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节
    fri oct 09 22:00:00 cst 2015

    再过不久,媒体开始有小篇幅版面报导公司的财务状况吃紧,有可能会转手卖给其他公司经营。杜讪的部门在这个紧要关头没有时间去担心这些谣言,因为游乐园的开幕日子逼近,各项工作如火如荼地进行到收尾阶段。

    杜讪和木木算是这个案子的主导人,两人特别忙碌,尤其是木木不知为何比平常要未雨绸缪,一心想把工作进度超前再超前,还不时对杜讪耳提面命一堆注意事项,就怕会有个闪失。

    他想,她是真的很看重这个案子吧!于是也不多问,全力配合那会**人的进度

    真的很忙,忙到无暇分心在分手的二三事上,除了偶不期然两人同时要拿桌上的合约书,手跟手就那么巧地碰上!在那零点零一秒当中,她露出一缕仓惶。

    杜讪还尴尬着,木木索性一把抄走合约书,啪啪啪地迅速翻阅起来。

    下班后加班,周末也来加班,这种水深火热的日子经过一两个礼拜,到了这礼拜五下班前,所有的工作都奇迹似地告一段落。

    同事们纷纷长嘘短叹,顺便欢呼脱离苦海,相约等会儿去哪里放松一下。木木还留在座位上,很沉静,手拿一本厚厚的企划案,对着封面端详。一种雨过天青的坦然,一分忽然无事可做的失落,在她出神的面容上五味杂陈。

    不久,她收好东西,将包包肩带挂在肩上,准备要走。杜讪写好请款单上一半的内容,察觉到她还站在中间走道,不禁停下笔,原来木木一直盯着他写字。

    ”什么事?”

    ”今天晚上你在家吗?”

    ”唔?我没有特别的事要做……有事啊?”

    ”你在家的话,我八点去找你。”

    这话有点耳熟,之前木木还对他死缠烂打的时期,最喜欢擅自敲定时间后再直捣黄龙。

    ”到、到底有什么事啊?”

    他莫名的忐忑,木木则”没什么大不了”地耸肩,语焉不详:

    ”有东西要给你,不是很重要的东西,不过你在家的话我就拿过去给你。”

    说完,她便离开了。

    晚上杜讪回到住处,jack已经半死不活地瘫在沙发上好一段时间。

    ”你在干嘛?”

    他一问,jack才吃力地爬起来,开始抱怨:

    ”还问!你们木木是怎么回事?赶工作的方式也未免太斯巴达了吧!”

    杜讪边脱着外套更正:”什么你们木木啦!现在都告一段落了,很好啊!”

    ”问题是离开幕还有一个礼拜,有必要这样操到爆肝吗?”

    他抱怨完毕,转变飞快,改为喜上眉梢:

    ”幸好我们家雅莲温柔体贴,等一下我们约好要出去唱歌、看电影,喂!要不要一起来?雅莲也有邀你。”

    他们前阵子的冷战期限原本还遥遥无期的,可是jack工作劳累,雅莲看在眼底,于心不忍,开始主动关心他的生活起居,然后两人又爱得如胶似漆。

    杜讪打从心底为他们高兴,可是婉拒他的邀约:”你们去吧!我晚上有事。”

    ”什么事?”

    ”木木要来,说有东西要拿给我。”

    ”喔……”

    他故意拖出暧昧的长音,挤眉弄眼:

    ”该不会是要还你交往纪念品之类的东西吧?”

    杜讪暂停打开冰箱的动作,犹疑一会儿,弯身将一瓶可乐拿出来:

    ”不知道。”

    jack不作声,看他灌下两三口可乐,心有所感

    ”真的很不可思议耶……你和木木。当情人的时候很速配,现在做朋友的感觉也很好,我想如果换作是我和雅莲八成做不到吧?”

    ”做不到什么?”

    ”万一,我说万一,将来我和雅莲分手,我会告诉自己要努力保持朋友关系,当不成情人,就做朋友,大家不都是这么说的吗?不过当我这么想的时候,事实上是根本做不到吧!”

    ”嗯……”

    ”所以,不管怎么样,这一点你可要对木木心存感谢喔!”

    不用jack说,真的不用他说……他只能面对冰凉的可乐罐掩饰情绪澎湃。

    ”我知道。”

    jack快快乐乐地出门了,到晚上八点,木木果然准时按电铃,不同以往的是,这次她没上楼,只待在一楼外头透过对讲机要杜讪下来。

    ”不上来坐吗?”杜讪快速下楼,这么问她。

    ”不要,我只是拿东西给你,没什么特别的事。”

    她换过衣服,粉色高领毛衣配牛仔裤,罩上一件军装式的真皮外套,她真喜欢这种膝上的长摆外套。

    ”是什么东西?”

    木木拎高手上纸袋:”食物,要冰喔!”

    杜讪接过袋子,朝里面探视一下,肉、肉粽?有七、八颗的肉粽。他再次疑惑地看木木,这ㄚ头倒是酷酷地观察他的表情。原以为她真的是来归还交往纪念品,没想到会是食物!而且为什么是肉粽?端午节又还没到。

    ”我也有做黄子建的份,算是……慰劳他在开幕那天为我们卖命。有做红绳子记号的是你的。”

    有的粽子的确是用红绳子绑住。为什么还有分别啊?

    然而木木不理会他满脸问号,自顾自地说下去:

    ”我突然想要谢谢你对我的照顾,不管有没有在交往,你都很照顾我。”

    ”谢我……?”

    ”我这个人爱憎分明。我不会对你像对待上上一任男朋友那样,不会删掉你计算机里的东西,不会害你为难,因为,你自始至终都对我很好。”

    她要他放心,杜讪却哀伤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