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激战 下
    擦~刘亚辉?我还来不及找到声源,就看到五个人朝我们这里冲来了,首当其冲的一个我知道,就是跟刘亚辉一起踢球的鸡冠头。

    我急忙把老三拉起来,就冲着猴子喊,“快跑啊!”。猴子现在打的火热,一只手还扯着马强的脖子,而马强的衣服有好几处都被扯烂了,脖子上更有几条血红的抓痕。

    我跑过去拉着猴子就狂跑。毕竟,这里靠近我们学校,这社会不得不说“热血”的人太多了。刚才那句话,不算什么,但在其他不知情况的校友耳朵里,这俨然真的成了外校挑衅到本校来了。而且,你不能不想:钓鱼岛问题,全国抗议日本人,有的人不是仗义或是爱国,纯粹就是想趁机整两下,事后你可能连那个人长什么样,你都记不住和找不到?

    所以,现在的情况对猴子和老三极为不利,他们是我的兄弟,为了我才干起来。我能只顾着打,不顾及他们吗?一边跑一边想,一边想一边找,哪里可以逃窜出步行街?因为现在这个时间点,人太多了。刚才的骚乱,我不相信没有巡警会注意并跑过来。所以,步行街入口我觉得已经不太好走,因为你不可能走到巡警面前慢下来,有条不紊地走过去,然后再跑起来。

    番外话:亲~这不是电影好不好?导演怎么可能ng呢?嘻嘻!

    跑到游戏厅附近,我记得这里有一个绿色的围网(那种四周是铁,中间是绿色电线的围网)。我带着猴子和老三跑到巷子里,稍微放慢了脚步,一想让他们先走,二来看看后面追着的人。还可能真被我估中了,刚才冲出来的是五个人,现在只有两个还跟着赵星他们追着我们。有两种可能:一,另外那两个人就是傻b,真的傻到仗义出来顶。二,或是刘亚辉的人,要不就是赵星认识的。

    看到猴子和老三快翻过围网了,我也准备大步跨上去。加快了速度,就在我右脚要用力蹬上去时,一个黑影从十字巷口里,“嗖”的就窜出来,猛然间就这么快速的撞上我,我还来及看清楚那个人是谁?就这样,整个人侧身狠狠地跌落到水泥地上。

    “啊....”就在我倒落的时候,左手肘子摔在了水泥地上,疼的我一下子就弓起身来。忍着疼痛,我却看到了一个让我很震惊的人,竟然是乔林撞的我。天时,地利,人和吗?还是早就潜伏着的.....

    ”**,你疯了嘛你?”我朝着他吼起来,肘子却传来阵阵的痛苦,让我已经全然不顾他是音音的弟弟了。如果可以,我会一脚就踹过去。

    “老大....”,猴子看到后,猛的叫着我,接着和老三试图翻过来救我。

    “你们先走啊...”,我话还没得及说完,就一脚被人重重踢在后背上,响起如打鼓般沉闷的一声响。

    “操,你妈的b,刚才抓着我头发,打的很爽,是吧?”朱胜第一个追过来,就一脚踢在还疼着躺在地上的我。我的左手肘子阵阵钻心的疼传来,现在的我,想护头,又不得不顾着我的手。乔林笑着看着我,但没有加入来打我,而是很叼地说,“早看你不顺眼了”。

    马强也跑来了,一脚猛踩在我大腿上,然后看着围网后的猴子和老三,说:“你他妈过来啊!”

    赵星,这时候是走着过来的,直接一手把我的头发扯起来,接着就是两把掌,气焰嚣张的说,“想跑?干嘛要跑?你不是很喜欢打吗?”。

    嘴角泛起了血腥味,我却没有眼神瞪着赵星,而是转头就冲猴子喊,“走啊,你们两......”。话不给我说完,赵星又是一巴掌。

    猴子在后面猛的想爬上围网,但每踩一脚就滑一下。我知道此时的老三和猴子都很着急,但越急就越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猴子这时候气的摇起围网来,“你们有种就放开我兄弟,冲我来啊!”。

