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节
    sat oct 10 06:00:00 cst 2015

    他找到那把歪七扭八的情人伞图案,也找到冯懿的名字

    还有一个新痕迹。

    黄子建睁大眼直视今天刚刻上去的名字,就安在情人伞下、冯懿名字的旁边。

    ”黄子建”

    简单擦好化妆水,冯懿照照镜中的自己,又拿起乳液,转开瓶盖,这时玻璃窗被某样东西打上。

    她吓得掉头,说时迟那时快,又是一块小石头飞撞过来。

    冯懿放下乳液瓶子,过去推开窗户,黄子建就站在六七公尺外的路上,手握准备丢出的第三颗石头。

    他见她来到窗口,孩子气一笑。

    冯懿在睡衣外随便找件外套穿上,瞒着家人溜出家门。

    ”万一把玻璃打破怎么办?”她一面朝他跑,一面责备。

    ”我喜欢你!”黄子建蓦然大喊。

    冯懿停住脚。接着他又喊了第二次:

    ”刚刚是高中的份!我喜欢你!这是现在的份!”

    青春的无敌,任性的霸气,有那么一点回来了,在他身上闪耀。她痴迷端详,感动欲泪。

    ”就算你这么说,迟到的事、打玻璃的事,难道就这么算了吗?”她故意找他麻烦。

    ”你不也在窗户上随便写上我的名字?你被木木带坏了吗?”

    她笑了,启步朝他走去:”才没有呢!被带坏的话,我就会一直在教室等下去。”

    ”所以你根本不想等?”他也开始迈出步伐。

    ”没有必要啊!你不是来找我了?”

    她宛如一袭早到的春风,在他面前停下。黄子建温柔抚摸她的脸,她清秀白净的面容跟高中生没什么两样。冯懿轻轻触碰他搁在自己脸上的手,幸福微笑。黄子建拉起她的手指,放在嘴边,款款亲吻。

    他得到他想要的原谅了吗?他不知道。不过,如果能够一直牵住这只手,就算有时必须和万劫不复的懊悔作困兽之斗,他想,人生这条无法再回头的路……他应该能走得下去。

    不远处的海浪在皎洁的月光下化作熟悉旋律,在他们共有的记忆中不停吟唱,不停吟唱……他抬起眼,冯懿清明的眼眸有些朦胧,又或者模糊的是他的视线,他搞不清楚,只好笑一笑。

    ”你还是这么讨厌,总是一副比别人聪明的样子。”

    ”我再笨一点,你就不会喜欢我了。”

    隔天,黄子建又返回大理进行杂志内页的拍摄工作,而冯懿依然留在老家。

    她打定主意要在老家开花店,目前已经谈到店面租约的阶段。

    黄子建期许地说,那可会是这个海边的第一间花店。

    当他简略在电话中向杜讪提起这些事,杜讪正在家里上网搜寻苗乡的地方数据,他记得木木的老家在苗乡,还是很多游客会去的赏杜鹃景点之一。

    ”苗乡的赏杜鹃景点很多。”黄子建先泼他冷水。

    ”我知道,反正我每个点都去跑跑看,碰碰运气。”

    黄子建不置可否,丢一个建议给他:

    ”她老爸有没有写过什么自传、简介之类的,或是有杂志采访过他?也许会提到他的经历也说不定。”

    ”对喔!子建,谢谢你!”

    谁知黄子建又继续问;”杜讪,就算让你找到木木,再来你要怎么做?”

    乍听是很简单的问题,杜讪支吾一下,发现他难以回答。

    ”我问你,你要帮她爸筹措资金再把公司买回来吗?或是要跟她复合?老实说,如果你自己没搞清楚,我认为你就算过去也没有意义。”

    ”……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她不想让我操心,所以没告诉我家里的事。而我也很猪头,竟然都没有发现。我觉得我有责任,至少也要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随便你吧!不过啊,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对”责任”有强迫症?”

    ”你……在说什么啊?”

    ”或者,有些事,它根本可以不必是责任,而是你单纯的一个意愿而已。”

    ”……”

    ”你回头看看,没有人在后面逼你负责啊!”

    挂了电话,杜讪恍惚好一会儿,然后环顾四周,房间里有和式桌、书柜、单人床。

    木木说的对,独自一个人,和变成孤单一个人,是不一样的啊!

    木木说过,她的老家是一幢旧公寓,从公寓往外看,看得见为赏杜鹃而来的拥挤人潮和忙着管制交通的警察。

    然而在乍暖还寒的初春时节,那些热闹景象根本不存在,就连她所说的那些需要预约的简餐店也门可罗雀,有的服务生还无聊到坐在秋千上玩手机。

    不过,有些客人是为了甜美可人的木木而来,她活泼健谈,捧着长长的菜单本,直接坐在客人对面天南地北地聊。

    她的表情丰富,一下子惊奇,一下子皱眉,接着又因为说了什么好玩的事而哈哈大笑。

    单是亮丽的笑容,就足够让那些死忠客人甘愿坐在冷风中一再帮咖啡续杯

    木木忽然注意到什么,住了口,面向户外区的入口。越过光秃秃的褐色草坪,杜讪就站在那里。

    他们再相见,恍若隔世。

    木木与他面对面相望一会儿,对讲得正起劲的客人暂时告辞,起身走向杜讪。

    她全身焕发自信光采,比他预想中的状态要好太多了。

    ”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来呢!

    ”咦?你知道我会来?”

    ”当初不告而别,就有想过你应该会想办法找我。不过,就是为了不想让你找到,才不告而别的嘛!呵呵!好矛盾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