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回顾
    “那个人,是你最熟悉的,也是对你最好的人。甚至对于你,她做的比我,比任何人都好。”

    不确定,是激情过后产生的后遗症,还是继续处于遇到苗苗的兴奋中,我确定我现在的智商已经接近零了。

    苗苗看我半天想不出的样子,不悦地说:“你傻啊!就是音音。这两年是她一直在联系我,一直在劝慰我。让我从最初的憎恨你,到理解你,到想念你,到决定来找你。”

    “啊~音音,原来她一直有在跟你联系,那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你不要去骂音音,我警告你。因为,那是我跟她达成的契约。那时候,她很想跟我联系,但我告诉她,凡是关于我的情况,都不能跟你说,否则我就不会再出现。

    起初,我真的很憎恨你,甚至一度是爱屋及乌,也很不喜欢乔音音。但她不厌其烦地联系我,逢年过节也好,平时也好,都有给我信息。渐渐地,我从最初的排斥,反感,慢慢可以接受她了,我尝试去给她回信息,但还没有打电话联系,再到后来,我们就聊的越来越多了。”

    说到这里,我就明白了。怪不得,有一次发现音音一边走路,一边在给谁发信息,本来约她去买衣服的,说好了时间,却让我等了很久。后来,一直追问音音,她却说:时间到了,她不说,我自然也会知道。

    看来,当时的音音是在跟苗苗发信息。音音遵守了约定,不告诉我关于苗苗的一切信息,反而把所有的信息都删除了。

    “傻音音,她总是觉得亏欠我,但我却感觉自己亏欠了她很多,不是吗?”我在心里反问着自己,眼角真的湿湿的。想当初,自己经常去触碰她,她告诉我,碰了就要娶她,但自己后来却推倒了苗苗。所以,违背约定在先的人是我,对她不公和不诚的人也是我。而...音音并没有对我有一丝不公和不诚在先,即便是现在也是如此。

    心里想着音音的同时,也念念不忘,到底苗苗这两年怎么过的?随即,张口就问,“那这两年,你到底跑哪里去了?我去你上班的超市找你,你也不在。打你电话和信息都不回,我就更不知道你在哪里了?”

    “一开始,我跑去旅游了。青青知道我辞去了工作,就介绍我去当家教。我觉得她的建议也是对的,毕竟我是学英语的,也是师范毕业。我去超市收银,那我寒窗几年,所学所用岂不是都要渐渐给忘光了。所以,通过青青的介绍,不久,我就当起了私人家教喽!

    “哦,那我也欠了柳青老师一个人情呢!呵呵”

    “青青一开始,是想我回学校继续教书的,好跟她有个伴。不过,我跟她说了要注意主任那个老色狼,也把主任当时诱逼我的事跟她说了。谁知道,主任在我走后,也用了相同的手段去诱逼青青,还说可以通过关系帮她升职上去。

    “那后来呢?”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

    “你要知道,青青是什么性格的人,她会被这样诱逼和操纵吗?

    从主任提出猥琐的要求后,她就留心起来,把主任所有给她的电话,都录了音。甚至,还买了个录音笔,专门应付主任跑到宿舍或是办公室跟她直接挑明的谈话。

    最后,通过钱勇的关系给了上头的教育部。所以,主任不是被校长给辞退的,而是教育部直接出书面通知辞退他的。”

    “漂亮,不愧是刘青老师,帮我出了一口恶气。当初,他还调查我们,说我们根本不是表姐弟呢?这个老色狼,就是活该。再让我遇上他,我不会吝啬到不给他几脚的。”

    “那你现在还在做家教吗?”

    “废话,还在做家教,怎么可能来这里教书呢?我当初是教一个孩子,后来那孩子的家长又介绍了他们的朋友给我认识。按照他们的请求,我也去教他们的孩子,就这样,最高峰时,一个人教起了好几个孩子。”

    “那你转正了吗?”对于,苗苗来大学教书,我也是很好奇的。

    “当然转正的。我22岁就大学毕业了。同年,就报名参加了地方教育部招收教师的考试,考试合格,理所应当就具备当教师的资格。

    结果,分配了学校,遇到了主任那个老色魔,后来成了你们班主任。不过,要学校来考核,这很关键,当这学校认为你授课等方面能力符合他们学校需要的要求,录取你了,在你工作一年后合格了,才可以转正,那时就ok了。所以,主任就利用这一点来诱逼我。”

    “后来,你不是辞职了吗?”

