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节
    sat oct 10 00:00:00 cst 2015

    ”你在说什么啊?我哪有照顾你,我是……对不起,木木。”

    他终究藏不住压抑过久的歉疚,不能再配合着她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木木收起嘻皮笑脸,低头思索什么,接着正色告诉他:

    ”不用对我说对不起,你道歉,好像是我吃亏,你占便宜一样。但是我们之间真的是这样吗?我从来不这么认为,不用说对不起。”

    ”我的确是伤害你了……”

    ”沪径乙,我再说一次,不要把我当成受害者。”

    她目光严厉,郑重声明:

    ”当我对你笑的时候,并不是故作坚强,而是我真的想要这么做,一开始或许不容易,但多练习几次……就一点都不勉强了。对于这份想要面带笑容的努力,我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因为这是认识你之前的木木所做不到的事。”

    ”木木式”的思考逻辑往往叫他无话可说。见到杜讪被自己指责得灰头土脸,她稍微心软,懊恼起这根本不是她来的目的。

    ”总之,我要说的是,不管你把我当作妹妹、当同事、当女朋友,你都很照顾我。被我胡乱使唤也不反抗;我耍任性你也不会真的生气;为了随时让我吃饱,莫名其妙买了好多点心……”

    她说着说着,自己都觉得好笑:

    ”找遍全世界也找不到像你这么好欺负的人吧!”

    ”我不是好欺负。”

    这一点他相当坚持,说得真心真意:

    ”我是真心愿意这么做。”

    木木望着他万分认真的脸孔,视线一下子看不清楚,她匆匆掉头,面向五百公尺外街角的那间路边超市,在冷飕飕的夜色下透出白色的光,宁静而温暖。

    ”那么,”

    她吸一下鼻子,举起手,指住路边超市,语气挑衅:

    ”一直站在这里冷毙了,帮我买杯热咖啡来吧!”

    她真的好会逮住别人弱点。杜讪只好将纸袋交还给她:

    ”帮我拿一下,还是喝拿铁加两包糖吗?”

    ”嗯!”

    ”我很快就回来。

    ”慢走!”

    她挥动右手送他去跑腿。杜讪往前走五步,她举高的手缓缓放下,搁在头顶上。杜讪又走了十步,她的手滑落身边,守望他的眼眸终于再也承受不住眼泪的重量,一道星子之光从脸庞掉下去。杜讪走得更远了,木木原地伫立,紧紧抿着唇,还舍不得移开视线,还不能止住涟涟的悲伤,她深深呼吸,蒙胧的视野再也看不清杜讪高大的背影。

    原以为已经彻底死心,没想到思念最后一丝倔强还在泪水中,留着余温。

    六七分钟后,杜讪返回住处楼下,木木已经不在那里了。

    他急忙跑上前,四处寻找,只有一个拉紧衣领的路人奇怪地瞥他一眼。

    杜讪看看手中烫手的热咖啡,决定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她,不过又马上暂停。他走到公寓大门前,手把上挂着装有肉粽的纸袋,袋口摆着一张随手撕下的便条纸。

    ”掰掰。”

    周六晚上,黄子建依约来杜讪住处找他。jack出门约会了,两个男人隔着长形茶几面对面坐着。桌上摆有一盘肉粽,肉粽又分有红绳子和白绳子,刚从电饭锅出炉,闻得到热腾腾的荷叶香

    他们默契地盯注那盘肉粽半晌,黄子建率先开口:

    ”不会下毒吧?”

    ”啊?”

    ”刻意分成两种,包的人又是木木,怎么想都很可疑……”

    ”不会吧!你最近有没有惹到她?”

    黄子建瞪他一下:

    ”你凭什么认为她下毒的是我这边的?别忘了跟她分手的人是你。”

    ”……”

    ”算了,再想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论。”

    黄子建想得开,动手拆掉粽子上的白线,杜讪则起身去厨房找甜辣酱,不久,听见客厅的黄子建这么说:

    ”游乐园开幕那天,我搞定我的工作以后就会直接回老家去。”

    杜讪停停翻找的手,”喔”了一声:”冯懿有告诉我。”

    ”之后,会重整奶奶的房子。”

    杜讪拿着一瓶甜辣酱回来了:

    ”要改成你之前想盖的那间大房子?”

    ”不是,那张设计图早就被我撕烂,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他接过甜辣酱,慎重地在粽子每个区块都淋上酱汁:

    ”大致上会维持现状,但是起码也得把一些会漏水的地方、有裂缝的地方重新修好。”

    他又将甜辣酱还给杜讪,杜讪倒的方式就比较随便,而且完全不看自己洒了多少量下去,净顾着跟他讲话:

    ”然后呢?”

    ”然后,也许回去住的时间会变多。”

    ”回去住?”

    ”嗯!以后,我想慢慢减少工作量,最后会变成怎么样我还没想清楚。艺人的工作其实并不讨厌,以前是为了奶奶、为了争一口气往前冲,但是目前想放慢脚步,先去做一些……以前想做却没办法完成的事。”

    黄子建未来的打算并没有非常明确的轮廓,不过杜讪知道,人只要愿意放慢脚步,就会比以前更清楚该走的方向。

    杜讪祝福他:”你怎么做都好,我支持你。”

    黄子建抬头,给他一个感激的回礼:

    ”我和冯懿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那阵子,多亏有你帮冯懿。本来应该是我这个罪魁祸首出面收拾烂摊子才对,结果害得你跟木木闹翻了。”

    ”别这么说,我跟木木分手的时候,她从没提到这件事喔!那是我自己的问题……反正,跟你没关系。

    又陷入不知该说什么好的沉默。黄子建吸一口气,振作起来,抽双筷子给他:

    ”吃吧!搞不好我们两边都有下毒。”

    杜讪笑笑,和他一起用筷身将肉粽切下一小筷,夹起来,送入口,两人不约而同地愣住。

    黄子建放下碗,惊讶问道:”这个味道,她怎么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