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激斗 上
    周末一过,期中考试前的复习,也开始进行了。平时听课不专心,现在的我也只能临时抱佛脚了,因为期中考的成绩会直接影响期末的总评。但影响不影响,我已经不太在乎了,我在乎的是期中考后,赵星他们会怎样对付我?刘亚辉也是一大问题,因为到目前为止,他不会给你抓到任何把柄,不会让你知道,他都有在参合什么事?所以,他隐藏的够深沉。

    时间一晃,周三的考试也开始了。一连三天的考试,对我来说答题就跟扔一个四面是a、b、c、d、的骰子一样,除了靠运气就是绞脑力。

    到了星期五中午,猴子和老三来电话了,说下午上一节课后就跑过找我。如果他们做快线巴士,不需要40分钟就到了。现在的我头皮很硬,但也只能是坚持到考完最后一科,到时候再走一步看一步了。

    下午的考试,对很多人来说,犹如接力棒最后一棒的冲刺,毕竟这是进入大学后的首轮考试。幸运的是,猴子和老三那个学校没有期中考试,所以他们没有我们这么多麻烦事。

    最后一科的考试时间还没有到,而我已经没有心情考下去了,随便答了几题,很多答案也是随便敷衍一下就草草交了试卷。对我来说,考试是结束了,但要发生的事也可能要开始了。

    我不想这个事让音音担心,所以发了个信息给她,说:猴子和老三来了,我等下去接他们。你考完后先回宿舍,今晚我们几个一起吃饭,然后再去唱歌,呵呵。

    随后,又打了个电话给老三和猴子,约了15分钟后去学校附近的总站接他们。一路小跑加步行,现在音音不在身边,我偷偷买了一包叼丝牌香烟在身上,毕竟我不抽了,可以给猴子和老三抽啊。在车站徘徊了一下,又转了转,看着一辆一辆进站和出去的巴士,等了又等,终于看到猴子和老三下车了。

    猴子和老三看到我,很是兴奋的快步走过来,猴子还是跟以前一样,习惯捶我一下。而老三站定后,又是习惯性的扶了扶眼镜。开学前两个星期,我们几个聚了一下,到现在也有好几个月了。忘记跟你们说了,我们三中变化最大的莫过于猴子,以前有说过,猴子迷上了打篮球,还报了校队。现在的猴子,不再是一只猴子,身高1米82,身板有如金刚,相当的结实。主要是他有打篮球的人那种身形,对我来说就是脚长手长。他五个手指伸开可以把篮球垂直从地上抓起来。这个对我和老三是做不到的,因为我们的手指都不够长,可能跟身高也有点关系。老三的身高跟我差不多,都是1米76,只是老三略显单薄。

    在车站内买了几罐青岛啤酒,一边走一边喝,慢慢走到了跟音音来买衣服的步行街。三个人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一边喝着酒,一边聊天起来。说到了学校里的事,猴子那叼毛更是一副时刻准备好的样子,对他来说,“赌博练头脑,打架练手脚”,还真是这样。我就是有点担心老三,希望不要把他的眼镜打破了,哈哈!

    考试时间已经过了的,因为陆陆续续看到一些校友出来狂街了。在这里,其实除了逛街,也是很多人散步和散心的好地方。这里也有几家电玩城还有滑冰场,这几家的生意可以说是这里最好的,除了衣服,接下来就是铁板鱿鱼,烤面筋、炸臭豆腐这些街边小吃了。老三和猴子闻到烧烤味,跑过去买烧烤了,我在这里喝着啤酒等他们。

    突然间,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一下子警惕起来,猛地起身转过头,才发现是陈柔。结果太猛了,还把她吓了一跳。陈柔白了我一眼,说:“我有那么可怕吗?”

    “不好意思啦!在想事,突然间被拍了一下……”我表示无辜的很。

    “那你一个人在这里干嘛?知道我要来,在这里等我吗?”

    “我…我…其实,是……”话还没有说完,在我的视线里,慢慢的出现了赵星和他的两头动物。

    对此,我表示很惊讶,他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难道是天意还是碰巧?还是三个大男人手牵手出来逛街或是买内衣啊?我能猜到的就只有刘亚辉这个死犊子,因为我跟他是双号,我们双号在同一个监考教室,单号则在隔壁教室。看到我提前交了试卷,刘亚辉还看了看我。

    这里人多,如果有什么事,我怕连累到陈柔。所以,急忙着敷衍她,好让她走。结果,陈柔却抓着我衣服,拉着我一起去滑旱冰。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偶滴神啊,再这样下去。我连反击的勇气都没有了,毕竟一拳一脚不长眼,人又多,如果错伤了陈柔,可是我最不想看到。