    “这个就要谢谢钱勇了,是他通过教育部举报了主任,又通过教育部直接让我转正。说到底,我还是要谢谢他的。”

    “嗯...嗯...嗯”又是钱勇,雄性激素让我醋意大发,半天不说话就说了三个“嗯”字。

    “青,我们要个小孩,好吗?我当时教的一个小女孩,好可爱的。”

    看着苗苗母意大涨,我表示头疼。忽然想到,刚才直接喷射,不会很快就有了吧?我可现在还在读书呢?万一让老爸知道了,我这条小命就要画上句话了。

    忍不住,还是弱弱地问了一句,“苗苗,刚才我那个...那个...你不会很快就有了吧?”

    苗苗看我很冏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瞧你那不靠谱的样子,我没有推开你,就是知道,现在我是在安全期呢!”说完,苗苗脸红红地埋在了我胸前。

    “对了,苗苗,有件事我很想知道,你告诉我好吗?”

    “什么事你这么想知道?说吧!”

    “但你不要揪我耳朵哦,反正不是背叛你的坏事。”

    “好吧!不是这个事,就不揪你耳朵”

    “我住了医院3天,你是不是有去看过我?就年前的事,因为我看到一条金色头发在我被褥上。”

    “那你都猜到是我,那就肯定是我喽!只是那个时候,我还不想要见你。音音发了信息告诉我,说你受伤入院了,我又忍不住想去医院看你。”

    “哦,那你什么时候染金色头发了?我好想看你染发的样子耶”

    “无聊,老师不能染头发,知道不?”

    音音没有告诉苗苗,我是因为打架才受伤,我还不知道这个事,一说,就漏了嘴。她一下就弹起来,揪住我耳朵,说“我才不在你身边多久?你就惹事打架,还被打到手折了。”

    为此,我表示无语,两年多了都,还说“才不在我身边多久?”

    就这样,两个人又开始了打打闹闹,又说了很多,很多,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

    .........

    “啪...啪...”两声,可以说是被吓醒,又被打醒的,苗苗冲我快速的煽了两下耳光,直接推着我上课去了。

    我晕,开学第一天,上午就迟到,不要搞到下午也迟到了。被苗苗直接推了出来,我就猛着冲向教室了。

    惨啦!隐隐约约,已经听到上课的声音了。这节课的老师,是一个老头子,60多岁,脾气相当的暴。第一节课,就号称“上我的课,不想来可以直接不来,想来就不要迟到,迟到了就直接站后面。中途不想上课,想跑出去,不要想这个事。”

    完蛋了!!我在想:进去后罚站是肯定的了。不进去,也会影响成绩评定,而且,这老头子说,“不来可以不要来”。说的很大方,但在成绩考核时,给你大笔一挥,你就要over的。

    想来想去,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快走到教室时,我突然灵机一动。躲在墙边,看了看老头子在干嘛?发现他正在里面黑板写字时,我快速的走进去。然后,立正,向后转,做势装成中途听课就要跑那种。

    同学中,开始有人在笑了,一下子把老头子吸引了过来。

    老头子厉声地说:“这位同学,大家都认识一学期了,不要上我的课,就光想着要中途走人,给我回座位去。”最后六个字更是中气十足的咆了出来。

    结果,全班都笑尿了~音音对我竖起了大拇指,陈柔则是捂着脸在那里笑。刘亚辉看到陈柔在笑,对我更是皱了皱眉,相当的不爽。好似,吸引人关注的可以是他,而不是我才好。

    坐入座位后,我是相当的得意,自叹自息地问自己:“唉,老爸老妈,何苦要把我生的这么聪明呢?”

    不久,就收到一个纸条,一看是音音的,上面问:青青哥,见到苗苗姐没有。你们有说话了吗?

    我马上回复给音音:放心吧!都好了,上次你跟我说,有些事,即使你不告诉我,我也会自然知道的。音音...苗苗都跟我说了,谢谢你这两年来为我所做的一切,要不是你,我相信苗苗真的会离开我。

    把纸条托同学传递给音音,结果又收到一个新的纸条:想不到还能在见到班主任,你中午去见她了吗?为什么叫你一起去吃饭,你就跑了呢?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很难。因为,陈柔看到过我跟班主任在游乐场玩的照片,现在多了班主任出来,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老实说,我也觉得我对陈柔很不好。但经过音音和班主任的事,我知道,我不能再去伤害一个这么好的女生了。陈柔可以说,是我高中的“初恋”,跟她在一起,特别是她的手偶尔触碰到你,都犹如暖流跑遍全身一样,你会有隐隐地悸动,又有一丝丝的不淡定。

    想到这里,我也想到了陈凡。他是这么的护着自己的妹妹,又那么疼她。如果,我跟陈柔在一起,我相信陈凡的反应,要比他父母的大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