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挑畔开始
    如果说时间可以消磨记忆,那么时间也可以改变人的性格,你相信吗?

    眼前的陈柔是非常少有的,会这么问我一大串问题,所以我除了不适应外,还真的突然间不知怎么去回答她?

    沉默了些许后,我带着陈柔走到观众席上。缓缓开口说了这2年多发生的事,包括:我跟音音,中间却跟班主任走到了一起,又分开了。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因为我真的很感激音音,又很感动。是她陪伴了我走到现在,是她用她的大度在包容着我的过失,甚至不忠,不是吗?

    这也是我第一次这么正式在陈柔面前,承认我有女朋友,还有跟班主任的事。以前想告诉她,却又纠结着不知道怎么开口?我知道我当时心里还有一点矛盾,想让陈柔忘记我,又看到其他男生给陈柔写情书时,会吃醋会介意。

    此刻的我,突然发现,我就是现代的“韦小宝”。音音就是双儿,一直会对你体贴,无微不至,不会离开你,只会关心和理解你,甚至包容你。而陈柔,则是我一见钟情的“阿柯”,一开始太多美好的向往,但有时候可望而不可及。至于苗苗,我能说她是神龙教主夫人吗?也是比韦小宝大几岁,后来也是被韦小宝推倒。如果苗苗是神龙教主夫人,那教主是谁?钱勇吗?切………

    陈柔一直没有开口。当我说完的时候,我几乎都可以听到两个人在沉默中的呼吸声了。

    当再次听到陈柔的声音时,我发现眼泪已经在她眼睛里打滚了,只是很勉强的不让它流出来。我知道她现在心里很乱,想说出来,但又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终于,陈柔哽咽着提高了声音,几乎咆哮地说,“你就是一色狼,有色心无色胆。你怕伤害了乔音音就拒绝我,那你不觉得你也在伤害我吗?你就觉得你是对的吗?你知道我这两年多是怎么过来的吗?你就觉得我这两年多没有想过你李青吗?

    李青,你就是一头猪。生日那晚,是我带着你回来我家的,但你什么都忘记了吗?好,既然你记不起来,我就等着你亲口说爱我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说完,陈柔嚯的站起来,就这么在我面前跑了。她转身那一刹那,我看到了她滑落在脸颊的眼泪。

    如果现在还在高中时期,陈凡知道我让他妹妹掉眼泪了,我会不会死的很惨?诶,想想都觉得可怕。对于陈凡,我一直都觉得他是一个很有霸气的男人。可惜,生活的“导演”给他的戏份太少了,草草就安排他退出了舞台。

    落叶随风飘落,嚓的一声掉在我眼前,突然间觉得好冷,一切都好凋零。

    忍不住给苗苗发了条信息,问了她在哪里?心里开始忐忑的等着新信息的声音响起来。看了看淡淡繁星的夜空,迈着惆怅的脚步回宿舍了。

    打了个电话给音音确认她回来后,我也准备准备睡觉了。望了望床头的手机,还是没有苗苗的信息或是电话进来。唉~~烦着呢!带着满腹心事,我缓缓睡着了……

    早上醒来时,就看到音音的信息:“我在食堂等你,给你买了饺子和豆浆哦!”呵呵,现在音音做着和以前苗苗给我带早餐同样的事。

    嗯,把心情放好点,我相信我还是一个很幸福的“淫”。

    匆匆洗刷后,我跑到了食堂边。放眼望进去,食堂还真不少人,看来我算是比较晚到的一个。

    猛然间,我一触。在食堂的角落,我看到了赵星。他正在用眼神全身上下的打量着音音。

    “不好。”我心里想着并走过去,牵起了音音柔嫩的小手。这时候,赵星正式注意到我了,他没有惊讶,也没有意外,貌似他好像就知道我在这个学校一样。我不得不相信老三的推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

    我们两个人眼神交汇了下,谁都没有先挑起谁。感觉赵星的体格比以前更健硕了,一寸长的头发厚厚而又略带卷曲的批在头上,一边吃着包子还跟另外两个人在说笑。这时候另外两个人也抬头注视了我。

    等下还有早自习,我并没有逗留太久,就匆匆带着音音走了。音音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一路上在不断地问我,“怎么啦?”。我告诉她,我看见了赵星。音音突然间变得有点紧张,我知道她会怕,但现在告诉她,她也好心里有准备。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跑不了。

    开学后的第一堂主课,《物流基础》吸引了很多同学抄笔记的兴趣。而我却想着早上在食堂遇到赵星的事,根本压根就没有了心思听课,更不知道老师在说什么跟什么?