    老三和猴子还在买烧烤,陈柔在旁边。算了,先跟陈柔去吧!到时候还可以打电话给猴子他们,让他们注意点。而身后,赵星的人已经开始贴近我了。我的脚步越走越快,快到连陈柔都有点小跑起来了,不断的让我等等她。

    我回头拉着陈柔的手,想带着她走快一点。这也是我第一次拉着陈柔的手,她的手是多么的柔弱无骨啊!但心里这时候已经堵的慌了,没心思想太多,也没有去看陈柔。老实说,我觉得我心跳也在加快,不赶快支走陈柔,下一秒发生的事,我根本无法预料。

    就在我快步走时,我的脚突然被人踢了一下,一个跄踉差点就往前跪倒。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已经被一个拳头狠狠的砸到了右颧骨。

    “操…叫你妈b”,我还没有看清对方的动作,就重重挨了一拳。

    “你们干嘛啊?”陈柔看到我挨了一拳后,几乎尖叫了起来,引起了路上很多人回过头来。

    “陈柔,你快走,不要管我。走啊……”我已经顾不了太多了,这时候头脑除了陈柔不要被牵涉到,剩下的就是全然的愤怒。这里人多,我撇开陈柔后,尽量跑到一个空旷的地方。

    赵星他们开始追我,我跑了几步,突然刹住,猛的右脚一抬,一踹,中招的是跑的最快的马强。他根本不知道我会突然一脚,捂住肚子一下子弹到了赵星身上。

    这时候我一边跑,已经顾不了太多了,他们三个在后面继续追着我。

    “操,动我兄弟,来啊!操…”吼起来的正是猴子,他和老三看到人群的骚乱后就猛追了过来。

    猴子直接扛上了马强,一个大脚就直接飞揣了过去。

    而老三一边跑一边还抓了一罐青岛啤酒。在跟朱胜开打前就直接砸了过去,正中朱胜的胸口,直接爆罐,啤酒溅了出来。接着,老三一个拳头就往人家眼睛砸过去,正中眼角,估计朱胜暂时先看不到老三,先看到满天亮亮的星星。

    而我现在最火大的就是冲着赵星。这个王八,虽然比我壮,但打不过也要打,起码也要打几下捞个本。赵星一个拳头朝我鼻梁就直接砸过来,我左手一挡,把他的手给戈开了,直接就近身,膝盖一抬就顶在他肚子上。

    我一边打一边愤怒的吼着,“**的,两年前你把我兄弟的牙齿打掉了,老子往你脚上捅了一刀,逼到你转校。现在你还来找我麻烦,是不是刘亚辉让你来找我茬的?”

    “还轮不到,我就是看你不爽,我也说过让你离开乔音音的”赵星被我顶了一下肚子,现在更是恶狠地看着我。

    接着,我又一拳过去,赵星没有避开,而是直接身形一矮,躲开了我的拳头。突然间,他双手抱住我,直接拦腰把我给抱起来,就直接摔在地上。“轰”身体被重重地摔在水泥地上,顾不得疼痛了。因为,赵星接着一个拳头就砸了下来,我本能的一翻身。赵星估计被我顶了一脚,很憋屈急着想打我,拳头落下来的速度更是带着力度,就是快和狠。而我翻身后,他的拳头打空了,打在水泥地上。“啪”的一声,落空了,拳眼那里也看到了丝丝血迹出来了。

    这时候,我们都打红了眼,不是我被打,就是我打他,谁也顾不上什么。我翻身后,没有直接爬起来,身体是“弓”字形的一曲,然后膝盖又一个顶起,直接砸在他肋骨上。姓赵的整个肥大的身形就被我顶到了地上。而我才趁机爬起来,又是往肚子上就是一脚踢过去。

    这一脚不敢说把赵星打软在地上,但肚子也是人的脆弱部分之一,如果被正面猛烈一击,严重时会内出血,轻的也会眼前冒黑,呼吸不过来再休克。(小时候打架不是没有被小朋友误踢过,疼的我死去活来)

    猴子对马强,犹如是顽劣的猴子骑在马身上,马只有被扯鬃毛,而痛的跑。所以,猴子我不担心,他是压倒性的胜利。但如果让我直接对高我半个头的马强,我不觉得我有占优势的可能。

    所以,快速扫了一下眼前的战况,我猛的就冲过去,对准了把老三摔倒在地方,就要捶他的朱胜。

    “操...”我大叫一声,惊恐了朱胜,但还没有给他缓过神的机会,就直接左手抓住了他的头发,往起用力一提,他跟狗爬式的被我从老三身上拖了起来,右手一个拳头就直接砸在他已经被老三打肿了的眼角,又是一击,这次眼角是开裂了,血出来了。

    “外校的跑来我们这里….打我们学校的啦!过来帮忙啊,兄弟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