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乔林来了
    尼玛~真遭心。没想到音音的弟弟竟然还在继续跟赵星联系,还跟他借了钱。

    因为有保安在,赵星想对我怎样,还不敢。带着另外两只“动物”转身离开了。

    唉~真蛋疼。我在想,要不要告诉音音?乔林跟赵星借了钱。具体,借多少钱?我也想知道。如果钱不多,高中时,我接管超市也积攒了一些钱,可以考虑为乔林还掉这个钱。

    怕就怕,结果只会是变本加厉。如果乔林利用我跟音音的关系,不断地借钱和惹事,那我也不能这样子被摆布,我得想个办法才好。

    “你在想什么呢?青青哥”不知什么时候?音音已经跑到了我跟前。

    我手一指,“你看那是什么?”音音听到我话说完,头朝我指的方向望过去,结果我狠狠在她脸上“啵”了一个。当着体育课的时候,突然亲她,刷的一下,音音的脸就红了。何况,旁边还有走过来,走过去的学生呢!

    “叫你骚,叫你贱,叫你不要脸。”音音用小手捏了我一下,然后弯腰向我吐了吐舌头,就跑开了。

    音音跑过去跟陈柔还有一大班女生找了个树荫聊天去了。陈柔说着说着,还时不时看向我。音音更是如好姐妹的挽着她的手。

    我在想,音音明知道陈柔喜欢我,我也喜欢过陈柔,但却跟陈柔表现出很亲昵的样子。是想传递我什么样的信息呢?告诉我,她不介意吗?还是不想增加我的压力和面对陈柔的尴尬?傻音音,我真不希望,你是在我面前强颜欢笑,但夜阑人静时,却忧虑和介意满满。

    突然间,手机震动了一下,“叮咚”是新信息的声音。我第一反应就是苗苗的信息,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看到后却吐血了:

    您本机补扣月结话费,来电显示费成功,卡上余额仅剩3.4元。为了不影响您的通话使用,请尽快充值。

    唉~如果是苗苗的信息让我给她充话费,即使是500、1000我也愿意啊!关键是,苗苗你在哪里?你有收到我的信息吗?接着,又发了一条信息给苗苗,说:我好想你,你难道不想我了吗?可以回我信息吗?哪怕一个字也可以啊!

    信息发出去后,这回新信息马上就来了。我一看,彻底抓狂了,信息上就真的只有一个字:嗯

    苗苗啊,吐血了我,这个“嗯”字是回答哪个问题啊?“你难道不想我吗?”还是我说,“哪怕一个字也可以啊!”你才回的吗?

    我再发一条信息过去,弱弱地说,“苗苗,即使你想跟我分开也好;即使你只回复我,一个字也好;最起码你不要不理我。”

    信息发出去了,等啊,一直等,一直等啊,等到这个星期六晚上。碉堡了,都没有苗苗的新信息进来。

    好无奈,打了电话给音音。约好了5分钟后,到女生宿舍门口去接她。我想带音音去买东西,天气比以前稍微凉了,我想今晚有时间顺便给音音买多几件衣服。我不买,音音是极少会买给自己的。而我之前拿给她的钱,她却存着,难道真的是想攒钱给自己买嫁妆吗?这个小傻瓜。

    到了女生宿舍门口,离约定的5分钟过了许久,都不见音音。当我想拿起手机给音音打电话时,就看到音音姗姗走来了。貌似,一边走,还一边拿着手机在发信息吧?我很好奇,音音是不是真的在发信息?在给谁发信息呢?音音不会动不动就拿我的手机查我信息,所以我也不会老是去看音音的手机。但这次怪怪的,更增加了我想看的**。

    音音快走到我跟前时,手机也塞到裤子里了。

    “咦,青青哥,你这么快就来了。”

    “还快啊!我都等了10多分钟了。”我有点小小的抗议,接着说,“音音同学,你是不是刚才忙着在发信息啊?老实交代哦!不然要打pp的哦!”

    “哦!这你也知道,那要不要告诉你,我在跟谁发啊?嘻嘻”音音反问我,这更增加了我的好奇心。人就是这么贱,好奇心谁没有?只是被音音这么一挑,老子的好奇心可以爆棚了。

    “当然想啊!音音爱妃,如果你告诉我,今晚朕会让你舒舒服服的。”我贼贼地说着,脸上却挂着**的笑容,哈哈哈~

    “啊~救命啊!”我还没有笑完就大叫了起来。

    “叫你骚,叫你贱,叫你不要脸。”音音一边念着,右手却抓着我可爱的小咪咪就扭了起来。

    我叫救命的时候,右手顺手把音音搂了过来,手掌却按在了音音的右“高峰”上。好软~隔着衣服和文胸,却依然能感觉到很弹。

    “不要闹,这里有同学走来走去。”音音害羞地想推开我。

    但我怎么可能会被推开呢?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跟谁在发信息呢?”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先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可以…可以啊!”我不假思索就马上答应了,对我来说,音音在跟谁发信息是直接挑战了我的好奇心和对音音的占有欲。

    “好,那如果你不遵守呢?”音音反问我。

    “嗯…啊,这个问题好。那就罚我家二货从此爬不起来吧!哈哈哈”说完我就笑了。

    音音也笑的捂了捂肚子,然后打了我一下。

    结果,我又再一次吐血了,“音音,你跟谁学的?怎么也变坏了呢?”音音已经跑了,而我气的在原地抓狂了。因为,音音说,“既然你同意了,‘先答应我一件事’也立誓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告诉你吧!”

