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有完没完
    如被响雷炸到了,我马上从传纸条过来的同学那里望过去,陈柔就坐在我隔壁一组,接着还调皮的向我眨了眨她那双大眼睛。

    汗~~~好大滴的汗~~~还在想陈柔会不会跑到我们班来?还在想她应该不会放弃自己喜欢的专业,跑偏过来的,结果~~~汗~~~好大滴的汗~~~黑线前额满满~~啊~~

    突然间,我才明白,傻音音,真的傻的很可爱。估计她早就知道了,但没有告诉我,就是怕让我为难。为了我和苗苗,她说她可以接受苗苗,但一定要娶她。再一次为了我,却能如此大度的正视我和陈柔的事。

    这样的女生,这辈子我能辜负吗?能,就是傻b一个。

    望了望音音,真的好想现在走过去,从背后抱着她,告诉她,“不要怕,我永远都在。”

    还记得,开学前的某个下午,我骑着小红去找音音。音音老远就在村口的大榕树下等着我。把车靠边停着,偶忍不住就一个熊抱,然后亲上她的小嘴。坐在残旧的小红身上,我问她行李收拾的怎样了?

    音音却弱弱而又举口艰难地说,“青...青青哥,我不想要念大学了。”

    我猛的问,“为什么啊?”声音有点着急了。

    “我已经高中毕业了,好歹也有一定的文凭。我想你上大学了,就去你念大学的县里工作,这样你可以看到我,不用像以前一样大老远坐车去找我,我们在外面租房子,好吗?我可以给你做饭和洗衣服的。”

    从音音言里意里,我猜测到,估计是音音的父母又向她发难了。“走,回家去。”说完,我拉着音音的手就往她家里去,如果我的猜测是对的。我会听到和看到我想要的,**。

    来到音音家门口,看着那栋2层的小洋楼。不得不说,我那二十万的功效就是大,瓦房变洋房,哈哈!突然间,连走到音音父母面前都是双脚踩在浮云上,像阿飘一样是飘过去的。哟~呵~

    大门口,音音的老爸正在吧…嗒…吧…嗒抽着水烟,而音音的妈妈,看到我,那个眼睛啊犹如夜里的狼,刹那间发着亮光,还赶忙让我往里屋坐,边数落着音音边说,“这傻丫头,真不懂事呵,青子来了都不说,我刚才去市场,好多给买些菜啊!”

    汗,‘现在去买也不晚啊!’我心里想着。不过,我意不在此。“伯母,家里是不是需要钱了?音音怎么不想…读…书…了?”我故意把读书二字拉的很长。我想看音音父母怎么回答。

    音音妈妈又是皮笑脸不笑的跑过来,说“哎哟,还是青子明白啊!瞧不,上次你给的那二十万,家里建起了房子,还添了些家具。可是,你看音音她哥也年纪不小了,都还没有娶媳妇。这不,音音就自己提出想去工作积攒点钱给她哥娶媳妇。音音她弟,我就不奢望什么了,唉!”

    我了个去。说穿了,不就是为了钱,两个男的自己顾死,女儿就往死里牺牲。靠,世态炎凉啊!

    但我也不会那么容易中计,我不慌不慢的说,“这样吧!音音的学费和生活费,我来出,你们还有音音她哥,也都是有劳动力的人,不如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音音哥结婚的问题。而音音的学费你们就不要理会了,如何?”我霸道的说着,眼睛却瞅着音音妈妈。

    “那这样啊!好吧!这丫头啊,就是胆儿小,就有劳表亲家你照顾了”,音音老爸终于开口了。

    “那就好。”说罢,我拉着音音就走出去了。

    “青子那今晚就在这里吃喽”音音妈喊着。

    “不需要了,我们去外面吃”,我回头说着。

    “那丫头啊,青子赚钱也不容易。不要点太好,但也不要太少,你不吃,也要顾着青子,一个大男生要吃多点,今晚你就代我们请青子吃饭。不要浪费食物,多的打包回来啊!”音音老妈又接着一句,还向音音使了个眼色。

    我彪汗了~~~~说穿了,还不是我掏钱;说穿了,还不是自己想尝个鲜。我了个去~但他们似乎小看了音音。如果音音是荷花,那么她一样是“出污泥而不染”。

    就在我回头一笑的刹那,我看见音音的弟弟站在二楼,手里拿着手机不知在跟谁打电话?脸上还带着一抹轻蔑地笑。还是那个叼样,一个染色的垃圾发型。

    思绪回来,导师也在讲台上一个一个的点名,不过这个导师的方式很特别。他让同学们一个一个上台做自我介绍再回到座位上。

    到了音音和陈柔时,无疑这是班里迄今的两个亮点,同样也换来很多男生的窃窃私语。切!有的人喝酒会喝高,我发现我们班很多人是不是读书读多了?四眼田鸡很多很多,不用看了,傻冒一群,就差一个锅盖头了。

