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前中前夕
    回来的路上,我和音音都没有讲话。

    默默的牵着音音的小手,好软好暖。没有上班后,音音的小手慢慢的恢复到了,以前细软的时候。可见,那一年的上班时间,她做了多少苦工细活?甚至还有重活都说不定。

    回到学校后,我们没有急着回宿舍,而是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坐在干净的大理石椅上,背靠了靠,真的好舒服。亲了一下音音,顺势把她搂了过来。

    “青青哥,对不起。”音音抬头看着我。

    “傻瓜,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啊?”我有点奇怪了。

    “都是我一直在拖累你。要不是我,你也不用花了那二十万;要不是我,你可能不会有这么多烦心的事,是不是?”音音好沮丧地说着。

    我知道今晚看到乔林和直接面对赵星,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压力。但我不能让她自卑起来,或是让她觉得有愧于我,我必须鼓励她,好不容易恢复的信心。

    难道一个人穷,就可以受人嫌弃和看不起吗?

    难道一个人穷,就可以失去被爱的权利吗?

    就是因为被人看不起,音音的老哥到现在还没有结婚。

    就是因为自卑,音音在读高一那一年,才在班里静的不说话。可知,在初中时,她也是很活泼、调皮的,甚至还是女混混。

    所以,环境是可以影响一个人的性格,甚至改变一个人。

    “傻瓜,你不是要嫁给我吗?我答应过你,要娶你的。就算你不答应我,这辈子你也不要跑。我就是‘韦小宝’,就是一无赖。这辈子你被我盯上了,就逃不了,我要赖你一辈子。你不要放弃我,好不好?”我坚定地对音音说着。

    我就是要让她知道,不管发生再艰难的事,发生再大的风和雨,我都不会离开她。对我偶尔的任性,她给与了我大度;对我的不忠,她选择了包容。对我的生活,她却是处处细致地照顾到。

    音音哽咽的搂着我哭了起来,没有说话,就一直哭着。

    我知道这傻丫头,其实很在意陈柔和我,但我不能让她有这种,是报恩于我的心态。爱就是爱,不需要存在报恩的心理。所以,爱其实很公平很纯净,不是吗?

    我轻轻拍着音音的后背,告诉她,“老婆,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去照顾你?现在是老婆,以后是老婆婆,我们都这样相守相望,好不好?不抛弃不放弃,谁也不要离开谁,好吗?”

    音音,“嗯”了一声,把脸靠向我,亲起了我。两个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互相抚摸着彼此,我尝到了音音咸咸的眼泪。我告诉自己:我不能失去音音的,因为我也离不开她。

    最适合做老婆的人,音音,因为她够顾家,够体贴,够大度,够包容。

    最适合做情人的人,苗苗,你可以找她玩,找她贫嘴,找她吵架。跟她在一起,你永远不会觉得沉闷,因为够激情。

    最适合做女朋友的人,陈柔,一个你永远跟她在一起,却能保持有悸动、遐想和甜蜜的人。

    跟音音温存了片刻后,就送她回宿舍楼了,不过还是在门口而已。

    离期中考试,只有一个多星期了。课程复习,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对于我,危机感却越来越重了,因为老三说过,期中或是期末考,一般都是最有可能发生事的时间段。

    中午放学后,我和音音,陈柔一起去打饭。因为人多,一时找不到座位,我们就各自打包回宿舍吃。陈柔和音音在我前面,一般美女就是待遇好,竟然还有四眼男无事献殷勤,让位给她们先打饭。

    而我,没有人让,也不可能让给人。告诉音音她们不要等我,就自己循规蹈矩的排队着。

    打完饭出来,一边走着,一边哼着歌,“我天天练习,天天都会熟悉,在没有你的城市里……”。老实说,我还是很想苗苗。算了,先化悲伤为吃饭的力量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想。

    走不到几步,就遇到了赵星的两个跟班,而赵星这次没有在。两个人一路走着,没有丝毫避让的感觉。“好男不跟野兽斗”心里想着,错开了道,继续走我的阳光路。

    可惜,我错了。好男可以不跟野兽斗,但关键是现在野兽要拱你。我错位来走,他们也跟着我走。因次,造成了三个人快临近时,我走左边,他们跟着左边;我移右边,他们也移右边,来回了三下,谁都没有过。最终,都停住了。

    这算不算是没事找事?还是故意找茬?

    刚好遇到保卫科的人,提着个篮子,里面放了好几个饭盒,看来是专门为同事集体打饭的。马强和朱胜看到保卫科的人,扭头想走。我也借此快步离开。不过,马强估计是性子急和暴的人。他可没有这么简单让我走,脚往后一抬,直接把我的盒饭给踢的抖了出来,一次性汤碗也烂了,汤就别想喝了。

    我脸一沉,直接在眼神上跟他们扛上了。是福是祸,是祸躲不过,老子现在也没有想要躲。很明显,这一次就是在为了在期中考后,可以修理我一顿,而故意留下的引线。

    饭也吃不成了,直接扔到垃圾桶。随便买了两个面包和一罐牛奶,就当是这个中午的丰盛午餐吧!

