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预谋的等待
    看着赵星三人走远的背影,我知道以后的事,真的不是“走着瞧”这么简单的了。

    而刘亚辉更是“大好人”的拍了我一下肩膀,说“保重,呵。”

    刘亚辉,让我“保重”,莫非他已经知道了些什么?或是早就编织好了一个预谋,就等着某一天的时机而已。

    看来事情远比我想象的麻烦。算了,等午休时,跟老三商量一下吧!现在的头脑很乱,唯一能帮我分析的也就只有老三了。

    下了楼,就看到陈柔和音音在等着我,而刘亚辉还真tdm不要脸的就站在陈柔旁边。

    我走到她们跟前,“喏,防水创可贴。先贴一下嘴角破皮的地方吧!”说罢,陈柔把创可贴给了我。我望着创可贴看了看,心里挺感动的。

    “怎么怕影响形象?”

    “放心吧!这是迷你创可贴,不会把你嘴巴给封起来的。”陈柔接连着说,说到最后一句时,还轻笑了一下。

    “青青哥,你没有事吧?”音音看到中午那一幕,显然已经很担心了,这时候小手已经挽着我了。

    “没事的,不要担心,我们都回去吧!”否则,一直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估计她们都还没有吃饭呢。

    刘亚辉又自告奋勇地提出要请客,理由是:食堂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菜了。

    “这次我请吧!”陈柔说完,就带头走了。

    敢情,陈柔想从刘亚辉嘴里知道点什么。我和音音没有办法,只能跟着“大部队”走了。

    到了餐厅,因为中午的事,我和音音已经没有了什么胃口。而刘亚辉却眉飞色舞的跟陈柔说了起来,“出来解围的那个人叫做赵星,另外两个,比较高和壮的叫做马强,稍微矮的叫做朱胜。”

    “哦,你怎么知道的?”我故作不知情的问了一下。

    “呵,我不是后来转校了吗?在转校的时候认识他们的,不同班,但你知道我这人好交朋友。所以,同一年级经过朋友介绍就认识了。”说完,刘亚辉头一抬,眼神略带挑衅的看了我一下。

    “那他们以后还会找事吗?”陈柔听完后,轻轻地问了一句。

    “放心吧!我跟他们算不错,到时候解释一下。李青,是你的错,道一下谦不会有什么的?是不是?”刘亚辉相当的得瑟。

    “可…以…啊!不过,不是我的错,不好意思,我不会去道歉。何况,我是被打的人,而不是打人的人。”说完,我就带着音音走了。

    陈柔怔了一怔,起身也要走。最后,刘亚辉又成了“绅士”争着去买单。有些人就是贱,不装作绅士就会死,是狼就算是披着再好的羊皮,但终归还是狼。

    我这么做就是想让陈柔知道,这件事不是我的过错,是某人故意诬陷我。我也想趁机提醒陈柔,刘亚辉不会是什么好鸟?

    碉堡!!!我发现我原来这么在意陈柔对我的看法?是好还是坏呢?唉~

    安慰了音音,告诉她不要害怕后,我把她送到了女生宿舍门口。但我没有进去,因为凡是休息时间,这都是“戒备森严”的禁地。

    回到了宿舍,打了个电话给老三,貌似他也在午休,略带拖拉的声音问我:“怎么啦?”

    我把中午发生的事,慢慢地告诉了老三。他听的很仔细,沉默了一会后,告诉我,“以前还没有上大学,不知道大学的情况。现在的大学,不比高中,因为都是成年人,所以管理起来,是以对待成年人的方式。在初中或是高中时,学校里有什么事?除非动了刀子,出了血案,否则不会动不动就找警察来。处理这些事的人,除了教导处还是教导处。

    而现在,进了大学,学校把我们当成是成人来看待。我不知道你们学校是怎样的?就拿我们校门口的守卫来说,高中或是初中都是一班老头子,负责开门,关门,浇花或是小的修修补补。

    而现在,大学的‘掌门人’,可不是一班老头子,而是名副其实的保安。”

    “你说的对,老三。我们学校有专门的保卫科,里面有七个男保安,三个女的。女的主要是负责女生宿舍。男的,三个轮流校门口,剩下的四个主要是巡逻或是留守值班。”

    老三接着说:“按我的观察,我觉得大学不比高中,没有大规模的群架,也没有那么的黑。因为读高中,可以选择读大学,也可以选择毕业后去工作。但竟然来了大学,很多人的思想还是会有改变,所以大学的打架事件远远都要比初中和高中低得多。”

