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节
    fri oct 09 06:00:00 cst 2015

    杜讪碰了一鼻子灰,自知理亏在先,只好又问:

    ”到底要怎么做你才不生气?”

    她依旧一句不吭,就在杜讪灰心之余,木木将她飞快书写好的纸张拿起来,转向他。

    ”本小姐喉咙很痛,请不要跟我讲话。”

    加重力道写出的字句相当有魄力。杜讪没办法,只得安份不去吵她。既然木木愿意用纸笔沟通,那就代表至少她气消一半了吧!

    两个大男人在午休时间一起用午餐,jack还对他幸灾乐祸:

    ”吵架啰?办公室恋情就是这点讨厌,交往一有个不测,人尽皆知。”

    ”什么不测?说来说去还不都是……”

    ”都是什么?”

    ”算了。”

    木木返回办公室,午休时间还没结束,办公室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趴着小憩的同事。她走近座位,看见桌上有一杯冒着热气的桔茶和一包喉糖,环顾四周,并没见到杜讪。

    其实也不用眼见为凭,会这么做的大概只有杜讪吧!

    她坐下后,盯着那只橙色玻璃杯挣扎很久,拉下口罩,咕噜咕噜喝掉三分之一。

    喉咙是真的很不舒服,还在生杜讪的气也是真的,所以呢,这杯桔茶和喉糖简直太犯规了!

    午休结束前夕,杜讪回到座位,木木已经啪哒啪哒地专心打字,外加手边迭得像座小山的资料,”我很忙,别吵我”的宣告意味浓厚。

    当他注意到自己桌上那洗干净的空杯子,轻轻笑一笑。

    下班时间,杜讪被主任叫住,等主任交代完所有差事,木木早就离开办公室了。

    他快步追到外头,在广场上一把拉住木木,她看清楚来者何人后,用质问式的眼神瞧瞧他的手。

    ”我送你回去。”

    她固执摇头。杜讪又说:

    ”昨天本来就说好由我送你,你该不会想说话不算话吧?”

    木木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他使出这一招,简直完全摸透她的个性。杜讪又补上一句:

    ”要是想说话不算话也不要紧喔!反正现在你还在生我的气。”

    听他连激将法都使出来了,木木瞪他瞪得更用力,可是转眼又蓦然气消。她在口罩后开口,讲了两个字,杜讪听得不是很清楚。

    ”你说什么?”

    木木干咳两声,清清喉咙,再说一遍:”背、我。”

    这一次他听懂了,怔两秒,她的双眸弯起漂亮的弧度:

    ”你该不会想说话不算话吧?”

    ”……背回家吗?”

    ”背回家。”

    以地铁来说,木木的家离公司有两个站点之远。她不是在开玩笑,而且非常坚持。

    背女孩子已经够引人注目,更何况那还是一段挺吃力的路程。

    ”上来吧!”

    杜讪背对她蹲下,准备要背她。木木见他当真义无反顾,反倒踌躇起来,几位从公司走出来的员工开始对他们好奇侧目。

    杜讪回头看她:”又不要了吗?”

    ”……谁说不要!

    她不客气地爬到他背上,杜讪将她稳稳背起,然后启步朝马路走

    呜哇!好高!被这么高的人背着,怪可怕的呢!木木瞄一下四周,他们果然成为这条路上的焦点,大家都在拼命看。她是不在意啦!但是像杜讪这种在意别人想法的人,不可能不在乎的吧!

    木木从后方偷偷窥探他的脸,无怨无尤的表情,似乎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去理会其他人的反应。这样的杜讪,好迷人呢!

    她开始后悔没有屡行减肥计划了。

    就这样走了大约十五分钟,”放我下来”的念头也几度快要让木木脱口而出之际,杜讪忽然慢慢将她放下。

    ”你等我一下。”

    她站在路边,在心里骂他猪头,要休息的话早在刚刚路过路边超市的时候就该休息了,又有椅子坐,还能买瓶水喝,现在在这么鸟不生蛋的地方休息干嘛?

    这附近是重划区,要嘛是住宅大楼,要嘛就是还没兴建起来的杂草乱堆。这时杜讪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木木半拉着衣服,错愕抬头。

    ”这里风很大,你不要又发烧了。”

    他一面说,一面眨掉流到眼睛上的汗水。明明是很冷的天气,他却汗如雨下。

    本来是想惩罚他的,怎么反而让自己更加难受呢?木木抓住他的外套,紧紧抿起唇。杜讪重新背对她蹲好:

    ”上来吧!”

    ”……不要了。”

    ”唔?”他回头。

    ”我不要让你背了。”

    ”……”

    他读出她脸上藏不住的心疼和别扭,平心静气地解释:

    ”我不是因为对你内疚才这么做,答应过的事本来就应该做到。对你说谎已经很糟糕了,总不能再食言而肥吧!一再做错事,是会养成习惯的。”

    ”……是你说的喔!”

    木木再度搭上他的背,杜讪撑好她,起身,继续往喜舟的方向走。她的掌心感受得到他湿热的背,烫呼呼的。

    她想,她的个性真差,这种时候还悄悄感到欢喜。

    ”好无聊,唱歌给我听吧!”而且她还很贪心。

    ”咦?唱什么啊?”杜讪早就上气不接下气,更遑论唱歌。

    ”嗯……惠妮休斯顿的《i will always love you》。”

    ”什么?我不会唱英文歌啦!”

    ”那就……邓丽君的《小城故事》。”

    ”喔!好……不过第一句怎么唱?”

    ”啊?真拿你没办法。第一句是”小城故事多……””

    等到木木几乎将整首歌唱完,才察觉到不对劲。她从后面用力勒紧杜讪脖子:

    ”为什么变成我在唱啊?”

    杜讪忍不住笑出声,随后赶紧求饶:”放、放手,我不能呼吸了……”

    一股重量娇腻地从背部附上来,杜讪愣愣,整个人贴靠着他的木木不再胡闹,很安静,也很暖和,他扬扬嘴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