    “噗”,马强不知道从哪里捡了一块碎砖头就朝摇着围网的猴子砸过去,猴子一退避开了。

    “啪”,老三脚一踹,从身后的的杂物堆里,捡起被踩断的木棱条。“走,爬不过去,我们就冲过去”,老三拿起棱条就跑起来。猴子跟在老三背后,一路快速的跑着。

    “现在被打的是你,还顾着别人,让你看个够,操!”赵星抓着我的头发,猛的就把我的脸按在地上。虽然现在是秋天,但水泥地被太阳照晒后,依然冒着地热。

    现在的我,被煽后脸上辣辣的,对我来说,被煽几巴掌没有什么,最痛的莫过于现在的手,我估计脱臼了,要不就是骨裂了。

    “放了他吧!都打的这样了。”

    “是啊,算了吧!”我抬眼一看,发话的是追过来的两个人。一个身高不高,挺黑的,另外一个比较瘦。

    “算不了,就是要寻仇。”乔林蹲在地上,看了看我,对他们两个说着。

    两个人看着一身是血的朱胜,这时候衣服被眼角的血染了一大片,而马强更是阴着脸,气息很粗的看着身下的我。看来说服不了什么,而现场的情况又是这样,两个人转身就走了。

    “啊...”我痛地叫出声来,因为马强已经一个膝盖直接抵在我身上,压着我喘不过气来。而我,现在除了仇恨就是仇恨,最恨的人莫过于眼前的乔林。

    如果音音知道了,她会怎样?难道乔林就这么讨厌我?我也跟他没有过节啊!

    砰!马强一个膝盖抵在我身上后,我接着就被朱胜按着额头,往地上磕了一下。

    好晕,我喘着咳了两下......

    “不好,快跑...”乔林大喊了一声。他看见了猴子和老三从对面的巷子里跑过来了。猴子这时候握着一个,从假模特身上扯下来的手,老三拿着木棱就跟在后面。

    突然,赵星速度很快地从乔林手上把烟扯下来,就往我胳膊上硬生生地扎了上去,直到整个烟头灭了被挤弯了,然后就全班跑了。

    原本还想狠狠砸一下赵星他们的猴子,快到我身边时还看到这一幕,气的直接把假手就朝赵星一伙砸过去,但他们已经跑远了。

    老三停下来,想拖我起来,碰到了我的手,我大叫了起来。躺在地上这么久,加上被出了几次大招,我现在只能是望着猴子和老三,眼睛慢慢地...慢慢地模糊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就感觉眼皮很重,很重,很困,很困。

    等我醒来的时候,音音和老三,猴子都站在我身边。音音握着我的手,眼睛已经哭的很红肿了,敢情猴子跟她说了乔林的事。唉~我希望猴子不要说,毕竟自己爱的人被自己的弟弟撞倒才被打成这样,对她来说是一件很矛盾和心痛的事,这样只会平添她对我的愧疚感。但猴子是我兄弟,是很义气的人,我当然不可能去说猴子什么。

    这时候,陈柔进来了,手里提着一袋水果。而他妈晦气的,就是一醒来就看见刘亚辉跟在陈柔身后进来,还装着一副很关心的样子问了我几句。

    女人都是水做的!!!陈柔看着眼睛红肿的音音,被情绪所感,开口都哽咽地问我,“伤得怎样了?要不是我,估计你也不会这样,是不是?”

    我刚醒来,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就被一群人给围着,这让平时也爱好热闹的我反而习惯不起来。这时候,护士进来了,告诉猴子他们,不要围起来,安静一下,我才知道我在医院里,敢情头被磕了一下,思维也迟缓了。

    “护士小姐,他没有事吧?”陈柔带着哭腔问着护士。

    “有点轻微脑震荡,全身有多处软组织挫伤,部分地方有淤血,还有一处被烫伤,要观察伤口有无感染,是否会导致破伤风?”,护士说着,帮我把床头的开水换了一瓶。

    “诶,你不要动,手上现在打了石膏,不要摆动”,护士看着我,接着说,“你的手脱臼了,第一次关节脱位,没有发展为复发性不稳定的病人经过4-6周的物理治疗后,可完会恢复关节活动度。伤好后,要主要集中加强关节锻炼。这两天尽量吃些清淡的,不要油腻和辛辣的。”说完在床头的病例表上,填了填什么。

    还好是脱臼了,如果是骨头断裂了,那伤筋动骨100天,学校肯定要通知我父母,提出让我休学的。看着打了石膏的手,我发誓下次要加倍还给赵星他们。

    “好了,你们都散开吧!让他争取多休息一下,明天还要观察一下淤血的地方。”护士说着自己率先走开了,音音和陈柔不放心,跟在护士后面想去多问一下,貌似这样才完全放心。

    我抬起头来,对老三和猴子,说:“我睡了多久了?”

