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节
    fri oct 09 20:00:00 cst 2015

    和木木分手了,为什么到现在一点真实感也没有?她今天会来公司吗?再见到她,该怎么面对呢?她还跟昨天一样难过吗……?

    愈想愈沉重,杜讪强打起精神,随着陆续赶打卡的同事一起走进大楼,正要抽出自己的卡片,身旁冒出一只白皙漂亮的手先从架子上抽出卡片,快速送入打卡机,喀嚓!

    他掉头看挤到身边的那个人,大吃一惊

    木木将打卡单放回原处,发现他正看着自己,笑盈盈打招呼:

    ”早安!”

    ”呃……”

    木木没等他答腔,便跟上其他同事走入电梯。

    这么阳光又充满活力的反应,到底是怎么回事?

    杜讪见识过她是怎么对付劈腿的前男友,所以到前一刻为止最坏的情况他都设想过一遍了,也作好逆来顺受的心理准备。

    但距离分手才相隔一天的木木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杜讪迸不出半个字来。

    员工之间已经开始流通着公司财务危机的传言,最近大家的话题都是这个,人心惶惶之际,木木倒是淡定得很,她跟往常一样认真工作、和同事谈笑风声,就连面对杜讪也落落大方。

    彷佛他们还没分手,甚至,连他们交往那一段时光都不曾存在过。

    午休一到,一位女同事兴冲冲拿着一张广告单来找木木:

    ”欸!你看,这是新开的泰国料理店,有没有兴趣一起去吃吃看?”

    jack马上吐槽:”喂!你新来的啊?木木每次午餐都跟杜讪黏在一起啦!”

    杜讪抬头,正尴尬得不知该怎么说明才好,木木先一步笑嘻嘻解释:

    ”忘了说,我们分手了,所以中午大家一起去这间泰式料理店吧!”

    她语出惊人,jack反应很大:”啊?为什么?”

    其他人同样暂停动作,诧异地看过来,姗姗忍不住暗中赏jack一记拐子。

    ”因为,当朋友好像比情人还适合……大概是这样吧!”

    木木食指拄着下巴想出这个普通答案,她的态度自然,丝毫不会让人感到矫作,这对于缓和办公室气氛有莫大帮助。

    坦白说,杜讪才不信她那一套,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木木,她那个人最表里不一了,在那么剧烈的喧泄之后,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神速的风平浪静。

    他担忧着她,舍不得她。

    最后,他们还是一群人浩浩荡荡造访新开的泰式料理店,酒足饭饱,一起步行回公司。起初,是大家一起走,后来也不晓得是不是习惯问题,变成杜讪和木木两人被遗留在后头。

    他怀念着和她并肩而行,昨天过后那已是恍如隔世的事。如今木木正轻轻松松走在他身旁,为了肚子里过多的食物伸起懒腰,终于露脸的冬阳也让她瞇上眼,舒服地深呼吸。

    不经意,他们四目交接,她撞见他来不及收回的紧张,笑一笑,改盯着自己穿着长筒马靴的脚步:

    ”你是不是认为我应该会伤心到不想来上班,不想见到你?

    ”……是这么想过。”

    ”我也想过请假好几天,然后去山上、去海边好好地哀悼一下,就像电影情节那样……不过那实在不符合我的个性。”

    她作出一个遗憾表情,然后举起双手做出一个拔掉插头的动作,悠悠地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你的执着突然”啪”地没电了。没有经过缓慢、渐进式的历程,它就是忽然在某一个时间点断掉,连我自己也找不到接合的地方。”

    那死心的手势,倒映在杜讪眼中成为一道剧痛,好像木木将留在他身上的那颗心又被血淋淋地掏挖出来。

    木木见他难过,恢复晴朗的精神:

    ”嘿!你忘啦?我的个性是往前看,不留恋过去的,所以说得不客气点,就别往脸上贴金了。”

    她调皮地拍拍他的脸,杜讪半配合似抗拒闪开:

    ”你还真的很不客气耶!”

    她呵呵笑起来。木木的笑容就像术后残留在体内不定时发作的隐隐的疼楚。

    杜讪不确定她到底好不好,然而就算不好,自己也没有资格再为她做什么。

    ”最近,有一些公司的传言……”

    他改变话题,换个方式关心她的状况:

    ”你知道吗?”

    她抿抿唇,摇头:”财务的事吗?没有,我和我爸几乎不谈公事。”

    ”是吗?如果有需要……”

    ”如果有需要,我想你应该也帮不上忙。”

    她抢先快人快语,一派乐天与笃定:

    ”不用担心,公司不会倒的。”

    ”我不是担心那个……”

    ”对了!昨天你拦到冯懿了吗?”

    每当她有不想谈的事,话题就开始跳跃。杜讪没辙:

    ”没有。不过她到家的时候有回我电话,说……”

    ”说什么?

    ”黄子建跟她约好,游乐园开幕那一天会回老家找她。”

    木木安静着,猜想或许那一天就是”那一天”,黄子建终究要还给冯懿多年前一个答案的”那一天”。想到这里,她逡寻杜讪沉思的侧脸,直到他也侧过头狐疑看她。

    ”在道义上,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可是,如果要我下赌注的话……”

    她没把话讲完,反正也没有必要,杜讪难得变机灵,浅浅咧开嘴角:

    ”是啊!连我都不会在自己身上下注。”

    她回给他的笑意几许怅然。这就是爱情啊!总是你爱她,她爱他……

    走在前方的姗姗注意到他们远远落后,拉高音量提醒:

    ”你们两个!再不走快一点就会迟到啰!”

    ”好!”

    木木朗声应话,加快脚步往前走,杜讪仍以偏慢的速度垫后,凝然注视她朝掌心呵气的背影。

    他其实还想说,不论冯懿和子建会怎么样,他似乎都不在意了。

    只是他觉得自己太笨,搞不清楚那些爱与不爱的事,才害得木木伤透了心。

    因此,有些话大概多余,他戒慎恐惧地将它们放在心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