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节
    fri oct 09 12:00:00 cst 2015

    说到一半,木木孩子气地咬咬唇,摇头:

    ”算了,现在黄子建和冯懿的事就让你够头痛了。”

    ”有什么关系?到底什么事?”

    ”反正说了好像也不会有什么帮助,下次再说吧!”

    ”你这样害别人更想知道耶!说啦!”

    然而木木心意已定,她不想提的时候就扯到其他话题。

    ”下礼拜四晚上去看电影好了,有部我想看的片子正好那天上映。”

    ”好啊!几点?我去你家接你。”

    ”不要啦!上次我们约在公司,这次也约在公司吧!下班后一起走。”

    ”可是我那天要出差,可能赶不上下班时间。”

    ”不要紧,不然我在自行车棚等你好了,你一回来就直接走。”

    ”真的要这样?”

    ”要,这样才像约会嘛!”

    ”那,我要先回去啰!”

    ”嗯。”

    杜讪维持原本的姿势半晌,又说:”木木,放开啊!”

    她没放开手,也不说话,就是固执地靠着他。杜讪就算探身也看不见她表情,这不像平常会慵懒撒娇的木木,她抱他的方式彷佛想要确定什么,留下什么。

    总令他的心脏不知所为地揪起一道伤楚。

    他抚住她的头和颈子,低语:”有时候你什么都不说,会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凝视他胸前衣服的皱褶,想着冯懿曾经在上面小鸟依人地依偎过,木木不禁阖上眼,要让自己的温度深深覆印上去般,将杜讪靠得更近。

    即使私底下联络不上黄子建,他在电视和报纸上的曝光率还是很高,拍戏片场、活动代言等等的场合,总有记者问起毫不相干的冯懿。他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亲吻她?绯闻女友知道这件事吗?

    黄子建不是充耳不闻,就是面无表情地以”谢谢”两个字作为响应。他从不在镜头前提起冯懿的事。

    ”口风这么紧,八成被下了封口令吧!”

    后方突然有人说话,冯懿仓促回头,见到木木正抱着双臂站在门口。

    ”我敲过门啰!不过你好像看电视看得很专心。”

    冯懿用遥控器关掉电视,还没起身,木木先一屁股坐在她床上,将手上的小瓷盘递出去:

    ”请你。下班的时候买回来的。”

    ”啊……谢谢。”

    接过盘子,美丽精致的蛋糕外型令她赞叹,浅尝一小口后颇为惊喜:

    ”好好吃。”

    见她识货,木木的心情好转,开始老学究地说起那间蛋糕店的历史渊源、师傅的资历、还有蛋糕食材。冯懿听得兴味,木木机警地住口:

    ”很好笑吗?”

    ”不是,你不要误会。我只把蛋糕当作食物,从没想过要研究跟它有关的东西。不过你不一样,你吃东西,好像是确认过它的价值以后才愿意青睐它。”

    冯懿说话带着一点文言文腔,木木并不自在,悻悻然解释:

    ”这是兴趣,对于感兴趣的事情不是应该要了解透彻吗?”

    ”是啊!杜讪说得没错,姗姗小姐一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然后勇往直前,这一点很叫人羡慕。”

    言、言下之意是,杜讪在冯懿面前称赞过自己啰?木木暗自窃喜,不过嘴巴还是改不了油嘴滑舌:

    ”你是不是希望某位大明星跟我一样勇敢,直接在电视上公开承认呀?”

    木木要套出秘密一般,雀跃地抱起双膝等待。冯懿见她这模样颇有姐妹淘窝在床上聊心事的感觉,不自禁地欢喜。不过深知木木高傲的自尊,即便被追问在笑什么,她也选择避重就轻。

    ”在你家躲藏三天,也冷静了三天,我想,黄子建怎么回应都跟我没关系。我在乎的是,那张照片曾经在快门按下的那一刻真真实实地发生过,在我的生命中上演过,那是我所拥有的;至于黄子建会怎么说,就是他的决定,与我无关。”

    说到这里,她垂下眼看看自己交缠的手指,自我解嘲:

    ”我做事情很温吞,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或是不能确定脚下走的路绝对安全,是怎么样也不会踏出一步。但是这么下去,在听到黄子建任何承诺之前,我只能困在原地动弹不得啊!就像当年在海边一样,抱着希望和绝望傻傻地站在那里。现在的我如果能回到过去,我会对那个冯懿说,别等了,直接去找黄子建问个清楚吧!换作是你,肯定会那么做的对吧?”

    她朝木木和善笑笑,换来木木嗤之以鼻:”废话,本来就该那么做啊!”

    ”是啊!但是现在要见黄子建一面谈何容易,所以我想还有另一个想法,就是不管他,我尽管去走我想走的路,我已经厌倦一直等待了。”

    木木总算听明白了,紧张起来:”什么意思?你打算走去哪里?”

    ”我明天回阿姨家一趟,收拾行李,然后把店里的事做个交代,之后就回老家。”

    ”你要离开大理?”

    ”是回老家开花店。大理虽然让我学到不少东西,可是这个城市太复杂、太忙碌,我跟不上它的脚步,还来不及好好思考,就被赶着前进,好累。我没什么大野心,一间花店,哪里都能开的。”

    ”……杜讪知道吗?”

    ”我还没跟他说,这也是刚刚边看电视边想到的结论,很荒唐吧!不过如果人生能疯狂一次,我想这就是我的那一次。”

    看着她愈发充满元气,木木虽然打心底敬佩,却为她感到有所不甘。

    ”这算什么?都走到这一步了,你不是很喜欢黄子建吗?要走,至少也要听到他说喜欢再走。”

    她的愤慨,看在冯懿心如止水的眼里,化作疑惑。冯懿轻轻告诉她:

    ”你认为爱一个人,也应该要得到同等的回报吗?对一个沙包或许是这样,你用多大的力气打它,它就用多少力量弹回来。可是人跟沙包不一样哪!因为迎面而来的各种情感,人会痛,会吸收,也许还会释放到其他地方,所以并不能原原本本地响应给你,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