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期末进行曲
    迷迷糊糊地睡到了下午,老三最早起来,然后一个一个把我们叫醒了。看了看时间,都可以去吃饭了。陈亮自告奋勇说请客,然后推牌给程思林,要他请我们去洗脚,嘻嘻!

    这等好事,当然要叫上音音了。快速打了个电话给音音,约好了地点,我们几个就雄纠纠气昂昂地迈着步伐向馆子,“冲啊!”

    tnnd,很久没有“开荤”了。初到大学,吃了几天大锅饭感觉还挺香的,久而久之就厌倦了,还要排队等着打饭,真够烦的。现在有人请客,当然要大鱼大肉,山吃海喝了。

    看来,陈亮这一次是做好了相当高的觉悟。领着我们找了一家装修ok的馆子,带着我们直奔包房(里面还有电视和卡拉ok机的那种)。坐下后,把菜单给了我们,大爷般地说:“哥几个,要啥点啥,咱不差钱啊!给我卯足劲了吃。”

    这下可好,估计猴子盯着这句话很久了,速度之快地说了一句话:“小的们,再拿多一本菜单来。”

    结果,北京片皮鸭,手撕窑鸡,清蒸鲈鱼,蒜茸蒸九节虾,豉汁蒸排骨,汤不要大盅的,直接每人一小盅,里面外加一个鲍鱼……,最后,外加第五道菜,天地一号。oh…yeah!

    点完后,猴子还得意的对陈亮说,“怎样?钱带够没有?”

    “尼玛啊!你是不是吃货来的啊?也不见得你有多壮啊!”陈亮忿忿地说。

    音音则是拉着我的手,在那里偷笑。

    “你不知道,猴子老爸是酒店的大厨。”老三补充了一句。结果,程思林眼睛发亮了,估计也是一吃货来的。

    等啊…等啊…菜终于全部上齐了。

    “干杯…”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全部碰杯。

    还没有喝完,猴子迅猛地戴上了一次性手套,就撕了一只鸡腿塞进了嘴巴里,还抓着骨头摇了两下。

    结果,碰杯不喝完,我们都起哄了。猴子甘愿罚酒,但我们没有放他喝啤酒,陈亮直接点了一大瓶劲酒,倒了一杯给他喝,而且罚酒必须喝完。要知道,喝啤酒,猴子那是“钢钢的”,喝药酒他就得凋谢了。

    看着猴子皱着眉头在那里喝,我们都在笑,然后一双双筷子猛的在他面前,夹啊~夹啊~你不知道猴子那个表情,不是难受,那可是相当的难受。

    就这样,一桌子饭吃的很开心,还有难得聚在一起,看着他们在那里打闹,起哄,我觉得心里真的很暖很温馨。你可以想象到这个场面吗?

    猴子被灌了劲酒后,开始发癫了(要知道,猴子喝醉酒,说酒话那是最经典的)。

    “西狂算什么?老子还是孙悟空呢?是不是?”

    从左到右,一个一个地问我们“是不是,是不是?”那个样子真的很颓耶!搞得我们都笑尿了,音音则是笑到捂着肚子。

    “我打”,最后学着李小龙发出一声怪吼后,站在椅子上还摆了一个黄飞鸿大鹏展翅的姿势,左脚抬起,两个手掌还象征性的甩啊甩。

    貌似还不过瘾,吵着要唱歌,结果又是首当其冲,就在那里吼起了王菲的《容易受伤的女人》:

    人渐醉了夜更深

    在这一刻多么接近

    思想仿似在摇撼

    矛盾也更深

    曾被破碎过的心

    让你今天轻轻贴近

    多少安慰及疑问

    偷偷的再生

    情难自禁

    当唱到,“我却其实属于极度容易受伤的女人”的时候,他却一下子暴发了出来,改为“极度容易受伤的男人”。

    听到这一句时,我们所有人全部石化,一群乌鸦“丫…丫…丫”地在头顶飞过。

    老三凑过来跟我说,“记不记得?猴子说过他的美女班长,当时还带他去找座位的那个?猴子老土到还用情书,结果被秒了…最后…唉!”

    说到“最后”时,音音忍不住问老三,“最后怎么啦?”。音音从一开始就被酒醉的猴子逗到笑个不停。

    老三貌似很痛苦的表情,缓缓道:“唉~别人睡前喝牛奶,我睡前被他拉到操场,一连喝了三晚的红星二锅头。”

    哈哈哈哈~这次我们两直接笑趴下,猴子在感情方面真是“感冒灵”,eq全部是零啊!还记得,把乔琳琳的手机号码给猴子,猴子就是有“色心无色胆”,老是找借口推脱我,又不跟人家联系。

    我打趣地问老三,“你觉得猴子会不会还是处男?”结果被程思林和陈亮听到了,还想去唱歌的他们,一下子就靠了过来。

    老三扶了扶眼镜,如柯南破案时的神情和语气对我说,“这个目前还是科学无法破解的难题,史记里也无记载。”

    结果,陈亮和程思林直接在那里笑了起来。哈哈,防狼防抢防小三;可知,兄弟爆一料,要你吓一跳啊!陈亮如抓到猴子的把柄一样,在那里得瑟的笑,不知道猴子酒醒了会怎样?