    猴子抢着说,“不多不少,一个晚上刚好。”

    “不是吧?”窗户上的吊帘遮挡着阳光,我还真不知道时间。

    “幸好,他们两个送你来,否则就麻烦了,你怎么跟赵星起冲突了?”刘亚辉故作惊讶地问我。

    我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对他扯起嘴角笑了一下,就是要让他尴尬。

    猴子在那里气愤的擂了一下桌子,老三则是让他安静,不要引来查房。

    刘亚辉看了一下老三,笑着说,“你们两个现在在哪里读书?都好久不见了的。”

    操~刘亚辉想套老三的话,看他们在哪里读书?如果被他知道了,我怕搞不好会报复。老三我不怕,就怕猴子现在在气头上,一时语快就张口即来。

    以前在高中时,他们跟刘亚辉没有直接认识,偶尔有听我说过这个人而已。

    “算了吧!你们先回去,老三,猴子。”我插话进来,就把刘亚辉的问题给盖掉。

    结果实效,猴子张口就来,“屁啊,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能回去吗?要回去等明天再说。”

    陈柔和音音进来了,陈柔对着刘亚辉说,“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不用你陪的,谢谢了。”刘亚辉想继续陪陈柔,最终抵不过陈柔,还是先走了。估计,陈柔知道我不喜欢刘亚辉,就把他叫走了。

    我们五人继续聊了下,猴子和老三最终被我一再推脱给推走了。我不想他们继续留在我身边,因为待在这里越久就越危险,何况刘亚辉刚走,不排除他会去通风报信给赵星,说猴子和老三还在我身边,我不得不防这个人。

    最后,打了电话给猴子和老三,听到吵杂的大巴声,确定他们已经在车站了,我才放心地卸下还吊着的心。

    至于陈柔和音音,一个给我削水果,一个给我到下楼去买粥。虽然躺在病床上,但感觉自己好幸福,如果这个现实能再完美点,何尝又不好?可惜,我已经辜负过音音,又伤害了苗苗,我不能接着去伤害陈柔。何况,陈柔有很好的家庭背景。陈凡说,他不干涉陈柔的感情,不讲究门当户对。但他的想法不代表他的父母,不是吗?但看着很认真对我的陈柔,想着她的话,“你怕伤害了乔音音就拒绝我,那你不觉得你也在伤害我吗?你就觉得你是对的吗?”,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我很纠结。

    音音貌似装着很多心事,看着我受伤了,反而没有如陈柔一样,对我说很多关心的话。

    “青青哥,休息一下吧!”音音终于开口说了一句。

    傻瓜,我知道她现在心里除了难受就是愧疚于我,现在陈柔在我身边,我不想当着她的面说什么?

    “唉,都是编剧不好,像我这么好的人,咋可以安排躺在床上呢?”,我牵强地想逗音音开心。

    “这关编剧什么事?导演不通过,这个能播出来吗?”音音白了我一眼,接着我的话说。

    “哈哈,音音跟着我学坏了”,看到音音说出这个话,我心里反而还是很高兴,我不喜欢音音自己顶着太多压力,等今晚她来时,我还要再安慰她才行。

    陈柔看着我们,又是不自觉地咬了咬嘴唇......

    音音和陈柔走了,而我也吃过药后,昏沉沉地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被被子闷的热醒了。

    我依靠右手的力气坐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现在口很渴,很想喝水。就在我扭转身体,想去打开热水瓶时,被褥被我带动了一下,一条金色的头发掉在白色的被褥上,颜色分明的映在那里。

    我把头发捡过来,看了看,头脑里很自然地想起:护士不都是戴帽子的吗?而陈柔和音音,两个都是长头发,一个是批散着,一个是扎着马尾,但都是黑色的。

    哪来的这个金黄色头发呢?

    我脑海里恍然一转,很激动地脱口而出,“苗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