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节
    sat oct 10 12:00:00 cst 2015

    今天公休,没人在,木木将咖啡豆一包一包放进头上橱柜。她在咖啡的香气中轻轻回想那一段漫长路程上的嘻闹……

    直到这个橱柜再也装不下咖啡豆,她才回神,仰头朝上一层橱门张望。

    ”为什么要做得这么高?这家具设计得真没常识……”

    懒得拿椅子垫脚,她硬是踮高脚尖,伸直手臂,卖力地想把上一层的橱门打开。

    下一秒,门果然打开了。

    她愣愣,警觉性回头,鼻尖差点撞上杜讪的胸膛。

    木木屏住呼吸,看他轻而易举地将一包包咖啡豆摆进橱柜。

    彷佛还在他的怀里,还感受得到他体温,思念还没能得到解脱……

    ”你……怎么进来的?”

    ”门没关。”

    他主动说明经过:

    ”刚路上遇到董事长,他说你大概会在这里。”

    ”还董事长的改不了口啊?”

    她避开跟他正式照面,随手打开咖啡机装忙:

    ”喝咖啡好吗?找我有什么事?”

    杜讪理好头绪,宣告式地:”上个礼拜,我向冯懿告白了。”

    木木拿出咖啡杯的手瞬间定格,瞪住那白瓷茶具。这大木头居然白目到来向她炫耀这件事?是要她吐血吗?不行,她一定要忍住拿杯子砸他的冲动,杯子可是很贵的……

    ”把好几年前想说的话一次说出来,轻松多了。一直不确定的事也有了答案……”

    他暂停,不安地瞥瞥桌上她打翻的咖啡豆和四溅的热水:

    ”还是我来吧!”

    木木难为情放开手,看他动作熟练地操作起咖啡机。

    ”你只会泡三合一,到底该怎么当店长啊?”

    ”你看过主任去打杂吗?我的工作是提高这家店的利润,泡出好咖啡是其他人的工作。”

    ”是是是。”他碎碎嘀咕:”对于不会做的事还可以讲得很伟大一样……”

    她挤出一个挑衅微笑:”你今天该不会是来找麻烦的吧?”

    他也回看她,转为温柔:”我来,是因为我确定我爱的人不是冯懿。”

    木木圆睁着眼,呼吸好像又快要终止了。

    ”我对她充满了罪恶感,想要多为她做点什么,好使自己好过一些,不知不觉……就把这件事看得比爱你还重要。”

    她心头一震,不能动弹。

    ”爱我……?”

    杜讪深情款款凝视她,再说一遍:”我爱的人是你。”

    梦寐以求的话语,此时此刻只带给她不知何时又会再重重坠跌的恐惧,泪水冷不防掉在她怔忡的脸庞:

    ”……骗人……”

    ”我说的是真的。”

    ”骗人!你的烂好人病又发作了对吧?我跟你说过我很好!不需要你担心!不要和你见面!不想再想起你的事……”

    她哭出来:

    ”你太卑鄙了……”

    杜讪不管她的反抗,硬是搂住她,心疼低喃她的名字:

    ”木木,木木……我很笨,做事不得要领,又不会讲话,有时候还会打肿脸充包子。这些你都一清二楚,即使如此,你还是无条件接受这样的我。而我的动作慢你好多,我知道我开心的时候会希望你在身边;我难过想不开的时候想念你的当头棒喝;我看着坐在隔壁那个跟你长得完全不一样的新同事,却一直在提防橡皮擦随时会飞过来……这些小事明明每天不停重复发生,我却到现在才知道那是因为我爱你,我很爱你。”

    她闭上眼,一种美满的心酸沾湿他胸前衣裳。原以为已经心如止水,没想到依然澎湃汹涌啊……

    窗外投射进来的光影,在水晶风铃上似乎西移了一些,若隐若现的虹蜿蜒在店中宁静的角落。

    多久了?感觉很久,可也许才经过几分钟而已吧!

    木木轻轻睁开眼,出了神。时间,从这个空间消失似,就连声音也被柔和的光线吸走。

    什么都没有。

    ”你还记得芒草田那个老伯吗?”她出声提起。

    ”记得。”

    ”老伯和他妻子的故事,我一直很羡慕。你能想象五十年那么漫长的时间吗?五十年来一直爱着那个人。”

    她离开杜讪,眨掉眼眶泪光,吸了一口氧气,悲伤微笑:

    ”我已经没有力气了,杜讪。到现在,我还是很爱你,也许明天起床依旧会这么爱着你。可是,最多就是这样了,这份感情不会再增加,它只会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消失。我没有自信还能用五十年去爱你,我曾经拥有那种天下无敌的力量,可是它已经不在了。”

    他终于追赶上来,而木木不再等待;他说他爱她,她却回答她已经爱过了。

    人的一生当中,相较于那些已经做过的事,人们后悔的往往是那些没做过的事。有的后悔可以修正,然后走上不容易失败的道路,直到又发现错过什么为止;有的后悔无能为力,所以学会珍惜。不能倒流的时光,就用这一刻去珍惜。

    杜讪在绝望的锥心之痛里,渐渐明了,他望着她,不忍再为难。

    杜讪说,木木失去的那份力量,他会试着储存回来,也许有一天,他也能跟她一样勇往直前。

    木木说,这辈子要真正爱上一个人,并不是常有的事。因为遇见杜讪,才会有今日的木木,她终于懂得放手。未来再回头看这一切,她或许可以骄傲地对自己说,你做得很好喔!

    最后,杜讪和木木并没有王子公主般的结果,木木留在苗乡老家,杜讪回到大理。

    黄子建和冯懿也没有经常在一起,在一个谈话性节目的访谈,主持人提起陈年往事,而黄子建也不晓得是故意还是无意中说溜嘴,承认他正和冯懿交往。事后不见记者们疯狂追这条新闻,正如他先前的计划,一一减少工作量的结果,就是曝光率变低,粉丝的热情冷却,他的情人是谁也不是那么值得上新闻版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