    最后,程思林请客要去洗脚。对于猴子来说那是最好的,洗下脚醒下酒。

    走了不到两个路口,在一家号称“洗脚城”的门口停驻了一下下,就看到笑脸迎人的部长过来介绍了,领着我们上了二楼。生意算比较零散,没有太多人在大厅里,这不刚好符合我们六个人,没有一个人需要去等技师。

    脱了鞋子,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一帮兄弟并排一列挨在一起,此时的我,好希望时间能定格住。猴子,老三和陈亮果断点上烟了,而我想拿烟,看到音音亮着眼睛在看我,我就不好意思拿了,结果被他们在那里调侃,“气管炎”。

    “程思林呢?”我在左右找着程思林。

    “他去洗手间了吧!”老三坐在沙发上,这时候一副很放松的样子。

    我稍微站了起来,看到程思林在跟部长谈着什么?大厅里有放着歌,比较远,听不到说什么?最后部长还给了程思林一张名片,把名片塞到口袋里,他就走过来了。

    程思林在我左边,我右边是音音。他入座后,我俯身问他,“你找部长干嘛呢?”

    “以后你就知道。”程思林总是一句话可以把你封死,而且是话多说了一句,就会死那副德性。

    好吧!我只能是表示无语了。

    时间过的好快,从吃完饭到洗完脚,折腾了几个钟头,一看都11点多了。

    我带着程思林他们去找宾馆,结果忘记了,陈亮下午就开好房了。剩下猴子和老三,问了老板还有房没有?周末人多,还剩一个房间比较小的,想了想,住在一个宾馆也好照应,所以就定下来了。

    想要帮猴子和老三付开房的钱,结果猴子硬是不给,吵着说:“手都这样了,这几天在医院没少花钱,你不要动那点心思了。”

    说话期间,老三手脚快速的就把钱给付了。

    最后,我和音音是被推着并叮嘱着快点回去,才打了一辆的士回学校。当然,这个时候回学校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幸好新来的保安好说话,加上音音施展出“****”第一层,我们就直接“打怪”轻松过关了。

    睡到第二天中午,请程思林和猴子他们吃了一个午饭,他们也就纷纷打道回府了。老实说,在车站等人,你会很期待。但在车站送人,你会很无奈。离别,总是带有淡淡的不舍和惆怅,不是吗?

    收拾起了心思,我和音音手牵着手回学校去。一路上,我在想,程思林跟部长拿名片干嘛?

    番外话:电视机前的小朋友们,你们知道为什么吗?答对有喜洋洋和灰太郎公仔哦!

    时间就像沙漏一样,沙子流尽了就翻转过来。时间也是一天一天地流逝,只有前进不会倒退。

    音音和陈柔两个人,今天给我带饭,明天给我喝汤。我感觉手的恢复都一天比一天明显,去了医院做了一次复查,医生说下个星期再过来把石膏拆掉。

    朱胜这个鸟人,估计在那次被我和老三打到眼角裂开了,一心就想阴我。看着我吊在胸前的手,还是时不时过来碰我一下,甚至讥讽我一下。赵星这个犊子,现在有乔林在手上,拿到音音的手机号码,不是发短信就是打电话,我直接帮音音设置了黑名单。

    既然要清算,就不怕把事情弄的更僵,所以,要一次性解决掉。

    按照时间,我拆除了石膏,又照了一下x光,发现脱臼部位没有问题后,就直接走人了。其实医院就是要钱,如果在乡下找那些专治跌打的老头子,还照什么x光啊?

    此时,离期末也只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我的手不快不慢也绑了五个多星期,现在拆开了石膏,感觉手很轻松很舒畅,所以要好好洗个澡先。

    想归想,带着音音还是在食堂吃饭,音音又帮我到外面买了大骨汤。老实说,我现在看到猪骨头就怕了,但音音很有心,我又不得不像个小孩一样,被她哄着吃肉又喝汤。

    吃着吃着的时候,我就听到。“哟,手好了啊!是不是嫌手痒了,恢复的慢,又要‘锻炼’一下,是吧?”接着,就看到一只肥手撑在我吃饭的台面上,肩膀也同时被按着,说话的人正是赵胖子。

    “呵呵,手是比较痒,也需要锻炼,正好需要一个肥胖的沙包。”我一边说一边吃,而音音是直接无视他。

    “肥胖的沙包,你说我吗?”

    “呵,你可能语文没有学好,不知道形容词,是吧?”我轻笑了一下。

    “是吗?那你准备好,不要又被撞倒”说完,赵星就走到了前面马强和朱胜的位置。刚顾着和音音吃饭,都不知道另外两头动物已经在周围了。

    时间跟落叶总是搭配得很好,地上的落叶越多,就告诉你天气越来越冷了……

    而,学校也开始进入了复习的状态。这个期间,学校是有钱没得花,还是为了增加学生考试的气氛?在升旗台旁边,立了一个考试倒数计时的led表。

    红色的led数字告诉你,时间只剩下15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