    一边啃着面包,一边给程思林打了电话,问他在干嘛?他说过,他朋友不多,觉得我不错,就交了我这个朋友,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他。但真的有什么事,我也不好意思开口。所以,学校的事,我一直没有跟他说我遇到了谁和谁?陈亮跟我聊了一会,看得出他很高兴,他告诉我,有什么事一定要跟他说,他就是赶,也会第一时间跑过来帮我。

    陈亮这么感激我,是有原因的:当年,他妈妈到学校,让他请假回家,因为他爸爸摔伤了腿。而家里姐妹众多,需要他去照顾,平时是他爸爸去摆路边摊,赚钱养家的,那时却变成了他妈妈,所以陈亮当时的担子很重。眼看家里急需要钱时,是我塞了5000块给他,去给弟弟、妹妹交学费。

    到现在,他一直对我心存感激。其实,我打主任时,要不是他找程思林,我早就被主任要挟赶出学校了。所以,要谈感激,是我先感激他。

    回忆着这些事,心里暖暖的。对着电话,我说了声,“有心了,谢谢。”就让陈亮先去忙,挂了电话。

    两个包子,一罐牛奶,不能不说我现在已经胃口变小了,没有像以前那么能吃了。

    时间像水一样流着,但不可能水会倒退着流,所以时间更是如此。时间改变了我们些许的容颜,连心态和心智都改变了。我懒了,没有了野心,如果别人不犯我,我不可能去犯人。但现在,是别人要来犯我,我该怎么做?是报告学校,由学校来调解吗?还是得以暴治暴?

    唉~越想越多,头皮也配合着发麻起来。睡会觉,什么事都不要去想了,或许让自己沉睡一下,心情会轻松一点。

    做了一个梦,一个荒唐的梦。梦到了苗苗,梦到了苗苗喂我吃东西,一转身苗苗就消失了,不管我怎么叫?她就是不回应我。

    醒来时,才发现其实没有睡多久,只是一直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心里自发问自己:苗苗,你会让我再看到你吗?如果有一天,我知道了你嫁给别人,被人牵着手,被人吻了,或是被人推到了,我心里会非常介意,非常难过。你知道我是多么渴望见到你?你知道吗?

    心烦意乱,这个时候想到了爸爸和妈妈。给他们打了电话,聊了一小会,报了个平安就收线了。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发呆地看着女生宿舍的方向,叹了口气。

    下午的课程,突然间变得好难捱。尼玛,怎么感觉一节课是两节课的时长一样?

    不知道猴子在干嘛?偷偷的给他发了信息,把手机调成了静音,跟猴子玩起了微信。猴子问我最近怎样了?赵星有没有挑衅什么的?我告诉猴子一切安好,让他不要担心我。但猴子这时候却很灵光,并不相信我的话。还说,下个星期来看我。

    下个星期三、四、五,我们三天连考,星期六和星期天正常放假。猴子回信息给我,他和老三,准备下个星期五晚上过来,让我铺红地毯到校门口,然后让保安两边站,校长和夫人亲自出门迎接他和老三。为此我表示,“猴子,你中了木马病毒,无法解决,需整个脑袋进行格式化”。

    小沈阳说过:人这一生其实可短暂了。眼睛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眼睛一闭不睁,这辈子就过去了。haohao~~人这一生最痛苦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吗?就是人死了,钱没花完。

    所以,到了星期五晚上,我决定带着音音去学校旁边的ktv大吼一下,而音音拉上了陈柔。因为就我们三个人,我没有去包厢,而是买了二十个硬币,去了那种专门的“练功房”,一首歌投一个硬币那种,嘻嘻!

    连续挑了三个房间,才找我们满意的房间,因为音响是全新的。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特别想唱歌?在没有被两位女主角起哄的情况下,我就先自告奋勇的点了一首水浒传的《好汉歌》。在唱到“路见不平一声吼啊”的时候,我是闭着眼睛就爆发了,其实是真的吼出来了。结果来送饮料的服务员,直接被我吼到吓了一大跳,戏剧性的抖了一下。

    而,陈柔和音音,直接是笑到在那里拍沙发了,害的我很不好意思。服务员出去时,还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我,拉着门就闪了。为此,我表示很蛋疼~

    中间,陈柔唱了几首,我和音音都鼓掌叫好。特别,听陈柔唱出粤语歌时,我惊到了,我觉得真的真的很有味道。

    就音音不敢唱,最后在我和陈柔的半推半鼓励下,最后她才点了一首周蕙的《约定》。

    也许,这首歌是音音最熟悉的,也许这首歌是音音最有感触的。从音音的声音里,我听到了某种东西。想了一下:对,就是感情,很投入的感情。也许就是这么投入,陈柔忍不住拿起话筒跟音音合唱起来:

    你我约定难过的往事不许提

    也答应永远都不让对方担心

    要做快乐的自己照顾自己

    就算某天一个人孤寂

    ………

    …..

    唱到深处时,陈柔和音音都不时地看着我。我承认,两个人在一起合唱时,好深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