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没完的忧虑
    电话接通了,程思林第一个开口到,“大学生活精彩不?”

    “好个p啊,还不是一样,读书、读书再读书。”我愤愤的回答。

    “你的生意怎样?什么时候也在我们附近开一家分店啊?哈哈”我又一句。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程思林淡淡地说着。

    “对了,陈亮怎样了?帮我照顾好他,他也不是一个容易的家伙,毕竟家里还有几个弟弟和妹妹要读书。”提到陈亮,就想起以前那个瘦弱到老是被人欺负的他。

    “放心吧!我安排他做了部长。”程思林又是一句话。

    “那就好。谢谢了。”我真的很感激。

    随后,我又故意戏孽地说,“不过,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什么事?”程思林一下子严肃起来。

    “我发现最近你懂得主动关心起人来了。”我故作深沉地说。

    “去死,干…草…扑…,走了,拜。”程思林被我逗的爆粗口了。

    对于程思林,他永远就是这么一个鸟样,多说一句话都感觉说多了,会死一样。

    透过窗户,看了看不远处的女生宿舍楼,女生有2栋宿舍楼,在一个专门的庭院里。音音住的女生宿舍,离我们这里也有50米左右。

    唉,想起以前看过的校园小说,男、女生宿舍离的近一点,不发手机信息,也可以扔扔纸飞机,这生活才叫做有情趣啊!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音音被室友拉到超市买东西去了。临走前,我还塞了500给她。对于,音音和陈柔,在我看来,甚至在很多男生看来,她们都是各有各的特色。从身高来看,她们都有一米六几,不走到一块,很难看出谁更高一点。陈柔略显纤细,而音音在身材上要比陈柔好,当然这其中不乏有哥的功劳,嘻嘻。

    但陈柔有一点是目前音音没有的,就是优雅的气质。

    陈柔出生在富裕家庭,没有太多生活上的烦恼,不缺钱用,又有关心自己的父母和疼爱自己的老哥。而音音呢?先前是出生“寒窑”,再差点被父母、兄弟卖去给雷虎当媳妇,又不得不中途退学去辛苦工作一年。

    就从穿衣服来看,陈柔永远是时尚而又不失一股淡淡的清新和优雅。音音呢?比较朴素的穿着,不刻意追求时尚,甚至有一度跟我在一起时,还会穿起学校的校服。她说,“扔掉了多可惜。不出门,在家里穿还可以当休闲衣裤的。”

    对于音音,她就如牵着我的手的小女孩,会拉着你,怕你突然间离开她。如果你跑开了,她会永远一个人矮小的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哭着、喊着你的名字,在那里等着你了。

    陈柔也是一个好女孩,但我该怎么去面对她?现在我们又是在同一个班里,刘亚辉也在,赵星也出现了,这是不是他们两个人合谋好的?或是早早就预谋的?谁知道呢?

    习惯性的摸了摸口袋。我操!忘记我已经不再抽那叼丝牌香烟了,后来每抽一次就被音音掐掉一次。可能今晚想的太多了,手又不自觉地伸到衣兜里。

    想到这里,我才记得还要给猴子和老三打电话,这两个货不知道开学第一天有什么惊人表现没有?

    “喂,老三你在干嘛呢?猴子呢?”电话接通了,我开口先问。

    “猴子就在我身边,这家伙第一天就看上了他们的美女班长,在这里跟我讲着人家怎样怎样的好呢?无语,才第一天而已……呵”老子笑着告诉我。

    “哪里啊?她自己带我去找座位,你说那么多人,她为什么不带别人去?有搞头,是不是?老大。”猴子不满地在电话里大声说着。

    先前说过,猴子比我大,但他在介绍我给他的朋友时,总喜欢说,“这是我老大。”

    “老三,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猜今天我看见谁了?”,我打算告诉老三,他永远是我们三个人中最冷静和斯文的,想的事情一般都会比我和猴子深远和宽很多。

    “靠!周星驰在你们学校开讲座啦?”猴子抢着电话说。

    “滚~边~玩~儿~去,周星驰是有在部分学校开讲座,但也不会跑到我们这里来吧!”我愤愤的骂着猴子。

    猴子在那里傻笑地说,“那你看见谁了?把你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们开心一下啊!哈哈哈哈。”

