诉我吗?

    陈柔的本本马上回传过来了,说:后面那句话,你能告诉我,你是关心和在意我吗?是,告诉你。不是,不要问那么多,反正你也不在意我。

    我擦~~这个问题有深度,感觉就像给了你一把钥匙,前面就是yes和no两个大门。你选择no,你就直接出去了。你选择yes,你会更加走近陈柔。

    你回答“不是”嘛!你又不知道答案,但好奇心我又比较重。

    你说“是”嘛!对现在的我来说,也是一个头疼的问题。你们可能不知道,也无法理解,现在苗苗回来了,而音音一直是陪伴在我身边的。此时,面对陈柔,我的心情和纠结,你们是没有办法体会的。

    我在说,你们在看,你们能懂得吗?

    好吧~我承认有时候“善意的谎言”是一个不错的理由。最起码,你可以知道些你想要的答案,更多地去了解陈柔。就这样,李青vs好奇心,我被ko了。

    在纸上写着:我不关心你,干嘛要问你?不是吗?

    写完后,我还示意地“啵”了一下,我为我这个回复感到相当的满意,iq在稳定有力回涨,同比去年翻了一翻。

    这一下子,陈柔没有很快回我,而是拿起笔在那里写啊写啊!刘亚辉看到我和陈柔这么频繁的传着本本,眼神看着我那个程度啊,真的是犹如“电光火石”,噼里啪啦地。

    如果杀死一个人能先让他吐出几两血,我估计现在刘亚辉,不是几两的问题,至少一个小酒缸是已经满了的。哈哈哈,一个字“爽”啊!

    陈柔把本本传给我了,看完上面的文字,却让我隐隐觉得心里好酸。

    上面依稀写着:我妈妈是乡下人,我爸爸是城市户口。爷爷奶奶一开始就不喜欢我妈妈,直到后来生下了我哥,才慢慢改善。一个孩子太少,就要求我爸爸、妈妈再多生一个。所以,我是属于超生的第二胎,还是一个女孩。在我出生后,我妈妈的日子一点都不好过。那时候,爸爸是妈妈唯一可以依靠的人,结果爸爸对妈妈不冷不热,爷爷奶奶对妈妈又冷眼看人。无奈,妈妈就带着我去乡下找外公外婆了。

    其实,我很孤独,也很怕孤独,所以,有时候不喜欢说话。刚搬回家里时,看到爸爸和哥哥,我不习惯;看到爷爷和奶奶我更觉得怕。

    在没有认识你时,除了妈妈和外公、外婆,我觉得我就是一个人,因为大人的世界,我搞不懂也不想明白。在高中时,虽然有哥哥,但一开始,我并不跟哥哥说话。

    因为你的事,才跟他慢慢讲起话来的...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第一次看见你时,是在高一新生进班的时候,我知道你在看我,我也眼角看了你一下。没想到,这一看,竟然成了同桌,嘻。

    到后来,我没有想到,午休时你会摸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好羞,呵!不过,也许,你和我当时都是很懵懂,是不是?你觉得我不会喜欢你,而你喜欢我,却不敢开口,是不是这样的?

    其实你很傻,如果我对你没有好感,而是讨厌的话。你觉得我会不会告诉我哥?我没有说,是因为我-喜-欢-你。

    我不觉得我是什么富家女?我也是在乡下长大的,从小就没有了“公主”的光环。我说话比较晚,到4岁时还不会说太多话,所以,他们都叫我“哑丫头”。除了家里人,你是第一个知道我小名的,不要跟别人说哦!

    那时候,外公外婆家也不好,妈妈又回到乡下,大家都觉得我是妈妈在外面给别人生的,现在的人叫做“拖油瓶”吧!妈妈很辛苦,要是我是个男孩,那现在一切都会改变吗?

    后来遇见了你,我觉得做女孩其实也很好,起码可以跟你在一起,你会照顾我吗?会对我好吗?以前,经常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可惜,你对我不冷不热,我又想到以前爸爸对妈妈的样子,心里就产生恐惧感。

    前两年,爸爸跟妈妈差点离婚了,我以为我长大了,回家里了,跟哥哥和爸爸在一起了,一家人就团聚了。可是,爸爸却有了外遇。我原本还在想,这么多年了,爸爸也没有找别人一起过,应该是想着我和妈妈的。可惜,那时候的我,还是比较幼稚吧!

    唉~妈妈在乡下带着我,小时候很难,妈妈却想着爸爸,想着哥哥,忧愁也比较多,人也就比较显老吧!

    后来我想通了,很多事都是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要不是爸爸、妈妈差点离婚了,陈凡哥哥也不会转校。我小时候被邻居的小孩打,那时候没有哥哥在身边,又不会说话,结果只能是哭,跑去找外婆。等我见到哥哥了,以为可以被保护了,结果他却在学校跟人家打架,跟我想的差别太大了。所以喽,我就很反感和排斥他不学好,就想着要打架。

    爸爸和妈妈吵架闹离婚时,妈妈想带我回乡下去。爸爸又想着离婚就什么都说清楚。一气之下,陈凡哥哥拉着我的手,收拾好包裹就要走。从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其实哥哥很在意我和关心我。

    那一个晚上,哥哥破口第一次对爸爸大吼,把爸爸整个骂呆了,第一次看到爸爸一句话都没有说的样子。而妈妈就搂着我,一个劲的哭。

    你可不要学我爸爸做大男人主义的人,就是因为他觉得他自己说什么都是对的,自己做什么都是好的,却忽略了很多人,很多事,包括我们的家。那一晚,哥哥歇斯底里地在家里大骂,后来我爷爷和奶奶都起来,被他抓着一起骂。那晚,我觉得哥哥很威的,真的很威。

    最后,哥哥跑去厨房里,把所有的碗都拿了出来,一个一个在爸爸、爷爷和奶奶面前摔烂了,他一边摔一边说,“碗为什么是圆的?而不是方的,不是三角形的,不是奇形怪状的,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圆起来的碗,把东西给圈了起来,才不会漏出来。家也是一样,妈妈和妹妹离开了我们很多年,就像摔烂在地上的碗,已经是事实了,你粘都粘不起来。碗已经摔坏了,人踩到会受伤,拿起碎片会伤害人,这是不争的事实。好不容易有了新碗,一家人围坐在饭桌前,可以吃饭、喝汤、谈天,这不是很温馨的吗?”

    说完,哥哥哭了,爷爷、奶奶也哭了。再后来,他们给妈妈道歉了,说:“看到现在亭亭玉立的柔柔,我们好喜欢。原来,有儿不是最好的,有女却也是很珍贵的。有这么一个乖巧又听话、漂亮的孙女,我们两个老人都很高兴,这个家不能散。

    本子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却还是让我忍不住看多了两次。原来,很多表面看到的光环,却是有着晦暗的过去。

    这时候,我收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可否不要有完没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