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矛盾
    “苗苗,是你吗?”我大喊了一声,右手猛地翻开被子,穿上拖鞋就跑下床来。

    此时的我,头脑已经发热,根本不理会这是在医院。我不断地跑,看见病房就钻进去看一看,甚至我还对着女厕,喊着苗苗的名字,根本不在乎进出女厕的人。

    我跑到楼梯口,跑到上一层,又跑到下一楼。我不断地找着苗苗,我知道苗苗一直就在我身边的,我知道苗苗她还爱我,她还关心我,但她却一直躲着我。

    我不管,我就是要找到苗苗。

    我不管,我要跟她说,这两年多来,我有多想她。

    我不管,是否我已经伤害了她?

    我就是想见到她,我就是这么霸道。我知道如果我不霸道点,我会永远见不到苗苗。

    别人怎么做?怎么想?我不管。

    如果你们是我,你们同样爱着一个人,两年多来,见不到面,看不到人,你们会不会跟我一样抓狂?

    我知道我已经伤害了苗苗,但伤害已经造成了,我知道靠我的弥补会很遥远,甚至不够。

    我知道,如果我连亲自站在她面前去道歉和在再一次拥抱她的勇气都没有,那我心里将永远守着这么一个残缺而不能圆的梦。一个只能是偶尔在梦里才能见到苗苗,在现实中,却再也看不到她的梦。

    如果这只是一个梦,我宁愿长眠,不要醒来。

    想着想着,眼泪慢慢迷糊了我的眼睛。当眼泪要流出来的时候,我努力地睁大着眼睛,我拼命不让眼泪流出来,眺望着楼梯的窗外,我看见世界由清晰到模糊的全过程,而心,在眼泪落下的那一刻变得清澈又明晰。

    “苗苗…苗苗…”我喃喃自语着。

    我已经忘记了身后会不会有人在看我?也忘记了我,现在是不是很狼狈?我坐在梯级上,抓了抓头发,此时的我,真的很心烦。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慢慢从对苗苗的思绪中回神过来。

    也许,苗苗还不想看到我,但终有一天,她会原谅我的。我会等,等到她肯见我,等到她原谅我。

    以前,我给与不了音音,她辍学工作了一年多。

    以前,我保护不了苗苗,让她失去了工作,离开了学校。

    现在,看着自己打着石膏的手,想到高中的自己。以前的我,很有野心,只要有一个目标,我就敢去实现,敢去拼搏。而现在的我,突然间害怕起来。或许,今天的我,是罪有应得;或许是我…是自己做错了吗?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吗?

    我重新回到房间里,呆呆坐在床上,看了看四周白色的墙壁,感觉一下子被掏空了。突然间,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失败?突然间,觉得自己好累,更害怕了以后的我,会不会再一次失去音音?

    我该怎么办?

    一个下午,就这么昏昏沉沉的。我努力不让自己去想这么多不好的事。努力让自己闭上眼睛后,很努力地去想着苗苗,我知道我一闭上眼睛,就有可能可以看到苗苗。

    不知道睡了多久?

    我被枕边的电话吵醒,一看是程思林的电话,接起来。还没有开口就听到程思林不是很愉快的声音,“为什么被打了,也不告诉我?”

    “老大,你没有事吧?”我听到陈亮在电话上,急切地问着我。

    “呵呵,一句话:人在岸边走,哪能不湿鞋。”我笑着对程思林说,不想他太心情沉重,何况他估计知道我住院了。

    “你要怎么做?一句话告诉我”我能感觉到,程思林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

    “呵,没事啦!以前我打人,现在我被人打,你不觉得很公平吗?看古惑仔时,陈浩南很威,但不也是落难过,被人陷害过,同样也经历了,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女人的时候啊!”

    “李青,我还是那句话,你一句话,告诉我,你要怎么做?”

    “我…呵呵,算了吧!我现在想通了,与其这样没完没了的打或是报复,一来一往,要到什么时候才结束?我想伤好后,跟对方谈谈……”

    “你是猪,是不是?”