    “老三,我觉得你可以去写推理小说了,要不就是当警察,哈”

    “没有办法,我老爸是承包室内装修的,被逼,也就跟着读《室内装修和设计》了,呵。”老三貌似很想不开似的。

    “不过,你要小心。我担心,最有可能发生的时间是在期中和期末考这两个时间,特别是期末。”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处理的。我不想混了,但我不能不自保。”跟老三聊了其它的,然后挂了电话,毕竟他也要休息。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每天都是上课和下课。期间,我和赵星他们碰过几次头,但双方都是擦肩而过,虽然没有语言上的交流,但眼神上的交汇却不是一次、两次那么简单。

    期中考试,慢慢的接近,音音似乎对《物流》和《英语》这两个科目相当有兴趣,做笔记是相当的勤奋。陈柔,偶尔也会给我传传小纸条,甚至有时候会折一个心让同学传给我。哈,收到那颗心时,我总是觉得时间好像回到了高中时,我们那时候还是同桌,没事可以在课桌里摆摆象棋,杀一盘。

    我也会时不时看看刘亚辉,他现在是坐在陈柔后面。偶尔会找借笔记抄一下的借口,时不时跟陈柔搭讪。最搞笑的一次是,这小子竟然为了跟她说话,在她笔记本里直接留言,搞的陈柔直接白了他一眼。

    当然,陈柔每次跟我传纸条或是送我折纸的心时,他都会冷眼的扫我一下。

    以前,我跟刘亚辉说过,我跟陈柔没有什么,我没有权利去干涉她交什么样的朋友。但现在,音音在我身边,我要顾及她的感受,而你刘亚辉在我心中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所以,我更不会让你这么顺利去追陈柔,因为你不配。

    “叮叮叮……”下课铃响了,最后这一节课,是体育课。从小学到现在,体育课一直是最受欢迎的,哈哈哈。

    音音主动叫陈柔去打起了羽毛球,看着他们两个人在打羽毛球,一边跑着,胸前耸动着的两座“小高山”。

    “哦~~~尼玛,真受不了啊”。我不得不承认,我又邪恶了一把,特别是幻想在床上,左右两边是陈柔和音音时,真给力啊~~~后面的不说了……

    “嘭”,在我猥琐的想着一片美好的时候,一个篮球狠狠的砸在了我后背上。

    “操,是谁啊?”我骂咧咧的转过头来,我知道这里并没有篮球场。

    这时候,我看见了那“动物三人组”,猩猩,一头马和一头猪(赵星,马强和朱胜,还是音音给取的,嘻)。

    “那个谁?把球捡过来啊?”赵星开口了。

    “嗖”的一声,我把篮球当足球给踢了回去,而不是捡给了他们。他们诬陷我撞到人时,要道歉,不是吗?这次球是打到了我后背上,怎么没有听到他们说,“对不起呢!”

    球撞到了马腿上,慢慢弹着回来,滚到了我和他们中间。

    赵星,走上前后,没有动手,因为不远处就有一个保安骑着自行车在巡校。后面两个也跟着走到我跟前,不过都是黑色的脸孔看着我。

    “李青,说到底,我应该要感激你。要不是你,我不会认识我身边这两个哥们。”说罢,赵星一只手过来搭着我肩膀,直接用力把我拽到了树边。

    “我们之间的事,还有你马子的事,都不会这么容易完。”赵星顿了顿,看了看还在打羽毛球的音音。

    “我要你离开那个女的,至于我用什么方式追到她?她会不会跟我在一起,那是我个人的事,但你必须离开她,离开这个学校,否则以后的日子,我不会让你太‘悠闲”的。”

    如果现在跟他们直接闹崩起来,估计还不到期中考,我就先挂了。眼角处,看到巡校的保安停下来看踢足球了。

    我借此,用力摆开了赵星搭在我肩膀上的肥手,坚定的回应他“乔音音是我的女人,以前你连追她的机会都没有,这一次,你连碰的机会更没有。”

    “是吗?那乔音音的弟弟,欠了我很多钱。她姐姐是不是不用理他了呢?”

    听到赵星的话,我猛的一惊。在高中时,音音的弟弟-乔林,就投靠了赵星,甚至联合他来整我。我现在不得不相信,我去接音音那会,他在二楼打的电话,可能是打给赵星的,至于说什么?不清楚,事以至此,我也不想知道说了什么?

    反正,赵星现在的目标很明确,我是主要的一个原因,但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依然对音音没有死心。

    不远处,正在踢球的刘亚辉停了下来,看向了我这边,眼神里不无蔑视的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