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节
    fri oct 09 18:00:00 cst 2015

    ”对不起,我刚刚才晓得jack没把话转达给你……总之,我们现在找间路边超市,买杯热咖啡……”

    她乖乖任由他帮自己取暖,听到一半,接着问:”看电影呢?”

    杜讪打住动作,逡寻着她明眸圆睁的纯真表情,木木居然也会有跟冯懿相仿的眼神,透明深邃,难以猜透。

    ”……现在去看。”

    ”嗯!”她似笑非笑地点头。

    杜讪朝不远处的摩托车走去,起初,木木随后跟上几步,拖着拖着,后来不再走了。她站在原地,凝视他的背影,她看了无数次的背影,曾经让她有过从后面紧紧抱住的冲动。

    由于发现后头异常安静,杜讪奇怪回头,这才看见木木根本没跟上来。

    挂在嘴角的轻淡笑意看起来有些疲倦,有些悲伤。

    ”木木?”

    ”我不行了,杜讪……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生命好像已经一点一点被消耗殆尽那样,我连朝着你前进一步都办不到。喂……你告诉我,为什么爱你会变成这样呢?”

    她伤心的眼眸溱满晶莹亮光,苦涩问他。一点朝气都没有的木木,杜讪头一次见到,他不知所措,深怕自己稍有轻举妄动便会害她更加伤痕累累。

    ”当我说”我爱你”,你知道那代表什么吗?那代表我的眼里只有你,满脑子只想着你的事,我全身上下唯一的那一颗心也全部交给你了。当你带着那颗心离开的时候,我根本没有办法想象该怎么继续活下去。”

    她吸一口气,努力不让眼泪掉下,微微一笑:

    ”可是杜讪你呢?你的心到底在哪里?一个人应该只有一颗心啊!你要全心全意放在我一个人身上才对,可是为什么它不在那里呢?”

    杜讪情急反驳:”我的确是对你全心全意!”

    ”不是!你不是!因为你根本不需要我!在工作上你不需要我推你一把;奶奶过世的时候你不需要我在你身边……”

    她在激动后,歇一歇,望向远处马路一对外出买零食的情侣,嘻嘻笑笑的,太过幸福的氛围在冷冽的夜格外鲜明、眩目:

    ”我冷的时候,你会把外套让给我穿;我饿的时候,再远的店你都会跑去帮我买;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赖着你的时候,你情愿双手被枕得快报废也不会动一下……可是你并不需要我,杜讪,就连像我自尊心这么高的女孩子也懂得不被需要的人很寂寞……和你在一起,我常常觉得很寂寞……”

    ”我……我没想过要丢下你一个人!今天晚上如果我晓得jack没能找到你,我一定会马上赶来找你的!”

    木木愕然静止下来,他还是不懂,她顿时觉得可悲又无奈:

    ”大笨蛋,独自一个人,和变成孤单一个人,是不一样的啊!”

    杜讪哑口无言,他怎么会不知道?当爸妈将他丢给奶奶抚养的前几年;当黄子建突然离家远走的那一天;当冯懿良善对他微笑,却说他们是永远的朋友那一刻……都是寂寞的。

    木木再次转向情侣经过的方向,他们已经不在了,剩下寂静街道在寒风中延展到无尽的黑夜,渐渐平静,悄悄枯槁,是她的心。

    她凝神伫立,无声的停车棚里,眼泪迅速坠落。她转回头,轻轻说起一个似乎是刚刚才出现的念头:

    ”杜讪,我们分手吧!”

    她的话,飘进杜讪耳中,他起初不能立刻领悟那是什么意思,只是睁大双眼。

    木木偏起头,又说一次:

    ”分手吧!”

    ”什……我不要就这样分手!你怪我也好,骂我也好,但是为什么非得分手不可?我绝对不要!”

    见他难得对感情这么强势、坚持,木木私心感到安慰,她朝他走近一步,饱含希望的目光聚在他不愿放手的神情上:

    ”那么,你爱我吗?你爱我像我爱你的那样吗?杜讪,你真的爱我吗?”

    ”我……”

    他不能回答。

    他的感情赶上木木了吗?放下冯懿了吗?

    这些问题连他都感到迷惘,不能随便敷衍,他做不到。

    爱,很沉重的啊!是要承受另一颗心的重量哪……

    木木说,她把心都给他了,可他收藏在哪里呢?

    见他锁紧的眉宇在无法回答的沉默中转为忧伤,木木怔怔然跌入绝望深渊:

    ”你不爱我……?

    ”……我很喜欢你,木木。”

    ”你喜欢我,可是不爱我,对吗?”

    她在一切都再清晰不过的难堪中崩溃,用力搥打杜讪,痛哭失声:

    ”你不爱我?为什么?为什么不爱我?为什么不爱我?你怎么可以不爱我!太过份了!人家这么的爱你……我很爱你……”

    她像小孩子放声大哭,哭得杜讪片片心碎,懊悔与自责在胸口紧紧绞结,绞得无法呼吸。

    ”对不起……对不起……”

    天空依旧干涸,木木却泪如雨下。他牢牢拥抱哭泣不止的木木,冬季的夜,纤细的木木很暖和,小暖炉般的温度和他们脸上的泪水一样,是刚刚好能融化两颗心的温度。

    有人说,成长的速度和伤痛的程度成正比;还有人说,领悟的代价是一场美梦的逝去。

    杜讪没作什么梦,反倒想起不少事,大部份是关于木木的。他们初相识时的对立、我追你逃的相处模式、她所说过的每一句呛辣又中肯的经典名句、还有每一个贴心到不行的小动作……

    杜讪将手搁在眼皮上,试图挡掉那些不断打上来的回忆浪潮。

    一夜无眠,翌晨jack在客厅遇见正要出门的杜讪,吓一跳。

    ”你的眼睛怎么回事?结膜炎还是没睡好啊?”

    ”……我没事,先走了。”

    他避开跟jack照面,匆匆离开公寓。

    骑车到公司的路上,一路放空,说是行尸走肉也不为过,经过地铁轨道下方时,头上响起一串规律节奏,他总算回神,停住车子,目光追随一列刚经过的地铁放向远方天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