    “滚啦~我看见赵星和刘亚辉了,这两个厮跟我竟然在同一个学校,真是冤家路窄”,我无奈的告诉猴子。

    猴子又在那里叽里呱啦地说了好一会,我就知道他那猴脾气-义愤填膺。以前就说过,这小子不悠着点,难免要进少管所的。但我知道,猴子除了有热血还有很强的兄弟情义。

    “老三,你怎么看?”我忍不住问着老三,他估计在思考什么,半天没有插猴子的话。

    “我在想,当时刘亚辉认识王岩又结识彭浩,整合两边的人都想整你。

    刘亚辉第一次想整你,是在打桌球的时候,但因为陈凡也在桌球台旁边,他最终整你不到。而到生日聚会时,又遇到程思林,被他一瓶子打晕去了。再后来,想让你滚出学校,却搞到自己转校了。

    在高中时期,最有可能在幕后做黑手的不是王岩就是彭浩?彭浩是最有可能的,因为你把他当时的女朋友的弟弟,也就是赵星打到转校了。那么,最有可能就是刘亚辉走后,还有继续联系彭浩,去了解你的事。

    而彭浩则告诉刘亚辉还有一个对你有怨恨的人,那就是赵星了。新仇加旧恨都有可能,你要注意点他们的动向了。”老三冷静的说着。

    我不得不佩服老三的逻辑推理,不是有可能,是极有可能。如果是当时的彭浩在做幕后推手,那刘亚辉认识赵星不是没有可能的?

    皱了皱眉,我觉得我走出了高中,进入了大学,前面依然是很多坑,在等着我跳过去,跳不过去就要掉下去。

    跟有抽烟的室友要了一根烟,又叼了起来,喜欢这种一边吞云吐雾又想事的感觉,用手搓了搓头发。一边想着: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希望不要太差。

    手机响起来了,以为是音音回宿舍后打给我了,一接手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陈柔。

    老实说,心里又燃气一股莫名的悸动。从那次她转校后,我们还通了一次电话,期间就再也没有电话上的聊天了。发过qq信息给她,她也没有回。这次,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号码,我不禁手有点抖。唉~~~我这男人做的真cheap。

    想了想,接起了电话,弱弱的说了一个字,“喂…”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难道你把我的手机号码删除了?不知道来电是我吗?可恶…”我能想到陈柔说完后,又习惯性地咬了咬嘴唇。

    “那个…呃…不是的,我只是…没注意到手机响了。”我都发现我说话有点语无伦次了。

    “那你现在在干嘛?有时间吗?”陈柔轻轻的问我。

    “操!有戏了?”我边想着,不得不承认我猥亵了下思想,猪哥情节死灰复燃。

    “喂,你还没有回答?有时间吗?”陈柔有点小小不悦地再次问我。

    “呵,现在没事。怎么啦?”我不好意思的回答。

    “那你能陪我走走吗?我到篮球场那边去等你。”说完,不给我说yesorno的机会就直接挂了电话。

    “是不是女生见帅哥,都会有点猴急和按奈不住?”我自嘲自讽到,又忍不住凑到了洗手间的镜子前。

    “哇靠,相比高中时,李青你这小子,真是英雄本色不改,叼丝气息长存,又不失一点男人的魅力。最可恶的是竟然留起99年,刘德华曾时髦过的分头,实在是小小的帅到掉渣了。”我站在镜子前,无奈地梳了梳头发,摆着v字型的手势,做了一个黑人牙膏的笑容。

    唉,苦中做乐,或许真的可以减少点压力吧!

    来到操场,远远就看到陈柔婷婷而立的样子。

    长袖t-shirt上,可以看到直立的黑白线条并列在一起,下身是一条低腰牛仔裤,修长的美腿勾勒起来的线条紧紧包裹着俏挺的臀部,下身则是一双白色的松糕帆布鞋。在昏暗的灯光下,加上迎面吹来的秋风,长长的黑丝随风舞动着。

    不得不说,这个画面确实可以让人喷血。靠,早知道来前,先做下俯卧撑,消耗下体力,幸好穿的是牛仔裤,如果是运动裤那可就over了。

    陈柔看到我,眨巴着她的大眼睛,一连串的问题开始轰炸我,“你什么时候跟乔音音在一起的?你以前跟我说的,你有了女朋友就是她吗?这两年里,难道我不回复你,你就不会坚持打我电话吗?你喜欢过我吗?如果答案是的话,那你喜欢我,还是喜欢乔音音多一点?”

    “算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不要回答了,我怕答案是我不喜欢听的。”陈柔喃喃自语的说着。

    我站在那里懵了,吞吞吐吐地答道:“呵,你问我了很多个问题,我在想从哪个答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