    “对不起,老师。我迟到了。”一个很清脆的男生响起。

    “咦……………”随着班里众多学生一声质疑,刘亚辉还是像风一样的出现在我面前了。

    “刘同学,进来吧!”导师说了一声。

    我颈椎一冷,操!很明显,导师认识刘亚辉。我不得不想起,学校的位置距离县中心不远,而刘亚辉的爸爸是这个县的县长,而县政府离这里,开车也只需要40多分钟。

    果然,到了狼窝,还踩到了捕猎夹,脚动不了,还要看着周围的狼群。

    刘亚辉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看向了陈柔,又转向了我,眼神里透露出一股玩意般的冷笑。事已至此,我也小声的问了一句,“还好吗?”。

    “哼”,刘亚辉冷冷的哼出一个字来。我知道他憎恨我,要不是我,他不会转学;要不是我,他不会在高中时离开陈柔;要不是我,他更不会在自己的生日聚会上颜面无存。

    “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看来刘亚辉,对自己的离开还是耿耿于怀,觉得是我害他离开的。殊不知,是他自己把我和苗苗的照片放在学校的吧群里,迫使了苗苗的离开,更因此惹怒了钱勇。

    一切的一切都这么累积着,如暴雨前的宁静,只是为了等待着强有力的爆发。

    我望了望陈柔,发现她脸色也并不好过,还是习惯性的咬了咬嘴唇,看来她也不知道刘亚辉会追到这里来,甚至又是同一个班。能得到有力信息的,无非就是陈柔的父母或是陈凡。陈凡是极有可能的,因为他说过,他不会干涉陈柔的感情,也不讲究门当户对,就希望有人能真心好好对待陈柔。所以,陈凡告诉刘亚辉的可能性是有的,而且极大。

    我心里不禁反问自己,“难道陈凡真的不知道当年刘亚辉有心摆他一刀吗?”我可以这么想,但不得不承认,当时的自己找不出有力的证据给陈凡看,否则他不会当时还表现出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

    新生上学的第一天,即使演戏都会很认真的听一下课,而我大学的第一堂“处女课”就这么被一脑子的思绪给淹没了。

    “走啊!一起吃饭去,我曾经的同学们。”伴随着刘亚辉的这一声,我知道放学了。陈柔走到音音跟前,说,“我们自己去吧!”,音音望了望我。而此时,刘亚辉也是第一次见到音音,却一脸很绅士的说,“这位是?”。

    狼,他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我没有马上表明我是音音的男朋友,因为我想看看这头狼,是不是会露出自己的野心和色心。结果,答案是,刘亚辉在注视着音音一会后,又笑着对陈柔说,“你不介绍下自己的好姐妹吗?”

    虚伪,陈柔还没有介绍,你怎么就知道她们是好姐妹?虚伪和假,这是我对这个人一直的感觉。

    也罢,在他的一味要求下,连同我,我们四个人去校外的西餐厅饱吃了一餐。而且,席间,估计我把刘亚辉给重重激吐血了,陈柔估计是吃过西餐的。而我和音音老实说,确实是第一回。

    音音不好意思点餐,我呢?自告奋勇为音音点了牛排,还有木瓜炖雪蛤,还有一个奶油海鲜巧达汤(不知道这个汤,但看标价不菲,呵呵!)。而本人我,自己点了2个牛排,个个都是300rmb以上,就是要让刘亚辉出血,谁叫他装?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的阴霾被这餐饭一扫而空?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这两个牛排合我的胃口?反正就是吃的很香。要不是下午还要上课,老子真想再点一只600多rmb的红酒。

    就这样,一餐下来,吃了他将近18张红大头。这小子够狠,我还以为他刷卡,谁知道尼玛呀,现金还真多……看来这官二代真不简单,寻思着,到底钱勇是用什么办法让他第二周就自动转校的?

    在教室里吹着飒爽的秋风,略带着睡意又夹杂着部分学生“唦唦唦”抄笔记的声音,开学的第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晚上,还想给猴子和老三打电话,谁知道程思林那鸟人第一个打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