    下课铃响了,上课铃又响了,反复了几次后,终于挨到了中午。陈柔约了音音一起去食堂打饭,现在好了,两条原本不能相交的平行线终于挽起手来了,而我会不会在这两条相交的平行线中被绞死呢?想想都觉得可怕……

    跟在她们后面走进了食堂,开始排队起来。陈柔和音音在我前面,我们中间隔了4个人,在我左、右两边还有两排人。人群缓缓地前进着,我低着头还是在纠结赵星的事,无形中被一股什么结实的东西撞了一下,身体也震了一下。我抬头看了看,是早上跟赵星吃饭的其中一个人。对方留着平头,坐着的时候不知道多高,站起来才知道,比我高了半个头,而且感觉身板很结实。

    就在我看着他时,他先开口了,“看什么看?撞到人了,难道不会说‘对不起’吗?狗杂碎。”

    后面的“狗杂碎”三个字,很明显他压低了声音。主要就是想挑起周围的人,让他们感觉是我撞了人,不道歉而已。但按我的性格,如果是我不对,我可以道歉,但骂人,就是不行。

    我马上反击,“我们都在排队,难免前进时会身体擦碰到,但你凭什么骂人?而且,我不觉得是我撞了你,按位置来看,你是在我左边一排,位置还比我靠后一点,我有可能倒退撞上你吗?”

    我话音刚落,背后就被人猛的推了一下,我回头一看是早上另外一个人,而赵星就站在这个人后面,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我都不知道,靠。

    接着,推我的那个人,开口质问起我来了,“同学,撞了人就说对不起,难道你父母没有教你啊?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这时候,陈柔和音音也看向了我,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紧张起我来,音音要走到我身边,被我一个眼神制止了。我转身看了看后面这个男的,没有我高,但也很结实。此时的我,已经被挑起了一点火星了,我脸一沉地说,“你没有看清楚情况,就说是我撞了人,而且道一个歉是小,这跟我父母教育我扯上什么关系?”

    “你还不服,操!”话音一落,刚才说我撞他的那个平头男,竟然一巴掌就向我扇过来,老子我头一闪,身形一退,因为身旁还有一排同学在排队,我退不了多少,结果,他手是打空了,但指甲却打在了我嘴角一点,我能感觉一点火辣辣的,估计破皮是有的了。

    就在我要还击时,刘亚辉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了,猛的往我手一拉就说,“怎么啦?怎么啦?有事好好说。”就在他拉我手的空档时间,我的后脑勺被人猛地打了一拳,力度不大,但也相当的疼。而我看清是推我那人的嘴脸后,就要还击,结果刘亚辉又护在了我前面,感觉是在劝架般的站在我和打我那人的中间,结果平头男又朝我肩膀来了一击。

    “哇…”我痛地叫了一声,这一拳的力度比刚才那个男的大多了。刘亚辉明明就是借劝架在整我,让我出手出不了,只有挨打的戏份了。

    这时候人群开始骚动起来,陈柔都紧张的捂起嘴,而音音要过来时,又被我制止了,最后被包裹在人群后面。

    这时候,站着半天不说话的赵星,终于呵斥了一声,“干什么?不就是撞到人了吗?这是什么大事啊?道个谦不就完事了吗?怎么就动手起来了呢?”

    说罢,人群中开始有人纷纷议论起来……

    赵星,走到我面前,手按在我肩膀上,很关切的问,“同学,没有事吧?”但手中按着我肩膀的力度却大大加重了。

    刘亚辉又继续附和着,“是啊!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李青,你就道个谦嘛!”

    靠,高中时在桌球台边,陷害我的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这个人真的是腹黑。

    这时候,教导主任来了,估计也是过来吃饭。看到围起来的我们,了解事情后,把我们一并叫到了教导处。

    期间,教导主任听我的解释后,还是比较公平的处理起来。他要那两个打人的学生给我道歉并赔偿我的医药费。(说穿了,就买点药油和铁打膏来贴一下,主要是嘴角现在火辣辣的疼。)

    滴汗的是,教导主任当着我的面,表扬起了刘亚辉和赵星。最后,让那两个打我的人,跟我握了手后,就让我们离开了。因为,还不是升级为斗殴,所以,教导主任没有记处分。

    在离开教导主任办公室时,那两个人是跟赵星一起离开的。平头男还凶了我一下,“走着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