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节
    sat oct 10 02:00:00 cst 2015

    是奶奶的味道。而且比起木木初次试作的成品又更接近原味,那肯定是经过反复练习才有的成果。

    对奶奶的思念,和对木木的感动,登时令杜讪悲喜交集,他花了一番工夫才能顺利回话:

    ”木木曾经向奶奶学过,她特地跑去老家学,学得超用心的……”

    不知不觉又想起那本料理笔记,里面写满只有木木才看得懂的注意事项。

    黄子建看着飘香肉粽,是很单纯的奶奶的粽子,他好些年没吃到了。

    ”木木送的……可是一份大礼啊……”

    ”嗯!”

    杜讪又动手将粽子切出一块,露出更多馅料,他错愕住手,恍然大悟。

    黄子建望向他盘子中的肉粽,会心一笑:”难怪要分成两种粽子。”

    黄子建的份很普通,但杜讪的粽子里却多包了一颗蛋黄。两颗蛋黄,奶奶交代过,杜讪喜欢这么吃。

    虽然木木认为自己冷漠,无法对于奶奶的过世和他有同步的伤心,但就某个意义上来说,她以她的方式将对奶奶的思念延续下来。奶奶活在木木每一个包扎粽子的细腻手势,在每一阵从荷叶散发出的温柔香气中。

    木木这个女孩果然狡猾得要命。尽管她没在粽子里下毒、加芥末,他还是尝到很痛很痛、很咸很咸的味道……

    星期六过去,星期天也过去,接着又是星期一上班日。

    杜讪走进办公室,还没来到座位,木木的桌子先进入他诧异的眼帘。

    她的桌面很干净,干净得只剩下一座计算机屏幕,其他物品都不见了。

    没有笔筒,没有三层资料匣,也没有那株绿色仙人掌。并不像遭小偷,看起来像是刻意清理过。

    ”这是怎么回事?”他问起早到的同事。

    同事们面面相觑,他们也正在讨论这件怪事。姗姗说她刚刚有拉开木木的抽屉,但里面同样净空。

    企划部一直议论纷纷到上班时间,木木并没有出现,不久便听见公司广播,要全体员工到大会议厅,有事情要宣布。

    私心很想追究木木的事,不得已,杜讪跟着大家一起前往大会议厅。

    真是不寻常的早晨,木木无故旷职,她的座位清净得就像从没人坐过一样,况且今天也不是员工的精神训话日。

    大会议厅里,总经理一上台,连打招呼都省了,面色凝重地宣布一项重大消息。

    公司果真如外面谣传,财务状况出问题,资金周转不过,在情况更恶化之前,董事长决定将公司转手卖给另一间知名的上市公司。出售价格十分优惠,条件是所有员工都留在公司继续保留职位,所有正在执行的工作也一如既往。

    说明白点,就是老板换人做,实际上对员工并不会有所影响。

    总经理呼吁大家要感念董事长为全体员工着想的心意,全力冲刺游乐园的企划案,若能成功,对公司财务肯定有不小的帮助。

    即使散会,大家还是热烈讨论着,从大会议厅讲到办公室,欲罢不能。

    拥挤的走廊上,jack窜到杜讪身边,小声问:

    ”欸!木木没来,会不会跟这件事有关系?”

    杜讪也在想这个问题,忧心忡忡,回到办公室以后决定向主任问个清楚。

    谁知他还没动作,主任先站在桌子旁,提高音量要大家注意听他的话。

    ”你们今天都知道公司的重大消息了,现在再告诉你们一个我们部门的消息。木木辞职,从今天起生效,她的工作我会再另外找人进来做。”

    大家更为震惊,姗姗高分贝替所有人问明白:”为什么?怎么那么突然?”

    ”她有其他人生规划,没有给太多理由。啊!对了。”

    主任拉开抽屉,拿出一张卡片,交给姗姗:

    ”她的辞呈通过之后,给我这个,说是写给你们大家的,你念给大家听。”

    姗姗用她的方式念出木木的文字,相当不搭调,怎么听都不对劲。内容很普通,就是谢谢大家关照,她在企划部工作愉快,因为家中有事,事出突然,所以离职也很突然,希望大家谅解……等云云。

    只字未提杜讪。

    姗姗念完以后,他们抢着卡片轮流看。杜讪在走廊追上打算出去抽烟的主任:

    ”木木……没有留下其他的话吗?”

    主任瞧瞧心急如焚的杜讪,拍拍他的背:

    ”没有,她做事一向干脆,不会拖拖拉拉留下不必要的东西,是不是?”

    杜讪不死心:”主任,我想请假去她家看看,请你……”

    ”她搬家啰!”

    杜讪不敢置信。也许主任很久以前就晓得木木的计划,所以现在能够泰然自若地回答问题。

    ”你和她交往过,知道她爸是谁吧!”

    ”知道。”

    ”听说董事长把房子卖掉,上个周末全家就搬走了。不用担心,只是不做董事长,他们家的状况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糟。就像木木给的官方响应,”另有人生规划”,他们已经在其他地方重新展开生活。”

    这安慰对杜讪没用,他依旧着急:”搬到哪里?有没有说搬到哪里?”

    ”这个……只说要回老家,其他就不清楚。嘿!你觉得我是喜欢探人**的人吗?”

    主任一副”你问太多”的表情,从怀中掏出香烟和打火机:

    ”我到外面抽一根再回来。”

    主任的脾气固执,不打算多说的事,怎么也不会再透露。杜讪站在走廊,沦陷绝望。

    窗外洒进的日光照亮浮尘,晶亮亮的,让人看了会莫名充满希望。这个被晒得发光的安静长廊,从此不会再有木木的身影了。

    木木的手机换过号码,无法靠电话联络上她。

    杜讪和几个跟她比较要好的同事试着询问认识她的人,该怎么找到她,她老家在哪里,可惜都徒劳无功。

    为了将董事长千金的身份保密周全,木木鲜少向人提起家中的事,导致寻人线索严重不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