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惊喜归来
    “新老师???”还没有走到教室,就听到了教导处主任的声音。

    哎,开学第一天就迟到,我郁闷了。心里表示没有什么,张老师有了小孩要去准备生产,这是正常的。不知道新来的老师,是男是女啊?快走到教室门口,还在偷偷的邪恶:是男的,直接无视;是女的,还可以养眼一下,希望是个美女。

    “猪哥思想”已经感染了我,“猪哥主义”更是美化了,我大天朝男性同胞对美女的看法。我不相信你们会没有?

    “对不起,老师,早上肚子有点不舒服,所以迟到了。”我故意捂着肚子,艰难地吐了几个字出来。

    “这位同学,进来吧!”主任站在新老师的旁边,块头太大的他还挺着个油肚,挡住了我部分的视线。

    “进来吧!”这三个字淡淡地,却让我彻头彻尾的惊呆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了。我发现我的眼前一切都空白了,貌似有很多亮光充斥了我所有的视线。而对面站着的人就是我一直在想念、想念和想念的苗苗。

    此时的苗苗,肤若凝脂而又白里透红,一头长长的黑发衬托着身上湖蓝色的短款毛呢外套,散发着一股迷人的气息。黑色的连体裤袜搭配着脚下的ugg雪地靴,更好的让腿的修长和腰部线条完美的彰显出来,带着轻松而又活力的韵味。

    “这位同学,请你回座位去,准备上课。”我怔怔地站在那里,竟然一下子失神了。

    “你是想站着听课?还是以前有被罚站过呢?”这一下子,我表示这句话的威力犹如千斤顶一样,把我从美好的幻境中,给活生生地顶了出来。

    “苗...苗...苗...苗老师...好”这是我看到苗苗后发出的第一句话,敢情太惊喜了,我都有点结巴了。

    “同学,你是猫星人吗?怎么讲话是喵喵声的?”

    结果可好,“哗”的一下,班里很多人笑了起来。马上有同学在下面窃窃私语,这个老师真幽默。

    “不...不是。”我发现我还是没有从惊喜中恢复过来,讲话还是有点结结巴巴的。

    说完,我移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砰”~~~

    “啊...”真尼玛痛啊,走路不注意,还撞到了一同学的桌子,整个桌子都撞斜了。这时候又传来阵阵笑声,唉~~无语了,这群人的笑点真低,不就是撞到了桌子吗?至于吗?

    坐到位置后,音音回过头来,对我笑了笑,又连续眨了两下眼睛,就回过头了。

    侧目瞟了瞟陈柔,她也是在看我。而且,眼神很复杂,让我突然间有点不寒而栗,又不好意思的别过头来,翻开书本假装听课。

    这下可好了,一男三女图,还是同一个教室,好壮观啊!生活就像多美姿,越喝越有感觉了。

    我如灵魂出窍般的在椅子上坐着,苗苗在讲台上,说什么跟什么?我是云里和雾里,甚至一度还用手支起了头,侧目就盯着苗苗发呆。苗苗来了,我心里那个激动啊?就如小说里常说的“心怀小鹿”砰砰砰地响。

    看着苗苗纤细的手指在讲台上写着,每写一笔,怎么感觉都重重刻画在我心里了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相思成灾?

    整节课,我承认我被苗苗给秒杀了,在那里除了发呆就是出神。而苗苗在讲台上,根本是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好不容易再见到苗苗,难道她对我连一点爱都没有了吗?要知道这两年,我是无时无刻不在想她。这两年,你们可曾知道?我走在路上都希望能碰到苗苗;吃个饭,都希望能吃出个苗苗来。苗苗和我的信息,不知道被我翻阅了多少个n次方?守着唯一能睹物思人的信息,这一过就是两年。

    现在的我,最难过的不是怀念,因为苗苗就在我面前了。现在最难过的,莫过于捱到放学。这里不比高中,我可没有办法下课了,还可以单独钻到苗苗的办公室去。

    骗子就是骗人,都说“时光飞逝”,但现在的一节课怎么好比南孚聚能环,一节更比六节长。

    好不容易撑到了下课,我不理会陈柔说,“一起吃饭去。”一个人径直就冲到了办公室,可是里面除了两个老师,苗苗根本不在。老实说,跑的太快了,我也根本还不知道苗苗坐在哪个位置上?

    唉~叹着气,一个人满怀心事的来到食堂。年前收拾了赵星他们,即使现在碰到了,我也可以完全心思去理会他们。奇怪的是,根本没有遇到他们.......

