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节
    fri oct 09 02:00:00 cst 2015

    ”好像比刚刚更烧了耶!回家啦!”

    ”不要,一开始请假在家也就算了,既然我都特地来上班,当然也要值回票价啊!”

    ”你乱七八糟地在说什么啊?”

    他推一下她的头,半责怪:

    ”今天本来就应该乖乖待在家里休息,反正都快下班,我送你回去吧!”

    木木还是很拗,她摇摇头,提出一个变通方法:

    ”不然,你帮我买运动饮料,听说加温开水一起喝很有效。”

    他不以为然地皱起眉:”那是治感冒的吗?”

    ”不确定,有喝总比没喝好吧!”

    ”……好吧!我会帮你买回来,但是下班以后你要乖乖让我带去看医生,对面有间诊所,很近。”

    她从口罩上方露出的那两枚明眸弯成桥,然后凑上前,附在他耳边讲悄悄话:

    ”可是我可能会走不动,你要背我喔!”

    ”……”

    面对她那双故作可怜的眼神,杜讪拿她没办法:

    ”好啦!背你去,至少不用怕你临阵脱逃。”

    冷不防有个壮硕身躯横挡在他们中间,两人同时往上看,jack冷冷地说:

    ”打情骂俏,碍眼。要闪就快闪啦!”

    为了不触怒跟女朋友正值冷战期的jack,杜讪匆匆离开办公室,骑车到最近的路边超市买好运动饮料,又想到天气冷,临时转往药局买了几个暖暖包。回程途中,听到有人尖声叫着”一九○”。

    杜讪煞住自行车,马路对面的拉拉正站在店门外朝他猛挥手。

    他还没把车子停好,拉拉立刻使劲拖他进去:

    ”幸好看到你经过,你快点来看她!”

    杜讪一踏进”六个脚印”,第一眼就看见趴在桌上的冯懿,他吓一跳,到她身边摇她:

    ”冯懿!怎么了?”

    冯懿像在睡觉,但还有意识,对于杜讪的叫唤有反应,却没有足够的力气睁开眼睛。

    ”她怎么了?”

    拉拉六神无主地猛摇头,啃起指甲:

    ”我不知道啊!她走着走着就坐下去,我以为她想休息,结果一直叫她还是这个样子……”

    杜讪再次摇她,然后探探额头温度:”她在发烧……”

    ”啊!对啦!她已经感冒好多天了,差不多是从东部回来就一直没好过。”

    该不会是那天和黄子建跳到海里面去着凉的吧?

    ”我送她去医院!”

    杜讪用摩托车载冯懿,让她整个人靠在自己背上,一只手撑着她,送到大医院的急诊室。医生诊断的结果说有一些肺炎迹象,最好先住院观察。

    要住院就麻烦了,杜讪想联络冯懿的阿姨,这才发现手机没带在身上。于是用公共电话打给拉拉,请她帮忙联络冯懿阿姨。

    光是照x光、等看报告、联络必要的人等等,就花费不少时间,各间公司早已下班了。

    ”木木,不是在感冒吗?怎么还不赶快回去?”

    姗姗是办公室最后离开的人,她围上围巾,来到病恹恹的木木跟前。

    ”啊……我在等杜讪,他会送我回去。不用担心我,姗姗姐先回去吧!”

    ”这样啊……那好吧!杜讪怎么那么会拖呢?”

    她边念着杜讪,边向木木道再见。送走姗姗以后,办公室一下子变得好冷清,木木继续啜饮才倒好的热开水,热呼呼的蒸汽一接近口鼻,立刻醺出一丁点泪液。

    杜讪的手机躺在她的桌面,没有任何动静,唯一一通来电是她打的。

    ”到底是去哪里买运动饮料啊?普通的就可以了啦……”

    冯懿恢复意识的时候,她的阿姨正巧去办住院手续,坐在床边的杜讪赶紧起身:

    ”冯懿,你还好吗?”

    她目光呆滞地望了他一会儿,阖上眼,只手搁在脸上:

    ”抱歉,头很晕……”

    ”那当然了,听说你烧好几天了,你阿姨叫你休息都不听。”

    ”店里忙不过来嘛!实在不放心拉拉一个人……”

    这时阿姨进门来,听见他们对话,跟着一起责备冯懿:

    ”你这孩子喔……从小就要求完美,到底是像谁啊?我可不记得我们家有人拼到这么不要命喔!你说对不对,杜讪?”

    ”呃……嗯……”

    他不好说好说歹,尴尬支吾。冯懿看着他,有气无力地问:

    ”杜讪,你上班没关系吗?”

    ”我……”

    正想回答”没关系”,他霍的大叫一声,急忙向她们告别:

    ”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了!”

    他跳上自行车,一路超速飙回公司,狂奔来到办公室!

    空荡荡的办公室,只有木木上头的日光灯还亮着,她重新戴上口罩了,正端着装有热茶的杯子暖手,见到他,稍稍放下。

    杜讪很意外她竟然还在这里。不对……正因为是木木,他心知肚明她就是会一直等下去。

    ”对不起……”他真心道歉,胸口发酸。

    木木的一双大眼睛跟着他移动,透过口罩,不很清楚地问:”你去哪里了?”

    ”我……

    他去照顾同样生病的冯懿这种话,杜讪登时说不出口。特别是jack的警告犹言在耳,而他还记得当木木撞见他和冯懿在院落相拥时的受伤神情。

    ”车子……坏掉了。”

    木木不发一语瞅着他,脸上口罩实在叫他很难看出她现在的表情是什么,只有那双眼眸过份明亮清澈。

    ”我要回去了。”

    她放好杯子,起身,拎起包包启步往门口走。杜讪跟着上前:

    ”等等,我送你,不是还要去看医生吗?”

    ”我叫出租车,坐起来比较舒服。啊!对了。

    走到一半,又折回来,她从口袋掏出一支手机,搁在最靠近自己的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