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节
    sat oct 10 10:00:00 cst 2015

    也不知幸或不幸,主任又名正言顺地将新人塞给杜讪。他大概是唯一愿意对小可友善的人,也好几次私底下听小可哭诉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大家都不理她。

    杜讪好言安慰,叫小可更赖着这位前辈,她开始主动帮杜讪倒茶、整理桌子。

    ”哇!怎么这么多橡皮擦!”

    她翻到满满一盒橡皮擦,几乎都是用过的,小小一块一块。杜讪见状,慌张将盒子拿回来:

    ”是我收藏用的。”

    小可噗嗤笑出:”哪有人在收藏这个?不好用了吧!我帮你拿去丢。”

    ”等一下!”

    杜讪又从她手中抢回盒子:

    ”不用了,谢谢。我自己处理就好。”

    大概是最后那一句话让小可解读错误,她认为杜讪是在客气,于是在一次午休时间将他的桌面卯起来清理整齐。杜讪回来以后,发现那装满橡皮擦的爱心铁盒不翼而飞。

    拼命地东翻西找,最后一问之下,小可才一脸讨赏地笑道:

    ”我丢了啦!那种东西不是很占空间吗?”

    那一天,整个企划部的人第一次见到温和的杜讪动怒。大伙儿都吓到,小可更不用说,不到一秒钟时间立刻泪眼汪汪,哭得比杜讪还委屈。

    杜讪一个人在顶楼,特地花了一钟头平抚情绪,之后回办公室向小可解释,对别人来说或许没什么,可是那却是他非常珍惜的东西,是他偶尔朝邻座搜寻木木往日身影还能稍稍得到一点慰藉的东西。

    他在一个周末回到老家。黄子建心血来潮,打消要请人整修奶奶房子的念头,他说看着看着好像自己来就办得到,杜讪便回来加入整修工作。

    一开始,两个大男人卖力做粗活,不过房子真的太老旧了,牵一发动全身,眼看补了这个小洞就崩了一大块墙角,最后他们累瘫在地,眼看这个重建工作愈帮愈忙。

    ”我看,还是叫专业的来好了。”黄子建下结论。

    ”也好。”

    杜讪汗流浃背,想把上衣脱了,不料远远撞见冯懿走来,赶紧又把衣服拉好。

    冯懿的长裙被海风吹得激烈飘动,在万里晴空下十分显眼。东部的天空蔚蓝,白云连天,冯懿的来到,宛如这阵咸腻空气中的一道清流,并不输给景色的壮丽。

    ”辛苦了。”

    她带了冷饮和一些点心慰劳他们,顺便仰头打量他们的杰作,良善地下评语:

    ”第一次嘛!勇气可嘉。”

    ”少讽刺了。”

    ”我没有讽刺,第一次做总是值得鼓励不是吗?”

    ”你看,还说没有?”

    杜讪在一旁灌着矿泉水,看他们自然而然地斗嘴,轻轻扬起嘴角。

    后来黄子建的手机作响,他说是经纪人打来催工作时间,长叹一声:

    ”八成会卢很久。”

    他拿着手机走到旁边讲电话,冯懿双手背在身后,还在兴味审视奶奶的房子。杜讪出神注视她清秀的侧脸,从前他总是以这个不被察觉的角度偷偷看着她,然后觉得幸福。

    冯懿注意到他的安静,掉头,笑问:”怎么了?”

    ”我……很喜欢你,初中、高中、也许现在还是。”

    面对冯懿措手不及的惊讶,杜讪的表现平静不少:

    ”我这个人很死脑筋,如果一段感情没有好好地作结束,是无法前进半步。”

    冯懿在他面前蹲下,会心地问:”那么,现在为了想要了结,所以说喜欢我?”

    他不好意思地低头:

    ”大概吧!如果一直等不到你拒绝我,我也许会一辈子都困在原点也说不定。”

    ”……我不会拒绝你喔!”

    见他迅速抬起眼,冯懿好意提点:

    ”你现在喜欢的人仍然是我吗?现在,今天,这一秒,你喜欢的人,是我吗?”

    ”我……”

    ”不知道?杜讪,你想一想,当你游乐园的案子办得很成功的时候,第一时间最想告诉谁?你高兴得非得找人一起欢呼的,是谁?走在路上,莫名其妙想回头寻找的人,又是谁?”

    她慢条斯理地温柔引导,一步一步带他拨开迷惘。

    一滴眼泪毫无预警地落下,杜讪赶忙别过脸,匆匆用手擦掉。

    冯懿浅浅微笑:”看吧!答案出来了。”

    这份领悟来得太晚太剧痛,他不能言语。

    好久好久,杜讪终于能够正视她,虔诚倾诉:

    ”对于你,一直让我有很深的罪恶感。我好像……非得见到你过得幸福,才能得到救赎一样。”

    ”与你或黄子建无关,杜讪,我一直都很幸福喔!”

    有的时候,长久以来的禁锢只需要一句咒语般的话,奇迹就会出现。

    他明白,只要冯懿过得幸福,即使在她身边的人不是他,也不要紧,不要紧了啊!

    ”好累喔!”

    木木再也走不动,不走了,贪婪地锁定三百公尺外的路边超市。它就座落在上坡顶点,一想到里面有随手可得的冰凉冷饮,她巴不得立刻飞上去。

    ”我说木木,你干嘛不骑车去搬货啊?”

    说话的人是店里常客,路上被她哄来帮忙搬咖啡豆,现在也走得气喘如牛。

    ”以为很近嘛!哪知道实际走起来这么远,人家现在也累得走不动了啊……”

    她嗲声嗲气想摆平他,年轻小伙子趁机得寸进尺:

    ”要不然我背你?好不好?”

    ”背我回家啊?”她也不是省油的灯,澜漫笑问。

    ”回家?你家还很远耶!怎么可能!我是说那间路边超市啦!”他当她在说笑。

    木木敛起嘻笑态度,一时之间难以自被卷入的回忆中抽离。接下来她将所有装有咖啡豆的袋子都抱过去:

    ”谢谢你帮我拿,剩下的我可以自己来。”

    ”咦?很重耶!”

    ”没关系,谢谢你。”

    她相当坚持,独自将十几包的咖啡豆搬回店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