    “青青哥,干嘛呢?一声不吭就跑了,我饭都帮你打好了。”音音扯了扯我的手,我才悻悻地回过神来。

    “没事了。音音,我们快吃,等下有事要问你。”看到音音,我发现我的希望又来了。以前,音音和苗苗有单独谈过,还聊了很久。音音说她能接受苗苗,此刻的我,就是想让音音给我一些建议。都是女生,哦!不,现在是女人了。女人对女人,只有她们最懂得彼此。

    囫囵吞枣地把鸡骨头都嚼烂了,直接吞到肚子里,一盒饭给我几下就干掉了。即使有龙虾大餐放在我面前,现在的我都表示相当的淡定。

    “音音,苗苗来了。你会介意吗?”我有点不好意思的问着音音。

    “为什么要这么问啊?我跟你说过,我能接受她。青青哥,我只要你,娶我就好。”

    “傻瓜,即使苗苗不出现,我也会的。你不相信我吗?呵呵”说完,我亲了一下音音的小脸,两个人就这样一边走一边说了起来。

    “我肯定相信你。但青青哥,你是不是不开心了?是因为苗苗姐对你的冷漠吗?”

    唉~一击即中!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强,看来是真的。

    “是啊!音音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该怎么做?”我带着音音到篮球场,午餐后,顺便懒懒洋洋地晒下太阳。

    “我觉得苗苗姐两年都没有见过你了,现在出现,你也不适应,她也肯定不适应。毕竟女生都是脸皮比男生薄,你肯定要主动的,她也好找到台阶走下来啊!难不成,你要让她先找你吗?”

    “oooh,我的好音音,你真是女中诸葛啊!一句话点醒我了。”说完,我打算马上就去教师宿舍楼,现在的我是一刻也不想停下来。

    在我起身就要快跑时,我脑筋被电到了,弱弱地问了一下音音,“音音,你刚才一直叫苗苗什么?姐吗?”

    “当然啊,她比我大,而且我说了,我也能接受她。我当然要称呼她为姐啊!不对吗?”

    “青青哥,你怎么一下子脑筋变迟钝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嘻嘻。”音音这时候的样子很可爱。

    忍不住,抱着音音就亲了一下,“音音,你真好,谢谢你让我少了很多痛苦和压力。”说完,叮嘱她快点回宿舍去,我就直接跑去教师宿舍楼了。

    这时候,看着兴高采烈离开的李青,音音拿起手机发了个信息:苗苗姐,你不要再生青青哥的气了,好吗?这两年,我有答应你,都不跟他说,我有在跟你联系。每次他想你,又找不到你,看着他痛苦和忧愁的表情,我真的很不忍心。”

    隔了一小会后,新信息响起:放心吧!我能来就不会跟他生气了。这两年来,谢谢你了,音音。原谅我的任性,让你为了我隐瞒了他两年,呵呵。

    ........

    ..............

    “苗苗,苗苗,我来了.....”一路小跑加喃喃自语,我很快到了教师宿舍楼门口。

    “你好,我来找新来的苗老师,帮她搬点东西,等下上课用”。拿了校卡给她登记下,顺便轻松问到了苗苗的宿舍号,我就真的一路向西了........

    哎呀,真高~~估计新来的老师,没有什么房间了,才被安排到这么高的楼层,房间还在走廊最后。

    敲了敲铁门,没有回应。这次,用力敲了几下,就听到苗苗的声音了,“谁啊?”

    “苗苗是我,你快开门好吗?”我发现我话一出,都有着急的腔了。毕竟两年了,才在早上看到人,你说能不高兴吗?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苗苗,我知道是我不好。但是,我也有跟你坦白过的,跟你在一起前,我就有女朋友了。那次带你去见音音,你却临阵逃车了。我知道很多事,我不能去逃避。最后,我还是带了音音去见你。可是...可是...你却整整在我面前消失了两年多。你开门好吗?”

    门内还是沉默着。这时候,我忍不住用力捶了铁门一下,“轰”地一声,如果再多用力几下,我不相信,保安不会上来看看怎么啦?只有这样,苗苗才会出来,才会开门。

    所以,我不管了。就在我要接着用力捶一下时,门后传来,“你是不是要弄得全宿舍楼的老师听到才甘心。你要我开门,你能找一个说服我开门的理由吗?”

    “开门的理由?”两年前,那一幕又慢慢向我靠过来了。

    记得,当时跟猴子和老三跑去喝酒,喝得有点高了,回来的晚。以为和苗苗在外面租了房子,反正不回学校,再晚都不怕。结果,被苗苗锁在门外面。那一晚,求死求活的让苗苗放我进去。苗苗最后说,“要进来就唱歌。”我死活不唱,天气又冷,就在外面蹲了起来。最后,还是苗苗心软了,才放我进屋的。

    现在,我完全豁出去了,张口就唱:“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我要进来....”说句实话,我连死的心都有了。但为了苗苗,脸皮不够厚,也要补上去,我勒个去~

    唱了几句,还是没有反应。我擦,我发现我已经沦落到“卖艺不卖身”的地步了。勇气十足的竟然吼出了一句:芝...麻...开...门

    结果,“门”字还没有吼出来,我就碉堡了。

    “砰........”

    苗苗猛的一推开门,就说“唱的歌难听死了”,而铁门此时,已经结结实实撞在我鼻子上了。我一下子捂住了鼻子蹲在地上,鼻子现在是又痛又酸的。

    苗苗开门后,却说,“人呢?跑哪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