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节
    sat oct 10 04:00:00 cst 2015

    后来,也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们耗在寻找木木的事情,游乐园的开幕日迫在眉睫,他们必须将心力集中在工作上。幸好木木离开前已经将大部份重要的事务处理妥当,现在他们才明白前些日子快马加鞭的用心。

    接下来的星期天,天气依然低温,却是出了大太阳的晴朗,是一个非常适合游乐园正式开幕的日子。

    公司动员许多人力在园区待命,有的负责剪彩部份,有的负责联络乐团,杜讪则负责跑全场。

    先前所做的一连串广告宣传总算达到不错的效果,人潮陆续涌入,超越预估的人数。黄子建也准时抵达现场,他今天的任务除了参加剪彩,还得帮粉丝签名,而且重头戏是要和一百位幸运儿一起玩遍园区七大主要游乐设施,那些全都是超刺激的项目。

    难怪木木说,粽子是要慰劳他在游乐园卖命的奖励。

    黄子建很敬业地完成每个部份,但是粉丝的热情超乎预料,公关上前建议:

    ”要不要考虑全部签完?后面的排很久,要是没签到怕会有冲突。”

    黄子建看看表上时间,沉吟过后,答应了。于是原本预定下午两点要结束的签名会,硬是多拖延一个多小时。

    杜讪发现黄子建还留在园区,一路闯到他身边催促:

    ”你为什么还没走?跟冯懿约几点?”

    ”六点,放心,我赶得上。”

    ”要是你跟上次一样没出现怎么办?机会不会一直都有的!”

    ”杜讪。”

    黄子建收起吊儿郎当的态度,展现坚毅的决心,那决心自从高中要对冯懿告白前夕,杜讪都不曾再见过:

    ”我不是在放弃机会,我在完成我的工作。不管这边多晚结束,我都会去冯懿那里。”

    当他为最后一名粉丝签完名,果真立刻跳上他的百万跑车,朝东部疾驶而去。

    直到见不到车尾,杜讪的目光才不再追随。冯懿说过,黄子建以他的方式在这个城市努力生存,他真的改变了,不会不计后果地任意而为。杜讪相信就算他无法准时赴约,她和冯懿……一定会再以其他方式、在其他的路上相遇。

    临近傍晚时分,人潮纷纷前往观景台,那是整个园区最能将海景尽收眼前的景点,大家都抢着和身后的夕阳拍照。

    杜讪走上观景台,那是一大片桧木铺成的高台。远远看那些开心拍照的游客,嘴里不停叫着”快点啦!太阳快下山了”,他不由得嘴角上扬。再多撑一些时候,这个让大家忙了个把月的重大工作就要落幕,现在反而跟这群游客一样,舍不得一天就这么结束。

    下一组拍照的人当中传出惊呼”好漂亮喔”,杜讪也跟着眺向远方海平面,大到不可思议的夕阳放射着橙色光芒正在西沉,染红了海水,彷佛连那片海也会着火燃烧。

    他没来由想起奶奶在海风中晾起衣服的重复性动作,他想着此刻沿着海岸线奔驰的黄子建,他想着晚霞颜色就像听见他说”喜欢你”时的木木那瑰丽的脸庞……

    不时有捷报传来。游客挤爆游乐园,各项开幕活动都一一顺利落幕,开幕纪念品被抢购一空,游乐园有意愿继续跟公司合作后续的广告宣传。

    ”木木……”

    怀着满腔的喜悦之情和成就感,杜讪想要说,这一天,比预期的还要成功!转头,暮色照亮他身旁的空旷。

    没有人在那里。

    傍晚五点半,冯懿来到学校。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早,她散步着朝教室走去。

    这里的一景一物都叫人怀念,有很多东西更新了,好不容易发现从旧时代保留下来的东西,她会伸手珍惜地抚摸。

    来到教室,冯懿找到当年自己的座位,兴味坐下。假日傍晚的校园冷清,静得彷佛连针掉下的声响都听得见。

    她环顾残留白粉痕迹的黑板、天花板静止的风扇、夕阳西晒的窗口,那个窗口让她特别凝视良久。

    十七岁的黄子建依稀在橙色光线中对她微笑。

    一个钟头以后,太阳下山,昏暗夜色蒙了上来,那个影像也隐没在流逝的时光里。

    黄子建单手搭在方向盘上,背靠椅背,面对前方塞得水泄不通的车潮,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沮丧。

    一盏盏剎车灯的红光太过刺眼,他禁不住闭目休息,再睁开时车流才开始前进半公尺。

    广播说前方有车祸,警方正在处理。黄子建看着仪表板上的时间,车子动弹不得,时间可是一分一秒地过去。他瞥向搁在旁边座位的手机,其实只要拨一通电话给冯懿就好

    他面对手机,挣扎着,最后倒头靠向椅背,叹息。

    他可以告诉冯懿取消今天的约定;冯懿一直等不到他出现,也能够打电话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他们之间并没有人这么做。

    当黄子建开车通过塞车的瓶颈点,赶回老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他冲进教室,没有开灯的教室其实还能看得一清二楚,今晚的月色明亮,将一排排桌椅照得分明可见。

    冯懿不在。他自嘲地垮下肩膀,当然不会有人在的,冯懿又不笨,没必要在这里苦等,反正她只要想追究,随时都能找他。

    ”不过应该不会想找的吧……”

    他在自己座位瘫坐下来,长时间开车的疲累也比不上此刻的挫败感。黄子建在桌面趴了一会儿,想到什么,坐起身,仔细搜寻窗棂。逐渐腐朽的木头上有不少新新旧旧的刻痕,而他当年的杰作在时间的腐蚀下已不是那么明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