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节
    fri oct 09 16:00:00 cst 2015

    杜讪握紧手机,在车站杂沓的人群中,顿时迷失方向,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有那么一剎那冯懿在海边蹲下哭泣的背影浮现脑海,有时又是木木在白色芒草田旁的灿烂笑脸。

    ”jack……拜托你,帮我跟木木说一声。”

    手拿话筒,背对门口的jack凝重地停顿片刻,才勉为其难:

    ”好啦!我等一下去找她。”

    木木错愕地睁大眼!

    jack放下话筒,为了杜讪所拜托的任务沉重叹气,转身,门口空无一人。

    积了一整天没落下的雨,在云层间蠢蠢欲动。木木抬头,时而浮现的雷声和闪光在云缝间从东飘移至西,她等了一会儿,依然没等到雨落下,就像她怎么也等不到杜讪一样。

    冬天天色暗得早,四周是曲终人散的冷清,这片空旷更显得迎来的风几分刺骨。她倒吸一口气,有加强意志力的意味,继续面对几片落叶从脚前打转三圈又滚飞而去。

    通常她不会等的,天气这么冷,杜讪又说电影要改天看了。当jack寻找她,木木却躲藏起来,躲在董事长办公室,将脸埋入膝盖间,将手机关掉。她不想听见jack接下来要告诉她的话,她不要放弃一起看电影的那份期盼。

    她宁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等下去。

    可是这漫漫等待到底是为了杜讪,或是一份强烈的不甘心,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明白。

    后来,杜讪找到了冯懿。

    起先他像无头苍蝇骑车在街上寻找她出现的各种可能性,最后又返回车站碰运气。他走进人潮川流的车站,四下环顾,好巧不巧,月台所停的那辆刚开动的列车,他发现冯懿的踪影!

    冯懿娴静的侧脸安在小小车窗上,似乎正看下一站的站名告示。

    ”冯懿!”

    杜讪大叫一声冲上前,连剪票口都没闯过去,列车已经在他面前驶离。

    杜讪怅然若失伫立原地,好久好久都回不了神。

    他到底在追寻什么?jack问他,然后呢?

    杜讪坐在蓝色塑料椅上,颓然抱着头。第一次在大理遇见冯懿的时候,他好高兴,不只是见到老朋友的兴奋,深藏回忆里的悄然情感有了释放的方向,某一部份的自己觉得活过来了。

    还有什么并没有完全过去,还能够回得来……

    如今冯懿再次从他的生命中离去,那股生命力也跟着被带走。

    什么都没有了。

    杜讪步履阑珊地回到住处,jack本来在打电话,见到他进门,气急败坏地走上来:

    ”欸!你电话怎么都打不通啦!

    ”被我打到没电了。”

    ”不管啦!我跟你说,我在公司没遇到木木,很奇,怎么找都找不到她。”

    杜讪一惊,一把抓住他手肘:”怎么回事?”

    ”就是我根本没机会跟她说看电影取消的事,打去她家人也不在。”

    杜讪看看墙上时钟,八点过一些,他掉头又冲出去!

    置身车厢的密闭空间,冯懿总算清楚听见包包所传出的来电铃声。

    ”喂?”

    ”嗨!是我。”

    熟悉的嗓音睽违好一段日子了。她轻声问:

    ”你用公共电话打的?”

    ”嗯!手机被没收,好像被当作三岁小孩子。”

    ”三岁的小孩本来就不应该有手机吧!”

    听她一本正经的意见,他沉沉哼笑一声,兀自整理好头绪,才再开口:

    ”抱歉,最应该在第一时间站出来的人应该是我才对,我却神隐到现在。”

    他提起那张照片风波,冯懿也安静一下。

    ”你们公司有自己的考虑和立场,不意外。”

    ”其实,也不完全是公司干涉的关系,只要我愿意,还是可以不顾一切。”

    ”不过?”她替他接着说。

    ”不过,我现在接了杜讪公司那件案子的工作,我的形象多多少少会影响到代言的效果,听说这是杜讪第一次主导的案子,我……”

    她什么都了解:”你想让它成功。”

    ”从前,大家在找放火的始作俑者,杜讪挺身为我挡罪,现在我想轮到我……为他做点事。下个月就是游乐园的开幕典礼,过了那一天,什么公司的立场之类的,我就打算撒手不管,然后公开承认那张照片……抱歉,我这么自私。”

    冯懿垂下眼,恬淡地笑起来:”我反倒认为这是你生平最无私的时候呢!”

    他也跟着笑,转为温柔低语:

    ”我听说你要回老家了,下个月10日刚好是开幕礼当天,我们见个面好吗?”

    她望向车窗,自己的影像和外头飞快掠过的景物重迭在一起,她记起高中时的海边约定,黄子建也说过相似的话。

    说没有芥蒂是骗人的,只是让她在一吸一呼的换气中掩埋过去了。

    ”好啊!不会又约在海边吧?风沙大,太阳也大,实在不是一个等人的好地方。”

    他被挖苦得惭愧,苦思一番,改说:”教室呢?我们高三那间教室,傍晚六点,我一定到。”

    其实还害怕着旧事重演,也深知这一次若是受伤,碎掉的心也许不能再复元……

    冯懿再度看向窗上倒影,然而,黄子建问的不是十七岁的自己,那个女孩还留在海边哭泣。她现在已经二十五岁了,她想,起码有擦干眼泪的能力吧!

    ”好,六点在教室,我等你。”

    视觉不知不觉习惯这片黑暗以后,那道由远而近的车灯反而略嫌刺眼。

    木木转开头闪避射来的光线,听到自行车紧急的煞车声,还有安全帽因为随手乱丢而掉落在地的噪音。

    ”杜讪!”

    她唤他的方式好像发现新沿海,反而令他止步。

    木木让他心痛,痛得窒息。如果木木肯狠狠揍他一拳,掩盖过胸口上的份,或许会好过一点。杜讪快步奔向自行车棚,摸摸她冻坏的脸,用双手裹住她冷冰冰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