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节
    fri oct 09 14:00:00 cst 2015

    冯懿也许没任何用意,但那就像是投入湖面的一颗大石,在木木心中掀起阵阵恐惧波澜。

    木木犹如阴晴不定的孩子,抗拒般离开她的床,冷淡说她要回去睡觉了。

    然而,一个晚上彻夜难眠。大部份时间她在黑暗中睁着眼,乱糟糟想着一些片段,想到心脏开始觉得疼痛,便抱紧棉被,将脸窝进去。

    不知怎的,冯懿对于爱情”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随遇而安,在倦意中的她竟然有那么一点点欣羡。

    杜讪一早没进去公司,直接赶赴新竹出差。游乐园企划案临近最后阶段,大家都绷紧神经,唯恐有丝毫差错,因为下个月就要正式开幕了。

    尽管公事忙得不可开交,木木今天的心情倒是不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特别妆扮过,有意无意会哼着歌。一次在茶水间照面,jack故意亏她:

    ”是怎样?为什么杜讪不在,你自己也可以这么放闪啊?”

    ”哼哼!”

    她甜蜜蜜地皮笑肉不笑:

    ”晚上我们要看电影,本来也想邀你一起去的,不过听说你和雅莲姐还在冷战,只好对不起啰!”

    她一脚踩到jack痛处,惹得jack痛得抗议:

    ”你少来!什么邀你一起去?我看在那之前你会把所有来当电灯泡的人先扫射毙命才对吧!”

    ”乖,你了解就好。”

    就这样,抱着期待的心情,到了下班前夕,一些人开始放松聊天,聊到了黄子建的新闻。

    木木这才惊觉到冯懿说过今天要回老家,赶紧拿出手机。

    黄子建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她留信息给他,接着将通讯簿浏览到杜讪的名字,几经迟疑,才拨电话给他。

    电话一接通,那一头的杜讪似乎正在快步行走,四周杂音多,他讲话有点断断续续:

    ”木木,我现在正要上火车,到公司可能六点半了。”

    ”呃……那个不要紧。你听我说,冯懿今天要回老家了。”

    杜讪霍然停住脚步:”回老家?”

    ”嗯!她早上离开我家,说处理完一些事就回老家去。”

    ”那,什么时候回来?”

    ”照她的说法,应该是不回来了,她要在海边开花店。”

    杜讪终于会意过来,急得生气:”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昨天晚上你没接电话呀!今天又忙一整天,忘得一乾二净了。”

    ”那……子建知道吗?”

    ”我留信息给他,不过也不晓得他几时会看到。”

    ”我知道了,我要上火车,先挂断喔!”

    杜讪抢在车门关上前挤上车厢,他没有去找座位,而是直接站在车厢信道打电话。

    他先找冯懿,但一直没人接听,女生总是喜欢把手机放包包,然后错过一通通来电。没办法,他又试黄子建的,关机中。

    杜讪试着冷静下来,冷静想了一想,决定打去”六个脚印”。

    拉拉很快就来接电话了,杜讪才刚提起冯懿的名字,另一端立刻传来刺耳的哀嚎。

    据说冯懿一早来到花店,拉拉便端出不愉快的表情,重重甩着花束装忙,还不忘尖酸地喋喋不休。

    ”终于来工作啦!你又不是黄子建,跟着躲记者躲那么多天会不会想太多了?我想哪,不管是记者还是大明星,人家都不会把焦点放在一个平民老百姓身上,所以你大可以放心来工作。说到工作,幸好这几天有我撑着,不然订单这么多,根本忙不过来。”

    冯懿从头到尾没打断她,让拉拉畅所欲言,之后才谦和地向她道谢:

    ”拉拉,我要谢谢你。”

    拉拉一听,屁股翘得更高,再祭出勉强给她面子的跩样:

    ”不用谢啦!你不在,当然只好靠我啦!”

    ”我要谢谢你让我下定决心,

    这一次,冯懿抢了她的话,落落大方

    ”下定决心切割你和这间花店,它是你的了。保重。”

    拉拉瞪得跟铜铃一般大的眼睛和张开的嘴形圆呼呼,等到冯懿当真毫不留恋地走出店门外,她才慌张丢下那堆花材:

    ”喂……切割是什么意思?保重又是什么意思?订单真的还一大堆耶!冯懿!冯懿……”

    这大概是行事按步就班的冯懿所做过最不按牌理出牌的事了。她无事一身轻,仰头眺望蓝天,冬天的天空很干净,为此,她深深呼吸,想让自己也跟那片穹苍一样清爽。

    接着冯懿回阿姨家,向阿姨告知自己的安排,简单收拾行李,中途想到还有些事情必须打理好,比如跟某某人借的书得归还回去,向一直很关照自己的某某老板辞行等等,东拖西拖,最后还是好晚才得以来到车站。

    然而杜讪对于她的动向并不知情,拉拉只顾歇斯底里地尖叫,阿姨说她去某某人的家,某某人又提到她去哪间店了,打结的线索叫杜讪不知该从何找起。

    他在看表的时候忽然想到木木,刚过下班时间不到十分钟,匆匆拨手机给她,但她不在座位上,杜讪改拨公司分机,不久,是还留在办公室的jack代接的。

    ”木木喔!刚刚厂商来讨论印脚模的事,她还在跟他们谈吧!”

    ”那,麻烦你帮我转告她,晚上看电影的事挪到改天,叫她今天别等我。”

    ”咦?真的假的?她为了看电影的事high一整天耶!”

    jack夸张的叫声害刚踏进门的木木吓一跳,直觉他正在电话上提起自己,当下并没有立刻过去,而是留在不远处狐疑聆听。

    ”冯懿要离开大理了,我想她是有所误会才要走的,我得先找到她。”

    ”冯懿?”

    jack皱起眉头,语重心长:

    ”拜托,别叫我帮这种事。木木如果知道你要放她鸽子,她的怒值可能会破表喔!我才不想被你们的战火波及到咧!”

    ”所以我才请你先帮我跟她讲一声,今天别等我了,等我回来以后一定会向她解释清楚。”

    ”……杜讪,我不是站在木木那边。不过你自己要想清楚,就算找到冯懿,然后呢?那个”然后”值得你把木木丢在一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