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节
    fri oct 09 10:00:00 cst 2015

    这一跌,木木在楼上看得心惊胆跳,冯懿似乎受伤了,连起身都显得吃力。眼看媒体就快追上来,原本扶着她走的杜讪心一横,以公主抱的姿势将冯懿抱起!

    杜讪体贴的举动落入木木的视野,她失神了一两秒,继续望着为了闪躲摄影机的冯懿紧紧将脸藏进杜讪胸膛。那么惹人怜爱的姿势,她大概一辈子也学不会吧……

    胸口很难受,可是她不能顺畅呼吸;想要闭上眼睛,却怎么也动弹不得。

    不一样。杜讪对待她的方式,和他对待冯懿的方式不一样。对她的是疼惜爱宠;对冯懿的却是奋不顾身。

    深怕一切会不能挽回那样的奋不顾身。

    原本撑在落地窗上的手顿失力气,慢慢滑落。她有点明白了。

    杜讪暂时将冯懿安置在无人使用的小会议室,他让她坐在椅子上,自己蹲在地上仔细打量她的状况。额头在跌倒时有擦伤,几绺发丝狼狈地垂在面前,膝盖也受伤,血渍和碎石子掺在一起。冯懿试着尽快从惊吓中恢复镇静,试着停住双手的颤抖。

    ”受伤了吗?”

    清亮的嗓音划破沉重的会议室,杜讪回头,木木未卜先知地拎了急救箱站在门口。

    杜讪说,”六个脚印”外头围了好多人,除了媒体,还有一些看热闹的。就算把店门关上表明公休,人群还是不肯散去,最后他们硬着头皮从后门突破重围。

    木木专心帮冯懿上药,不予置评,当这结果理所当然。

    ”有联络黄子建吗?”她信口问。

    ”子建手机关机,他那边大概也被媒体堵住。”

    ”哎呀!这个要是破相就完蛋了,贴人工皮应该会好些。”

    处理好冯懿额头上的伤口,木木笑一笑:

    ”接下来要怎么办?躲回家去?”

    冯懿抬起惨白的脸,努力将话讲得清楚:

    ”我阿姨打电话给我,说公寓外面都是记者,她干脆把对讲机关掉,要我先别回去。”

    为了冯懿的处境,杜讪绞尽脑汁思索所有可行的办法,木木则事不关己地玩起手机。冯懿对着没开灯的会议室出神,在恍惚的思绪中逐渐理出头绪:

    ”我吓到了。原来黄子建平常面对的世界是这个样子……那么多镜头,该说哪句话才对,该用什么表情才好,都是要经过深思熟虑的吧!我们已经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了呢!而我还觉得我们还是那三个一起上学的孩子,只是年纪变大而已。因为他没有依照我的想象成为那样的人,我总是不能谅解,却从没有想过黄子建他……为了适应这个跟以前大不相同的世界,很努力地生存下来了。”

    木木放慢滑屏幕的速度,向冯懿瞄去。冯懿转向杜讪,松口气般地真心浅笑:

    ”这么想之后,我忽然不那么害怕。既然黄子建办得到,我想对我来说,习惯媒体也是早晚的问题。不用担心我,杜讪。”

    他颔颔首,感到放心:”我知道了。可是这样也不是办法,目前得先解决你回家的问题。”

    ”暂时住我家吧!”

    木木语出惊人,她自己却从容托起下巴说:

    ”我家多的是房间,风头过去之前,你就待在那里吧!”

    ”咦?这怎么好意思……”

    冯懿正想婉拒,木木以她跳tone的模式改变话题,将手机屏幕转向他们,是那张在病房的照片:

    ”这张照片,不像是记者拍的。”

    杜讪不解:”不然是谁拍的?”

    ”黄子建和冯懿平常表现得那么生疏,照理说记者应该不会注意到冯懿这边才对。要我猜的话……这照片看起来像是谁去探病,可是事到临头没有走进去,反而拍下这张照片来。”

    ”你的推理太戏剧化了吧!”

    ”不然你有更好的解释吗?”

    木木对杜讪皱皱鼻子,再对冯懿问道:

    ”这几天你周遭的人有没有谁表现得跟平常不一样呢?”

    杜讪跟她争辩起不会有人那么恶劣,冯懿则静下心,细细回想……

    冰冷的沉默,酸溜的口吻,好几次眼神的闪躲……

    ”拉拉?”

    这天下班,木木叫自家车来接她回去,当然车上还有冯懿和杜讪。

    将冯懿安置好以后,杜讪说他会去她阿姨家帮忙拿一些衣服和用品过来。

    木木跟在后面送他到门口,不意杜讪突然回身,害她差点撞上。

    ”木木,谢谢你啊!愿意让冯懿住你家。”

    她鼓起腮梆子,高昂下巴:”为什么是你替她道谢啊?听了真不爽。”

    ”我、我又没其他意思,是觉得你这么做很好心,很了不起……”

    瞧他被冤枉的着急模样,木木忍住笑意,摆高姿态谈条件:

    ”要谢我的话,就请我看电影吧!”

    ”看电影?”

    ”是呀!我们交往以来,都还没有一起看过电影呢!最早那一次还被你放鸽子。”

    被放鸽子的人是他才对……杜讪将这个秘密放在心里。

    ”你对看电影还真是坚持耶!”

    ”不是我自夸,我这辈子从来没跟男朋友以外的异性一起看过电影喔!不管是单独还是团体,都没有。”

    ”这又是为什么?”

    ”我觉得……看电影是专属于男女朋友的事啊!所以只能跟男朋友一起看电影。”

    ”可是上次你就找我看电影。”

    ”不冲突啊!那时候我对你势在必得,所以你已经跟男朋友的意思差不多了。”

    听完她发表高见,杜讪假装又惊又气地按压她头顶:

    ”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啊?”

    她笑着挣脱,和杜讪打闹一会儿,伸出双臂搂住他。他低头看靠在怀中的木木,纳闷地问:

    ”怎么了?”

    ”有一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