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节
    fri oct 09 04:00:00 cst 2015

    ”你的手机忘了拿。”

    很奇怪,现在的氛围就是有哪里不对劲,他说不上来。杜讪拿起手机,打开屏幕,亮起的画面显示一通来自木木的未接来电,还有一则信息。

    是冯懿在他回公司的路上传来的。

    ”杜讪,刚刚忘记跟你说,谢谢你送我到医院。”

    万念俱灰,如雷劈下!他自责地按按额头,转身追出公司!

    木木已经走到广场边缘,正在寻找出租车的踪影。

    ”木木!木木!”

    他抓住她手臂,却被她甩开。

    ”对不起,我怕你会不高兴……”

    ”我是会不高兴,而且是非常不高兴!可是你骗我,我不生气了,我很失望,杜讪。”

    ”骗你是我不对,对不起……”

    ”我不管你和冯懿之间发生什么事,再怎么样也不应该对我说谎啊!一段感情如果需要说谎的话……这到底算什么?”

    ”……”

    ”……你他ma的说点话吧!”

    她开始说脏话了,杜讪晓得如果再多踩一下木木的地雷,等等国骂也有可能会飙出口。

    他努力思索很久,也沉默很久,最后抬起头,终于放弃:

    ”除了对不起,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件事的确是我不对。”

    他放弃辩解的机会,却不是木木要的。她伤心地告诉他:

    ”笨蛋,你只要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我只爱你一个人”这种话,我就不生气了啊!”

    他真的很抱歉,木木却不给他任何机会,退后一步:

    ”我很想一直对你笑的,让你看到和你交往的我有多快乐……我本来可以一直对你笑着的!”

    她转身拦住一辆出租车,用力关上门,将冲上前叫她的杜讪挡在外头。

    ”不用管他,尽管开吧!”她对犹疑不定的司机交代。

    ”木木!木木!”

    起初杜讪边敲着车窗,边追着车跑,没多久便追不上了。

    他留在路口,无能为力地面对黄色车身逐渐远离,木木从后视镜中所看到的杜讪身影愈拉愈小,那影像太伤人,她匆匆抹去终究不争气划下的泪痕。

    冯懿整日醒醒睡睡,一次稍微清醒的时候,隐隐约约听见说话声,朦胧的视野中,阿姨正在跟一个看起来很像黄子建的人讲话,不过她没有太多力气完全清醒,再度沉沉睡去。

    大约睡了将近两个钟头吧!因为当她醒来,电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正好快播至尾声。主角少年pi终于结束他的海上漂流,趴在沙滩上,眼睁睁看着陪伴他两百多个日子的老虎慢慢走入丛林,从此不见踪影。

    中年的pi事后回忆到这一段故事,说出这么一段话:

    ”我猜,人生到头来就是不断地放下,但最遗憾的是,我们却来不及好好道别。”

    冯懿渐渐清晰的视线往上抬移,触见黄子建忧郁的侧脸,无声无息淌下一滴眼泪。

    旁人或许会认为他被剧情所感动,谁不会被最后那句经典台词给折服呢?但冯懿心里清楚,这部片对黄子建来说不过是打发时间用的,并不会投注太多精神在剧情上,他只是……只是想起奶奶了吧

    一道温度暖暖包裹上来,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再看看床上正望着他微笑的冯懿,黄子建按了笔电的暂停键,探身到她床边。

    ”嗨!睡美人,起来啦!”

    她吃力地坐起身,对于他的恭维并不领情:

    ”睡美人是靠王子搭救才醒的,我可是靠自己的抵抗力喔!”

    ”超级扫兴的你……”

    她笑而不语,晚些才问道:”你不用工作吗?”

    ”我推掉一些,公司也叫我好好反省,所以现在算是面壁思过期吧!”

    ”不要紧吗?”

    ”认真工作本来就不符合我的本性,而且……现在已经失去工作的意义了。”

    他说着说着,替自己感到可笑。冯懿见他自暴自弃,便自动转移话题:

    ”我住院的事,是杜讪告诉你的吗?”

    ”嗯!”

    ”我大概……吓到他了。”

    ”唔?”

    ”我病得不省人事,害杜讪很紧张的样子。”

    冯懿歉然地低头注视自己洁净的手指:

    ”我想,他是想到仓库火烧的事吧!”

    她一提起那个宛如禁忌的过去,就连黄子建也沉默下来。

    ”黄子建……我该怎么办才好?”

    ”什么?”

    ”你知道吗?当年那间着火的仓库,直到现在,我们三个人从来没有人走出去过……即使是我,还经常梦见你和杜讪想要奋力救我出去的场景。我想告诉你们,我已经没事了,可是你们就是听不见,你们急坏,我也快疯了……为什么你们就是听不见……”

    他心痛望着她,突然觉得他们的人生好可悲,苦笑一下:

    ”我也不知道。我想也许人们需要透过自我惩罚,才会好过一点。”

    ”如果我说,我原谅你呢?这是你想听的吗?我原谅你,我原谅你,我说我原谅你……”

    她一遍又一遍地说,那些温柔的救赎话语一下子被收进黄子建胸口!冯懿终于哭出声,黄子建搂住她,吻着她脸上的泪珠。

    病房那扇门原本迅速开启一个小缝,现在又悄悄关上。拉拉放下手机,丰厚的嘴唇翘得老高,几乎可以挂起一串香肠。刚巧她今天带来的探病礼物正是香肠,邻居送的红曲口味,她不爱吃,现在决定说什么也不给冯懿了。

    拉拉气炸了,以机关枪的速度猛按电梯按键。

    那个道貌岸然的臭女人,平常装得一点都不在乎黄子建,总是很冷漠的样子,结果刚刚竟然倒在她的黄子建大人怀里!真是不要脸到极点!

    翌日,木木上班还戴着口罩。

    经由姗姗的嘘寒问暖得知,她已经没发烧,就是还咳不停,经常可以听到小小干咳。

    邻座的杜讪等她坐定后,关心她的病况:

    ”你还好吗?真的没发烧了?”

    她没理会他,拿起原子笔,开始书写。这是意料中之事,谁叫他们才刚大吵一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