    嘟…嘟…嘟…

    程思林把电话挂掉了,我知道他现在很生气,我知道他也是一个讲义气的人。

    为了我,猴子和老三跑到我们这里,差点被人围。我不想程思林也以身涉险,高中时,要不是他,我可能被主任给踢掉了。要不是他,那年刘亚辉在生日会上大摆“鸿门宴”时,我已经死的很惨了。

    收到音音的信息,她说晚上要过来看我,顺便带换洗的衣服给我。两年多了,没有音音,那李青会怎样?现在想想,觉得音音真的很好。老爸老妈不在家时,她都会跟我猫在一起,给我做饭,给我洗碗,拖地和打扫。有时候,我们会一起打cf。没事的时候,我会带着音音从村头逛到村尾,我不怕乡里的人告诉我老爸老妈,我就怕自己说了,他们反而觉得不好。如果是乡里的人都看见了,那他们知道了,想不同意,也不得不接受事实。

    看了看手机,音音说好了在7点半来看我的,结果到现在还没有来。我发了个信息给音音,她没有回我。我打了音音两次电话,通了无人接。莫名的心里有股不安,是不是音音遇到赵星了?或是出了什么事?否则音音不会不回我信息或是不接我电话的。

    时间,在这个时候让我倍感煎熬,我感觉今晚等音音,等到如坐针毡。心里莫名的焦虑起来,看了看手机的时间,都快9点了,音音呢?

    忍不住打了电话给陈柔,问她有没有跟音音在一起?我知道,有时候不管是音音还是陈柔,她们都会约上彼此,一起出去外面购物,一起出去聊天或是去玩。但陈柔却告诉我,今晚音音没有约她,而她本来想过来看我的,家里人却来电话了,啰里啰唆说了一大堆她不喜欢听的,就挂了电话。一看时间晚了,就没有过来了。

    这时候我很好奇了,是什么电话?能让陈柔觉得家里人啰里啰唆的,还挂了电话。

    忍不住问了陈柔,她却没好气地说,“告诉你,你就能在意起我吗?如果有一天…你看不到我了,你会不会想我呢?”

    “呵呵,还是不要说这个话好。我想你会找到适合自己的,而我已经是这样了,没有什么值得你觉得好的。”我有点口是心非的说着,心里却在想:为什么陈柔要这样说?

    看来,陈柔今晚真的很不高兴,聊了不到几句就挂了电话。而我却在这里觉得很冤,不知道今天是不是踩到了什么?

    另一方面,挂完电话后,陈柔又折了一个五角星扔到玻璃杯里。手里捧着玻璃杯,自言自语地说,“我也不想要那样,但如果我真的离开了你,你会来追我吗?”说完,眼泪滴在了玻璃杯上……

    ……

    ………

    看了看手机,还是没有音音回复我的信息。

    忍不住又打了电话给音音,电话通了,还是没有人接。不过,慢慢地却听到了,走廊深处响起的手机铃声。音音来了,这是我今天最开心的一件事。好想音音,特别是在自己不开心的时候,也就只有音音,可以耐心听我说,可以跟我背靠背,说心里话。

    一进门,音音没有直接看着我,而是微微侧着脸,问我,“是不是等久了?”

    不等久才怪,我不好受的问音音,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不回我信息?音音解释说,去给我买水果了,结果晚上绕啊绕,就走错了路,挑水果也耽误了点时间。

    对于这个解释,后面说挑水果耽误点时间,我相信。但,音音会因为晚上而走错路,这我觉得奇怪,因为音音是女生中少有的方向感很强的一个。

    看着音音,跑进跑出给我换开水,又给我削苹果,我觉得心里充实了很多。但心里总是感觉怪怪的。从进门到现在,音音都没有走近到我跟前,跟我说话,而是一直在忙里忙外的。

    “青青哥,吃苹果,在想什么呢?”音音看着我,把一小块苹果塞到我嘴里。这时候,我把音音搂到我身边,但音音却侧身坐起来,开口就告诉我,“不要闹,等下有护士来查房的。”

    现在的我,感觉吃什么都是没有了味道?好奇心会杀死人,我就是这样的。音音今晚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否则以前都放任我闹的,顶多就挣脱一下,但今晚,却离奇地变得很认真。

    不管了,我要问清楚。我双手扶着音音的肩膀就把她转过来,让她面对着我。可是,音音却微微撇过头去。

    我起身,站到音音面前,音音又是微微侧过身去。我忍不住伸出右手,想去抚着音音的脸颊,让她看着我。结果她直接身子一缩,不让我的手碰到她的脸。

    我趁她不注意时,头一伸,直接看着她的脸,结果我一下子控制不了了,“音音,你的脸怎么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