    结果,告诉我的是:“时间到了,我不说,你自然也会知道,所以现在不要问我哦!”然后就笑着跑了。

    哎哟,这小妮子跟我玩文字游戏。惨哪,为了我二货,我能接着再问吗?是男人,怎么可以不硬呢?何况,音音说了,以后我不问,也自然会知道。唉~那就等等吧!等待总是很痛苦的……

    “音音,你别跑。小心点啊,车啊!”我忿忿的跑了上去。

    跑累了,我们就手拉手,走在这柏油路上,迎着微风,很是惬意。

    我不得不感叹,这里即使是郊区,但距离县城近,不管是市容市貌还是治安都是相当的不错。比起我们乡下,可以说“不大”,因为差距那可是“相当的大”。就拿一点来说,柏油路两旁都是路灯,望过去,一直通向大马路,看起来很是漂亮。这一点,在我们那里,现在还是没有的。

    这里改成数字电视了,而家里的电视还在用模拟信号呢!这里用的是单独的光纤上网,而我们家里的网线还是从电话线里分出来,一上网,家里的电话就有“唦唦唦”的干扰声。

    走着走着,逛到了步行街。我停了下来,花了一点时间给音音买了两件衣服,但音音老是嫌贵,说不要买了。终于拗不过我,最后还是答应买了。想想:她给我买衣服时,从不会考虑一件衣服是多少钱?她只有对自己最苛刻。

    当然,我不会让她花钱的,就在她看着衣服有没有线头?有没有剪干净?这时候,我就把钱给还了。还对她做了个v字形的手势,逗的老板娘说,“哟,靓女,你家这靓仔多疼你啊!”

    音音说了声,谢谢。就羞的带着我闪人了。

    继续走着,我看到了一个染着金黄色头发的熟悉身影。当然,现在染金黄色头发的人很多,但为什么说是熟悉的背影?因为染金黄色头发的人不一定会配一个垃圾发型。而这个垃圾发型的拥有者就是音音的弟弟,乔林。

    我知道乔林跟赵星借了钱,但现在的我不想让音音担心,也不想让音音看到乔林。所以,我拉着音音就想往回走。这个时候,一个力度在我肩膀拍了下来,“这么快就想要走啊!不过来喝一杯”,说话的人正是赵星。

    操~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能看到乔林在我们学校周边,就得想到赵星应该也会在的。唉~看来学习分析事情,我还得找个时间跟老三学习一下。

    心里想着,身体却转了过来。音音也是怔了怔,身体却紧紧的靠向了我。

    “姐,你很不想看到我吗?”乔林终于看到我们了,却不满的说。

    音音循着声音望过去,不由地皱了皱柳眉,开口道:“弟,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你不用上班吗?”

    “嗨,你都不关心家里的。我早就不在雷虎那里上班了,那边现在生意不行了,做几天休息几天,有什么意思?”,乔林口气很叼的说。

    我表示很蛋疼的在心里想:尼玛,为了你们这个家,音音受的苦,是你能体会的吗?

    “那你现在是在这里干嘛?”音音关切地问着乔林。

    “还能干嘛?玩喽,星哥说可以在这里找工作,我就想在这里看看啊!”说完,又开口跟音音拿钱。

    音音看了看我,忍不住还是给了乔林300大洋。

    “就这么点。你不是很有钱吗?你把我姐骗到手,难道就是给啊这种待遇?”,乔林嘴里叼起了一根烟,眼神不服气地看着我。

    我脸色很不好看,音音很紧张的看了看我。我觉得对他这种人就如养了一只小狼狗,给了他骨头吃,还想着咬你一口。不要忘了,他现在家里住着、用着的,是我那二十万堆起来的。

    当然,我不会破口大骂,当着赵星的面说这些。我得考虑音音的感受,更不想让赵星知道我曾经拿出过20万,更不想让他借着这个,成为利用乔林要挟我的筹码。

    我转过脸,对赵星说,“谢谢,我不陪你们喝两杯了。”

    话不多说,我就拉着音音想走。而音音还跟乔林说了几句,在确定了他有地方住,有要找工作的意向后,才放心的跟我走了。

    现在是校外,赵星的两个跟班不在。如果在的话,我不觉得我可以这么轻松地走掉。不在学校里,看来也不安全啊。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