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节
    fri oct 09 00:00:00 cst 2015

    木木坚持要赶晚班车回大理,说是明天也有很重要的工作,杜讪母亲留了几次没成功,只好叫杜讪送她去坐车。

    偏晚的车站,乘客稀疏。杜讪帮她买好车票,回到她跟前,几度欲言又止。

    ”真抱歉,公司正忙的时候……不过,我过几天就会回去了。”

    ”放心吧!公司少你一个,暂时还不会倒,你就……”

    她动作俏皮地帮他拉拉衣领:

    ”好好跟你兄弟叙叙旧。”

    话中有话的音调害杜讪有点不好意思,黄子建夺门而出不久,他就开始为自己的暴力行径反省。

    ”还有,谢谢你特地过来。”

    他的道谢让她露出难以解读的神情,稍后,木木才笑笑:

    ”不用客气,是我自己想来。我的车快来,得过去了。”

    杜讪点点头,想起什么,赶忙交代:”到家记得打电话给我。”

    她倒退走两步,朝他挥挥手。杜讪登时心急起来,那些言不及意的话都不是他想说的,他想说的是……

    ”木木!冯懿只是在安慰我……”

    于是,刚才出现过的难懂神情又出现一两秒,很快被她懂事的微笑抹得一乾二净:

    ”我知道。”

    杜讪目送她通过剪票口,走到月台边的禁止跨越线前,不多久,她的车班进站,木木上车后,来到自己座位,对着窗口摇两下手。

    他也举起手挥了挥,和她什么也不做地四目相对,直到列车启动,载着她小小的身影驶离月台为止。

    回家以后,爸妈都睡了,杜讪打开房门,愣住。

    黄子建正坐在那张空了好多年的床上,翻阅过期杂志,见他进来,随口招呼:

    ”回来啦!”

    ”呃……嗯。”

    那个位置不再空缺,杜讪不怎么习惯,不过,好高兴哪……奶奶一直保留下来的地方,终于等到了主人。

    当他洗好澡,黄子建已经将他那边的日光灯关掉,侧躺在床上。杜讪无事可做地伫立一会儿,也关上自己的灯,爬上床平躺,在黑暗中双眼还乌亮亮盯着天花板,千头万绪,一点睡意也没有。

    ”我会留到奶奶的丧礼后才走。”原来黄子建也没睡。

    关灯的房间维持片刻的寂静,杜讪又问:”试镜怎么样?”

    ”……我没去。”

    ”……”

    ”呵!两头空的感觉……”

    ”……揍你的事,我不会道歉的。”

    ”你和木木混太久,学会她的傲娇了是不是?”

    这句话让杜讪笑一下,拉上被子:”我要睡了。”

    ”晚安。”

    夜深人静,村子作息本来就歇息得早,户户人家的灯一盏一盏地暗去,而木木的列车才刚穿越这片黑暗,返回五光十色的大都市。

    火车还有半小时靠站,她一路没阖眼,始终维持面向窗外的姿势,注意到玻璃窗一进入多雨的大理立刻蒙上好几颗水珠,一点一点,渐渐又是细水纵流。

    虽然窗面依旧映照出她的倒影,她凝神的双眼所浮现的,却是那一小块院落,地面没有铺上水泥,从土耳其黄的泥土之间零零星星冒出青草,杜讪跪在地上的膝盖就压坏其中一株。

    他抱着冯懿。

    她顿时感到一无所有。

    不论再怎么催眠自己,那光景清晰得在脑海挥之不去,她只能重新定睛在花掉的玻璃窗上,却不能确定那一道轻轻落下的细流,还是不是雨水……

    奶奶的丧礼上,她的两个孙子黄子建和杜讪都有出席,知道过去往事的街坊们见到这场景,几分欷嘘的同时又替奶奶感到欣慰。

    那之后黄子建回到大理,在经纪公司挨骂了一个多钟头,结束以后,经纪人还跟在身边恨铁不成钢地唠叨。

    ”居然放导演鸽子!我看你这辈子别想再接演他执导的戏了。唉!你那么聪明,怎么会做出这种后悔莫及的事呢……”

    黄子建全部充当耳边风,漫不经心地放慢脚步,眺向远方不知哪里失火,有往上窜的黑烟将那一带天空弄脏了,飘呀飘,犹如那一天的烟,奶奶便化作一把灰。

    ”我这辈子最后悔莫及的事,才不是这种小事呢!”

    他落句”我想回家睡觉”,便叛逆径自开车离开。

    不晓得是不是有连锁效应的关系,杜讪交了女朋友以后,他的室友jack不久也正式加入死会行列。jack女朋友是同一栋楼的住户,据说有一次jack帮她提垃圾,从此就愈来愈熟。为了追到她,jack每天故意比杜讪早起,只为了配合她的上班时间可以一起出门。她名叫雅莲,是幼教老师,个性中规中矩,来作客的时候见到客厅凌乱会主动收拾干净才离开(木木有时也会这么做,但那得看她心情)。

    最近,客厅又变乱了。

    ”为什么雅莲最近都没来?”电视进广告的空档,杜讪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冷战中。”

    杜讪投来的讶异表情,jack开始缠着他诉苦。主要原因是雅莲发现他手机里有一通来自前女友的信息,认定他们还有在联络,气坏了。

    ”就不过是”祝你生日快乐,哈、哈、哈”这样而已,这什么鬼啊?而且她又不是每年都传,好死不死今年想到要传信息给我,就被雅莲看到,超衰的……”

    杜讪为表同情,从冰箱拿出一罐啤酒给他,很是不解:

    ”原来雅莲也会那么生气喔!她看起来很理性啊!”

    jack酸酸地睨向他:”少笨了!感情的排他性可是很强烈的,一山不容二虎没听过吗?愈是跟你说不在意的女生,愈是记你一辈子!你千万别被骗。”

    ”真的吗?”

    ”真的!”

    jack的话,杜讪本来没放在心上,直到木木感冒的那一天。

    ”哈啾!”木木打喷嚏的声音很卡通,藏在口罩后面显得更萌了。

    杜讪停下打字的手,探身过去摸她额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